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40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09 22:02:13

  那晚, 纪宁又是在和宋瑜畅想未来中睡着的。
睡前做梦,睡着做梦,这一天也算是有始有终。

  次日她起得有点晚,到片场时大部分人已经到齐了, 卓贡还在位置上做妆发。

  纪宁刚坐下,就听到江胜标志性的响彻房间的爆笑。
她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常, 但由于那边热闹, 还是不免侧头过去瞧了一眼。

  还没瞧出什么大概,卓贡已经把自己的剧本往她这里推了推:“对戏吗?”

  她愣了下, 这才点头应下:“好啊。”

  翻剧本的时候还能听到江胜在那说话,停顿有序慷慨激昂,跟讲相声似的。
“公开, 立刻公开!纪时衍宇宙新恋情!”

  新恋情?
纪宁不由得轻轻皱起眉,听到江胜继续阐述:“和他刚购入不到三个月的新手机――让我们掌声欢迎新人步入殿堂!”

  接连不断的笑声和鼓掌声传来,稍有停顿的空隙,她听到纪时衍的声音冷淡地响起。
“你烦不烦?”

  “你嫌我烦?我才陪你多久你就嫌我烦了!”江胜怨妇似的咋咋呼呼开始控诉, “我看你怎么没觉得手机烦呢?”

  就这样吧,江经纪人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昨晚的事件:“昨晚一收工,不知道是在手机上看了什么,他就一个人坐那笑, 我过去我寻思着看一眼吧,嘿, 他还不给我看。”
“我寻思着笑笑也就算了,谁还没在互联网上看点可乐的段子呢, 结果昨天回去整段路上,他一直都在笑?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啊,就以前的纪时衍面对窗外是这样的,就这样,嘴唇压下去跟谁欠他几百万似的……昨天今天的纪时衍,是这样……”
江胜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将唇角往上推了推。

  纪宁有点好奇,悄悄掀出一点余光去看江胜的表情动作。
人潮掩映下,好像对上谁恰好投落过来的目光。

  她还没来得及确认,卓贡就探出剧本在她面前扬了扬:“对不对嘛?”

  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对剧本,纪宁收回目光,道:“来吧,第三场。”

  二人对了几遍剧本,剧组很快开工。

  拍了两场之后剧组转场,有一些小细节需要重新整理,主角暂时不用拍,纪宁就又和卓贡开始对了对剧本。
这次对的是一场比较亲密的戏份,但是也没有特别亲昵,是两个人在抢东西的时候脸颊不自觉靠近,待发现过来时两个人齐齐懵住对视的情节,是偶像剧里很常见的朦胧桥段了。

  纪宁顺了遍前面的台词,准备和卓贡先大致调好二人的走位,还在安全距离中对视时,中间忽然横插过来一只手,而后打了个响指。

  她被惊到,抬头往左手边看。

  男人淡漠地收回手指,微颔首道:“就是这样。”

  对于突然出现的人,纪宁也有点恍惚,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还是一头雾水:“啊?”

  “等会不是有被打断的戏么,”纪时衍一本正经,“记住刚刚的感觉,就那样演。”

  这场亲密戏最后的确被男女主的朋友们打断了,所以他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纪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开始回忆方才被打断那一刻的心情和表情,思考着怎么代入剧情里会更加自然一些。

  她忙着推敲剧本,自然也就忽略了男人转向卓贡时,眼角眉梢那一撇淡淡的,得意。

  ///

  由于《星辰》快杀青,纪宁的戏份也渐渐不剩多少,重要的全部拍完,只剩些零碎不大重要的情节了,休息时间也随之多了些。
当然,只是相对她自己多了些喘息,对于宋瑜来说,她的工作量仍旧让人窒息。

  那天她没戏,一早就起来试T家从国外运来的旗袍,各项数据记录一遍之后,旗袍还要再运回去重新修改。
不愧是出了名的高奢品牌,旗袍做得像模像样,冷艳矜贵不落窠臼,连绣脚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试完旗袍回酒店是下午两点,纪宁赶紧上称记录了一□□重,然后把方才各项数据存进了手机备忘录里。

  宋瑜吃着蜂蜜薯条问她:“干嘛呢?”

  “旗袍按照我今天的数据做了些小调整,过阵子宣传我要穿的,身材不能变化太大,否则影响效果。”

  宋瑜看了看有较强自我管理意识的纪宁,又看了看自己的薯条,捏了捏肚子上的肉,忏悔道:“吃完这包我就不吃了。”

  纪宁回身:“行,我信了。”

  她坐到床边,又开始日常看剧本,宋瑜越过被子戳她:“你又要接剧了?”

  红起来的艺人行程会渐渐变满,有的当红艺人要提前一年才能约得到档期。
纪宁也可以趁有流量的这段时间多接点本子,但她最终也没有。
“没接啊,就看看。”

  “我刚看又有什么鸡鸭鱼鹅的营销号说你要接《新赤血江湖》?”

  《赤血江湖》是二十年前的经典电视剧,也算是一代人的青春和精神寄托,最近自从爆出过要翻拍新版,网上简直骂声一片。
其实经典翻拍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了,观众的固有印象停在初版,你改动剧情他们说胡编乱改,不改剧情又说照着以前的copy还没有前人拍得好,总之很难有翻拍能让观众满意,口碑和收视都好的翻拍,近五年也才出过一部而已。

  纪宁自然不会上赶着凑这个热闹。
“之前给我递过本子,我都没接。”她说,“溜粉吧。”

  惯用操作了。
营销号或是片方为了热度,会找一些当红流量和剧捆绑发通稿。流量的粉丝会来控评,路人也会参与讨论,幕后方自然就能借此收获大批关注度,成本还低,何乐而不为。

  譬如宋瑜提到的这条微博问的就是――【《新赤血江湖》即将开机,听说女主会在包括纪宁的这批小花中诞生,谁演你比较能接受?】
附图是九个小花旦。

  想都不用想,观众谁都不能接受,这个问题就是给女演员们挨骂的。
纪宁不用点开都知道底下是清一色的“全部拒绝”。

  宋瑜在这时候开口:“都被骂了,不过你还好,你路人粉好像变多了不少。”

  纪宁不信,“我看看。”

  的确有很多路对她的业务能力方面进行了认可――
【孙荷就算了吧,人工AI也能提名演戏,明儿我家扫地机器人都能当男主了。】
【赵谣?别别别别别我还想要眼睛。】
【?实在要选就纪宁吧,演技过得去。】
【女主如果定苏我就屏蔽和这个剧有关的一切。】
【纪宁还可,其它的都是些啥,只会噘嘴瞪眼的别来演我的仙女妹妹了求求!!】
【第三张是之前那个配音的女孩子吗?觉得她配音挺不错,演技应该不会差的。】

  于是最后那条评论又演变成了大型粉丝安利现场。

  “你的粉丝也是被虐的很能打,死忠粉的战斗力我宋瑜望而生畏。”宋瑜给纪宁作了个揖。

  经历过之前全网黑的大风大浪,对她好感一般的粉丝早就走了,真正留下来的都是死忠,并且很多已经被各种事儿虐成了战斗粉。
谁都想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剑刺得越深,她们就冲得越快,所谓虐粉就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粉也扛不住经常被虐,还是要适度,否则也会因为太累脱粉。

  其实最近纪宁也发现自己路人粉多了不少,很多微博下不再只有势单力薄的粉丝控评,很多路人也会为她发声,她一步步走来的这些积累,总算没有白费。
真正的用心,总会被人发现的。

  到时候“辟谣机”的账号再一点点被做起来,她相信会有更多的人看到真相,改变想法。

  ///

  纪宁在一个休息的周末又开始了《初吻日记》的录制。
《初吻日记》走了很多综艺都不敢走的路线,即拍即播,但是每周也定时会有一期精简版的出来,有添加花絮和各种小剧场。
再加上有纪时衍在加持,哪怕是过了暑假,节目的点击量也照样优秀。

  或许是想到之前都没有进行过什么生活化的约会,节目组这次把约会地点定在了果园,让他们自己摘枣。
摘水果这个项目对纪宁来说很新奇,所以她也对今天的内容抱有了几分期待。

  果园没有被很浮夸地包装过,但也算得上干净,二人刚进门就看见门口摆着些小篮子,大概是装水果的。

  纪时衍附身取了一个递给她:“要不要?”

  纪宁摇了摇头,“我不摘很多,手能拿下。”

  说完她就被老板带进了果园,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感觉身后纪时衍似乎笑了声,带着磁性的鼻音。
……拒绝他?

  纪宁恍惚感觉没什么好事要发生,而这个想法也很快灵验。

  颜控纪宁看中一颗挂得很高的枣,在原地蹦蹦跳跳助跑大半天都抓不到,越抓不到,她就越想抓。
正当她准备进行第十次起跳时,脑袋被人摁下去,男人大掌压着她发顶,声音就盘旋在上空。

  他指了指她的目标物:“这个?”

  纪宁不迭应着:“嗯嗯嗯。”

  他抬手捏住那颗枣,用指腹往上不费吹灰之力地那么一推,轻松地就取了下来。

  纪宁已经摘了不少枣,口袋塞满,方才单手也抱满了。
由于纪时衍来帮忙,她不自觉地就把手中那一堆枣子换成了双手抱,此刻要腾回单手……倒还真有点困难。

  于是她往前拱了拱,示意纪时衍把枣子放到她怀里。

  男人挑了挑眉尖,把枣子放到了她头顶。

  ……
先是关东煮盒子,然后是枣,这人怎么总是跟她脑袋过不去?

  纪宁伸手想取,但怀里的枣子还是不安分地滚了几颗下来,她不敢再轻举妄动换成单手,只能双手无助地环着。

  对面男人就站对面瞧着她,似乎是觉得有意思,还眯了眯眼。
“别乱动,”他说,“小心掉的都放你头上。”

  她正想乖乖答应下来,又觉得不对,怎么他就占主导权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像个被人逗的宠物――不是有那种视频吗,在猫还是狗头上放饼干,看它们能一动不动地承担多少个。

  一颗枣子算什么,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吗,大不了掉地上再捡起来。

  纪宁低头,准备把这个压制着自己的东西晃下来。
说做就做,少女脑袋猛地往前一定,并没有预期中的气流和轻松感,倒是撞上了个……软绵绵又硬邦邦的东西?

  男人吃痛,“唔”了声,带着磁性的闷哼如同在她耳畔低语。

  她下意识后退,抬头看他。
发现男人手掌覆着胸口的那瞬间,她觉得周遭急速升温八十度,烤得她从内到外都成了全熟。
撞到了他的……胸肌?

  以前看过的性感风海报图走马灯一样循环播放,纪宁觉得自己要是开水壶,现在能沸腾得把盖子都喷地上去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占理吧,毕竟是他先过来的,但是声音还是无论如何都调不大,问他:“痛吗?”

  男人笑:“你说呢?”

  又听到他仍是含笑的嗓音:“我来帮你拿东西你还撞我,对我有意见?”

  她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点儿什么。
果园老板恰好在这时候从远处走来:“怎么啦?刚刚在外面就听到里边儿有动静。”

  看到他们抱着一堆枣子,老板惊诧道:“怎么全放怀里?吃呀,我家枣子很甜的。”
纪宁和老板对视一眼,老板又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没事,不用洗,可以直接吃的。”

  老板都说到了这个地步,还给她做了个示范,纪宁就把自己的枣子放到纪时衍篮子里,吃了几个。
确实很甜。

  本以为是真的没事,谁知她的肚子在离开果园时发出了抗议。
在去往下个行程的车上,她开始剧烈腹痛起来。

  一边的纪时衍首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手指抵了抵她的额头:“肚子痛?”

  她疼得只剩点头的力气。
大概是肚子比较娇贵,吃了没洗的枣子,开始不舒服了。

  于是拍摄紧急喊停,纪时衍就近带她去了自己朋友开的私人医院。

  下车时纪宁就觉得腹痛稍有缓解,但男人的眉头仍然紧蹙着,紧张得仿佛已然黑云压城。
然后他给她直接叫了个急诊。

  “没什么问题,不是食物中毒,也没吃坏肚子。”
十分钟后,坐在对面的王牌主治医师沈熄,蹙起的眉头无一不在昭示“这点小事值得把我紧急喊到这来?”的情绪。

  纪时衍也道:“那是什么?她刚刚痛到流汗。”

  沈熄看了一眼纪宁,又看了眼纪时衍,没什么表情地宣告:“应该是生理期快到了。”

  ……
纪时衍搭在桌边的手指滞了滞,纪宁眨了眨眼,没说出话来。
好像的确是姨妈要来之前的阵痛……一般她来例假前一周,肚子就会发出一次这样的讯号,暗示她做好准备。
只是今天也太痛了一点,加上刚吃过没洗的枣子,才弄混了。

  所以呢,现在是什么情况?
男人喊停节目录制,大费周章跑来私人医院挂了VVIP急诊专家号,把已经下班的全医院最好的医生从房间里薅出来,得知她只是生理期将至的消息?
挺好的,纵观娱乐圈,让爱豆听到自己的生理期,她是粉圈独一份。

  ……但是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纪宁羞愧地拽着自己的病历本,说了声谢谢就跑去走廊歇气。
她捂上眼,都不敢看跟着出来的纪时衍的表情。

  男人的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冷静:“我……”

  话没说完,不远处跑来一个同样高挑的男人,男人朝他挥了挥手,笑道:“今天怎么大驾光临到我这儿来了?”
看起来是很久没见的朋友了。
纪宁没打扰他们叙旧,瞥见旁边有个休息室,就钻进去准备坐会。

  里头还有准备下班的护士,见她进来了一个个都惊喜得不行,然而她们进医院前都接受过专业的培训,此时只能镇静微笑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能在这里坐一会吗?”

  “当然可以,”护士拖了个凳子到她身前,“还有什么要帮助的吗?”

  纪宁想了想,“有温水吗?”

  “我帮你看看。”

  “嗯,谢谢。”

  等待的时候她转头往外看,这里刚好和另一个科室相通,她看到纪时衍和方才那男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似是聊起什么,纪时衍还穿起了白大褂。
男人的身材比本就逆天,长手长腿直角肩,此刻套上白大褂,为整个人又增添些神圣的气息。

  她眼光真好。
纪宁在赞许自己的同时,感觉到喉咙口也有点发干。

  护士这时候走过来:“不好意思,温水没有了,但是有温的饮料,可以吗?”

  “可以的。”
她接过,偏头看了一眼包装,全是韩文,没看懂,索性直接拉开就喝了。
这饮料味道还不错,就是有一点点辣,护士看她喝完又给她拿了瓶,她出于尊重就又喝完了。

  等纪时衍进房间的时候,纪宁已经双颊酡红地趴在桌上了。
纪时衍盯着她身上的同款白大褂沉默几秒:“你怎么也穿上这个了?”

  “冷……呀,”她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儿,说,“空调开好大,我衣服……少。”

  男人足足愣了五秒,嗅到味道后抬头:“她喝酒了?”

  护士们开始七嘴八舌。
“她问我要温水,我说没有水有饮料,就给了她这个,这个是酒吗?”
“是啊!这是我放在那里泡的酒啊!”
“谁喝酒还喝热的啊?我怎么猜得到!”
“我养生不行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这酒度数不高啊,她真的喝醉了吗?这是饮料酒,酒精很少的。”

  男人拿起罐子看了眼,“对她来说很高。”
酒量这么浅的人,喝了两罐饮料酒也足够醉了。

  纪时衍触了触纪宁眼尾,问她:“助理在哪?”

  “诺诺吗?”她茫然抬眼,“她不在呀,今天她不在,帮我定制鞋子去了。”

  “……”
“那你去哪?”

  纪宁盯着他,脑子里混混沌沌,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你说呢?”

  ……

  最后她被纪时衍扛回了家。
幸亏她运气好,他在这附近有套房子,也来住过几次,还算干净。

  少女被他搬上楼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半梦半醒之中脸颊被人点了两下,她睁眼,听到面前的爱豆问自己:“要不要洗个脸再睡?”

  纪宁眯起眼看了圈周遭,非白即灰,恍惚感觉自己还在医院里。
她盯着面前的人,感觉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抬手摸了摸,居然还有个听诊器,不知道是怎么在脖子上的。

  少女舔舔唇角,心生一计,扬起无害的笑意问他:“你想玩cosplay吗?”

  撑在沙发边沿的纪时衍陷入了一阵难以形容的沉默。
晚上十一点,两个人,小姑娘套在白大褂里,问他要不要玩cosplay?
……???

  纪时衍握住她手腕:“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啊,我还不够冷静吗?”她试图挣脱,“我只是想要cosplay,不可以cosplay吗??”

  他开始试着制止她,又不敢如何用力,怕把她捏疼了碰碎了。
她悠然自得地同他周旋,他鼻尖倒是出了层隐忍克制的汗。

  和她斗智斗勇了几分钟后,当冰凉的听诊器贴在脖子上时,男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什么。

  ……
…………

  哦,她是说,玩医生看病的角色扮演,是吗。

  ………………

  纪时衍对自己的灵魂和脑补能力产生了深切的谴责。
他长长叹息一声,准备配合着让她去洗个脸,结果下一秒,小姑娘听诊器贴在他右心房,另一只手也贴上来四处探寻,惊骇道:“你心脏呢?你心跳呢?你心跳没了?!”

  她震撼地和他对上目光:“……你死了?”

  “……”
“别乱摸。”纪时衍握住她作乱的那只手,低声提醒像是警戒,又缓缓贴着她手腕,将听诊器换到另一边。

  他看着她的眼睛:“我的心脏,在这边。”

  耳边,听诊器递来的节拍一下又一下,快速敲打她的耳膜――
怦,怦怦,怦怦。

10000 3595502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5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