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37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07 20:39:07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 纪宁觉得房间内气氛很是微妙。

  纪时衍身为一个监制,来得比主演还要早,一贯话多的卓贡进了化妆间看到纪时衍便欲言又止,开始沉默地边做发型边看剧本。
而纪时衍则戴着耳机听音乐, 身前放着咖啡。

  纪宁满眼的重点只有那杯黑咖啡,缩在椅子里腹诽:不吃东西就喝咖啡, 胃能好才怪。

  以往热闹非凡的化妆间像是被按了静音键, 连夹板的声音都被缩到最小。
纪宁看了一眼卓贡,本想说要不来对剧本吧, 结果卓贡感应到她目光,暗戳戳瞟了一眼纪时衍,似乎想确认男人戴着耳机。

  紧接着, 卓贡挪到她耳边:“我跟你说……”

  纪时衍悠然地取下一边耳机,好整以暇地望向这边,清明眼神和冷峻表情无一不透露着“你说吧我在听”六个字。

  “…………”
卓贡吞了吞口水,朝纪宁摇摇头:“没事, 我就想问问你身体乳什么牌子的,还挺好闻的。”

  纪宁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会,才说:“我最近没有用身体乳。”

  卓贡干笑了两声,化妆师也终于跟着开口:“香水呢?”

  “我也不怎么用香水诶。”
她偶尔想起来会用用, 用的也是纪时衍代言的牌子,两瓶叠着往衣柜里喷几下就结束了。

  “反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 ”造型师总结道,“而且一个人的味道会变成他的标识, 很难忘掉。比如我前男友喜欢用一款香水,后来我在街上每次闻到都条件反射想到他,抹都抹不掉,给我恶心坏了。”

  化妆师笑出声:“幸好我前男友不喷香水。”

  就这样,大家笑着聊起香水和前男友的话题,房间内气氛又重新轻松起来。

  上午的戏份拍得也很顺利,结束了上半天的拍摄,纪宁钻回车内准备小憩一会。

  车子外面依然很热闹,卓贡边吃着水果边和大家聊天,脸上的笑意在看到纪时衍徐徐走来时滞了滞。
好在纪时衍停在导演那个棚没再靠近,江胜的声音也从不远处传来:“当监制很好玩吗?商业活动你都不接,来这当监制倒是挺主动……”

  江胜一转头看到卓贡,又笑着走到他身边:“哟,这不是热衷于嗑自己和纪宁CP的卓小公子吗!”

  卓贡不太服输地低头看剧本,心想有什么好笑的,你还不知道你家艺人也嗑自己和纪宁的CP吧??
也是在这时候,昨晚的视频连同些细枝末节一并涌上脑海,卓贡思索半晌,茅塞顿开。

  他猛地一拍脑袋。
要是早点知道那位看似清心寡欲、实则暗藏心机的纪姓前辈也对纪宁另有所图,他当时就不傻傻听话跑到一边去背台词了!
身为前辈,居然如此道貌岸然,拿着传输经验当借口,实则……实则用二人世界来拉近自己和CP的互动距离?

  卓贡咬了咬牙。

  其实他在拍《星辰》之前就对纪宁有好感了,但那种好感仅仅只是在后台远远见过几面,直到发现自己和她有合作机会,他怀着半分私心强烈举荐,她也确实演得好,便拿下了女主的角色。
后来一起拍戏一起对词,他逐渐发现纪宁的认真敬业,还有时而坚持时而脱线的可爱。
本以为起码能和她高高兴兴拍到杀青,谁能想到……

  江胜缓缓坐到卓贡身边:“昨天有磕到新的CP视频吗?分享下?”

  卓贡想到自己昨晚收到的轰炸,抱着剧本摇摇头:“算了吧,你不如找时衍哥要。”

  “纪时衍?!”江胜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我找他要CP频?哈哈哈你开什么玩笑,他这个年纪估计连他妈B站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仅知道,还玩得挺溜的。
卓贡面无表情地把唇线扯成一字。
昨天发给我的视频,全都是高弹幕高播放量的呢。

  ///

  晚上拍完戏回到酒店,迎接纪宁的又是一边做减肥操一边吃寿司的宋瑜。

  纪宁按了按脖子:“你这阵子还是没课?”

  “怎么,赶我走了啊?”宋瑜往嘴里塞了个肉松寿司,含糊不清地说,“我这才待多久你就对我不耐烦了!你对纪时衍有像对我这样不耐烦过吗!”

  纪宁一听这个类比,立刻也笑着回问:“那你会在蒋川面前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把奥利奥吃一身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蒋川现在对我来说就和结婚十五年的丈夫没什么区别,只有裴寒舟才配得上我时时刻刻保持淑女形象。”

  “……”
“行,又换人了。”

  纪宁并不意外地从床头柜上抽出剧本,开始日常选剧本时间。

  “诶,我今早无聊就看了看你摆在上面的剧本,你下部剧是不是在这里面选?”

  “对,”纪宁说,“目前稍微好点的就是《幻愈》和《慕空》,二选一。”

  “我今天看八卦看到《慕空》的饼了,大IP,而且男主演也定了,就韩团出道然后合约到期三个月前正式回国的大流量。我靠,他那粉丝真的是多,有次在国际广场开活动,我连门都没进得去。”
“大IP加流量的电影诶,高逼格高热度,不接好像很奇怪?给的钱多吗?”

  纪宁挑了挑眉,“他们给的片酬的确是最高的。”

  “那就接啊,接他妈的!”宋瑜口嗨完又看向纪宁,“你接吗?”

  “不好说。”

  《慕空》是电影,《幻愈》是古装电视剧,按理来说电视剧片酬会比电影高,而电影有逼格。但《慕空》既然能请到刚回国的流量当男主演,证明他们确实在片酬方面下了血本,毕竟流量都很贵。
《幻愈》给的片酬虽然低,但由于是仙侠剧需要很多特效,应该是剧组把经费大头拨到了电视剧本身,她也很理解,甚至觉得钱用在剧上要更值一些。

  宋瑜“啧”了声:“高片酬、大IP、流量还不够让你动心?”

  “那么多大IP加流量的成绩还不够让我清醒?”纪宁翻了页剧本,“看似关注度最高,其实最容易扑街。”

  不过是饭圈粉丝擅长控评安利,流量自带讨论度,给各方一种电影很有热度的假象,其实大多数流量都不懂怎么演戏,演出来的也就只有粉丝乐意买单,不少观众被宣传引入,在电影院里待一会就呵欠连天。
更何况《慕空》定的这位流量还没有任何演戏经验,只是噱头看起来很足,票房有粉丝保底不会特别难看,可真要说口碑什么的……悬,大制作能不能回本也未可知。
前几年观众还肯给流量买单,现在的观众清醒了,不愿意再被宰了。

  最主要的是《慕空》剧本写的很一般,不知道是不是钱都砸在男主演身上了,很多应该有的大场面镜头都是仓促带过,一股子经费不够的感觉。
她单看剧本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强想要演的欲望,只是剧的原著书粉非常多,导演也不错,才让她稍有动摇。

  而相比较起来,《幻愈》虽然不是什么顶级IP,但也算个不错的饼,一线导演一线演员,剧本写得很精彩,人设丰满剧情冲突强。除了噱头没有《慕空》那么足,其它一切都是优质剧的标配。
又琢磨了几晚,纪宁决定接《幻愈》。
古装是最容易爆的题材,今年大爆的基本都是古偶,她也很久没有演古装了,试试也挺不错。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忘记演戏的初心,不能忘记一个演员最基本的操守,不能被浮躁的市场迷惑,演好自己的戏才是最重要的。

  宋瑜听了她的决定,也点头:“有道理,我上次和你说完自己也琢磨了一下,觉得《慕空》就是挺花拳绣腿的,和顶流合作看起来面子大吧,其实真的容易挨骂。”
“就是和很多小钱钱失之交臂,我有点心痛……”

  “也不一定,”纪宁说,“要看你按长远来算还是按现下来算。”
虽然现在看似是错失了,但如果《幻愈》收视好,她的身价也会水涨船高。
如果做什么都盯着眼前的利益来算,目光短浅,很难把自己经营好。

  那天纪宁很早就睡了,宋瑜剪完视频回头看了她一会儿,这才钻进被子里。
其实偶尔宋瑜也很佩服她,娱乐圈这么多形形色色的诱惑,很多人很难看得清楚,但她能,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坚定地走向远方。

  ///

  几天后又迎来《初吻日记》的节目拍摄,纪宁恍惚中觉得综艺剩下的时间似乎不太多了,但也没具体计算过还剩下多少天。

  那天他们去的是法国的游乐场,这个连语言都透着缱绻浪漫的国家,每一寸空气似乎都被爱包裹。
因为在国外所以就没有清场了,毕竟在国内清场已经够狠,观众想必也不想看每期他们周围都空空荡荡。

  除了偶尔有人会回头看看他们,也没有人过来打扰。

  进了游乐场,纪时衍去一边取地图,纪宁在原地站了会,看到有人在售海盐味的蓝色冰激凌。
海盐向来对她很有吸引力,所以她从人群缝隙里穿过,去冰激凌机旁边排队。

  刚取到一大一小两个冰激凌的时候,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纪宁!”

  好像很少听到他声音加重的时刻,纪宁回过头:“怎么了?”

  纪时衍蹙眉走到她身边:“差点找不到你,怎么到处乱跑?”
这里人多,他还是靠着两个胖墩墩的摄影大哥才发现她的位置。

  “我来买冰激凌了,”少女扬扬手中甜筒,眉眼笑弯起来的时候有很浅的亮光点缀,“喏。”

  所有责备的话在这一瞬间似乎都说不出来了。
算了,纪时衍心道,由她乱跑吧,大不了自己找。

  男人转头,发现不远处还有卖气球的,买了一个拉回来。
“伸手。”他说。

  纪宁不明所以,一边舔着快融化的冰激凌一边伸出自己的手指。
他把气球绳子绕了几圈,系在她食指上。

  少女抬头看着飘到半空的气球:“为什么这样?”

  “方便找你。”

  做完“标志绑定”,选了第一个项目,二人往园区走去。
他们买的是VIP通道票,等候的人不多,进展很快。

  进项目之前需要刷门票卡,纪宁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门票在机器上过了一道,发红的指尖映入男人眼底。

  “手指怎么红了?”

  她这才感觉到有点勒,抬起手指看了眼:“好像是绳子系得太紧了。”
血液不流通,指节前半段自然就红了。

  男人垂头把绳子解了,纪宁提议:“……要不我拽在手里?或者系我衣服的水洗标上。”
说完自己又“噢”了声:“我的标签剪掉了。”

  她皮肤敏感,贴身衣物的所有标签都会提前处理。

  男人似有所思:“戒指带了吗?”

  “什么戒指?”她眨了眨眼。

  “我给你的那个。”
当然随身带在身上了。
但此刻说出实情实在太难为情,于是纪宁咳嗽两声,摸摸自己口袋:“不知道诶,我找找看。”
摸到口袋里一个圆环物时,又演技颇好地声音扬高,“意外”道:“刚好今天穿了那天的衣服,戒指还没拿出去。”

  温柔的阳光下,她好像听到谁低笑了声。
似是能和耳郭共振,挠得她耳垂有点发烫。

  男人摊开手心:“那给我。”

  她乖乖交上戒指,看他把绳子绕在戒指上打了个结,然后伸手扯扯线试松紧。
觉得差不多后,他把戒指框进纪宁的食指里。

  第二个指节处卡了下,能戴上,但很紧。
男人抽出来又试了试中指,还是不行。

  很自然地换到无名指,纪时衍顺着方向把戒指向内推,推过第二个指节时意识到了什么,明显顿了顿,正当纪宁以为他要抽出来的时候――

  男人缓缓地,将戒指推到了底。

10000 3594928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4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