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36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06 21:08:08

  化妆间内倏地安静下来。

  他停到她身前仅有五步的地方, 纪宁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
男人眼睑半垂着,眼尾有暗影投落,说不清的侵占气场。他不释放时是觉察不到的,但此刻在这方小小空间内,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他直直钉在了地面上。

  “也……不是,”她不知道怎么解释, 半天才憋出一句, “是记者太爱挖坑了。”
他身上带着多少流量,哪家的记者不想挖出点劲爆的标题回去发通稿, 于是就把左右为难的问题抛给她,无论什么样的回答都不是最佳。
她也不想在综艺以外的地方去消费他,故而那些采访能避就避, 提前和媒体说好。
纪时衍就撑在桌边看她,盯了她通红的耳朵一会,他徐徐开口。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少女此刻就站在他面前,除了耳朵稍有变色, 其它一切正常,仿佛为那个吻辗转反侧的只有他,而她冷静得像是……只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天之骄子纪时衍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而纪宁也在他的注视下摇了摇头。
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问的――想问的问不出口,不想问的单独摘出来问也不合时宜。就当是拍戏吧, 没有人拍完戏还要去问男主为什么那样演的。

  但少女摇完头之后,发现男人偏头眯了眯眼, 好像对她这个回应非常不满意。

  于是纪宁只好垂了垂脑袋,开始搜刮自己的提问箱, 果然想到一个什么:“对了。”

  “嗯?”他尾音稍抬。

  她指着他搭在桌边的手指:“很好奇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尾戒。”

  “……”
一整天都在思考吻戏的纪时衍,听到这种不痛不痒的提问,不禁蹙了蹙眉:“就这个?”

  她抿了抿唇,无数语句在舌尖来回滚动,但最后选出来的还是一句――
“就这个。”

  男人停顿了几秒,认命地低叹一声,这才道:“几年前拍戏的时候刀把手指划伤了,留了个疤,怕被粉丝发现就随便找了个戒指套上。”
“疤过了一年多才好全,戒指戴习惯就懒得摘了。”

  ――那个在坊间被赋予无数特殊意义的戒指,背后的原因竟简单得让人失语。

  纪宁轻轻啊了声:“怪不得。”
粉丝的确不愿意看到爱豆受伤,但男人拍戏难免会磕磕碰碰,受了伤也就只有瞒。而他也是真的瞒得非常好,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个戒指是为了藏伤口。

  听到她的回应,男人笑了笑:“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

  “我没什么以为的,”她阖了阖眼,“只是营销号他们经常说是……”

  刚刚还有些不悦的男人不知为何心情又好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笑看她:“是和女友的定情信物?”

  她颔首。

  “都胡说八道的。”男人自嗓底隐隐绰绰漾出声气音,偏头瞧她,“你不喜欢?”

  纪时衍修长手指摸到自己那枚尾戒,轻轻晃了两下,戒指就从手指上脱了出来。
“不喜欢我就不戴了。”她听见他说。

  而她自知自己根本没有喜不喜欢的发言权,恍惚中好像听到什么东西落在桌上,正要开口,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拿剧本的卓贡看到眼前场景愣了两秒,这才笑着继续开口:“都站着干嘛?过会就要开拍了。”
“宁宁,化妆师在外面叫你,你去补一下妆吧。”

  “好。”
纪宁前脚刚走,卓贡后脚也准备跟过去。

  纪时衍维持着先前的姿势没有动,点了两下桌面叫住卓贡:“你不是补完妆了?还去干什么?”

  “我还没做发型呢。”卓贡耸耸肩,笑着指头顶,“再说了,我还要和宁宁对剧本。”

  男人只觉卓贡这两声“宁宁”似乎喊得尤为亲昵,目送卓贡再次转回身来,对自己说:“那我就先过去和她一起了!时衍哥你先在里面坐着吧,反正你也不和她演戏,等我们俩开拍你再来就行了!”

  ――我和她一起;反正你不和她演戏;等我们开拍你再来。
纪时衍眯了眯眼,反复品味这话里分明的阵营,他似乎被分隔在外,而卓贡则把自己和纪宁亲密地归到了一起。
莫名其妙的,他感觉到了某种挑衅的味道。

  下午的戏是男女主演学校的某个狗血经典话剧。
纪监制不请自来,自然是不可能等到开拍再让人喊他的,纪宁一补完妆,和卓贡开始对戏的时候,纪时衍就已经在椅子上坐下了。

  他遥遥看到纪宁说了什么词,然后转身就要走,身后的卓贡伸手一拉,将她虚虚抱进了怀里。
由于现在还没开机,所以二人的动作比较随意简单,也只是跟着剧情走个过场。
但纪监制的眉头已经不自知地开始打起了结。

  好在下一秒,纪宁退开几步,跟着女主的剧情,毫不留情地给卓贡甩了一个巴掌。男人赞许地连连点头。
嗯,不错,情绪拿捏的非常到位。

  自己排演了几遍,纪宁发现纪时衍在看,等开机的时候便过来问他:“刚刚那样可以吗?”

  “可以。”
说完之后,纪监制又抄着手冷酷地补充道:“打他的那巴掌也可以更狠一点。”

  ……

  今天的戏一直拍到了大半夜才收工,有些无关紧要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纪时衍也因为明天有行程而提前离场。
纪宁怕回去卸妆吵到宋瑜,索性就在化妆间把妆卸了,刚冲掉卸妆膏擦完脸,她发现桌面上有个折着光的小东西。

  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纪时衍今天摘下的尾戒,内圈还刻了个JSY,是他作为高奢代言人和品牌的定制款。

  戴了那么多年至少也有些感情了吧,应该不会刻意忘在这儿?

  纪宁打开微信,给纪时衍发消息:【你戒指是不是忘在化妆间了?】
他们俩很少微信聊天,页面里都只有寥寥几句话,还有几个语音通话。

  过了几分钟,男人消息回过来。
【没忘。】
【送你了。】

  虽然纪宁自己买过一个同款,但看到“送你”这几个字,心脏仍旧没来由又没出息地蹦Q了几下。
和她买来的不一样,手上这枚戒指是他戴过的,沾染过他的气息和味道,也陪伴他拿过大奖,见证过他的荣耀。
而现在,他给她了。

  其实纪时衍的同款戒指很多人都有,他人气高粉丝购买力强,一切同款都要靠抢。纪宁仅仅是第二天去专柜,就获知同款被海盐姐姐们扫荡得只剩下一个了,还是最大码的,她压根戴不了。
但没有女人会抗拒“只剩最后一个”的诱惑,更何况是爱豆同款,款式她也喜欢。最后纪宁就搭着买了个细银链,把戒指穿进去当项链戴了。

  海盐姐姐们也很刚,最开始营销号联动说纪时衍的戒指和恋情有关时,粉丝们就一个个在评论区晒出自己的同款:【原来我和纪时衍的恋情这么快被发现了吗??】
硬是靠着这个回应把补上货的戒指又售罄了。

  他的同款遍布各地,但他戴过的,只有一个,此刻躺在她手心。

  纪宁回到酒店还在看这枚戒指,她勾着戒指送到自己另一只手的指尖,轻轻一松,看戒指顺着落到指尾。
其它几个手指要么大了要么小了,只有无名指是正好可以戴上。

  她盯着这不可思议的巧合,缓缓眨了眨眼。

  ///

  又在剧组拍了一周多的戏,纪宁和卓贡没戏的那天晚上,剧组安排他们去某一线卫视的晚会做分会场主持。
只要男女主演一起参加活动,就是很好的宣传。

  分会场只有五个节目,主要还是为直播攒人气,主持当然得请有流量的。
五个节目的串场主持并不难,何况也不是主会场,纪宁在出发前看了半小时台本就把情况摸了个大概。

  分会场在一个中型的演播厅内进行,按理来说观众不会很多,但由于纪时衍答应了节目的表演邀请,分会场立刻比主会场还要火爆,听说前排的票已经卖到了天价。
告别唱歌很久的男人有了转型后的第一个舞台,无论是不是粉都想来看一看。

  说来也是奇怪,上个月纪宁刚接到邀请的时候,节目组还和她说是四个节目,说还有一个保留节目不知道能不能请到人。
结果她和卓贡主持刚定下来没多久,节目组就发来新的台本,说纪时衍要来了。

  ――他要表演,连纪宁这个粉听到的一瞬间都惊讶非常。
他转型之后便再也没有过舞台了,她一度以为他已经封嗓,万万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晚会,就让他出了山。
节目组到底是有什么本事?用的什么方法说服他的?

  果不其然,纪宁一到场地,就看到全场几乎都是纪时衍的灯牌,好像还有一些举着双击牌子的粉丝,甚至……还有女生举着星辰的灯牌。
她和卓贡也有CP粉了?

  视线在场内转了一圈,正当她觉得不会有比星辰CP粉更让人震撼的事时,又在会场的某个中心,发现了柠檬黄色的灯牌。
那是她的应援色,上面写着一个可爱的“宁”字。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名字那么漂亮过,也没有觉得应援色和自己的名字那么相衬。

  分会场前面的四个节目观众都保持着一般的热情,但纪时衍的吉他声响起的那个瞬间,尖叫从每一个角度立体地高昂起来,把纪宁的麦都震响了。

  她不嫉妒,只是在心里满足的想,这就是她喜欢的人啊,再多掌声和簇拥都是他应得的。

  男人唱的是自己发过的一首英文歌,这首歌可以列入纪宁的喜爱榜单TOP3,她微博还为这首歌打过很多次榜。
他坐在台阶上长腿半曲,吉他在他指下仿佛都有了新的生命,他低沉声音和旋律配合交织,恍惚中让人觉得像一场梦。
一场醒也不想醒,醒也醒不来的梦。

  但梦都是会醒的,伴随着伴奏结束,纪时衍把吉他往身后顺了顺,整了整自己的麦。
“晚上好。”

  台下一呼百应,他的蓝色灯牌像起伏的灯海。

  “我知道有很多人还想听我再唱歌,所以我回来了。”他的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台下黑暗某处,悄无声息地弯唇笑了笑,“有机会再唱给你――们听。”

  纪宁无心主持,此刻只想冲到被窝里打开直播,然后在小号恶狠狠地歌颂一下这男人该死的魅力。
为什么她穿着这么庄重的礼服在当主持人?她的可以比台下这些人喊得还要大声!

  直到卓贡推了推她,她才想起自己还要上台说结束词。
纪宁提着自己长长的裙摆走上台阶,从黑暗中渐渐去往明亮处。

  念完自己的词,她扬首等着卓贡开口。
然而就在她说完“喜欢今晚的表演和主持吗”后,抬头的那一瞬间,发现她应援区内柠檬黄的灯牌灭了。
紧接着,那一块又换作红色的灯牌亮起,纪宁一开始以为他们还在给别的艺人应援,过了会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些红色的灯牌,拼成了一个爱心。

  后援会的应援组还没完全成立,那就代表,这是她的粉丝线下自己组织的。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串场主持也能有灯牌,更没想到她们会用这样的小心思给予她支持和爱。

  她鼻尖酸了一下。

  由于纪时衍刚表演完就站在台上,所以纪宁和卓贡就站在他身侧,等到所有陈词说完,三人从右侧下台。

  纪时衍和卓贡本在前面走得很快,到台阶处却忽然停下,纪宁过去时蓦地一顿,抬眼看他们。
只见二人直奔她身后,俯身准备提她的裙子。

  她裙摆很长,穿着高跟鞋下楼也不方便,一些绅士的男艺人会这样帮忙也不足为奇。
但……两个一起,好像就有点太夸张了吧?

  她也不是裙长十米,一个人就够了吧?

  后面两位“男艺人”明显也意识到了什么,同时停住动作,面面相对看向彼此,似乎在用眼神暗涌争夺这个名额。

  没几秒,纪时衍忽然收了手。
男人勾勾唇,谦虚让位:“你来。”

  卓贡笑了笑,正想说你还知道我是配套她的男主持啊,还没说出口,瞧到纪时衍弯到纪宁身前,伸出了手臂。
――你提裙子,我牵她。

  卓贡:……
妈的,大意了。

  纪宁下楼的时候听到粉丝还在继续欢呼,不知道是为什么,很快,人群中传来炸裂的一声――
“双击夫妇是真的!”

  几乎没有停顿,星辰夫妇的应援区有高分贝回应响起:“是假的!”

  声嘶力竭:“真的!”
斗志昂扬:“假的!”
咬牙切齿:“真的!”
不甘示弱:“假的!”

  就这么来来回回听了好几轮,纪宁没憋住,抿着唇低头笑了。
她肯定是疯了,才觉得这样的battle也很可爱。

  结果回去三人行就上了热搜,紧跟在纪时衍舞台的热搜后面。
三人的热搜既不是纪时衍卓贡提裙子,也不是纪时衍牵纪宁,而是――双击星辰。
如果不是点进去,看到有粉丝录的那段熟悉battle视频,纪宁还以为这是什么舞台安利。

  评论区众说纷纭:
【现场星辰粉别喊了!没看你鼠标姐姐灯牌碾压吗?双击slay全场ok?】
【无语,嗑CP舞到正主面前去了,CP粉能不能圈地自萌?】
【请双击粉清醒,现场最多的是海盐。】
【我就不,我就要全世界都知道双击是他妈真的!】
【纪宁那个偷笑真好看啊,试问谁不想给plmm提裙子呢?】
【脑补了,双男主言情大剧,前辈影帝x阳光少年,不对不对,是前辈影帝和阳光少年抢女主,妈的好带感,我永远爱修罗场!】

  然而不管评论区怎么热闹,都和今晚的纪宁没太大关系。
因为那一整晚她都在自己的超话里,扒着那张自己的灯牌图反复欣赏。
她有灯牌了,也有应援了,那些爱她的人,终于真实地在她面前出现了。

  ///

  第二天她活力充沛地开工拍戏,化妆间里大家又在闲聊,有人先挑出话题,美滋滋道:“我最近发现一个巨解压,能让我暂时忘记人间琐事的精神寄托――嗑CP。”
“搞CP真的太美好了,简直是我的乌托邦。”

  卓贡附和:“我也是,我手机里存了好多CP视频。”

  江胜凑过去:“你还有视频?给我看看。”
只随便看了两眼,江胜灵魂发问:“怎么都是你和纪宁的?”

  卓贡木了一下,这才说:“因为剪我们俩的那些质量好吧。”

  “我服了,质量再好也不至于全是吧?你翻翻你的收藏夹,都是你和纪宁!你他妈嗑自己和纪宁的CP?我第一次见有人嗑CP嗑自己的!”

  “质量真的很好,我跟你说不清,”卓贡把手机到纪宁面前,“你看看,是不是剪的很甜。”

  纪宁低头看了眼,背景音乐是《BANANA之歌》,轻快的调子,确实剪的很甜,用的都是一些节目组放出来的物料。
《此间有星辰》这个剧本身就很甜,随便找几段拼一下就很有意思了。

  她非常客观地说:“节目组只放了一点点宣传物料出来,她们还能剪得这么甜,确实不错。”

  被纪宁一认可,卓贡更N瑟了,他开始满剧组安利自己和纪宁的频,就差买热门送微博上了。
而一边的纪监制始终坐在椅子上沉默。

  结果当晚结束拍摄回到酒店,卓贡忽然接连收到几条消息,打开一看,居然来自纪时衍,还是视频分享,并且清一色都是……双纪的?

  他逐个仔细读着标题――
【纪时衍X纪宁,许过的愿望全对,HE,可爱向。】
【双击夫妇高甜混剪,你不能抗拒的五分钟!】
【一百秒入坑,带你领略双击夫妇的十大名场面。】

  ……纪时衍给他分享这个干什么?

  正当卓贡一头雾水又仿佛明白了什么的时候,那边又慢悠悠地开始撤回。
把视频分享一条条撤回之后,纪时衍漫然地递来一条消息:【抱歉,发错了。】

  卓贡:……??

10000 3594620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4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