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26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30 10:39:37

  ――我平时不谈恋爱。
纪宁差点就脱口而出这句话, 但场景不太适合,她给憋回去了。

  她抬眼问纪时衍:“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

  脑子轴了会,她很快转过了弯来,其实大家对恋爱综艺的定义一直很模糊, 有的CP觉得录制节目时应当保持恋爱关系,但摄像机一收大家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有CP觉得恋爱就该有恋爱的样子, 从录制的第一天起到结束, 无论戏里戏外大家都该是情侣关系。
故而她也看得模糊,一切都是保险起见, 但纪时衍是个敬业的人,就算拍戏也经常把人设带入生活中体会,所以大概在他心里, 无论拍不拍综艺,他们这会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也很正常,纪宁默默接受并重新代入。

  纪时衍顿了会,想着粉丝对自己惯用的称呼, 蹙了蹙眉道:“哥哥?”
“……”
以前微博上不是没哥哥哥哥地叫过,但场景转换到现实,文字转换成语言,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纪宁耳垂肉眼可见地变红, 哽了一会,终于鼓起莫大的勇气――
“不行, 我做不到。”

  “那算了,”男人好整以暇地看了会她的耳垂, 这才道,“随便叫什么都行,别叫前辈了。”

  “好的前……”

  “嗯?”

  “前面好像有餐车,吃饭去吧。”纪宁急中生智,及时改口。

  纪时衍微微倾身,手撑在膝盖上冷静地问她:“穿成这样去吃饭?”

  纪宁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玩偶服还没脱。
她蹲下身,准备把头套放地上,腾出手脱身上的,谁料到男人伸手接过她的头套:“给我吧。”

  她就真的毫不怀疑地给他了。
然后自己低头找玩偶服的拉链,刚摸到呢,忽然被人唤了声。

  “纪宁。”

  纪宁茫然一抬头,面前很快被阴影覆盖,男人拿着头套又重新罩到了她脑袋上。
眼前关机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他垂着眸在笑,三分痞两分坏。

  她手还在玩偶服内抽不出来,只能“唔唔唔”地摆头抗议,只换来男人蒙得更紧。

  “纪时衍,”路过的江胜终于看不过眼了,“你最近压力很大吗?”

  终于被人从头套里放出来,纪宁大口呼吸的时候听见江胜继续说:“我姑且当做是《时秋》要上映了,太久没有新电影的你感受到了外界压力。”

  虽然纪宁昨天已经转过相关消息,此刻还是装模作样地骇然一句:“啊?《时秋》要上映了?”

  江胜发现玩偶里是纪宁吓了一跳,退后两步才继续说:“是啊,马上首映了,我们有个明星首映团,请圈内艺人一起去看的。”

  纪宁“噢”了声,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有人喊:“纪宁快过来!卓贡有事找你!!”

  她从玩偶服内金蝉脱壳而出,“来了……”

  刚一转身,被纪时衍喊住了:“我也有事找你。”

  少女回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就连江胜都用“有事怎么还跟人家在这闹大半天”的看异类的目光看过去。

  纪时衍道:“《时秋》的首映,你想不想去看?”

  纪时衍会在场的首映票一票难求,就连首页大粉昨晚都在哭嚎弄不到,难以置信,她现在居然受到了邀请。
纪宁觉得自己可以吹一年了吧:“可以呀,在几点?”

  “大后天,晚上十点。”

  ///

  口头答应了纪时衍的首映邀请,回去后纪宁和诺诺核对行程。
诺诺左右不过一个助理,按理来说只用照顾她的起居,但现在也担起了小半个经纪人的职务,也算感人。

  “大后天晚上我没事吧?”

  “没,不过那天你还挺忙的,”诺诺说,“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是星辰的拍摄,然后七点到九点要上台词课,你确定十点还要赶过去吗?”
“我觉得就是看个电影而已,你也没必要非得去啦,到时候在手机上看不是一样的。”

  “那不行。”
首映日对电影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他对这部电影也很重视。她以前就因为各种行程对撞导致不能去看他,这次好不容易得空,说什么也不能缺席。

  “好吧,那就去吧,那里有挺多前辈的,你也可以拓宽一下人脉。”诺诺又说,“你桌上有好几个剧本,都是最近递来的,你要不要看看。”

  《玫瑰与那时风》的热播为纪宁打开了事业的某扇窗,最近她收到的剧本邀约直线上升,其中不乏优质班底。
她接剧比较慎重,不会因为是大IP或有一线流量参演就立刻点头,比起流量那些,她还是更看重好的剧本,所以每个剧本她都会花很长时间好好看完再做定论。

  当晚看完某个仙侠剧本已经是十点了,纪宁无意间点进后援会管理群里去了,发现大家在和表妹一起商量线下应援的问题。
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纪宁也被大家的各种想法拓宽了思路,私戳表妹说:【帮我转达一些话吗?】

  表妹:【好嘞您说。】

  她向来有想法,这会也是不吝于表达:【我们不如给应援定个主题,主题下有七种模板,集齐七种的粉丝可以有一次抽奖机会?奖池里放我的签名照生日会入场券等礼物,激发大家的应援欲.望,你觉得呢?】

  表妹:【我觉得可以!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定个什么主题比较好呢?!】

  纪宁思索了大概十分钟,这才道:【不如就叫陪小怪兽漫游吧?一方面手幅类应援做可爱款比较多,小怪兽方便发挥。然后七款手幅做不一样但又是一个系列的,比如第一张是破壳,第二张是幼年时期,依次推移,做出小怪兽慢慢长大的感觉。】

  表妹去群里转述的时候,很快有人猜出了纪宁的第二层含义:【有道理,陪宁宁打怪升级,所向披靡。】
【感觉会很有趣,可以给我预留一份吗?】
【好厉害好有想法哦,如果不是已经成为了纪宁的女人,我可能会爱上你。】

  ///

  《时秋》首映日很快到来,入场前纪宁接到了公司打来的一个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时她还蒙了一会,心道公司总算记起有她这号人物了?

  给她打电话的是黄淼的助理,黄淼现在跟她简直差不多断干净了,讲工作都要助理来。
“喂纪宁老师,我们这边想和你确定一下,你明天没有行程的对吧?”

  明天星辰没有她的戏,按理来说她确实是休息,但她明天准备看剧本来着。
“暂时没有,怎么了?”现在公司对她采取的是放养政策,无论她干什么,公司都不闻不问仿佛没有她这个艺人,她接的工作由诺诺报备上去,公司也不会回复,只是分成的时候非常积极。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接到了一个邀请,想让你……”助理还没说完好像被人叫了声,捂着话筒回她那边的人,“知道了,马上拿来给你。”
“你稍等一下啊,我拿个东西马上继续和你说。”她跟纪宁解释道。

  紧接着那边传来走动声,还有不远处隐约的对话,声音熟悉。
――“既然决定了就别犹豫,对我们俩都好,她难道不受益?她也是受益者。你不知道隔壁黎羽佳现在上一次综艺身价多少,黑了又怎么样,网友都健忘,过两年一洗就白了。”
――“我主要觉得她不适合……”
――“谁说不适合,你看之前……播得有多好,你敢说那些……没用,不是……的功劳吗?”

  声音断断续续,纪宁没听太清,只听到“各取所需”什么的,黄淼助理很快就交接完东西和她继续道。
“这边给你接了《未知旅行》,明天八点开录,记得早点到。”

  《未知旅行》她知道,还挺有热度的一个国民综艺。
公司怎么忽然给她接这个?是看着玫瑰收视高,明天别的艺人又忙,所以打算给她添个好饼?

  不管怎么样,接了的话,明天八点就必须得过去拍摄了。
诺诺去接洽了具体行程,然后火速给纪宁定了机票,这次的拍摄地在国外,她看完《时秋》首映就得坐一晚上飞机赶过去。

  一天的繁忙工作也无法清散纪宁心内的热情,她关好手机,换了身衣服就风风火火地去往电影院了。

  她到的不算早,刚进门就被面前的景象震慑住了。

  不少女明星仿佛是前来走秀的,晚礼服比走红毯还正式,纪宁倒像是看电影的,手上还抱了桶爆米花。
虽然知道很多票是媒体给出去的,带着纪时衍名头的所有活动流量大,没谁不想借着这个机会出出风头,但喧宾夺主成这样……似乎也太夸张。

  坐在第一排的纪时衍感觉到声音,回头看到少女穿着T恤茫然地抱着桶爆米花,像只误入妖精洞的兔子,不免觉得好笑。
旁边付萱问他:“你笑什么?”

  “不知道,”男人没什么情绪地垂了眸,“可能是要开映了很高兴。”

  《时秋》是民国戏,讲述了男主傅时秋跌宕起伏,从穷困潦倒到叱咤风云的故事。
本来是票房毒药的题材加入了纪时衍和大导演两个元素,立刻就热门了起来。

  纪宁克制地只吃了一个爆米花,不能免俗地感叹着,只看十分钟就能看出票房冠军的苗头。无论是镜头色调或演员都非常合适,该热血的镜头热血,该悲凉时悲凉,反映了那个年代的许多无奈与混乱。

  最后一个小高.潮时男主与心爱的妻子分别,有媒体扛着摄像机凑到纪宁所在的女演员区开始拍摄。
刚刚还因为工作过累提不起精神的女演员们瞬间变身老戏骨,看着分离的戏份哭得梨花带雨潸然泪下我见犹怜。

  这种迷幻场景生生把纪宁迸出来的眼泪给逼回去了。
不行纪宁,老公演得再好你也不能哭,否则你也要成作秀的了。

  没想到躲过了作秀风波,却没躲过后场媒体的挖坑。

  由于这次是明星观影团,所以一些比较知名的艺人都会分批进去接受采访,采访时间不长,七八分钟的样子。
很巧,和纪宁一起进去的就是刚才“狂飙演技”的那群女星。

  “刚刚结尾处发现大家都哭了,为什么哭呢?”记者问。

  胸前V领恨不得开叉到肚子的女星A:“我真的被那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感动了。”
说得好,谁能想到在痛哭流涕前您还倒在椅子上睡了一觉呢?

  戴着价值千万的金主赞助的珍珠耳环的女星B:“我也不知道,眼泪忽然就流下来了,纪时衍的表演真的有种魔力吧。”
有魔力到让您全程抠了三十分钟指甲上的水晶?

  女星C:“分别是为了更好的开始,时秋很爱他的夫人,可是为了国家还是不得不暂时抛下这份爱,我觉得是大爱。”
是的,刚才在百度里搜剧情梗概的您也是为了更好地采访吧。

  临到纪宁,主持人换了问题:“为什么只有你没哭呢?”

  纪宁简直觉得这就是在她面前挖了个坑,怎么跳都很难不摔跤。
说我不想和她们一样假肯定不行,但要是说自己没被感动呢,估计又要被骂上热搜。

  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被媒体刁难的,这点随机应变四两拨千斤的能力纪宁还是有的。
她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诚恳道:“粉底液一千,睫毛膏五百,内眼线笔三百,眼线液笔五百,遮瑕四百,口红八百。”

  “太贵了,哭不起。”

  正在纪宁“哭不起”的时候,另一边的主演也在接受采访。

  红毯都想抢C位的付萱这会当然不放弃任何一个高亮机会,除了穿得足够出风头之外,她还不停地在cue纪时衍,开始蹭顶流。
“之前还在想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粉丝,合作之后才知道他是很值得去喜欢的一个人。”

  主持人也会来事:“那合作过这么多男演员,你觉得最帅的是谁?”

  付萱露出一个神秘又并不神秘的微笑:“那肯定是我旁边这位了。”
“不仅帅还敬业,每天到剧组都很早,和我讨论剧本到很晚。”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和她讨论剧本到很晚”的纪时衍皱了皱眉。

  主持人趁热打铁:“那纪时衍合作过的女演员里,觉得谁最漂亮呢?”

  “毋庸置疑。”
男人唇角微勾,看了一眼身边的付萱。

  “当然是纪宁。”

10000 3592256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2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