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25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30 10:39:01

  纪时衍充分怀疑自己也快死了。
被她逗死的。

  明明只是满足了一个她的小小愿望, 她高兴得跟什么似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语言被她一说就变得无端可爱起来,他甚至都能想象,她会在某些限定时刻, 哒哒哒地念出这连珠炮一样的内容。
怎么有人永远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彩虹屁可以讲。

  总而言之……这应该就是她的号没错了,虽然她同时饭很多爱豆这点让他有点不爽, 但此刻的愉悦已经盖过了这些美中不足。

  男人正对着手机回味这件事, 余光看到江胜在一边收拾东西,大件物品扔进包里, 还很响。

  “你干什么?”纪时衍蹙眉。

  “你太快乐了,我江胜配不上你。”

  “……”

  “江胜。”男人忽然喊住他。

  江胜莫名其妙:“什么啊?”

  “确定了,”纪时衍靠进沙发里, “这就是纪宁的小号。”

  “你没……”江胜斟酌了一下把话说完,“做梦吧?”

  某人自矜地往后靠了靠,语调都轻快几分:“不用怀疑,她就是喜欢我。”

  说完, 他又不动声色补充:“比要给你涨工资还肯定。”

  本还一脸狐疑江胜忽然就露出一排白牙:“涨工资?真的啊?!”
他赶紧狗腿地过来给纪时衍捶背马杀鸡:“我当时就说了,这肯定是纪宁的小号,纪宁肯定有小号。当时她说没有肯定就是骗人的,因为她觉得和爱豆拍恋爱节目太难为情了怕大家有负担!小何你说对吧?”

  小何:……太真实了。
“哥, 我只觉得你拍马屁的功力好一流。”

  ///

  纪宁这边刚放下手机没多久,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化妆师把门打开, 看到来人时愣了愣:“纪时衍?”

  纪宁也循声回过头。

  男人看到她放下手机的动作,不轻不淡挑了挑眉。

  她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全部掉马甲的事, 还在回身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纪时衍道,“看看你弄好了没有。”

  “刚弄好,走吧。”纪宁顺了顺刘海儿,和他一起走出休息室。

  下午他们要去陶吧,这个是纪宁和编剧组提出的。
以前她就很想烧制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瓷器,可惜高中毕业没多久就出了道,没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这次刚好可以趁着“恋爱”的机会去玩玩。

  这里离陶吧还有一段距离,二人上了车准备驱车前往。
在车上的时候,她想到什么问题,捏着麦又开始和纪时衍讨论起来别的话题。
“你有没有好的律师推荐啊?”

  “律师?”他蹙了蹙眉,“之前不是推给了你一个?那个不好?”

  “不是呀,挺好的,但那个不是你暂时……借给我的吗?”纪宁如是定义道,“本质上好像还是你的律师。”

  男人开着车,云淡风轻地瞧着前头的路,头也没低:“就用我的吧,其它律师我也不太认识。”

  “那我怎么付费呢?”纪宁扯了扯耳朵,有点儿为难。

  听到这里,男人忽而笑了。
他抵了抵唇间软肉:“怎么,你是觉得我付不起钱?”

  “不是,”纪宁感觉二人走入了两个世界的死胡同,“可你付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我总不能让你给钱吧?那成什么了。”

  顿了会,他道:“也差不多。”

  “嗯?”

  “我给他工资开的包年的,案子多案子少都一个价,无所谓。”
纪时衍觉得自己挺难的,占便宜不是每个人打出生就拥有的品质吗,为什么自己现在好像在求她占自己便宜一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纪宁怕自己再拒绝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暂且点了头说好。
这个话题才结束她手机就震了一下,是宋瑜给她发消息。由于现在暂且还没正式开录,开录后纪宁会把手机静音,所以她低头看了一眼。

  宋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我有号了!!】

  纪时衍扫了一眼她的手机,有些警惕地问她:“谁?”

  “我朋友,跟我说借号的事,”纪宁顺带着说道,“之前她号被封了。”

  男人手指几不可察地一僵,某种直觉破土而出:“微博?”

  她杏眼微睁:“你怎么知道?”

  纪时衍轻咳一声,“猜的。”
他又道:“有了新号就不用你的号了?”

  “应该是。”

  他颔首,指腹敲着方向盘,感觉事态渐渐清晰――
既然是借号,朋友肯定不会是借她演员的号,因为也干不了什么,那么就是借小号了。
前几天突然蹿出的那些和他无关的转发微博,会不会就是她朋友用的?

  再略一思索,纪时衍很快找到了盲点,由于之前一直对“外侵物种”比较警觉,所以他发现过,和他无关的微博都是由修改过客户端后缀的【天仙客户端】发送。
而在那之前,有关“纪时衍”的微博都隐藏了手机后缀,这恰巧是纪宁的发博习惯。

  ――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纪宁应该是只追他一个,那些和旁人有关的微博,是朋友借她的号发送的。

  降下车窗,纪时衍感觉窗外递来的风都多了些清凉的淡香。
专一点好。
一贯不在意粉丝爬墙的纪影帝默默在心里如实肯定道。

  ///

  十分钟后二人到了陶吧,老板已经在那等候已久,教了他们基本的手法就让他们自己来上手。

  他们各自分到了泥,坐在机器前准备。
纪宁准备做一个小杯子。

  由于这个是她一直想完成的手工制品,所以她便格外认真,全程屏息,一点点用手掌拢着泥去塑性,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纪时衍自己坐了会,侧头看她十分认真,一副沉浸其中不做完决不开口说话的样子,感觉这样……不太行。
恋爱综艺不是竞技节目,游戏过程和成品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互动。
像她这样全程不说一句话,时间是过了,剪辑的物料却不够。
“纪宁。”斟酌半晌后,纪时衍叫了她的名字。

  少女还沉浸在拉胚的专注中,没听到。

  纪时衍又叫了声,她这才骤然抬头:“嗯?”

  他指着刚刚自己人为“破坏”过的那团泥说:“我这边不是很顺利。”

  纪宁琢磨着自己之前看了下,他做的不是比她还快点么……

  “你过来,和我一起做吧。”男人顺水推舟道。

  “好,”纪宁点头,“等下啊,我这里还有一点就好了。”

  弄完自己的胚,她这才转到他面前:“我来塑形,你踩机器,行吗?”

  “可以。”

  秉持着“有机会就互动,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互动”的恋爱综艺理念,男人继续思索。
正当他准备踩空从而激发少女督促的时候,刚抬了抬腿,纪宁便像感觉到什么似的骤然抬头,目光带着些恍然――
“你是不是……”

  男人垂眸。
这么不动声色还能被她发现?

  纪宁秀气的眉头皱起:“你是不是忘记摘戒指了?”

  “……”
“什么戒指?”纪时衍一下没缓冲回来。

  “就手上的戒指啊,玩这个会弄脏的,我刚刚就把手链取下来了。”

  原来在说这个。
某人松了口气道:“没关系,不重要。”
大不了到时候多洗一会,或者换掉。

  虽然很想趁机问戒指的来由,可思虑再三还是觉得唐突,纪宁忍了下来。
既然这么不在意……那应该不是女友之类的人送的吧?
她稍稍放心了一些。

  陶艺做完之后就交给老板烤制了,二人出了陶吧,准备再干点别的什么。

  之前拍戏落下了点病根,方才纪宁用手给泥塑形太久,这会有点儿不舒服,在工作人员里面问了一圈,果真有人带了膏药。

  “我贴上的话会不会影响拍摄效果?”
“不会,”跟拍导演立刻否决,“大家不会看这个,还是身体重要。”

  贴好之后,纪宁感觉到手腕处有微麻微辣的感觉传出。
她抬起手腕盯着看:“觉得辣是正常的吗?”

  “正常,”纪时衍道,“过会就好了。”

  纪宁脑中忽然一闪而过个什么,她舔了舔唇,把自己的手腕伸到他面前。
“你猜我这是什么?”

  纪时衍沉默了会,没懂她的意思:“手?”

  “什么样的手?”纪宁指着自己的膏药,给出提示,“特点。”

  男人凝视她半晌,给出一个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答案。
“……辣手?”

  “那么这就是……”
纪宁伸出手捏了捏一边瓶内的假花花瓣,徐徐道:“辣手摧花。”

  纪时衍:“…………”

  “不好笑是吗,”纪宁鞠躬,“对不起。”

  身边摄像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跟旁边的人小声吐槽:“纪宁,一个想当段子手的美女。”

  ///

  当天到家后,纪宁虽有些疲惫,但还是打开手机看了看后援会最近的动向。

  由于涨粉的速度喜人,数据组也招进了不少人,她和表妹商量着展望了下前景,打算再开拓一个应援组,并单独分出一个生贺文的组别。
应援说直白些就是为爱豆打call,在爱豆有活动的时候带上灯牌和手幅,大声欢呼给爱豆撑场子。有组织的应援会直接在场馆门口发送应援物,这样的应援更统一和谐且有气势。
应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艺人的人气,应援物一般有手幅、灯牌、透扇、应援棒之类的东西,当然,其中最打眼的就是灯牌了,又大又亮,电视机里都能一眼看见。不过举灯牌比较累,能坚持下来都靠爱。

  其实她现在还没到急需应援的地步,以她的人气要撑起大批活粉线下应援还需要时间,不过招人审核磨合也要时间,等应援组差不多成熟了,她也该有应援了。
表妹写了新的招新公告给她看,纪宁点头说好,一条新的招新微博就又发了出来,这条招新仍然有转发抽奖,也仍然由纪宁作为金主提供奖品。

  表妹最近把后援会运营得风生水起,有什么拿不准的就在群里讨论一遍,又和纪宁宋瑜讨论一道,倒也没出现什么纰漏。
【白月光小分队】的反黑账号也有了近一万粉,管理者们每天都会积极发现造谣辱骂等信息,督促粉丝举报打卡,并提前告知这个应该属于哪一类举报信息,大大提升反黑效率。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运行。

  第二天又是《此间有星辰》的拍摄,今天卓贡不在,拍的是她的单人戏份。
最后一场是她穿着粉色胖丁玩偶服参加学校公益活动的戏,天气稍有和缓,但仍然燥热,纪宁在厚厚头套里闷了一个多小时,衣服全都湿了。

  五点的时候终于拍完,今日戏份结束,纪宁如释重负地摘下头套,猝不及防看见面前站着纪时衍。
男人背光站着,夕阳在他身后模糊地洇开暖色调,影子不具象地拉长。

  纪宁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又或者是刚来看到她吗?
她角色没转换过来,自然而然地就鞠了个躬,礼貌地打招呼:“前辈好。”

  称呼她也是自己想过的,叫纪时衍好像太直接了,叫时衍又说不上来的奇怪,阿衍好像有点不尊重他比自己出道这么久,太亲密了也不好。
于是觉得,叫前辈应该是最不会出错的说法。

  谁知道这两个字让男人蹙了眉。

  “又是前辈。”

  纪时衍走到她面前,大手覆在她发顶压了压,眯了眯眼:“你平时谈恋爱也管男朋友叫前辈?”

10000 3592255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2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