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22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30 10:37:11

  扔纪宁粉笔头的俩男生瞬间愣住, 所有人都在回头看着他们。

  两人一言不发,看似是想装死,或者以为纪时衍让他们出去扔只是说着玩玩,毕竟谁不是从小在课上被老师吓大的, 老师说过的“出去睡觉”也没见真的有几个人出去睡了。

  但短暂的沉默后,讲台上的人扣了扣硬质书封, 提醒道:“收拾好了就可以去了, 我这里还有五盒粉笔,不扔完不准结束。”

  其中一个男生震惊低问:“来真的啊?”

  “不然?”纪时衍清清冷冷反问, “你用粉笔扔人是假的?”

  教室内传来细密的骚乱。
“他这是在护着纪宁吗?”
“他们是不是公开了CP?但是不是说是演的吗?”
“想多了,初次见面老师立威杀鸡儆猴而已,纪时衍本来就很严格的, 不然也走不到这一步。”

  两个男生硬着头皮走向门口,纪时衍也没跟他们玩笑,把人喊回来,让把讲台上五盒粉笔全拿出去玩。
不是喜欢玩么。

  纪宁目送两个男生走出教室, 感觉诺诺在手机上按着什么,一低头,发现诺诺递来手机上打着的一行大字――
我爱纪时衍一辈子!!!

  “……”
纪宁哽了哽,然后把手机推回去, 示意诺诺认真点,毕竟今天的纪时衍看起来很严肃。

  这么一整顿之后, 班上登时安静了下来,小声讨论全都没有了, 认真听着纪时衍授课记笔记。
毕竟是拿过大奖的演员,能给大家上课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其中不仅有理论,更是有他切身体会后的技巧传送。

  纪宁当然也在记,听着男人说的“演技是演员的灵魂,台词功底是血肉,节奏把握是骨架,成为好演员三者缺一不可”,一时间有些出神。
好神奇,曾经在访谈里听过的他对自己的高要求,现在居然在同个教室内又听他说了一遍,有种时光交错的微妙感。
命运这东西,有时候是真的很奇妙啊,把你曾仰望的遥不可及的那颗星,推到了你的身前。

  一节课两个小时很快结束,下课铃打响的那一瞬,纪宁甚至听到了周边舍不得结束的惋惜声。
当然,大家学了两个小时,两个男生也在外面站了两个小时。

  纪时衍出去的时候,俩男生脸上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巴巴,手都抬不起来,一看他出来了,立马把最后几根加速掰断然后朝对方身上砸。

  纪时衍看着他们脚边堆积成山的粉笔头:“知不知道等会要做什么?”

  “知道,知道!”两个男生狗腿道,“我们会把这里打扫干净的,扫两遍拖一遍,教室里的清洁也我们包了!”

  男人颔了颔首,却没再说话。

  剩俩男生面面相觑,琢磨着怎么还不说放我们走的话呢……
于是其中一个又赶紧承认错误:“纪老师真的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

  纪时衍偏头看到纪宁出来了,又淡淡问他们:“该跟谁道歉?”

  “对不起纪宁,真的对不起!我再也不拿粉笔扔你了,虽然以后可能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回去就取关你的黑号,然后帮你宣传你的玫瑰,我把你那个海报贴我们学校展览板上!”

  俩男生一番情真意切的道歉过后,纪时衍让他们记住宣传玫瑰的事,这才放两个人走。
主要是也不能再拖下去了,男生不走他也不能走,而两小时前他代课的消息被人散布了出去,现在粉丝已经在外面围了一大圈,看过去全是密密匝匝的人头。

  一边的纪宁看到这盛况不免感慨,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解锁这种夸张的吸引力。
里面会有她的粉丝吗?可能有那么一两个……为她来的吧?

  纪时衍很明显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有五个随身保镖自不远处跑来。

  纪宁有些瞠目,但很快又觉得并不稀奇,心道这可能就是顶流的自觉吧。

  纪时衍看了看她的表情,这才道:“没带保镖?”

  少女有些惊诧地摇了摇头。
她出去一般都把自己捂严实,而且很少会被人认出来,怎么可能有所准备。

  “那用我的,”男人道,“走吧。”

  二人都是艺人,他自不可能把她丢下让她面对汹涌人潮。
即使很多人是为他来的,但她也并非没有名气,大家搞不到爱豆就搞爱豆CP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

  纪宁分析了一下情况,很快点头说好。

  就算有保镖,面前的路看起来仍旧不太乐观,好在纪时衍粉丝有秩序,没一会就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
沿途纪宁才发现有几个人是为自己来的,人群里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朝她挥手,她也尽力在回应她们。

  一阵弯弯绕绕后,二人总算上了纪时衍的车。
这是她第一次坐他的房车,以前只是在各种照片中试图拼凑过它的全貌,此刻看上去,车比她想的还要更精致一些。
她脑内像有个雷达探测仪,看到沙发、窗户、桌子,就自动冒出对应关键词:他在这自拍/他拍/吃饭/看新闻过。

  有钱真好,房车都是两层的,上头还有个卧室。
至于卧室里发生过什么,她就一概不知了。
车开了会,纪时衍又起身往内部的厨房走去,纪宁听到切菜声时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纪时衍不会要给她做饭吧?
甫一冒出这个念头,纪宁立刻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而后男人熟练地换上件黑色外套,开始烹饪翻炒以及颠锅。
半小时后,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端来菜和两碗饭放在桌上。
“没什么菜,将就着吃。”

  纪宁看着桌上的糖醋小排、土豆牛肉和上汤娃娃菜,一时间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她的脑内音乐台开始自动轮播起《我不配》《怎么这样子》以及《梦一场》。

  纪时衍看对面少女抬手掐了掐自己脸颊,问:“怎么了?都不吃?”

  “不是不是,都是我喜欢吃的。”
纪宁开始恍惚:“这个饭是什么时候蒸的,我怎么没看见?”

  “你刚上车四处看的时候我弄好的。”

  那个时候就决定要做饭了吗?

  “吃吧,”纪时衍递给她一双筷子,“还有一个多钟头才能到酒店。”

  以前也知道他会做饭,可没想到自己能吃到他做的。
这么说可能有点丢人,但确实是有点想打包回家做成标本。

  纪宁拿了筷子,心想不就是吃完之后要减肥要健身吗,就算是要跑一万米做无数次普拉提――值。

  每一块排骨都很入味,土豆软糯,牛肉软烂,娃娃菜沾足汤汁,诱人无比。
她以灵魂深度叩问: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纪时衍呢?

  纪时衍看她一直低头在吃,也没点表态,不由问道:“味道怎么样?”

  少女亮着瞳仁点点头。
前有朝至那不勒斯夕死足矣,今有纪宁朝食此餐,夕死足矣。

  男人似乎在笑,声音很低,“喜欢的话……以后再做给你。”

  她愣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还有综艺拍摄。
不过这句话也确实让人很满足就是了。

  ///

  纪宁七点多的时候被送回酒店,由于在车上忙着看纪时衍一直没看手机,她没发现诺诺已经给自己发了特别多的消息了。
诺诺每天都会给她进行一些日常汇报,一般是说一下明天的细致行程安排,有时候也会告诉她最近大家在围绕着她讨论什么。

  看完了诺诺发来的一堆消息,纪宁点开微博,发现某个几百万粉丝的营销号针对今天的事情发博了。
这种账号说不清正邪,他们偶尔三观很正地批判出轨和龌.龊勾当,却也接价值不菲的黑明星通稿,他们既能上一秒说着自己三观被认证,也能下一秒蹭着大家最喜欢的热点博热度。

  比如此刻,这人明知道纪宁和纪时衍流量大,也明知那时候二人不用保镖根本无法确保自己以及所有人的人身安全,却还是为了话题度开始大书特书。
【今天纪宁去学校上课,纪时衍刚好帮人代课,但双纪同堂不是亮点,亮点在于粉丝闻讯赶来,两位艺人下课后五个保镖大汉火速从旁边冲来隔离粉丝。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保镖到底是防谁的呢?很多粉丝以为自己是哥哥/姐姐的心头肉,殊不知在他们心里最该提防的就是你。】

  底下的评论当然也开始蔑视粉丝了。
【这种追星还有什么意义啊?你给别人花钱结果别人用你的钱挡你?】
【呵呵,所以这就是我不理解粉丝的原因,好犯贱不是吗。】
【这两个艺人真行,平时电视里看着和蔼可亲,私底下居然这么大牌。】
【粉丝累死累活花钱又费力,但真的没有明星会把粉丝当朋友的。】

  网络鄙视链又开始了,不追星的鄙视追星的,反正“我不理解的就不该存在”,全然不明白爱豆对于粉丝的积极意义。
纪宁追过星,曾经也被这些话影响过,但她自己做了艺人后才知道,那些挑拨根本就不存在。

  她切换到大号,终于忍不住想要发声。
她不想影响到喜欢纪时衍的人,也不想让自己那为数不多赶来的粉丝,在舆论中感觉到难过。

  写好之后,纪宁按下微博发送键:【出道至今,感谢每一次支持每一声呼喊每一个粉丝,在我心里每个小可爱都是我的宝贝。保镖只是为了维持秩序,也是为了防私生饭和另有所图的人,更是为了我们和喜欢我们的你们的安全。你们永远是我的家人,你们无条件爱我和信任我,我也一样。】
没有什么深刻立意,也不是润色过的优美遣词造句,但是很真诚。真诚在这个时代是致命的温柔。

  微博很快收到许多回复:
【刚刚本来还有点难受的,可是看了这些立刻就好了!以后去蹲行程的柠妹也一定要注意,不要影响秩序呀!】
【宁说得对。】
【我们的爱永远是双箭头是吗呜呜呜我哭了,我听你的,决不让营销号影响我们的感情,我永远记得宁宁被拥在朝魁梧的保安大哥后面,却还是努力跳起来跟我们挥手的样子。】

  纪时衍大概是看到了,上线了几秒钟,给她点了个赞又下了。

  很快,#纪宁怒怼营销号#又上了热搜,话题简介是“第一位敢正面刚营销号的女明星”,热搜一度非常靠前。
那天晚上她涨粉了三十万。

  营销号都是联动的,有一个人带头了,其它的也会紧跟热点发条差不多的微博,遭纪宁这么一怼,他们当然不乐意了,恰逢《玫瑰与那时风》要开播,便想着法儿地踩纪宁。
这个结果纪宁早有预料,那阵子每天跑完玫瑰的宣传路演,还要腾出空看看营销号又怎么踩她。但可惜黑红也是红,被黑的流量也是流量,不管看还是不看的,都知道《玫瑰与那时风》1011要播出了。

  于是首日收视喜人,给电视台一连低迷了大半年的栏目注入活性剂,把大盘给带了起来。
编剧导演主创都厉害,前几集节奏紧凑男女主对手戏亮眼,两个主演站在一块儿,连最简单的青梅竹马都演出趣味来,那些守着看的观众被吸引,因为好奇随便看看的观众也被吸住了。
这剧不仅是青梅竹马,还是大家爱看的男主守护类故事,除了收视,网络播放量也蹭蹭往上窜,真是应了纪宁的剧没有一部扑街的。

  甜、矛盾冲突强、情节有趣,《玫瑰与那时风》集三个优点与一身,很快拥有大批忠实观众,每次关键剧情都能上热搜,可见红火。
女主人设和她自己的“小耳朵”有点像,于是那一周纪宁夸张地涨了一百来万粉。表妹也和她说后援会涨粉特别快,申请进来打榜做数据的人也变多了,每天审核都要一小时。

  作品是演员的底气,纪宁厚积薄发,各方面都有了肉眼可见的起色,搜索指数开始挤进上位圈,超话渐渐活跃,连一些路人黑都因为喜欢剧而对她有了改观,脱掉了“黑”的属性。
既然已经有一部分路人黑转路人,那么只要她不放弃,肯定能把大部分路人黑都洗到自己这边来,洗掉大部分路人黑之后,也可以试着洗一洗黑粉。

  路人黑和黑粉不同,路人黑只是单纯对她没什么好感,而黑粉是会主动攻击辱骂她的。只要属性不是太顽固,她相信了解真相后,这些人的态度会有所转变。
至于黑号和营销号则是要慢慢解决的事情,因为黑号有人撑腰,营销号联动且顽固。

  要想成为顶流,就必须要拥有足够多的粉丝和路人粉,并且还要做到路人粉会为她的作品买单,粉丝死忠且行动力强。

  又做了更细致的计划,那天她忙得无暇阖眼,坐在窗口工作,自四点开始,慢慢感受着着天亮起来。
这天啊,终于开始亮起来了。

  ///

  玫瑰正热播,学校有个校庆晚会,请纪宁回去主持。
于是纪宁推了一个综艺,回学校去“为校争光”。

  好巧不巧,孙荷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今晚也是主持人之一。哪怕是有一阵子没见面了,孙荷对纪宁的敌意也没有丝毫削减,仍旧是一看到她就附赠一枚白眼加臭脸,镜头到孙荷时,孙大小姐又仍然放送自己的甜美wink。
好一个尽忠职守努力不崩人设的女明星。

  说真的,纪宁都快被感动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宿仇,能让孙荷不抛弃不放弃、全方位无死角地针对自己。
抢资源?公司好资源从来都是先给一线再给孙荷,她一个连经纪人都不配真正拥有的艺人拿什么抢。
抢粉丝?二人粉丝群不重合,粉丝习性也不一样。
抢男友?孙荷都有未婚夫了,她还是在恋爱综艺里第一次谈恋爱。

  不过说到孙荷未婚夫,纪宁觉得那未婚夫还不错,玫瑰播出时他还帮她转了微博,虽然她忘记他叫什么了。

  彩排时纪宁和孙荷顺了几次晚会流程,校领导考虑到她们都是常年面对镜头的人了,也没再让继续排练,说她们怎么舒服怎么主持就行。

  晚上八点,晚会正式开始。
电影学院也没别的,就是包揽了50%的娱乐圈明星,此刻校庆,绝大部分学生当然也赶回母校庆贺。
包括纪时衍卓贡在内的一大批流量抵达现场,还坐在前排,更是一度把晚会为数不多的几个观众席炒出天价。

  毕竟追星的本质就是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电影学院的排面自是要做足,还开了直播,和粉丝们一起沸腾的,还有几个低调又高调的千人大群。

  双击夫妇的超话内仍旧冷清寂静,只是地下接头一样的特务群扩展到了三个,里头的活跃率百分之百,所有鼠标女孩活跃在磕糖一线。
【我怎么觉得自从饭上他们之后到处都是糖!全是同框!】
【别睡了起来嗨,都给我嗑爆!】
【宁宁今天也戴了戒指,食盐也有戒指,这代表什么,双击夫妇是真的!】

  众人眼里不存在的CP粉不仅存在,而且还很多,比直播里的粉丝讨论得更热烈。
纪宁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然后介绍学校最近排练的优秀话剧以及优秀老师。
负责老师眼见时间有点不太够,小声通过耳麦传达“孙荷讲的那段不要了”。

  于是刚举起话筒的孙荷不得不把词咽回肚子里,放弃了自己那段学校历史,镜头又重新给了纪宁。
纪宁开始介绍今天到场的老师和艺人,轮到介绍纪时衍时,CP群里几乎炸了。
【介绍什么介绍,给我结婚!!】

  孙大小姐“忍气吞声”等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自己的part,开始放送日常wink:“听了这么久大家一定累了吧,接下来就让我们用一个小抽奖热热身。”

  直播弹幕翻滚,各类属性混杂:
【我不累,纪宁声音我吹爆,我还可以欣赏美颜嗑声音五百年。】
【内涵你马呢,凭啥听纪宁说话我就累?我不仅不累还兴奋得像是打了鸡血,plmm我可以。】
【孙荷的日常wink刚开始看是蛮好看的,看多了觉得好油,甜得太职业化了。】

  讨论声中抽奖拉开序幕,孙荷先是在弹幕中抽了一个得跑步机的,又开始抢纪宁的顺序,替纪宁来抽现场中手机的。
反正这是直播也不能重来,谁能奈她何。

  纪宁看孙荷简直就是一朵绽开的交际花,索性放下话筒看孙荷表演。

  抽奖之后是学院优秀影视作品展示,二十分钟的视频后,到了请学生发言的环节。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年存上台发言!”

  孙荷自己鼓了两下掌就下去站着了,看了纪宁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年存说完之后下台,接下来的流程本该是在现场找个学生发言,但孙荷没有走流程,突然给自己加词了:“我刚刚看直播的弹幕,发现很多人都不明白年存同学所说的蒙太奇手法,纪宁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看似是在给纪宁镜头,其实还不是有私心,若纪宁答对了,孙荷可以落个照顾他人的名声;若纪宁答错了,那更如孙荷意,大家不仅骂纪宁,还和孙荷自己没半点关系。

  “蒙太奇的意思是构成和装配,是人为拼贴剪辑的手法。”
纪宁很快答出来,怕时间不太够,道:“大家都明白了吗?明白的话我们就要在现场抽一个学生发表感言了,可以说你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也可以发表你对学校的意见,纯粹抒情也是可以的。”

  纪宁话音刚落,给了台下学生一点回味的时间,孙荷就在这个时候抢了话头。

  孙荷道:“其实这里本该是纪时衍发言的,但是前辈想把发言机会留给大家,希望大家踊跃一些,让这个特别的机会更特别。”
“噢,后排那个黑人男生确实很特别,你想发言吗?那上来吧!”

  领导和纪宁皆是一愣,纪时衍也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虽然没有提前定好要抽的人,但是再笨的人也该知道这种场合该请什么样的学生。
黑人的身份没有问题,只是他们大多才来学校一年,不擅长讲中文,到时候在台上难免有些词不达意,当然不如邀请看起来就善言辞的本国学生好。

  果不其然,黑人小哥拿过话筒说:“我对中文有一些不了解。”

  “没关系啊,”孙荷嫣然一笑,“有人会帮你翻译的,你说英文就好了。”

  说完后孙荷又看了眼纪时衍,大概也知道要取得他的同意,算是做足了双面派的功夫。

  纪时衍本还蹙着眉,但看着孙荷暗示的目光,意识到孙荷是在撺掇他一起整纪宁。
这孙荷居然想让他站到纪宁的对立面?
中国梦也做得太厉害了点。

  不过,纪时衍很快想到什么,毫无迟疑地颔首。

  黑人小哥很快上台,讲了两句之后想寻求翻译,去看刚刚cue他的孙荷。
但孙荷早在一分钟前就借故去了厕所。

  他只能看向纪宁求助。

  纪宁是在这瞬间反应过来,孙荷临时换人并不是不知道怎样的配置更好,而是故意找不擅长中文的外国人,来刁难她的。
台上就两个主持人,一个主持人走了,翻译的任务当然就落到了另一个主持人身上。

  虽说演员没必要非得会说英文,但是公众人物翻译得乱七八糟多少有些丢人,事态都进展到了这个地步,找外援的话当事人也会被嘲。

  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考她英语期待她难堪……

  一贯英语都考全年级第一的纪宁镇定地想――
孙荷真是撞.枪.口上了。

10000 3592251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2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