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21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30 10:36:35

  一夜好梦。

  纪宁按灭枕头底下的手机闹铃, 睁眼熟悉了一下酒店的陈设,起来拉开了窗帘。
天还没有亮。

  对她来说清早开工已是常事,四处换酒店也是,一般第二天工作在哪里, 前一天就会换到附近的酒店下榻,酒店就是艺人的第二个家。
纪宁换好衣服洗了把脸, 快速赶去片场做妆发。

  《此间有星辰》她毕竟是女主, 所以不需要自己化妆,剧组会给她准备好专门的化妆师, 她只用早上早点抵达片场即可,每个剧组都有专门的化妆间。

  化妆师给她上粉底的时候她稍微睡了会,做造型的时候又醒了一点, 拿出手机看新闻。
每晚她刷完小号微博之后都会退出账号,为了避免被人偷拍到,继而说她蹭纪时衍热度。
热搜体质在身,她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退出了账号, 但是微博仍然保有一些记忆和识别功能,她随便翻了两下,就看到纪时衍的相关微博,说他拍完部分广告又连夜赶回了T市。
星辰最近的拍摄点恰好就在T市。

  纪宁做造型的时候, 这部剧的女三号尹瑶也来化妆了,因为剧组化妆师不多, 尹瑶就在一边等着,正当纪宁快做完的时候, 有两个龙套小姑娘过来,应该也是等着做妆发。
龙套的妆发会简单很多,十分钟就搞定。

  两个女生看着纪宁讨论了什么,她隐约听到“纪时衍”三个字。
而后两人起身同纪宁和卓贡打招呼,打得那叫一个热络真挚,摆足了新人谦卑的模样,独独漏掉一个不温不火的尹瑶,尹瑶还就坐她们对面,脸色一下有些尴尬。
二人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尹瑶一眼,看她连个助理都没有,还有点想翻白眼。

  这种情况纪宁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表面上是来认真学习演技,其实就是巴结主演,稍微没名气点的她们都看不上。
刚开始演戏的时候,她也是被区别对待过的人,以为经历多了就不会有波澜了,可没想到现在出道两年了,也还是难以做到放任不管。
演员的第一课其实不是修炼演技,而是做到人人平等的尊重,况且尹瑶人挺好的,还帮她带过咖啡。

  纪宁离开椅子,二人接过的时候继续变脸朝她笑:“我们新人不会演戏,前辈们一定要多多指点啊,我们会很听话的!以后有机……”

  纪宁顿了顿:“尹瑶的戏路很适合你们学习,你们可以多揣摩她的表演。”

  新人愣住。

  纪宁偏头:“不打招呼?”

  二人立刻反应过来,磕磕巴巴地朝尹瑶说了好几句“请老师多多指教”。

  尹瑶也愣了会,看向纪宁,后者朝她笑了笑:“等会有我们的戏,我外面等你。”

  尹瑶完全没想到纪宁会替自己出头,毕竟她也只帮纪宁带了几次咖啡,很多主演都会觉得全剧组就该为自己服务,完全不会把别人的付出放心上。
她之前也刷到过纪宁的黑料,有人说纪宁捧高踩低给新人脸色看,她现在才隐隐约约知道了些原因,是某些新人太需要被教做人了。
纪宁明明很好。

  ///

  纪宁在棚子底下等开机,尹瑶没出来,卓贡先弄好造型出来了。

  “可以啊你,”卓贡推推她手肘,“化妆间超帅的。”

  纪宁扬了扬眉。

  卓贡在她面前站直:“你知道其实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之前和时衍哥一起拍戏,有一个女四号也是全程只巴结他,其他所有人都不放眼里,时衍哥就一边翻剧本直接问她‘只有我一个人是人吗’,把她吓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来见到摄像大哥都鞠躬。”
“你们俩这点蛮像的,都正面刚。”

  纪宁点头,朝他挥了挥剧本:“对台词。”

  “你是工作狂魔啊你?”卓贡愤懑地捏着手里剧本,“不可以有点休息和闲聊的时间吗?”

  “观众可不给你时间,不好看他们就退出了,”纪宁好整以暇,“你要不想对我去找尹瑶了?”

  “别别别,对吧对吧。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纪宁笑了声,提醒:“对男主吃醋那场。”

  剧本里女主成绩太好,每次放学都有男生找她问问题,久而久之男主见了也有些不爽,用别人问过的题再问女主。场景是放学时,纪宁进入状态带上情绪:“祁再临,很晚啦,回家吧?”

  卓贡还没收心,摇头晃脑:“宋――辰――星――我也有问题。”

  这时候就该是女主指着某个题目问男主了,纪宁跟着剧本入戏,讲自己的台词:“啊?是这个吗?”

  “嗯。”

  戏内女主讲完题目之后被人通知要留下来等老师,她就在那一边写作业一边等,男主陪着她。二人没什么台词,纪宁跳过。

  接着是女主有些感冒、迷迷糊糊睡着的表演,半梦半醒间,她看到男主吐出了某些不可思议的字眼,仿佛以为自己在做梦:“什么?”

  “你听见了。”
卓贡曳长音调,本该深情清冷的“我喜欢你”四个字被他用粤语歌唱出了声:“黑凤梨。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

  纪宁:“……”
可不可以让他吃了药再来对词。

  纪宁卷起手里的剧本对着卓贡:“别忘了你是高冷冰山人设。”

  “那换个姿势,”卓贡换上面瘫脸,开始继续唱歌,结果没唱两句忽然捂住脑袋,“我靠!谁打我!”

  一个纸团滚落在地。

  纪宁随着目标方向去看,看到纪监制面无表情地坐在邻座的棚下,双腿随意搭着。
“看看。”纪时衍示意。

  卓贡捂着脑袋把那团纸展开,表情逐渐复杂,纪宁透过光从背面看到了几个字,发现这是下午戏的台词。

  与此同时,纪监制发出灵魂拷问:“聊得这么开心,台词一定说得很好了吧。”
生活不易,卓贡叹气。

  “对不起,时衍哥,”卓贡聪明地主动承认错误,“我立刻滚去背台词了,我没有资格在这唱歌。”

  纪时衍:“你知道就好。”

  卓贡:??

  卓贡拉了个凳子,正要坐下,纪时衍过来了:“我以前拍戏的时候有个诀窍。”

  卓贡立刻洗耳恭听:“嗯,您说!”

  “背台词一定要去没人的地方,”纪时衍意有所指地往远处看了看,“一个人的时候会更有沉浸感,便于领悟。”

  卓贡五官皱了几秒,明白了:“好……我走。”

  “可是我走了谁和宁宁对词?”卓贡似有不舍,“所以我……”

  男人答得很快:“没关系,我帮你。”

  卓贡凝噎望苍天:“……好。”
以前没看出纪监制是个这么乐于助人的人呢。

  卓贡拿着剧本去了没人的小风扇处,蹲在那可怜吧唧地体悟人生。

  纪宁不知道纪时衍哪来的剧本,总之此刻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手里的确有台词,还知道等会拍的是哪一场。

  纪时衍背着日光懒洋洋地觑她:“再对一次?”

  “噢……好。”

  纪宁咳嗽两声,第二遍开讲女主的台词:“很晚啦,回家吧?”

  “我也有问题。”不疾不徐,带着几分确切和不服输,甚至还些不满。

  纪宁点了点剧本,模拟女主指题:“是这个吗?”

  “嗯。”

  沉默几秒,纪宁在脑海里过完过渡剧情,这才迷迷糊糊替女主开口:“什么?”

  “你听见了。”他声线淡淡,沉着而肯定,又夹了点天生撩人的气音,“我喜欢你。”

  ――即使潜意识已经有所准备,但真正听到“喜欢你”的那一秒却还是猝不及防无法抵挡,耳骨神经和心室跟着颤了两下,好像听见了木柴在耳边噼啪烧着的声音。
我听不见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好绝,低音炮连随便说句告白台词都能要了人的老命。
她脑子里冒出大写加粗的死而无憾,又赶紧人为抹掉。
不可以,她还没有看到官司打赢。

  直白的台词配上好的演员,杀伤力等于100%。
纪宁觉得连自己的舌尖都在发烫。

  纪时衍倒还有点悠闲的样子,翻了面剧本问:“耳朵怎么红了?”

  纪宁掐指一算:“我中暑了。”

  “……”

  ///

  一上午的戏拍完,纪宁回房车稍事休息,准备下午的拍摄。
拍戏的这两年虽不太平,但好歹银行卡没空过,她赚的够养活自己,也够负担这个房车。以前房车是大牌艺人才配拥有的坐骑,但是现在大家对艺人的要求日益严苛,能买房车的艺人便都自掏腰包购入了一辆,平时会方便很多。

  吃完营养师配的低卡路高饱腹餐后,她点开微博瞧了瞧。

  【重菲】这个账号哪怕被她告上法院了也不消停,在法院走流程的这段时间更加嚣张,大概是想证明自己什么都不怕,还安慰粉丝“明天也要好好关心泞泞哦”。
真有意思,一个只配活在见不得光暗影里的人,面对着强光,居然还泰然自若地安慰被愚弄的粉丝不要怕。靠着胡乱剪辑过的视频、拼凑的照片、看图编料的本事,把一些极易被煽动的网民当枪使。
恶劣、低级、坏且愚蠢。

  当然,最近蹦Q得这么欢也可能是是心虚了,毕竟愈是心虚的人愈爱大声嚷嚷。
人家是日行一善,黑号是日扯一淡,不,是好几淡。

  黑号每日都在为了钱努力营业,纪宁当然知道仅靠一个人是没办法把这黑号经营得风生水起的,有好处才愿意每天扒着她的一言一行反复看,哪个正常人不喜欢一个明星会专建黑号、比粉丝还在乎她的举手投足、日常就是抠她的言语行为?
每一个庞大黑号后都有团队在运营或支持,且一定是她的竞争对手。
如果要深挖,黑号链远没有这么简单。

  【重菲】的造谣紧跟时事,纪宁都快感动了。
【这就是[鸡]粉吹的敬业泞吗,哪怕自己在场也要坐一边乘凉,让替身完成背影和浇水戏份,啧啧啧,收了钱不干活还要卖人设,有梦想哪只[鸡]都了不起。】

  配图是纪宁看着某个和她着装一样的配角表演。

  《此间有星辰》原著里的关系线很简单,考虑到剧本故事性和起伏,编剧在改编的时候加了个她的孪生姐姐角色,由尹瑶扮演。
这场戏是母亲给女主和姐姐买了很相似的衣服,姐姐上街被男主认错了。
随便找个背影加男主出现的镜头,就有了“纪宁在一边乘凉看着替身为自己演戏”的谣。要不是这些黑号,纪宁还真不知道故事能这么编的。

  就在纪宁看重菲微博的时候,诺诺在外面敲了敲窗户。
“宁宁,快开拍了,你准备一下。”

  纪宁点头,拿着小电扇走出房车,一下来就看到了走过来的尹瑶。
尹瑶还穿着黑子造谣那场戏的服装,因为那是最后一场戏,纪宁也是。

  尹瑶晃晃手机,朝纪宁笑得友善,“想起我们开机这么久还没拍过合照,一起自拍吗?”

  纪宁点点头:“好啊。”
拍摄键按下的刹那,她想到了什么。

  尹瑶拍了两张照片,纪宁也拿出手机自拍了几张。
下午的戏开拍前,她火速编辑了微博发送――
【和@尹瑶一起寄来了明信片,请宝贝们查收姐妹自拍。】
寄明信片是很久前大热的游戏《旅游青蛙》的梗,游戏里的青蛙会经常出去旅游,老母亲玩家们便不定时将在邮箱内收到蛙儿子寄来的明信片,里面有照片。
所以后来大家就称发照片是往家里寄明信片,粉丝也会嘱托爱豆“四处旅游要多寄点明信片啊”。

  当然,纪宁这条微博绝非发自拍这么简单,一开始有人没意识到,光顾着“啊啊啊啊沙发”“宝贝真好看”“崽崽终于不用死亡自拍角度了”。

  很快,反黑的粉丝们发现了端倪:
【宝贝是在回应黑号说的替身的事吗?姐妹的意思是关系很好还是剧本新加了亲情线?反正是两个角色吧!我看黑号发的背影领子是橙色的,宝贝的领子是红色的鸭!】
橙色和红色其实远看很像,所以纪宁特意自拍到了二人的领子,一对比就能发现黑号照片里的根本不是替身,因为替身会和主角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况且她特意说了姐妹自拍,代表这是新角色。
既能宣传还能不动声色辟谣。

  反应过来的粉丝都快笑死了――
【营销号心想他妈的我连通稿都买好了钱都花了,还没来得及发就被秒被辟谣,去你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太爽了,饭上这样的爱豆真爽啊!】
【做自己的吹,为自己反黑,今天我站大佬宁x小耳朵cp!】
【sorry你宁姐就是牛逼。】
【这也太聪明了我粉了,今日开始我正式加入柠檬姐姐的队伍。】

  尹瑶也聪明,立刻转发加评论:【新人物适应剧本中,希望大家包容喜欢~】

  黑号彻底被锤死,蹦都蹦不动了。

  ///

  又在剧组拍了一个多星期戏,好不容易有个没戏的下午,纪宁不能休息,因为她得回学校上课。
大家现在对艺人的要求堪比圣人,演戏好没用,还得德智体美样样好,否则就嘲。
你是学生是吧?哪怕电影学院教的就是怎么演戏,你在外面演戏演得好,没用――你不回学校上课就是把柄,万一挂个科就更好了,热搜上能【xx挂科】沸腾一整天。

  为避免落人口舌,她不能一直不回学校上课,偶尔也得回去看看。

  下午是台词课,听说老师今天有事,换了个厉害人物代课。
不过纪宁倒无所谓,因为她一直有在上台词课,经常回酒店先上一个钟头课才睡觉。

  有课的下午,纪宁和诺诺早早到了,同堂学生看到她都有些惊讶,不住地低声讨论。后头有俩男生见是纪宁,一个劲地吹着口哨,纪宁没理,他们又用不知哪里搞来的粉笔头丢她。
20岁男生本质上和16岁的并没什么不同,还没完全成熟起来,看到漂亮妹子就想上去招惹一下吸引存在感,更何况面前还是随随便便就上热搜的小花旦。

  后面男生丢了一会,看纪宁一直在写笔记,也有点恼了:“干嘛不回头啊,拍两部戏真以为自己是大明星了?我扔你是给你面子,我还关注了你黑号知道不?”

  此时上课铃已经响过一分钟,后面这俩人还是闹个没完,纪宁忍无可忍,正要回头的时候,一阵惊呼传来。
她转头,有熟悉身影从窗口略过,伴随着惊呼在讲台上站定。

  居然是纪时衍。
他怎么来了?

  后面两个男生也忘了动作,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黑板。“我靠,有生之年见顶流……”

  男人身材高挑背脊挺直,带着不怒自威的威严感。
他把手上书本立起来,手指搭在书脊边。
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在他身上,大概是在等这位“代课老师”自我介绍,虽然没人不认识他,但基本程序大概还是要走一下的吧?

  男人就在满堂瞩目中定了定眸,目光落在纪宁身后,说出的第一句话是――
“最后一排的两个。”

  教室内哗然片刻,听他继续道:“这么喜欢扔东西,出去扔一节课好了。”

10000 3592250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2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