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19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14 13:55:36

  纪宁完全没有想到拍个合照也能上热搜。

  不过是被纪时衍喊到他旁边拍了个照, 就被一个平时喜欢看剧的大V发了视频,仅仅只是默认的“分享视频”四个字,底下评论已经每秒几百条增长。

  目前所看到的评论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盐分姐姐――
【综艺里嗑CP圈地自萌不反对, 但是戏外就别舞到正主面前了吧,这个庆祝宴很明显就是第二个宣发平台, 玫瑰剧组营业完初吻营业, 勿cue了帅哥很忙。】
【不带吧你们说冷暴力小艺人,带了你们又开始嗑真人CP, 做纪时衍真难。】

  纪宁日益增长的粉丝群也不乐意了――
【仙女独自美丽,拍完分居两地,如问什么新戏, 玫瑰下月等你。】
【纪宁实惨,明明是被某影帝喊过去的还要被影帝粉丝内涵,影帝的福泽我们真的承受不来[微笑]】
【每次纪宁什么都没干还被说蹭热度,就因为男方名气大所以一切都是女方的锅吗?疑惑却不说。】

  而路人那些【朋友相互照顾下怎么了】、【CP粉和唯粉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抠糖嗑and是互动就撕?】、【这也没什么吧】、【有人觉得甜吗】则淹没在浩大的粉圈战争中。

  纪宁也没再看到别的评论,随便看了两条就退了出来,棘手地长“嘶”一声。

  诺诺凑过来看了看,同她说:“马上剧就要播了, 感觉大家还挺关注你们俩的。”

  纪宁抖了一下:“你觉得是什么好事吗……”
“我们关注度高只是因为纪时衍流量大,换做任何一个女艺人也是轻松热搜包月。”
如果不是她, 兴许纪时衍的CP会比现在要被人看好。

  “安啦,”诺诺倒是很乐观, 拍着她肩膀问,“你觉得你们什么时候会有CP粉啊?”

  纪宁袒露心声:“我觉得我们不会有CP粉。”
到现在为止,勋章夫妇和嘉奖夫妇全都有了CP超话,纪宁和纪时衍这边却超乎想象的安静,要不是双方粉丝每天还在超话做数据,会让人以为他们在娱乐圈查无此人。
双击夫妇别说有超话了,连话题都没有,微博一搜全是争议,几乎看不到粉。
毕竟纪时衍粉丝那么多,谁想看他谈恋爱,况且还是一个之前有过不良绯闻的女艺人,在粉丝心里谁都配不上自家爱豆。

  纪宁忽然叹了口气。

  诺诺道:“怎么了?你着急起来了?”

  “不是,我在想我们这对会不会让节目组亏钱啊。”

  诺诺简直想把她打醒:“你怎么每天尽操心些没有用的,光是你们这话题就够招商的了好吗?”
纪宁捧着下巴:“到时候综艺现场会被人丢烂菜叶让关门别营业了吗?”

  “怎么可能――是对情侣就会有CP粉,纪时衍和裴寒舟都有CP粉,能和你没有?!”诺诺不信。

  纪宁为了给她证明,退出账号随便搜索了一下,这才说:“我们还的确有超话。”

  诺诺霎时兴奋:“是吗,叫什么?!”

  “#纪时衍纪宁今天散伙了吗#,还有两千六百个粉丝呢。”甚至连CP名都不愿意打,直接用的纪时衍纪宁代替。

  “……”

  “别看这个了,”诺诺按灭她的手机,“看看明天的剧本吧。”

  回剧组重新拍了几天戏,《温暖的客栈》又向纪宁抛来了橄榄枝,时间正好是纪宁不用拍戏的那天。
之前纪宁去的那期讨论度和点击都较以往有所增长,节目组便考虑和纪宁再来一次合作。

  纪宁看那天也没什么安排,就应下了。

  前一天拍摄结束,晚上她立刻坐飞机前往《温暖的客栈》拍摄地,休息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一早到了。
一进客栈发现熟悉脸孔,纪宁没想到林洛桑会在,放下箱子就扑了上去:“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也来?”

  林洛桑微卷长发散着,笑着捏她脸:“告诉你还叫什么惊喜。”

  除去纪宁和林洛桑,这期嘉宾还有一个正剧小生,吴越峰。

  “纪宁来了?”为首的MC黄岩登记完客人信息,同纪宁打招呼,“好久不见,手臂上过敏好点了吗?”

  “您好。”纪宁弯了弯身子后回话,“已经好了,不过大家怎么知道我过敏的?”

  “上午去外边儿买菜的时候碰到你粉丝了,嘱咐我们说你容易过敏不吃香菜,让我们照顾点你呢。”黄岩从柜子里拿出两个冰袋,“她还送了我们这个,一人一个,但是你有两个。”

  从来没想到生活里也能偶遇自己的活粉,并且还感情丰沛地送了东西,这对以前的她来说简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是不是代表喜欢她的人已经在慢慢变多了?

  纪宁控制不住翘起的嘴角,声音都明快了好几度:“知道啦。”

  今天客栈的客人络绎不绝,纪宁忙着整理床铺、打扫和登记,和林洛桑话都没说上几句。虽然这期有个小比赛,但她并不是很在意,所以只是纯粹想为客栈出一份力。
比赛内容换汤不换药,无非是看谁最能获得顾客喜爱。嘉宾登记了哪位客人就是其负责人,让客人满意有两颗心贴纸,客人感受一般只有一颗心,客人不满意则倒扣一颗心。
大家是互相竞争的关系,最后获胜者有奖品。
纪宁和林洛桑都秉持着佛系比赛态度,但另一个嘉宾吴越峰就不一样了,不仅跟纪宁抢客人,还刻意干扰她招待,差点弄得她把客人杯子打碎。
估计是看林洛桑背后有裴寒舟,吴越峰不敢造次,只抓着纪宁一个人薅羊毛。

  幸好后面没什么客人了,纪宁就坐在收银台算账,吴越峰跟个交际花似的在大堂跳舞,让她们的客人匀出一颗心投给他。
客人说规则是一个人只能投一个,吴越峰笑着说不管不管,你们就投俩导演也不会不许的。

  吴越峰跳了四十分钟震耳欲聋的舞,没安静一会,有小孩开始哭了。
那分贝高得直冲云霄,防空警报一样:“我要吃冰激凌!”

  “这里哪有冰激凌,镇上又太远了,要走一个多小时,现在也没车,”他母亲安慰道,“明天再吃吧。”

  小孩哭得更大声:“我就想现在吃啊!”

  孩子越哭越吵,已经严重影响到别的客人休息,黄岩问:“这谁负责的啊?”

  “吴越峰。”

  黄岩看着吴越峰,笑了下:“那你算完了,吃不到冰棍他们要扣你的心,别的客人被影响搞不好要投诉你,还要扣你的心。”

  吴越峰好胜心强,此刻脸色都不好了。
“小朋友,真的变不出冰激凌,不要了好不好?”他耐着性子哄,可已经明显拿不出好语气。

  “我就要吃!呜呜呜!”

  纪宁记完账抬头一看,发现这个节目的赞助是某牌的速溶奶茶和咖啡,忽然灵光一闪,想到自己之前在某个博主那里看到的速溶袋冰棍。
她走过去拍拍小孩子的脑袋:“姐姐给你做,你别哭啦。”

  小孩子愣了下,眼泪挂在眼眶里:“怎么做?”

  她把长条速溶袋水平剪开,粉末倒进杯子里冲了两杯奶茶和咖啡,然后把空速溶袋放进杯子里立好,奶茶和咖啡顺便灌进去,看到冰箱里有牛奶,她又灌了一小袋牛奶。
弄完之后把一次性筷子插进去,冻好就可以直接拿出来了。

  她拿着杯子在小孩面前晃了晃:“一共三种口味,我帮你冰一下,很快就可以吃了。”

  小孩真的不哭了,一愣一愣地看着她:“真的吗?”

  “真的,”纪宁低头,“你先听妈妈话做会作业,做完了就有东西吃了。”

  小孩母亲朝她道了几声谢,领着小孩回房写作业了,纪宁深藏功与名,又回了柜台核对账目。
林洛桑路过的时候朝她比了个大拇指。

  直播区评论又开始增加:
【纪宁人太好了吧,被干扰还去帮他,比起来吴越峰真的毫无绅士风度。】
【人美心善实锤了,而且还很聪明!】
【吴越峰真的好吵啊,我刚刚都静音了。】
【差别对待令人做藕,我看他就不敢搞林洛桑,因为人家老公牛逼?欺软怕硬的玩意。】

  偏偏吴越峰浑然不觉,还在那儿上蹿下跳,纪宁看时间差不多冰好了,取了东西准备给客人送上去,吴越峰又跳过来了。
“我来吧我来吧,你歇着!”

  表面上抢着干活,其实还不是邀功一把手。

  纪宁耸了耸肩,“小心点,别泼了。”

  后来拍摄结束,到了客人贴心的时候,原则上一个人只能贴一个,但是有好几个客人都给纪宁贴了。
到了哭闹的小孩时,小孩更是把两个心直接贴给了纪宁。

  吴越峰眼见自己负责的客人风险是自己承担,好处却给了纪宁,当下便不乐意了:“喂小屁孩,再怎么说也要给我一个吧,东西是我送上去的啊!”

  “你好凶,不给。”小孩往后退了两步,指纪宁,“还欺负姐姐。”

  吴越峰:“……”
“你讲不讲道理的?”

  小孩说:“冰棍也是你从姐姐手里抢来的,我看见了。”

  吴越峰火气也有点上来:“你看见什么看见?小孩子别乱说话。”

  黄岩上前两步:“越峰,愿赌服输啊。”

  前辈都发了话,吴越峰没敢再说什么,往旁边翻了个白眼,状似大度道:“算了,懒得跟熊孩子计较。”

  后来统计结果出来,纪宁毋庸置疑是第一,林洛桑只差她几票,吴越峰却反而倒数,票数很少。
离场的时候下了麦,纪宁听见吴越峰摔包气道:“什么狗屁节目,再也不参加了!”

  ///

  录完客栈又是一天拍戏,纪宁累瘫了,连《初吻日记》在当天开播都忘记,沾着枕头就陷入昏迷。

  当晚的热搜毋庸置疑地紧跟热点,#纪时衍恋爱#、#纪宁醉酒#、#纪时衍纪宁#轮着在热搜上溜达了一圈。
纪时衍自然也是难得地打开手机随便翻了翻,结果当然是……惨不忍睹,两家的粉丝互不相让,顶的路人评论也全是问号和质疑之类。
粉丝比偶像更怕被捆绑、更避嫌、更有想法,纪时衍看着底下清一色的“抱走纪时衍剪辑不约”,琢磨着自己也没想被抱走啊……?
和纪宁炒CP不好吗?

  他扔了手机,关灯睡了。

  二人并不知道的是,#双击夫妇#话题在开播半小时后火速诞生,带着慷慨赴死的决然意味,破土而出了。
话题内发言人数寥寥,话题简介却非常简单粗暴――
听,打脸的声音。

  唯一一条微博是:【这里不方便作战,嗑CP加群,私我分享群号。】
宛如一群地下接头见不得光的特务,还有点像微商。

  虽然不想承认也毫无道理,但饭圈的确是有鄙视链的。唯粉看不起双担粉,双担看不起CP粉,CP粉看不起白嫖。
白嫖的粉丝往往不显露,只每天刷些爱豆相关,而卑微的CP粉只是发个博记录一下“我搞的CP是真的”,就会招来两边粉丝的蔑视甚至辱骂。因为在某些粉丝的眼里,和我爱豆同框就是在吸血蹭热度,他们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顶流+争议小花是怎么样可怕的配置,网上冲浪的人心里都有数,两家粉丝现在避嫌得正来劲,CP粉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大行其道,加上还没看到双击夫妇的CP粉冒头,谁都不敢做被炮火对准的第一人,只能暗自嗑嗑。

  超话粉丝不足一百,群内却在一小时内就有了上千人,各位老母亲搞得热火朝天、搞得旁若无人、搞得心潮澎湃。
搞得返老还童宛如迎来人生第二春。

  微博上骂的骂吵的吵,群内却难得和谐又充满恋爱泡泡,大家一边看一边讨论。
有刚加入群的差点哭了:【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CP粉!之前看花絮被甜出糖尿病不敢说,但居然有这么多姐妹和我一起站双击,555快乐了。】
【那当然,双击夫妇救我狗命。】
【对视了姐妹们,四舍五入明天就去领证!】
【我作证,我是民政局的。】
到纪宁喝醉的时候,群里更是开始胡言乱语――【喝醉了就开启大胆模式的小怂包和纪撩撩谁不爱呢?动物园里的猴子就是上天的指令,你们立刻给我生猴子!】
当然,之前被全网吐槽的CP最不缺的就是打脸粉:
【之前还说我就是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不会嗑双击夫妇一口糖!现在:真甜。】
【我也是,我好像get到这一对的点了。】
【真香定律(True fragrance law)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数学家王境泽提出的一种永恒定律,没有任何生命体能违背真香定律,经过测试表明,所有违反真香定律的生命体都会遭到打脸。】

  伴随着节目在广告中结束,躁动的群却没有任何安静的迹象,暗中嗑CP的特务们为自己重命名为“鼠标女孩”――双击双击,不就是鼠标么。
群主把下一期播出的时间放在群公告后,闹腾腾的群大半夜也没有停止兴奋,睡不着那就打榜吧,鼠标女孩们发现纪宁和纪时衍的超话还有一段距离,为了送自己的CP团聚,大家撸起袖子,化激动为动力,开始给纪宁做数据。
别说了,值得。

  ///

  纪宁对这些风起云涌丝毫不知,睡得天昏地暗,一起来就要继续开工。
昨晚睡了难得的八个小时,八个小时已经足够让女明星感觉到久违恩赐了,她神清气爽地开始《初吻日记》的拍摄。

  今天上午是制作一杯属于两个人记忆的饮料。
二人站在饮料店内,听店长介绍:“你们面前摆着柠檬、百香果、荔枝、海盐等各种味道的浓缩果汁,按照自己对这段关系的感觉自由添加,最后做成属于你们二人的专属饮料。节目到时候也会复刻十瓶送给你们的粉丝。”

  纪宁偷偷看了纪时衍一眼,暗自嘀咕。
我真的能有CP粉吗?我配吗?

  这么想着,她抬手准备加东西,一边的纪时衍也同时伸出了手。
男人抬了抬眉,纪宁缩回了手,他又敲了敲她的手肘:“你先来。”

  纪宁上前加了点海盐味道,如他本人一般,清冽沉稳中又裹挟淡淡甘甜回味。
又滴了几滴柠檬汁,类比二人之间的感情线。

  纪时衍只添了一点蓝莓汁。

  二人在水里加完之后,机器盖上盖子自动摇晃,没几下就推了出来,发出制作完毕的闪烁灯。

  纪宁问:“这是好了吗?”

  “不如再……”

  老板还想让她再加加,却被纪时衍出声打断:“你觉得好了就行。”

  老板看了一眼纪时衍,一脸“行呗你说啥就是啥”:“那你们尝尝吧。”

  纪宁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基础的水太多,导致整杯饮品基本没什么味道,只是喝完有那么点清甜香气。
怪不得老板刚才想让她再加。

  她正想说要不再来一次,老板指了指纪时衍,开始看好戏:“给他尝尝呗。”

  她下意识想再找个杯子倒,但老板和纪时衍的目光都跟了过来,摄像机也对准了,她总不能给纪时衍一个新杯子,不然看起来像嫌弃自己爱豆。
纪宁硬着头皮把喝过的那杯饮品递了过去。

  纪时衍喝了一口,略作沉吟:“有股……水蜜桃的味道。”

  老板一惊:“不可能吧,你们没加水蜜桃啊。”

  纪宁本来也在思索,结果忽而想到什么,一瞬间电流从脊椎炸到耳根,耳边嗡了一声。
她抿了抿唇,抬眼看着纪时衍嘴唇贴住的地方。

  没记错的话……
她今天的唇膏,好像是水蜜桃味儿的。

10000 3588036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88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