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12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08 19:10:37

  微博三个热搜并驾齐驱,个个讨论度爆棚——
  1.#纪时衍纪宁#
  2.#纪宁卸妆#
  3.#初吻日记#

  第15还有个#纪宁收到指令#。

  纪宁结束了发布会回到酒店,脱掉鞋子躺床上休息,连身子带脑子连轴转了一天累得不行,偏偏还要打开手机看反馈,无论这反馈是好还是不好。

  她先点开了自己卸妆的热搜。
  当时中场休息时她曾悄悄瞥了几眼,那时候还有很多黑子猖獗,发出的言论不外乎是:“一个月前拍的而已,现在纹个眉+内眼线+唇,再做一堆医美,哪个女明星不敢当众卸妆?早有准备罢辽,这么会反炒的水平真是没谁了,对泞姐和泞姐团队万分瑞思拜(respect)。”

  但无美颜滤镜直播下,当场卸掉所有妆面的少女丝毫看不出半永久的痕迹,浓密睫毛酿出天然内眼线,眉毛根根分明走向自然,甚至连卸了妆的脸和手都是一个肤色。
  是真的白。

  是个人都能看出她之前在节目里就是素颜,只不过是素颜太精致被人当成了化妆。
  于是当大批路人涌入后,风向已经变化。
  【纪宁皮肤好有什么问题吗?同列的都是十八线糊咖能和电影脸比?就算纪宁现在黑粉多,但也不代表什么帽子都能给她扣吧?以为大家没智商?】
  【我之前就寻思着这世界是不是疯了,天生丽质也能黑?】
  【搞笑吧,纪宁要不好看冯楠能找她拍电影?老冯对女主演出了名的要求严,十四行诗里她明显没多少妆但就是好看的一匹啊,黑子五百年没网上冲浪了吧。】
  【知道我宁是一月前拍摄的那位黑子同学,这么喜欢盯着我家爱豆,请问你爱豆是死了吗?】
  【现在都什么风气,只要大家都龌龊就法不责众没人骂,好好拍戏守合约素颜却要被黑[疑惑]这年头做清白绿叶也有错,绝了。】
  【其他女艺人倒好,化妆化了两小时还被“心疼艳压”,无端收获个播放量最高当期节目,还刷足了脸熟,惨还是plmm惨。】

  黑粉渐觉压不过,灰溜溜地停止了diss,闭麦自保了。
  风向终于逆转到正常方向,纪宁松了口气,点开自己飘在热门的卸妆视频看。

  当时主持人明显是没想到纪宁要当场卸妆,一边笑着打哈哈,一边用眼神暗示她不需要玩这么大,金主爸爸等会随便夸夸就行。
  哪知纪时衍只是略作思忖后就说了好,下台取了几片卸妆棉,又激起一阵欢呼。

  然后纪时衍就真的在台上给她卸妆了,她坐在凳子上感受着这双上了保险的手给自己进行卸妆服务。本来还怕他有所保留卸不干净,谁知道男人抬着她脸卸得细致,连眼线都抹掉了。

  卸完之后,男人才低声与她附耳道:“一样的。”

  台下欢呼尖叫震耳欲聋,纪宁捂着一只耳才勉强能听到他的声音:“什么一样?”

  “和《收到指令》里一样。”他漫不经心说。

  她没想到他居然知道热搜的事,些微迟疑与惊诧,瞳孔不自觉放大:“你看过了吗?”

  “嗯,很无聊,不用往心里去。”
  他声线本就沉稳缓淡,说出这样的话时更是多了几分安抚与开解之意。

  如果是别人讲出这样的话,她或许不会觉得多有说服力,可这人是纪时衍,是多年前真真切切踩着流量派的流言蜚语杀出一条血路的人,他的安慰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
  她现在走的路是曾经他走过的,这是支撑她坚持下去的理由之一。他可以顶过去,那么她也一定可以。

  当然,除了卸妆,《初吻日记》发布会中更令群众津津乐道的,当然非顶流和小花组CP莫属。
  知情人才把料捅上微博没多久,发布会快到尾声,初吻日记的官博也发博官宣,配图是二人的宣传照。三个大流量热搜直接把微博给搜瘫痪了。

  纪宁点进热搜第一,映入眼帘的是官博发声。
  初吻日记官微:【@纪时衍@纪宁 欢迎加入,期待双击夫妇谱写初吻日记[憧憬]】

  热评第一的既不是纪时衍的粉丝,也不是纪宁的粉丝,而是某路人发出的、简短又直白的13个问号。
  【?????????????】

  热评第二是……整整140个问号。

  接下来的热评虽然没打满屏的问号,但也可见疑惑满满。
  【什么?谁??谁和谁?纪时衍是我认识的那个纪时衍吗?】
  【@纪时衍你要是被绑架了就把微博名改成纪时衍。】
  【你才初吻,你全家都初吻[大哭]】
  【这俩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一对吧?选角咋选的啊?】
  【不嗑,叔叔我们不嗑。】

  其实纪宁早有预料,这个情况比她预想中还算好一些,她本以为自己又要应对新一轮人身攻击,骂她碰瓷倒贴、有手段、金主厉害之类,没想到大家只是单纯不看好二人的CP,觉得肯定不甜。
  不说众人了,这个恋爱会如何发展她自己也不清楚……况且现在预告没发,观众什么都看不到,觉得他们没CP感也正常,具体反馈还是要等节目播了才知道。

  底下有人不明白事情走向,震撼问:【纪时衍是不是疯了啊,没必要参加这种综艺奶糊咖吧?怎么想的,不怕粉丝脱粉啊?】
  回复1:【他已经转型不是偶像了,也不算偶像失格,所以影响不大,有个曝光渠道粉丝反而会高兴吧。(不知道乱猜的粉丝千万别骂我啊)】
  作为微博里数量最庞大的一支队伍,海盐姐姐很快前来回复:【综艺都有剧本,公式化拍戏而已,粉丝看得很清也不会脱粉,毕竟有颜有才的帅哥谁不喜欢呢。大家费心了,还请多多关注帅哥新电影《无畏》哦~】

  【不懂就问,海盐姐姐和柠檬妹妹都是什么啊?这是个水果综艺吗?】
  【不4,海盐是纪时衍粉丝名,柠檬是纪宁粉丝名。】

  有理智的粉丝,自然也会有不理智的,几万条评论中,纪宁难免被说蹭热度倒贴以及捆绑顶流,平反超话应运而生——#请纪宁给顶流松绑#。
  更有一群生活失败者混入其中,把自己的肮脏通过辱骂他人来发泄,以求得短暂的、背光的、居高临下的快感。

  纪宁的粉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很快给了回复。
  【看了某些评论我才知道,原来有人的嘴不是嘴是下水道,只要一打开就恶臭不堪。是不是网络暴力完之后还要打开手机发送一条岁月静好的微博?都是同一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出来的,做人的差别还真大。】
  【有些海盐姐姐真没必要,你家顶流不想参加的节目没人能逼他,倒是我们家小艺人没多少选择权只能听公司话,真要说被摁头的应该是我们家,求松绑的也该是我们。】

  有路人也在说:【为什么只要一公布消息就是女艺人遭骂,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不过纪宁粉丝好刚啊哈哈哈,而且没想到她家粉丝也不少,我还以为没几个来着。】
  【今天瓜太多了,纪宁到底是什么来头和体质,从她的热搜出来随便点进一个又是她,居然还能和顶流拉郎配。】
  【反正双纪这一对看起来毫无CP感我是绝对不会站的,黎羽佳这个绯闻女王也算了,蹲一个张彦和沈心的勋章夫妇好了。】

  纪宁浏览了好一会儿,发现有条微博强势霸占眼球——
  【纪!宁!妈!妈!不!许!你!谈!恋!爱!!】

  大多追星女孩or男孩都有明确的定位,把自己当做艺人女友的叫女友粉,把自己当艺人母亲的叫妈粉,当然还有哥哥粉妹妹粉以及事业粉和颜粉。
  流量爱豆的粉丝多是女友粉,年纪小点的爱豆会有多一些的妈粉,总而言之肯给艺人花很多钱和时间的,以女友粉和妈粉居多。
  这也是“爱豆恋爱就要杀头”玩笑梗的由来,毕竟“我把你当男友为你花钱打榜做数据转头你却用我的钱给别的女人买包、用我血泪铺出的锦绣前程去把妹”——搁谁谁也受不了。
  当然,爱豆毕业后你爱干嘛干嘛关了门咱们两不相欠——比如纪时衍这种。
  顾名思义,爱豆毕业的意思就是你拥有了足够的业务能力和路人缘,不用靠粉丝也能活得风生水起,你的一砖一瓦不再是粉丝为你砌下的,而是你自己。到那个时候,粉丝和偶像,才算是真的见证了成长,也不必互相干涉。

  看着“妈粉留言”,纪宁不禁莞尔,用气音回了句:“这哪算恋爱,综艺才对。”

  完成了一天里的两件大事,她放下手机去卸妆。
  女艺人常常需要带妆工作很长时间,所以没有拍摄时她都会保持素颜,给皮肤自由呼吸的机会。

  而另一边,江胜和纪时衍也讨论热搜讨论得不亦乐乎。
  “纪宁真的厉害,前阵子不小心摔个跤都能被骂一整天,今天这么大的事居然也只是被质疑CP感。诶你知道吗,我听说纪宁团队不怎么管她了,就她后援会工作室网上控评这些都她自己弄的。”

  一直低头的男人听到这话,顿了顿:“她自己来?”

  “我听说的,不知道真假。”江胜一边拍腿一边八卦,“还有《收到指令》那节目组也够无良的,为了热度居然给她买这么久黑热搜,我之前看都掉下去了,估摸看到你们公开的热点之后,又蹭着把热搜买上来了,现在第六。”

  纪时衍若有所思,没说话。

  “仔细看数据就能发现,热门微博那么少的转评赞是到不了热搜前头的,”江胜很肯定,“别的女星也不会为了黑她,把自己丑不拉几的素颜和她放一起被吊打,况且她们和她不是一个层次没必要搞她。那热搜的受益者就只剩节目了,我看买了热搜后节目点击涨了三倍,搜索数据和讨论度也是蹭一下起来了,赤.裸.裸的流量啊这是。”
  “我看他们请纪宁就是为了黑她给自己加热点吧,按照那群人的尿性来说真有可能,够没底线的。”

  纪时衍瞧了瞧自己的尾戒,沉声:“等会是不是要去见他们?”

  “对啊,不然我也不会无缘无故说到这个。《收到指令》录完了,他们准备做一档新的户外综艺,想接洽一下你,估计给节目买热度也是为后面铺路。”
  纪时衍转型后已几乎不接综艺,但《初吻日记》为广大节目组寻到了一个光口,加上纪时衍前几年和收到指令的节目组合作了几次,这次便说见一面再详谈合作。

  男人讲出的话平淡到几乎没有温度:“这种素质也想跟我合作?”

  “那不接咯?就说你临时有事推掉了?”
  江胜默默腹诽,虽然节目组坑了别的艺人,但人家对你可是毕恭毕敬,您这脾气真是阴晴不定说来就来。

  纪时衍起身,扣了顶帽子打开房门,准备出去走一圈:“嗯,推了吧。”

  结果门一打开,碰到戴着帽子经过的纪宁。
  少女一头长发海藻般铺散在肩上,下庭小巧精致,素颜也能瞧出的明星底子。

  他靠在门边觑她:“去哪?”

  纪宁有问必答:“应该是去见某个综艺团队。”

  “《收到指令》那个?”

  “嗯。”

  她身后的助理还在小声絮叨着什么,看嘴型好像是“反正以后也不要再和那种垃圾合作了”。

  纪时衍就那么站着思忖了会,待纪宁走后才回身同江胜道,“先别推,我还是去一趟。”

  刚敲完消息的江胜:???我敲里吗啊。
  “你他妈玩我是吧?”

  男人往下压了压帽子,“是吧。”

  “……”

  纪时衍又随手提了件外套出去,江胜跟个老妈子似的在后头追问:“你又决定合作了?”

  “合作个屁。”

  “那你去干嘛?陪伴纪宁演绎夫妻档?你入戏了?”

  纪时衍觉得这人真是够话多的,回头不耐道:“说别的。”

  纪宁和纪时衍几乎是同步进门,节目组对二人的态度却是肉眼可见的不同,一边是端茶沏水嘘寒问暖,一边是笑着拍拍肩膀让她自由活动去了。
  纪宁早就习惯戏场如官场,谁红跟谁玩,仿佛不带点功利和目的性都不配踏进这圈子似的。她也已经猜到黑热搜就是节目组买的了,只是不知道具体策划是谁提的,今天答应来,也是想问问这事儿。

  前半程她一直配合,没有抢话,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吃圣女果。
  没多久菜上来了,纪时衍起身舀汤,制片一看赶紧起身夺过勺子,脸上的笑堆出层层叠叠的褶子:“我来我来。”
  这人一边盛还一边振振有词,说这汤是特色,来了这儿不喝汤约等于白来,喝一碗汤等于十张面膜之类巴拉巴拉,应酬话不绝于耳。

  纪时衍就站着看他盛完,接过后一转手,把手里的东西跟纪宁面前的空碗换了换。

  毫无存在感的纪宁忽然就多了碗饱含着阿谀奉承的谄笑之汤。

  制片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什么,尴尬地笑了笑:“真是有绅士风度,女孩子的确应该多喝这个,纪宁你多喝点,别拘束。”

  饭局进行到后期,纪宁吃沙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听到制片人在那一个劲儿地画饼,给纪时衍说了一堆节目提供的好处。

  纪时衍只是看着他没做声,制片人是个懂得看眼色的聪明人,立刻也来巴结纪宁了,“你跟时衍刚公开恋爱CP吧?正好,来我们节目也可以续热度,况且更有话题是不是?”
  列了一堆给纪宁的资源后,制片道:“你看怎么样?”

  一直不说话的纪时衍终于发声,往后推了推椅子:“是不是还应该说点别的?”

  制片人傻眼,没太听懂:“比如?”

  男人微微眯了眼,掷地有声道:“比如道歉。”

10000 3586255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86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