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10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05 20:16:32

  同一桌出现了俩人争女朋友,并且这两人一个是流量届的神话,一个是流量届新贵。

  有好事者贼兮兮地望向纪宁:“大型翻车现场啊这是。”

  “嗨,这算什么翻车,”卓贡倒是一点没介意,“我们拍的不一样吧,宁宁跟我是拍网剧。”

  “对哦,话说回来,纪时衍跟纪宁是拍了什么?好像没什么可拍……”

  剥虾的裴寒舟风轻云淡地给出回答:“恋爱综艺。”

  林洛桑很快接:“《初吻日记》,也快官宣了。”

  这话一出,房间内彻底是热闹得炸了锅。

  “《初吻日记》我知道啊,黎羽佳有在,我靠时衍哥也去?!”
  “顶流参加恋爱综艺,我活这么大第一次见。”
  “我已经能想到到时候的热搜话题了。”
  “打赌打赌,我赌官宣热搜起码挂两天第一。”
  “我赌三天。”
  “谈恋爱——我的天,那时衍才是正牌男友吧哈哈哈,卓贡你凉了呀。”

  卓贡显然也是才知道消息,惊愕问纪宁,“你参加恋爱综艺了啊?”

  纪宁点点头。

  “跟顶流谈恋爱压力很大吧?”他又问。

  她正想说话,卓贡又被别人拉了一下,聊起了别的话题。
  “卓贡你胆子真的大,和影帝抢女人。”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啊……”

  纪宁也被各种艳羡问句占满:“诶宁宁,跟纪时衍恋爱是什么感觉。”

  “其实也……还好,”纪宁戳着碗里的青菜,“角色扮演类的拍戏而已呀。”
  一开始她就对恋爱综艺的定位非常清楚,只是拍戏而已,当发现另一半是他之后,她便更加坚定了这样的想法——以他的性格,大概也当这一段是拍戏而已。
  他怎么可能真是来谈恋爱的。

  三位当事人都难逃被八卦的命运,纪时衍这边更加热闹,男人说起话来可比女人直白多了。
  “为什么要参加恋爱节目,纪顶流?”

  纪时衍气定神闲地喝汤:“旅游。”

  “就只是旅游而已吗?没有什么私心?”对方狎昵道,“我可不信。”

  纪时衍没回,余光看到纪宁起身夹菜,未过多久又被按回去,那张脸被层层簇拥地挡住,偶尔能听到她回答的声音。
  私心么?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

  饭局很快结束,大家又玩了一会就散场了,纪宁和盛千夜还有林洛桑约着一起去做美容。

  跟朋友在一起总是很放松的,纪宁平躺着感受冰冰凉凉的软膜,手垫在脑袋底下,这才悠悠地叹了口没什么意义的气。
  她本来想和她们说两句,结果连轴转太久,困意袭来,她迷蒙地睡过去。

  “叹什么气?后面资源那么好,该高兴才对。”盛千夜倒是接了她的话,“现在的黑都是暂时的,挨过去,很快就好了。”
  纵观娱乐圈,谁站上神坛前没经历过大面积的全网黑,人们对事物的接受程度都是由排斥慢慢转变的,就连手机的每次革新都会饱受争议。
  很多艺人会因为受不了半途而废,但哪里不是剩者为王。

  盛千夜又给纪宁洒了一大堆鸡汤,“所以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你更要好好沉淀不能放弃,以后红了打那些人的脸。”
  “嗯?怎么不说话?”

  林洛桑代为回答,“她睡着了。”

  盛千夜一阵哽咽:“……”
  “搞半天只是困了,害我真情实感劝她大半天。”

  “你放心,她不会想不开的,”林洛桑笑,“你看现在后援会还不是被她打理得风生水起。”

  这话没错,纪宁下午回到酒店的时候,后援会的人已经收到了她送出的礼物,全部在群里兴奋得不行,振臂高呼——
  【我爱纪宁一辈子!】
  【我还能再为后援会卖命五百年TT】
  【蛋糕太珍贵了我舍不得吃怎么办。】

  纪宁用官皮说了句:【没关系,吃吧。】

  【会长怎么这个亚子,你根本不知道它对我多重要!我才不吃死也不吃!】

  纪宁想了想,又在微博上拉了个群,用自己的账号嘱咐道:【小礼物都收到了吗?蛋糕要及时吃,不然巧克力会融化变质的。】

  【妈呀,是真的宁宁。】
  【空降了呜呜呜小宁麻麻爱你!!】
  【天啊礼物是宁宁吩咐的不是工作人员买的,呜呜呜呜我搞到真的宠粉爱豆了,我当场下跪哭出一条塞纳河。】
  而刚刚说着舍不得吃的ID现在马上回:【好的宁宁,遵命宁宁,我已经火速从冰箱里拿出来挖了一大口了,好吃!!比心心!】然后配了张蛋糕被挖的图。

  纪宁笑,又说:【不要舍不得,下个月我还会给你们买的。】

  【!!】
  【太感人了吧我枯了你们呢?】
  【都别拦着我,我今晚要抡博五百条!】
  【我光速打卡反黑六百个。】
  【我激情产出小宁绝美旗袍图明天给大家印手机壳^ ^】

  纪宁:【先别太激动,重点我还没说呢。等会我讲开始,大家自由发消息,我也会发一条,在我前头第三个的有神秘礼物,应该还是挺大的。】

  【还有礼物??!别了吧宁宁你别太辛苦了!(一边说着不要一边敞开口袋系列)】
  【窝准备好了!】

  说了开始之后,纪宁随机挑了个时间发消息,在自己消息前第三个选定了幸运儿小江,并找小江要了地址,还反复确认那是不是她住的地方。
  粉丝估计以为还是邮寄礼物,毫无准备说是,还叮嘱她注意休息早点睡觉,她也借机让粉丝化个妆。

  纪宁跟她们说再见前,粉丝还反复询问工作室什么时候能出来营业,他们想知道行程。
  其实真的也快了,明天就可以开始了。

  第二天一早,纪宁发现自己的礼物机制真的挺有用,不仅提高了幸福感,还激发了大家的热情。昨晚他们都做了很多数据,美工组也有个画手产出了一套头像,是她的Q版头加上“纪宁新剧1011播出”。
  粉丝都带上统一头像有很多好处,一是方便大家在控评中辨认友军,互相支援;二是反复出现会引起路人好奇,宣传新剧;第三就是看起来规整,有牌面。
  除此之外画手还画了纪宁旗袍图,是水墨风的感觉,还放出个各种格式,粉丝不仅可以用作壁纸,还能印手机壳、电脑贴纸等周边。
  纪宁也觉得画得好,默默存下来设为锁屏。

  她开始其实没想这么多,只是看他们太辛苦想慰劳,结果没想到大家又和打满鸡血一样更加卖力。

  她穿好衣服,让诺诺拿着摄影机,准备赶往昨天抽到的幸运粉丝的家。
  惊喜,这才刚刚开始。

  一个小时飞机后她抵达D市,又开了半小时车,她站在粉丝门前,敲了敲门。

  小江边问哪位边来开门,见到纪宁的瞬间整个人呆住,脸瞬间爆红:“我天……”

  纪宁朝她挥手,笑得明媚:“Hello,我是纪宁。”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小江站了好一会,结结巴巴:“这、这个就是,昨天不是那个……”

  纪宁偏头:“对的,惊喜是我调酒给你喝。”

  “调酒吗?!”小江说着就真开始掐自己大腿,兴奋得双眼放光,“这梦我三个月前刚做过!!”

  诺诺乐不可支,举着相机笑出声来。

  让工作人员把调酒工具拿出来,纪宁打算先做一杯龙舌兰日出,之前尝过一丁点,味道还不错,况且颜色好看适合欣赏。
  摇杯中加入大概三分之一的浓缩橙汁,而后加入一半冰块,紧接着添恰好没过冰块的水开始摇晃,摇得差不多了就搅拌两下。紧接着,45ml龙舌兰、果汁、一整量酒杯石榴糖浆渐次倒入。
  红色沉底,橘色慢慢杂糅过渡,最上面是浅淡橙黄,色相很好,灯光下宛如山顶时会望到的冉冉日出。

  调了被龙舌兰日出后,她又调了长岛冰茶。

  “花式调酒可以看看吗!就是你和男主在酒吧初遇那一场表演的!”

  纪宁有求必应,一手向上把杯内白酒抛出,另一只手反手全数接上拢至杯中。其实她还学过接酒瓶,只可惜太久没练,怕现场直接把酒瓶摔得稀巴烂,保守起见还是没表演。

  离开的时候小江还很激动,拉着她让签了好几个名才走。

  回到酒店,她躺沙发上休息了十分钟,找诺诺要来今天拍的视频,打算自己剪一下发工作室的微博。
  就算以前混纪时衍的饭圈,剪辑这种东西她却也是不会的,好在网络时代教程好搜,她学了两小时终于搞定了剪辑加字幕。
  视频就三分多钟,发上去之后已经是十一点多,纪宁累得四肢瘫软,来不及看大家反映就埋在枕头里睡晕过去,头天一大早诺诺来拍她房门,把她震醒了。

  “你吓死我了,不回消息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不小心睡着了,怎么?”

  “又上热搜了!”

  纪宁还以为又是锅从天上来,打开一看,居然是好热搜。
  起源是工作室发完那个调酒视频之后,粉丝一边酸一边转发,视频里纪宁调酒还有几分干脆的英气,有些路人粉也跟着转发。
  小江还透露了纪宁主动让她化妆的事,热评也有路人被圈粉:
  【虽然是瞒着妹子拍摄,但是纪宁还是记得让妹子化妆,这什么贴心女孩啊。】
  【我永远臣服于温柔555】
  【太会照顾人情绪了吧!】

  关注的人多了之后,有粉丝科普这是纪宁为了拍戏学习的,结果紧接着就有人发现纪宁还为拍戏学过骑骆驼,甚至还拿到了某个学校的骆驼证。
  还有人挖到她骆驼证扣过一次分,原因是骆驼驮着她就开始吃路边的草,纪宁怎么拦都拦不住,拽绳子也没有用,场面看起来很滑稽。
  大家都喜欢新奇的东西,一边哈哈哈着怎么还有这种东西,一边研究骆驼证上都有些什么——
  【骆驼日常饲料口味……三鲜?这哥还挺挑食[呲牙]】
  【尾气排放超标?我寻思因为这个违法也不是主人的错啊。】
  【这种沙雕东西真是难为纪宁了,现在的女演员上岗之前都需要多少技能啊?】
  【欢迎关注宝藏女孩纪宁,为了拍戏就没有我们宁宁做不到的,《冬至已至》学了毛笔字,《少年的十四行诗》学了无人机,《月照回廊》调了个酒,《玫瑰与那时风》学了骑骆驼。不用五年高考也不用三年模拟,10月11号玫瑰首播,好看免费狂刷不贵,风里雨里骆驼在双星卫视等你。】

  “粉丝真的很会卖安利了,”诺诺感慨,“好热搜还是挺有用的,比如上次那个旗袍热搜真是点开了我们的任督二脉,上周金主爸爸主动来赞助礼服,今早我打开邮箱一看,T家给我们发邀请了!T家啊,顶奢资源抢都抢不到的啊,砸我们头上了!!”

  纪宁已经在微博里把工作邮箱换成了自己的,由诺诺筛选然后给她过目,她现在真不敢多么依靠背后那个团队。
  “邀请什么的?”

  “明年新款旗袍的推广大使,这不签的是傻子啊!你知道T家明年代言人是谁吗?!”
  有的品牌噱头很多,请不少艺人,有代言人有推广大使还有品牌挚友。一般来说代言人最好,推广大使其次;代言人代表整个品牌的地位逼格与气质,推广大使则是看中其某一方面的潜力。

  纪宁最近忙得没时间刷微博,消息不太灵通,“谁?”

  “纪……”

  “我。”

  低醇的嗓音自身后递来,纪宁转头去看,瞧见纪时衍正巧路过,大概是刚吃过早餐回来休息。
  对艺人来说酒店就是家,因为最近要进行拍摄,节目组给他们订的房间靠得近,能碰上也不稀奇。
  他穿一身简单的运动服,微蓬的发带着随性的质感。

  诺诺在这时候开始挤眉弄眼道:“没错,纪时衍是首个华人全球代言,代言全线产品。你虽然只是推广大使,但是旗袍是T家年度重点,肯定会让你拍不少物料,纪时衍说不定也会参与。”

  T家涉猎丰富,香水彩妆到服装一个不落,纪宁知道他家多是欧美演员或模特拍图,所以风格也是奔放热烈,极具个性,宣传物料绝对不是随便摆几个pose能解决的。

  纪宁想知道他们最近走的风格,便问诺诺:“T家去年拍的宣传片是什么样子的?”

  诺诺哽了一下,这才道:“就,几个模特……摆造型。”

  “具体一点呢?”

  诺诺清咳两声,“那什么,有吻戏。”

  纪宁一怔,旋即听到面前的男人不露声色地补充道:“咬嘴唇那种。”

  

10000 3585155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85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