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9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04 20:09:26

  话题一下被扯回前几晚,本来毫无记忆的纪宁经他这么一提醒,记忆区还真浮现了自己捏着他下巴的情景。
  小说男主才有的狂狷邪魅姿势她都敢对纪时衍用,大概是不想要命了。

  怎么就连触感都不记得了呢。
  她甚至还对那时候的自己产生了一点点艳羡的情愫。

  “啧。”
  外头终于有人等得不耐烦了,一把含笑的慵懒嗓音递进来——
  “抱够了没有,我老婆要上厕所。”

  纪宁不自然地动了一下,想说我们没抱,可话到临头居然说不出口,像哽住了。

  纪时衍不耐地皱了皱眉,松开对她的禁锢看向门外,显然已经某人五句话不离家室的行为非常不爽:“就你有老婆?”

  外面的人答得干脆又欠揍:“是啊。”

  纪时衍:“……”

  他懒得跟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多讲,拉着纪宁手腕出了盥洗室,纪宁“诶”了两声回头看:“那个是裴寒舟吗?”

  男人手掌松开,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声音里听不出语气:“怎么?”

  “他跟洛桑结婚这么久我还……”讲到这里她觉得自己说得有点多,发现自己没再被他锁着,赶紧逃之夭夭,“你等会,我去帮你买药上来啊。”

  纪时衍盯着她背影半晌,看她仓皇又着急的模样,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烫手山芋。

  他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另一道影子覆盖过来,方才炫耀过老婆的裴寒舟在他旁侧落座:“你骗人小姑娘干什么。”

  纪时衍眼也没抬,“我骗她什么了?”

  “门口我可听到了,”裴寒舟清冷桃花眼漫然半掀,笑意不达眼底,“你说下巴是她昨晚弄的。”
  明明就是刚刚大家玩儿得太嗨,开瓶器不小心划到他下巴,他那全娱乐圈最值钱的金贵的脸就非得拿个创可贴粘上。

  纪时衍骨节摩挲过创可贴,似是在思索什么,半晌后展眉轻笑,“好玩。”
  逗她,看她变魔术似的一秒从耳郭红到耳根,挺好玩的。

  裴寒舟随意跟了句:“是挺好玩的。”

  “你?”纪某人这会舍得抬眼了,“你们有合作?”

  “没,洛桑跟她关系好。”裴寒舟再道,“还要我提醒一遍吗,林洛桑——我老婆。”

  “知道了。”纪时衍转了转尾戒,忍不住低声一句,“神经病。”

  被骂神经病的男人倒是一点都不恼,平素以冷面狠戾闻名的商界大佬,竟也笑出些春水初融的意味。

  没聊几句,裴寒舟起身陪林洛桑去了,纪时衍一个孤家寡人无牵无挂,瞧着门口出神。

  很快,少女的水蓝色裙摆扫过门槛。

  男人瞧着她,意有所指:“宴会都要结束了。”

  她禁不住皱鼻子,小声反驳,“哪有这么夸张。”
  原本只是找个借口先走,没想到千米开外正好有个药店,一去一回刚好二十多分钟。由于不知道他那到底是个什么伤口,直觉不是自己弄的,但又不太确定,所以她把各种药膏都买了一支。

  包间正中大家正在忙着起哄某对才公开的小情侣,无暇顾及这边角落暗涌。纪宁上前两步,微微倾身想看看他的伤口,他也配合,撕下了创可贴。

  纪宁盯着那道划痕,很显然不信他的话:“我能捏成这样吗?”

  纪时衍挑眉,想起自己方才说下巴是她捏伤时,她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记起来捏我了?”

  纪宁凝噎,从袋子里挑出治擦伤的药膏,本想让他涂,结果手指竟下意识挤了一小团在指腹上。
  她看看不争气的手,又看看纪时衍,后者正一脸兴致盎然地看她准备怎么办,她一咬牙,心想都是演员了这有什么怕的——她又不是没给人搽过药。

  她生涩又犹豫地把那一团蹭到纪时衍下巴上,看纪时衍也没骂她好大的狗胆,一鼓作气地涂开透明膏体。
  这么完美的下巴上居然有毫无意义的划伤,她不禁皱了皱眉,收手时又有温热触感落在她眉心,好似谁的指腹。

  男人声音极淡,“没人告诉你女演员不能皱眉么,会长皱纹。”

  她仓皇偏开脸,“你不也爱皱?”

  他好像又笑了:“这你都知道?”
  这姑娘给他感觉不一般,有时候好像不怎么愿意同他亲近,可有时候又超乎寻常地了解他。

  “我乱猜的。”纪宁随手扒了两下头发,怕被发现破绽准备转身去倒水,结果一转身,二十来号人一脸八卦地看着他们。

  为首的卓贡坏笑:“你们俩……在这干嘛呢?”
  卓贡和纪宁不是初见了,他是此间有星辰的男主,试戏时纪宁也是和他演的。

  纪时衍没回答这问题,伸手:“还有没有多的创可贴?”

  “贴创可贴干嘛啊,不是搽药了嘛。”
  虽然这么说着,卓贡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最后一个了啊,你省着点用。”

  有人笑:“你他妈一部戏一千万,连创可贴都抠?”

  “这算什么抠门,我是告诉他别浪费!”

  大家嘻嘻哈哈起来,包间里不认识的人多,纪宁认生,随着笑了笑便安静坐在人群外围。
  后来诺诺给她发消息,她回过之后又点开微博,准备看一眼后援会发展得如何了。那次红毯给她涨了些粉,后援会也加了二十多人打投。
  后援会女粉偏多,但也有不少男粉,人数虽不多,但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都变得很死忠,所以一人抵十人,微博数据经由这段时间的努力后能看见明显的成果,她的转发量已经可以破万了,好歹是有了点小花的排面。

  群里的大家也很齐心协力,昨天凌晨一点打投组还在庆祝——
  【宁宁置顶微博转发破万了!】
  【都别着急,我先骄傲!】
  【虽然前几天都熬到了凌晨,但是看到结果还是很自豪啊,这段时间的辛苦是值得的~】
  【我们的女孩又朝前迈进了一小步,大家加油,千万不能给她拖后腿,要用数据做她的墙,她值得更好的。】

  纪宁咬了咬唇,一时情绪复杂,只觉得为了不辜负他们,自己也要成为更厉害的演员。
  好歹也是心疼他们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她想准备些礼物,挑了一会后给诺诺发消息:【我选了蛋糕和钱包款式,然后今天回去签照片,到时候给后援会每人发一份吧。】

  不仅每人都有丰盛礼物,她还会从他们中抽出一位幸运儿,满足其愿望。

  由于她一直是顶着后援会的官皮和大家联系,没人知道有条不紊的组织者居然是纪宁本人,不过为了维持正常运行,她也无法袒露身份。
  她藏在官方账号后问大家:【如果宁宁能满足大家一个愿望,你们最希望是什么?】

  有人问:【什么愿望都可以吗?见面吃饭也行吗?】

  纪宁:【当然。】

  【那我想和她拥抱握手加吃顿饭(dbq是不是太贪心了)】
  【我……我想看小耳朵调酒,哈哈哈我就因为《月照回廊》的调酒戏粉上她的!】
  【这么一说我也想现场看她调酒,肯定很帅。】
  【+1】

  纪宁在《月照回廊》里扮的是调酒师,为了拍好那仅有的两场调酒戏,她是真的学了几个月的调酒,从准备到调酒戏杀青都一直请了老师在练。
  其实不止如此,不管什么角色,只要是有一定职业技巧需求,她都会学,而且会尽力学到最好,大概也是受纪时衍影响。

  除了后援会这边,她之前也打算把工作室官博重新打理一番,毕竟是艺人的第二张脸,也是通知一些重要事项的关键渠道,很多事情只适合工作室出面,诸如一些声明辟谣和行程之类。
  不过因为前阵子偏向于后援会和数据这块,她就没有加上工作室的任务,怕自己忙不过来。现在后援会也算是基本有了雏形,可以再弄工作室的事了。

  工作室最起码要保证及时更新物料,让粉丝时刻有粮可舔,增加粉丝粘性,也给自己老板刷存在感。再好一点的工作室,甚至能给老板吸粉。
  既然大家选定了调酒,那工作室重新出发的第一条微博,就发布她为粉丝调酒的视频吧。他们应该会喜欢。

  ——倾倒没关系,她自己的国度,自己也能重建。

  ///

  她正列完工作室工作清单,今天生日宴会的主角盛千夜在她旁边坐下,“不好意思啊宁宁,刚刚忙着说事去了,没注意到你一个人。”
  盛千夜知道纪宁认生,所以聚会一般都会陪在她旁边,今天实在太忙,心里也有点愧疚。

  “这有什么,”纪宁笑,“我也不无聊。”

  “洛桑也是的,怎么不来陪你。”

  “她跟裴寒舟一块儿呢,两个来月没见了,小别胜新婚嘛。”

  盛千夜点她脑袋,“你知道的还多。”

  盛千夜又跟她聊了会近况,分享起自己拍戏的趣事,很快就上菜了。
  吃饭时有个沈姓主持人忽而cue到纪宁:“听说你的新戏快上了?”

  纪宁愣了下,很快老实回答:“嗯,《玫瑰与那时风》。”

  “这剧题材不错啊,你马上是不是也要演赵导的新戏了,他的戏可没有一部扑的,”沈深道,“我还记得那会你和公司一堆新人上我节目,我一眼就看中你,说你肯定红。看目前情况不错,我等你来证明我没走眼啊。”

  “肯定啊,她演技这么好,”卓贡在一边听到,补充,“星辰试戏了那么多女演员,和她对戏是最舒服的,我的东西她都能接住。”

  纪宁也听说卓贡向导演力荐了自己。

  沈深笑问卓贡:“星辰男主真是你?”

  “哦对,忘了介绍,”卓贡站起来,革命战友般拍拍纪宁肩膀,“这位,我女朋友。”
  这圈子开放,此类说法也常见,大多是合作期的男女演员开玩笑用,之前还有某视帝喊一起演过经典剧的女演员媳妇,也不是揩油,纯粹是习惯。
  卓贡这人也是个话痨小可爱,此刻当然是在活跃气氛,也在给大家介绍新剧,“《此间有星辰》了解一下。”

  大家正吃着瓜,坐在纪宁对面的某人动了一下。

  纪时衍转了转尾戒,要笑不笑地:“不巧。”
  众人目光又全转过去,吃惊之余还有点兴奋于他此刻的发声。

  男人偏头,压倒性气场伴随低沉嗓音席卷每一处——
  “她也是我女朋友。”

  

10000 3584856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84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