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09回 画舫遇刺杀

书名:通灵小甜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陆无双 更新时间:2019-07-12 08:13:41

  思音正倒茶的手一滞,低声冷冷道:“少管闲事!”

  “闲事?”阿比旦娇笑一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悠悠然嗑瓜子看戏:“过会儿你就知道,什么才是闲事了。”

  窗外戏台上,正演到热闹处,男女主路遇山匪,男主虽虽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为护着女主被众山匪打得遍体鳞伤,其状不剩惨烈,博得台下一片喝彩之声。

  慕云松却全无心思在戏台上,只寻了个合适的角度,目不转睛地盯着听风阁的窗,依稀见那个令他牵挂的身影倚窗而坐,似在一动不动地凝神看戏。

  但只有他心里清楚,这丫头若真的投入看戏,必是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还要拉着身旁的人交流个不停。这般“全神贯注”的样子,只怕早已神游天外。

  她定然是怨的,怕是早已在心里将他剐了千百遍。方才门口一瞥,她望着他红了眼圈,咬唇忍泪的倔强模样,如同将一颗毒刺扎进了他心里,令他痛得几乎停了心跳。

  他不敢多停驻一刻,更不敢多看她一眼,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将这心碎的人儿搂在怀里,告诉她一切都不是她看到的那样。

  可悲他身为北靖王,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在家国生死面前,一切都是等闲之事。

  他回过神来,见楼下听风阁里,夏家三公子正将一块蜜瓜往苏柒嘴里塞,苏柒浑然不觉一般,就着他的手一口口地吃了。

  慕云松蓦地攥紧了拳。

  “甜吧?”夏恪问道。

  苏柒回过神儿来,才意识到自己依稀吃了什么东西,咂摸了下嘴唇,道:“挺甜的。”

  夏恪便得意笑道:“天山脚下的蜜瓜,八百里加急运来的,一口下去,就是一两银子。”

  苏柒依旧恍恍惚惚,置若罔闻,倒是身旁的采莲打心底暗骂了句“败家”,将手里的蜜瓜放了下来。

  忽闻耳畔一个阴惨惨的声音问道:“你叫采莲?”

  采莲竟被问得打了个哆嗦,转头见坐在对面的云公子正似笑非笑地眯眼望她,遂客气答到:“是,我叫何采莲。”

  云公子扯了扯唇角:“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是个好名字。”又向夏恪道,“不想在边陲北境,也能遇见别有一番江南韵味的女子。”

  夏恪敏锐地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蓦的想起这姑娘刚被慕家那小子宣布了主权,只得干笑道:“公子谬赞了,这边塞气候,哪有我们西京的风土养人?”

  云公子却微微摇头:“各有千秋。”

  夏恪正发愁,如何断了他家公子平白生出的这点心思,适逢台上一场戏落幕,演员躬身谢礼,引来台下一片鼓掌叫好声,便见几个红衣小童子端着大大的黄铜托盘,口中叫着“谢各位看官赏”,在台下讨赏钱。

  便见一唇红齿白的小童子端着托盘进了听风阁,用清脆嗓音喊着“客官赏一钱,松鹤又延年;客官赏两钱,连中大三元……”

  夏恪见这孩子生得可爱,又是满口的吉祥话,遂从衣袖里取了块银子赏他,随口问道:“今儿怎么没见你们当红青衣岳清秋登台?”

  那红衣童子眼眸转了转,便朗声道:“回爷的话,岳老板碰巧来了葵水,身子不适,故而今日未能登台。”

  夏恪用指尖敲着桌面笑道:“岳清秋来葵水?他一个大男人来什么葵……”

  他刚笑了一半,忽然心念意转,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那红衣童子心知败露,忽而掌心一翻,便见一支闪着盈盈蓝光的短剑,闪电般直刺夏恪面门。

  夏恪虽说学艺不精,幸而已有所察觉,侧头避过小童子的一击,一招空手夺白刃便去抓他手中短剑,口中便要喊:“护……”

  熟料他声音尚未出口,已被红衣童子将那黄铜托盘拍在脸上,趁他手忙脚乱之机,骤然现出左手,本应是手的位置却是一副森森钢爪,闪电般向云公子扑去!

  眼见那钢爪距云公子胸口不过几寸远,苏柒此时反应倒快,不及细想便侧身用力往那红衣童子腰上撞去。

  那红衣童子猝不及防,钢爪擦着云公子的耳边掠过,“叮”地插入身后的墙壁之中。

  苏柒捂着撞痛的肩膀看得心惊:敢情这红衣童子不是真正的孩童,世间竟有这般阴毒诡异的功夫!

  她思忖的瞬间,那红衣童子已将钢爪拔了出来,仰头发出一道不似人声的尖叫,刺得众人耳膜一阵痛。

  他这一声,俨然是动手的讯号,便见台下几个正讨赏钱的小童子瞬间换了气场,将托盘一扔现出手中兵刃,齐齐向听风阁攻去,一时间,船舱中宾客吓得东跑西窜,哭爹喊娘乱作一团。

  正在临仙阁密切监视楼下动静的慕云松意识到听风阁遇袭,想也不想便要从窗口一跃而下。

  见慕云松要出手,始终悠哉看戏的阿比旦身形一动,堪堪将慕云松拦了下来,娇笑道:“区区江湖恩怨,不劳王爷动手。”

  慕云松此时只担心苏柒安危,一脚踹向阿比旦腰腹,喝道:“闪开!”

  阿比旦身形如蛇地避开,又不依不饶地缠上来:“那人不慎遇刺,王爷便该乐见其成,何必淌这趟浑水?”

  她功夫阴毒诡异,如附骨之蛆般摆脱不得,慕云松心急如焚地与她缠斗,冷声质问:“这又是赫连钰的安排?”

  “侯爷岂会做这样的事?”阿比旦媚笑道,“分明是那姓仇的奸商自布杀局。”

  然楼下听风阁里,仇老爷早已将肥胖的身躯缩成一团,扎在桌底下颤抖望着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一群黑衣高手,正与那些鬼娃似的红衣童子战做一团。

  夏恪护着云公子与二女退到窗边,见己方的侍卫渐渐占了上风,几个红衣童子眼见不敌,其中一个仰头又是一声刺耳尖叫,几人便不要命地挥剑向黑衣高手攻去。

  须臾,便闻“砰”地一声巨响,听风阁的木门轰然倒下,一对浓墨重彩的男女出现在门口,正是方才台上唱戏的男女主角。

  那男子一改方才孱弱无能的书生气,右手一柄长弯刀,右手更是化作一只黑油油的勾爪,出手间便要了三五个黑衣侍卫的性命。

  待他杀出一条血路,那唱青衣的女子身形骤起,足尖在男子肩上轻轻一点,便柔若鸿毛地在空中划过,皓腕轻舒,一条闪着粼粼绿光的长鞭直奔云公子面门袭去!

  她这一招来得奇快且居高临下,云公子身旁的侍卫一时间皆招架不及。云公子虽武功不算高强,然生死关头本能爆发,竟下意识地一把抓过身畔的采莲挡在了自己面前!

  采莲哪里见过这般血腥场面,早已吓得呆若木鸡,此时眼见一条闪着磷光的鞭头直冲自己要害袭来,极度惶恐下只顾闭眼发出一声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采莲但觉眼前一阵疾风扫过,耳畔发出金石交鸣的一声响,再睁眼,见自己眼前不过寸许处,一条银亮长枪正缠着一条绿莹莹的蛇皮鞭,再行云流水般一翻一挑,那持鞭的女刺客便在空中被迫翻了个跟头,跌落在那持弯刀的男刺客怀里。

  采莲刚舒了半口气,便毫无防备地被人握住手腕,一把拉了去。

  “五爷,我……”她方有种大难不死的庆幸,此刻望着那清隽的男子,忍不住地只想哭。

  但慕云梅此刻实在无暇安慰,只伸手将采莲拉到自己身后,冷冷地瞪了云公子一眼,手中长枪一凛,提气高喝道:“奉北靖王爷令,捉拿异教邪徒!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在他身后,十几名王府侍卫持刀涌入,将一对男女刺客团团围住。

  那女刺客此时已调整身形,足尖踏在男刺客肩头,居高临下地扫视一圈,轻蔑笑道:“就凭你们这些庸才?”

  慕云梅一声令下,王府侍卫便结阵攻了上去,刺客虽人少,但功夫阴诡毒辣,加上二人配合默契,一时间与众侍卫战做一团。

  便是此时,云公子手下的黑衣侍卫摇了小船过来,在窗外大喊“公子快上船!”

  夏恪忙护着云公子从临湖的窗口一跃而下,便有侍卫将云公子接下安置好,正要开船,却被夏恪拦了拦,向窗口焦急叫到:“小柒!快跳下来!”

  苏柒望了望正率众侍卫与刺客缠斗的慕云梅,深觉此地不宜久留,遂纵身攀上窗台,向只顾呆望着慕五爷的采莲伸手道:“咱们快走!”

  孰料采莲往后缩了缩:“你走罢,我不走!”

  方才场面混乱,苏柒并未注意到云公子拉采莲当挡箭牌的一幕,只道她放心不下慕五爷,焦急道:“你留下也帮不上他,只能让他分心!”

  采莲似是听进了劝,向苏柒伸出手来,却猝不及防地在苏柒背上一推,苏柒重心不稳,只得顺势跳了下去。

  脑后传来采莲的声音:“苏柒对不住……是生是死,我都要跟五爷在一块儿!”

  这个痴情傻姑娘……苏柒无奈,又料想有慕五爷在,定能护得采莲周全,只得由她去。

  她在纵身落下船的刹那被夏恪一把接住,向早已等得心焦的侍卫们大喝一声:“走!”

  两个侍卫将船橹奋力一撑,小船便摇晃着远离画舫,向岸边驶去。

  小船的另一头,云公子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向夏恪冷声道:“北靖王……哼,好歹毒手段!”

9973 3587381 MjAxOS8wMi8wMi8jIyM5OTc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2/9973_3587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