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打懵的屈明晓

书名:干掉那个总裁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晓风残月 更新时间:2019-06-12 19:22:06

  傅珩远带着沐楚楚进会议室的时候,唐韵和陆晨已经就位在等着了。

  屈明晓的眼前摆着两杯咖啡,显然他等的时间最长。

  沐楚楚再进门的时候是主动替傅珩远推门的。

  唐韵和陆晨看到傅珩远带着沐楚楚进门,似乎是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的感觉,两个人谁都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不自然的神态出来。

  屈明晓看到傅珩远的时候,主动的站了起来。

  “屈少。”傅珩远这一声叫的多少有些玩味。

  屈明晓的脸上端着笑意,一如既往的温润,“傅少。”

  “坐啊。”傅珩远道了一声,自己率先坐在了主位上,同时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位置,示意沐楚楚坐下来之后,又吩咐了一声,“你做会议记录。”

  虽然沐楚楚的专长不是速记,但傅珩远知道,一个会议记录,沐楚楚记下来还是没什么困难的。

  沐楚楚点了点头,支开了自己的笔记本。

  田田进来,重新换了一遍咖啡。

  傅珩远在田田出门的时候,说了句,“帮我和楚楚换两杯茶进来。”

  田田眉毛一抖,这种情景之下,她自然只会按吩咐做事,连给沐楚楚一个异样的眼神都是不会有的。

  这就是训练有素。

  就是田田换茶水的这会儿功夫,唐韵和陆晨都开始看自己手边的资料了,这两个人跟了傅珩远这么久,就刚才沐楚楚在傅珩远办公室里说的那番话,可以说,沐楚楚知道的只是皮毛,而唐韵和陆晨早已经着手开始整理现在的材料了。

  这两个人的商业触觉都是敏锐的,之前资产重组的案子他们不能接,但不代表‘豫西’这个项目他们‘银盛’没的做,大家都清楚,‘豫西’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他们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破产,或者交给别的同行来做,等着傅珩远哪天心血来潮出手,连同资本开始收购。

  可以说,屈明晓亲自登门,并非是什么让人大过意外的举动。

  同时,屈明晓今天登门,不是没想过自己的处境。

  他送上门来,就是为了让傅珩远开价的,因为现在的‘豫西’还有价值可以让傅珩远来开,并且,也是现阶段最有价值的时候。

  等再过些日子,屈明晓自己或许没的选择,但傅珩远也同样没得选!

  那时候,傅珩远再出手,所耗费的精力,财力,同他现在出手相比,投资回报率绝对是不一样的。

  同样是生意人,屈明晓相信傅珩远该知道怎么选。

  博弈,谈判,这就是他们现阶段能在这个会议室里所做的事情。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看似都没有动,但这两个人,眸光也都曾停留在某人的身上,那就是沐楚楚。

  傅珩远看到了,心中有所想。

  屈明晓也看到了,心中有所衡量。

  田田再次端茶进来的时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会议室里的气压已经完全不同。

  她心中‘嘤嘤嘤’,再三的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她只是个茶水小妹啊!

  整个‘银盛’最能赚钱的两总一少,加上最能闹腾绯闻的沐小姐,同时再来一个超级大肥羊,无论怎么看,这个局都不是一个八卦的生产地……嗯,稳稳当当的上茶,机机灵灵的走人,田田整个过程眼观鼻鼻观心,完成之后,立刻就退出了会议室。

  傅珩远看到田田放茶水杯子离沐楚楚的手边远了一些,不动声色但又不失体贴的将水杯往沐楚楚的手边移了移。

  沐楚楚正竖着耳朵听这两人准备说什么呢,傅珩远这个举动倒是让她心底略微惊了一下,同时她也伸手接了接茶杯,低声道了句:“谢谢。”

  傅珩远什么都什么说,转而抬头看向了屈明晓,唇角扬着笑,“屈少,喝咖啡。”

  这已经是屈明晓眼前的第三杯咖啡了,他再喝下去,非吐了不成!

  屈明晓知道,今天他自己过来这儿,也就是求人来的,也何必再端什么架子,还有就是,没有他这一个低头,当着沐楚楚的面儿,傅珩远就算是知道这是送上门的生意,他一个不高兴,照样可以不接!

  傅珩远现在有这个资本任性,但是屈明晓没有。

  “傅少,我今天过来,是很有诚意和傅少你谈合作的。”屈明晓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傅珩远微微扬起下巴,脸上的笑意收敛,搭在桌面上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扣着,“看得出来。”

  屈明晓听了傅珩远这话,看似没有搭什么,但他既然已经把唐韵和陆晨叫了过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表达了愿意去谈的意思,所以,谁先把姿态放下来,在屈明晓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是好要去争的了。

  “现在‘豫西’的情况,傅少应该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吧。”屈明晓勾了勾唇角,看似在笑,其实多少是有些疲惫的。

  傅珩远听着屈明晓已经把姿态放成这样,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沐楚楚,沐楚楚的指尖已经搭在键盘上,他明白她现在的意思,既然他说了要让她做会议记录,现在她应该不会去想什么,只负责把他和屈明晓之间的对话给记录下来就好了。

  “我个人不是太清楚,不过陆晨和唐韵,当初是做过资产重组这个项目的资料的,虽然后续你们的账目以及实际数据肯定和之前做资产重组的时候有不同,不过我相信他们应该会有后续的追踪。”傅珩远俨然换了一种姿态,将唐韵和陆晨给扔出来,也就到了他们要说话的时候了。

  屈明晓没有做声。

  唐韵和陆晨相视一眼。

  陆晨站了起来,“半个月前,‘豫西’所委托的CM会计师行重新核算了‘豫西’包括下面子公司在内的所有资产,具体的数据,是你们‘豫西’和CM之间内部的事情,但是从你们‘豫西’和CM联合所抛出来的数据,我和唐韵一起做了一些分析……”

  陆晨给沐楚楚使了一个眼色。

  可能是因为在座的人都知道沐楚楚并非职业性的速记出身,虽然也都知道她能够做下来,但从基础上还是放慢了语速的。

  沐楚楚这个记录做的并不费劲儿,而会议室内,也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算是不用动脑子的,所以陆晨一个眼色过来,加上沐楚楚之前跟着陆晨做事的时候,多少也是知道他做事的习惯,所以基本上算是下意识的,沐楚楚直接站了起来,关了会议室的灯,直接就开了投影仪。

  傅珩远横了陆晨一眼。

  陆晨一心虚……卧槽,他之前和沐楚楚一起做项目的会后,就这么支使沐楚楚都习惯了,今天也是下意识的需要用PPT的时候直接就用了沐楚楚,这傅少还在跟前呢!

  沐楚楚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做好了自己的事儿,直接又坐了下来开始做会议记录。

  没人针对这件事说什么。

  “咳咳……”陆晨有些不太自然的干咳了两声,这才开了电脑的PPT,开始针对目前‘豫西’的状态做数据分析。

  屈明晓方才的注意力还在傅珩远,陆晨以及沐楚楚刚才的反应上,这会儿,陆晨的PPT一出来,他的注意力瞬间就投到了大荧幕上。

  陆晨的数据是根据‘豫西’和CM对外公布的数据上锁演变出来的,当然,他也会拿之前帮着‘豫西’做项目重组时在‘豫西’拿的数据作为依据。

  虽然,陆晨所得到的信息和‘豫西’真实情况下的数据还是有不符的,但整体的PPT屈明晓看下来,背后已经冒出了一阵冷汗。

  陆晨的PPT演示完毕之后,下意识的看向了傅珩远。

  傅珩远的眉峰微微舒展,几不可查的对陆晨略点了下头,陆晨心口微松,坐了下来。

  屈明晓没有说话。

  傅珩远也没有说话。

  沐楚楚的双手就放在键盘上,没有动。

  唐韵略顿了一下,便接着陆晨直接站了起来,“或许陆总所分析的和实际情况有所出入,但接下来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实打实的市场反应了。”

  唐韵的笔记本掀开,也是一组PPT,不过与陆晨的不同,她这些数据全都是在‘银盛’十分明确的拒绝过了‘豫西’资产重组的项目之后,以及‘豫西’子公司发生过一系列的变故,以及年前各种绯闻传言,‘豫西’的股价波动之后的市场数据,包括现实已经透露出来的‘豫西’一些不动产的变化,所整合出来的大致现阶段‘豫西’的整体估价了。

  整个PPT演示出来之后,屈明晓微微闭了下眼睛。

  傅珩远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沐楚楚这会儿虽然看整套的数据分析并不是太清楚现如今‘豫西’究竟算是什么情况,但也知道,屈明晓身上的精气神已经被陆晨和唐韵这番头阵给抽走了一大半!

  他接下来和傅珩远之间的谈判,已经失去了他来时信誓旦旦的主导权,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死死的守着他给自己所定下来的底线,而不让傅珩远吞噬太多了!

9965 3577029 MjAxOS8wMS8yOS8jIyM5OTY1 http://m.clewx.com/book/201901/29/9965_3577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