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80章 拿的就是这样的剧本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20-06-07 01:21:59

  江东还在汉城,闵姜西很顺利的约到他见面,一家饭店的包间,闵姜西推开房门进去,江东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手机打游戏,余光瞥见是闵姜西,头不抬眼不睁的说:“我也正要找你。”

  闵姜西问:“找我干什么?”

  江东道:“结婚证。”

  要是别人,闵姜西肯定觉得对方无聊,但这个人如果是江东,她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结婚证在秦佔那,照片看不看?”

  江东说:“谁知道你是不是P的。”

  闵姜西道:“我看起来像是这么可爱的人吗?”

  江东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闵姜西主动问:“雷坤没事吧?”

  江东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口吻一如往常,“看你说的是哪种事,杨涛又不是他害死的,他去收个尸,警察还能硬扣他个杀人的罪名?”

  闵姜西道:“杨涛老婆在他进警察局当天,收到一张里面存了五百万的银行卡,她还给杨涛发过一条微信,叫他不用担心,杨涛隔天就自杀了。”

  秦佔在查,江东这边也在查,他说:“雷坤刚开始不想找杨涛家里人,也是查到他女人手里多了五百万,叫人去问怎么回事,那女的说杨涛给的,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雷坤打电话说杨涛死了,那女人没哭也没闹,就让雷坤帮忙收个尸,当地火化,连骨灰盒钱都没提。”

  闵姜西沉默,不多时,听到江东手机中传来‘GAMEOVRE’的声音,他今天手不顺,干脆关了不玩,淡淡道:“你也不用打那女人的主意,她事不关己的确是猜到杨涛肯定死了,但不是知道内幕,干他们这行的,有今天没明天,老婆老婆不敢娶,孩子孩子不敢认,就算以前有感情,成天担惊受怕的也给磨光了,一面是结婚证都没领的孩子爸,一面是五百万,换你你要谁?”

  闵姜西道:“这么说,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也死了,现在就是死无对证。”

  江东看向闵姜西,“你就一点都没怀疑过我?”

  闵姜西如实道:“但凡这件事不扯上雷坤和楚晋行。”

  江东似笑非笑,“感情不是咱俩的交情,你是看在阿晋的面子上,还说你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闵姜西不苟言笑,“谁说我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我相信他会拦着你,不会让你做这么蠢的事。”

  江东说:“我要是背着他做呢?”

  闵姜西看着江东,忽然眼带怜悯的说道:“没人坑你都自己往沟里掉,背后坑你的人要是知道你智商这样,一定后悔干嘛费这个闲工夫。”

  江东不怒反笑,“承认就是无条件的信任我,有这么难吗?”

  闵姜西道:“太自以为是,很容易受伤。”

  江东撑着下巴,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道:“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我。”

  闵姜西唇角勾起微妙的弧度,很好看,哪怕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讽刺。

  江东说:“点菜吧,今天我心情好,想吃什么随便点。”

  闵姜西喊了店员进来,点完菜,站起身,江东问:“去哪?”

  闵姜西说:“买单。”

  江东想当然的以为她是要去洗手间,笑了笑,并未在意,闵姜西走了,约莫半分钟的样子,房门被人推开,江东低头看手机,“买完单…”

  话没说完,他就发现进来的人不是闵姜西,果然,抬起头,他脸色刹那间就冷下去。

  江悦庭见到江东前一秒还毫无防备的样子,所以才更难过他此时的翻脸不认人,原来江东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江悦庭迈步往里走,江东原位坐了几秒,某一刻,突然起身,动作太直接,椅子都差点儿被撞翻了。

  江悦庭挡在门口,冲口而出,“就说两句话,耽误不了你几分钟。”

  江东站住,强压着所有翻江倒海的情绪,让自己神色淡漠,江悦庭很后悔,他明明想跟江东好好聊聊,怎么一开口就说了这样的话?

  江东没耐性,等了半天也没见江悦庭开口,主动问:“说什么?”

  江悦庭说:“还没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聊。”

  江东说:“没空。”

  江悦庭道:“我们不吵架,好好坐下聊一聊行不行?”

  “不行。”

  江悦庭也是个暴脾气的人,此前多年,聊到此处父子二人总要有一个先翻脸,但是渐渐的,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怎么,江悦庭不想吵架,所以宁愿避开,但他最近总是想到江东,尤其每次看到江恩的时候,总晃神看到江东小时候。

  默默咽下所有的不快,也忍住被儿子伤自尊的丢脸,江悦庭好声好气的说:“有段时间没见你,你陪我坐一会。”

  那句想念,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江悦庭唯有态度诚恳,希望江东可以答应,可江东却面不改色的说:“这是第三句。”

  江悦庭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明显带着诧色,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之前说就说两句话。

  江东以为江悦庭这下肯定要翻脸,平时都是说不过三句半,江悦庭在商场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见了都得给几分面子的人,不可能让他一直压着,谁料江悦庭沉默片刻,脸上挤出几分笑意,“就当我出尔反尔,二十分钟,时间一到,你马上走。”

  不知是江悦庭的突然软弱,还是他看起来比想象中老了一点,江东心口突然就窝了一下,他很愤怒,愤怒江悦庭怎么就认怂了呢。

  他太想乘胜追击,在对方软肋上狠踩一脚,可事实上,江东一把拖出最近的椅子,坐下,看表。

  江悦庭暗自松了口气,在江东对面坐下,问:“最近怎么样?”

  江东:“最近是多近?”

  江悦庭说:“我这两天才知道你来汉城。”

  江东低头看手机,干脆不接话,江悦庭沉默片刻,兀自道:“不知道谁在背后拿你做文章,我找人查,不会让你背黑锅,闵婕也不信是你做的,你不用担心。”

  江东一股火顶上来,声音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几分:“你要是为了帮她说好话,趁早算了,她是你老婆,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她就算觉得是我又能怎么样?我害怕她恨上我?”

  江悦庭很快解释,“你能不能别对她有这么大的偏见,她从来都是说你的好话,刚开始出事,她怕我想多,连有人装你的声音给她打电话都没说,就怕我…”

  江东打断:“她好,你娶她不就完了,怎么还非逼我认她当后妈?”

  江悦庭火已经顶上来,生生又压下去,尽量平静的说:“你可以对我有意见,但做人要讲道理,闵婕不欠你什么。”

  江东靠在椅背上,一眨不眨,吊儿郎当,“她是不欠我,她还给你生个女儿呢,大功臣,恭喜你老来得女,江家祖坟又冒青烟了,以后你不用指望我,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好好教小的,让她以后听你的话,毕竟你都这岁数了,她要是长大还气你,你未必扛得住。”

  江东已经做好江悦庭把杯子砸过来的准备,他就是故意的,比起什么父子促膝长谈冰释前嫌,他这么多年拿到的剧本就是冤家路窄你死我活,温馨,煽情,快得了吧。

  江悦庭的确被气到了,脸色变了几变,也握了握手边的杯子,可他最后还是放开了,改为把手中一直提着的袋子拿起来,从里面掏出一个文件夹,淡淡道:“这份是财产继承权公证,闵婕跟我结婚的时候,她主动要求签的,她和江恩不会继承我名下的任何财产,我死了,我的都是你的。”

  说罢,他又从袋子里掏出一样东西,比手掌长的透明盒子,里面放着一只五颜六色的小汽车,江东乍看还有点懵,直到江悦庭说:“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看这个动画片,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

  往事如潮水,汹涌而来,江东连口腔都是酸的,一眨不眨,冷声道:“你说呢,三十岁的时候拿到三岁时想要的东西,你觉得还有意义吗?”

  说罢,他拿起盒子,直接甩进墙角的垃圾桶里,起身道:“没人稀罕你的财产,你们一家三口留着花吧。”

  他径直走出包间,差点撞到迎面端菜的店员,店员看见他眼眶通红,吓了一跳。

9932 3679138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679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