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19章 别问,问就是同意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20-05-08 02:51:25

  冼天佐身体瞬间绷紧,僵直着背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程双想吃,出声问:“有勺子吗?”

  冼天佐还在呆愣当中,闻言,慢了几秒回道:“我去买,你等一下。”

  程双本想逗逗他,调侃一下连冰淇淋都买了,还差个买勺的钱吗?但当看见冼天佐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又突然心软,算了,欺负他干嘛。

  “一起去。”程双说。

  两人两狗坐进车里,程双抱着冰淇淋桶坐在副驾,冼天佐把车停靠在超市门口,不多时,攥着一捆勺子出来,型号有大有小,大的快跟火锅漏勺差不多。

  程双挑眉问:“买这么多干嘛?”

  冼天佐说:“不知道你喜欢用哪种。”

  程双还没吃到冰淇淋,已经觉得嘴里甜甜的,不光嘴里,像是血液中都混杂了冰淇淋的味道。

  坐进车里,程双再次打开桶盖,手中拿着第一眼最鄙视的‘大漏勺’,一口吃下去,满足到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回味。

  冼天佐说:“不要吃太多。”

  程双道:“不让我多吃,你还给我买这么多,不知道人性禁不起考验吗?”

  冼天佐道:“你还想吃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把大勺子,里面盛着满满的香草冰淇淋,已经送到他唇边,冼天佐余光瞥见程双伸过来的手臂,微顿,还是张开嘴。

  程双说:“多吃点儿,我没那么小气。”

  冼天佐不是秦佔,他不吃甜食,小时候是没得吃,长大了也不想报复性摄入,只因为是程双递过来的,仅此而已。

  那么大一勺,冼天佐不可能一口吃完,他已经尽量多吃一点,程双把勺子拿回去,接着他剩下的继续吃,程双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把他当外人,冼天佐却因为这样的举动,瞬间红了耳根,眼睛不敢往程双那边看,他脑子里又开始出现那些控制不住的画面。

  程双抱着冰淇淋桶,像是拥有了一头鲸鱼的家猫,满足的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冰淇淋管饱。”

  冼天佐努力忍着心猿意马,出声接道:“关东煮想吃吗?”

  程双毫不犹豫的回道:“不想。”

  冼天佐又问:“火锅?”

  “不想。”

  “麻辣烫?”

  程双摇头,“别费力气了,现在给我个皇帝我都不换。”

  冼天佐看她左一口右一口,吃得他心疼,胃受得了吗?他有些后悔买了这么多。

  侧头看着程双,冼天佐脱口而出,“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程双正要本能的说不想,闻言侧头看向他,目光迟疑,“真的假的?”

  “真的。”

  “现在吗?”

  “嗯。”

  “去哪儿做?”

  冼天佐迟疑片刻,“我家,你想去吗?”

  程双心底一荡,热气快要冲破冰淇淋的寒气涌到头顶,她故作镇定,甚至眼带打量,“深更半夜,邀请妙龄女子回家,你是想做饭吗?”

  怕程双吃冰淇淋看不清楚,冼天佐还特意开了车内的灯,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程双清楚看见他耳根上的红迅速蔓延到脸上,唇角微动,冼天佐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保证。”

  他心里想的是上次看电影时,他实在是没忍住,估计再忍下去容易死人。

  程双想的却是,啊?不会做什么啊,那还去个屁啊。

  微微垂下视线,程双自顾吃着冰淇淋,没有马上说话,怕表现的太热情,会让冼天佐误以为她是个很开放的人,毕竟他以前明目张胆diss过她,就算是误会下说出的话,可心里要是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也不会这么说。

  她在冼天佐面前,总是缺少了那么一点点女人应该有的矜持,对,矜持一点,别高兴得像是要去冼天佐家里把他给做了一样。

  程双不回应,脸上也看不出喜怒,只是吃冰淇淋的时候,嘴巴比之前张得小了些,冼天佐看出来了,她在犹豫。

  心底想着,要是不想去就不去,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别害怕,你不同意,我什么都不做。”

  程双一口冰淇淋含在口中,完全没办法做吞咽的动作,冼天佐又说了句:“别把胃吃坏了,我给你做虾。”

  之前程双生日的时候,冼天佐做了一桌子的菜,都很好吃,程双最爱的还是那道红烧大虾。

  兴许是被红烧大虾给诱惑了,程双侧头回道:“看在你诚心诚意邀请我的份儿上,行吧,本来想请你吃饭的,又省钱了。”

  冼天佐心底高兴,面上不动声色的回道:“那我又让你开心了。”

  程双心里正想着其他事,乍一听还没听懂,直到反应过来,眸子一挑,“你在内涵我抠吗?”

  冼天佐说:“我没觉得会省钱有什么不好。”

  程双的心再次被准确狙击,他一晚上不知道要狙她多少遍,她心动到心烦,不由得撇了撇嘴,“切,吃了口冰淇淋就会说甜言蜜语了……”

  冼天佐说:“那我以后要多吃点。”

  他勇敢地讲出真心话,程双心底的疯鹿已经把鹿角给撞断了,怎么办,好想把他揪过来,使劲儿的蹂躏一番,他怎么会这么撩?关键他撩人还不自知,这个男人!这个祸害!这个……

  “程双。”

  “啊?”

  听到冼天佐的声音,程双本能转头,朝驾驶方向看去,冼天佐问:“还吃吗?”

  “什么?”

  “冰淇淋。”

  程双瞥了眼手中半天没动的勺子,后知后觉,“哦,不吃了,留着肚子吃虾。”

  冼天佐抬手,把头顶车灯关掉,车内立马陷入昏暗,程双在给冰淇淋桶盖盖子,耳听得身旁传来男人的声音:“我能抱你吗?”

  程双手指一颤,脑袋嗡的一声,空白,输人不输阵,她佯装坦然的侧过身,张开手臂,冼天佐压过来,抱住她。

  跟喜欢的人拥抱,除了心跳很快之外,就是惦记变成现实的踏实,无比的满足,比吃一桶香草味的冰淇淋还要满足,可能是吃了太多冰淇淋,也可能是车内冷气开的比较足,程双这会儿还真有点冷,冼天佐的怀抱很温暖,她抱上去,又不由自主的在他脖颈处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

  冼天佐一动不敢动,怕一触而发,程双把原本向外侧的脸,调转冲着冼天佐的脖颈,“谢谢。”她声音很轻,而后扬起下巴,在他脸颊和耳根中间,亲了一下。

  冼天佐仍旧没动,只是几秒后开口道:“我能亲你吗?”

9932 3669964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669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