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33章 再苦不能苦老婆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20-02-15 03:52:05

  闵姜西出了楚晋行的办公室,接通秦佔的电话,“喂。”

  秦佔问:“在哪?”

  “深空大厦。”

  “完事了吗?”

  “嗯,刚聊完。”

  秦佔说:“我去接你。”

  闵姜西问:“你等下没事?”

  秦佔说:“想你了。”

  闵姜西走出尚进大门,怕在电梯里没信号,在走廊里轻声说道:“怕我受委屈?把心放在肚子里,我要是受三分气,江东绝对受七分。”

  秦佔道:“一分也不行,我平时都舍不得气你,他算老几。”

  闵姜西哄道:“好了,你看我像受气的样吗?快点工作,自己还一屁股事要忙,不用管我。”

  秦佔问:“你等下还有其他事?”

  闵姜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等小姨醒了还要给她打电话。”

  秦佔说:“你来我公司。”

  “你不忙?”

  “等会有个短会,你先过来再说。”

  四下无人,闵姜西低声问:“这么想我?”

  秦佔毫不迟疑的应声:“嗯,特想。”

  闵姜西爽快道:“等着,姐姐去找你。”

  电话挂断,闵姜西乘电梯下楼,从深空去了汇安,她到的时候,秦佔和邵靖伟都不在,另一名助理负责招待,笑着道:“闵小姐,老板说您来了先在办公室里等一下。”

  “好。”

  闵姜西进了办公室,茶几上早就铺满了吃吃喝喝,各种零食甜品,瞬间拉低了整个房间的办公感,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在这办下午茶,助理道:“您还需要什么,随时跟我说。”

  “谢谢,不用了。”

  助理颔首离开,闵姜西坐在沙发上等秦佔回来,他说开个短会,结果她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中途跟闵婕通了电话,夸张的形容了一下自己与江东之间的友情,一通粉饰太平。

  秦佔回来时,闵姜西正跟秦嘉定开视频,他在丁叮家里吃饭,手机正对着餐桌上的六盘菜,闵姜西也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对着一堆甜点道:“好羡慕你们有饭吃,我被你二叔诓到公司,只能吃这些中看不中用的。”

  秦嘉定说:“你也放他鸽子,回来吃饭。”

  秦佔闻言,绕过茶几坐在闵姜西身旁,出声道:“放谁鸽子?”

  丁叮打招呼,“二哥。”

  秦嘉定看见秦佔,出声回道:“你赶紧带她去吃饭,她快饿死了。”

  秦佔说:“你们吃吧,挂了。”

  他把视频关掉,而后一扭身抱住闵姜西,把头垂在她脖颈处,闵姜西靠在沙发上,单手搂着秦佔,垂目问:“很累?”

  秦佔闭着眼睛,“有点。”

  原本计划一小时内就能搞定的短会,因为突然问题延长了二倍,又关灯看了半天的投影,一见光眼睛酸胀。

  闵姜西拍了下自己的腿,“躺下。”

  秦佔往下窜了一截,腿搭在柔软的沙发扶手上,头枕着更加温热柔软的大腿,闵姜西帮他揉太阳穴,秦佔道:“想想等下吃什么。”

  闵姜西说:“你晚上没事?”

  秦佔道:“推了。”

  闵姜西说:“别因为我耽误正事,有的是人想跟我约饭,我刚还推了程二和荣昊。”

  秦佔说:“就是知道你档期紧,我才要抢个先。”

  闵姜西说:“这么累不出去吃了,回家早点休息。”

  秦佔勾起唇角,“回家我还能休息吗?”

  闵姜西说:“今晚给你放假,不光今晚,明天,后天,大后天,你想放多久就放多久,给你休个姨妈假怎么样?”

  秦佔道:“再苦再累不能晾老婆,更何况老婆又这么贤惠,等了我这么久。”

  闵姜西道:“这么说就见外了,就是知道来日方长,现在才不能杀鸡取卵,万一给你累出点什么毛病,以后苦的人还不是我。”

  秦佔闭眼挑眉,“原来不是心疼我。”

  闵姜西一本正经,“当然了,还不是怕牛有病把地给荒了。”

  秦佔心里笑,嘴上感慨道:“最毒妇人心呐。”

  他躺了一会儿就要起来,怕闵姜西饿,闵姜西把他按在腿上,手指刮过眼皮,帮他按摩眼睛,嘴上说:“不着急,我刚吃了蛋糕。”

  秦佔随口问:“什么味的?”

  话音落下,身边人明显有所动作,紧接着秦佔唇上一软,闵姜西才刚探出舌尖,秦佔已经毫不设防的张开嘴放她进来,唇齿纠缠,待到闵姜西抬起头,重新摆好姿势帮他按摩,秦佔舔了下唇,低声道:“桃子味的。”

  “嗯。”

  “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秦佔和闵姜西经常玩默契游戏,突然就让对方猜自己心里想什么,闵姜西睨着秦佔的脸,相由心生,其实他五官都长得极正,但偏偏横行霸道惯了,身上的气场硬生生把面相都给带的多了几分飞扬跋扈,像是天生的不好惹,难怪那么多人都怕他。

  闵姜西一下一下的刮着秦佔的眉骨,不怵反喜,开口说:“想耕地?”

  秦佔微微扬起唇角,“不正经。”

  闵姜西说:“对不起,我龌龊了,你心里想什么?”

  秦佔道:“想吃桃子。”

  闵姜西说:“不想当牛想当猴?”

  秦佔抓住闵姜西的手腕,睁眼问:“确定不饿?”

  他声音低沉,眸子里也蒙了一层浓浓的暗示,不等闵姜西出声,她胃里发出清晰的一串声音,又长又响,两人四目相对,闵姜西故意道:“没事,不用心疼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能给你减减压也好。”

  秦佔抬眼看着闵姜西的脸,最后总结性的说道:“你要是走楚楚可怜的路线,我能被你磨死。”

  闵姜西当即眼神一变,“言外之意,我平时很令人望而生畏吗?”

  一句望而生畏,准确无误的戳到了秦佔的笑点,他枕在闵姜西腿上,肆无忌惮的笑着,闵姜西蹙眉揉他的脸,把他脸揉变形,秦佔也不还手。

  两人闹着,一阵手机铃声传出,秦佔从裤袋中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荣慧珊’来电的字样,他看见,闵姜西同样看见。

  短暂的两秒迟疑,泄露了秦佔心里的异样,但又不能不接,他划开接通键,手机贴在耳边,“喂?”

  荣慧珊道:“在忙吗?”

  “刚开完会,有事?”

  “晚上有约吗,一起出来吃饭。”

  秦佔道:“我晚上约了姜西。”

  荣慧珊说:“一起带来啊,人多也热闹。”

  “不去了,你们吃吧。”

  “这么久了还在吃二人烛光晚餐?”

  荣慧珊声音中带着几分调侃,秦佔索性道:“有没有烛光不一定,没准去吃麻辣烫。”

  闵姜西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9932 3643743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643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