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28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19-10-09 01:51:34

  秦佔易燃易爆炸,沾火就着,闵姜西反而淡定的说:“被人戳穿撒谎恼羞成怒了?你少用楚晋行转移话题,跟他没关系,他从来没提过你一个字。”

  秦佔不信,“不是他是谁?”

  “他又不是江东,犯不着背地里说你坏话。”

  “江东跟你说的?”

  闵姜西气到没有气,“你怎么不猜我小姨或者江东他爸?”

  秦佔没说话,闵姜西道:“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我,我用不用也拿个喇叭广播一下我喜欢你的事?”

  秦佔不辨喜怒的道:“可以,我帮你联系媒体。”

  闵姜西不想跟他吵架,给他台阶下,“行了,别跟醋精似的,我又不是饺子。”

  秦佔知道眉眼高低,顺坡就下,“的确是我泡的你,这么说也没错。”

  闵姜西没提张扬的事,说多了怕秦佔想到蒋璇那边,秦佔也没迎风上,吃不准她到底知道多少,没必要让她担心,两人闹了会儿,又聊了会儿闵婕和江悦庭,闵姜西算着时间,出声道:“不跟你说了,我刚回来,还没跟我小姨聊天。”

  秦佔应声:“去吧,告诉小姨别委屈,等我回去。”

  “嗯,你照顾好自己,别感冒,有事要提前告诉我。”

  秦佔忽然放低声音,“西宝,等我回去,你来我那住。”

  “行了,我挂了。”

  “西宝……”秦佔又开始磨人。

  闵姜西视线飘忽着说:“再看吧。”

  秦佔立即道:“我当你答应了。”

  闵姜西说:“回来先算账。”

  一分钟后,闵姜西从主卧出去,客厅没人,她敲了客卧房门,闵婕给她开门,问:“还没睡?”

  闵姜西说:“刚跟秦佔打完电话。”

  闵婕问:“阿佔没生气吧?”

  闵姜西说:“他生什么气?”

  闵婕道:“我对深城这边的事太不熟悉了,都不清楚阿佔跟江家的关系。”

  闵姜西说:“你只在乎你喜欢的人就够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

  闵婕坐在床边,犹如犯错的小学生一样,微微低着头道:“你别护着我,什么麻烦事都往自己身上扛,这件事我必须自己解决,且不说阿佔跟江东关系不好,单说江东的心情,我就不能不在意,他是你江叔叔唯一的儿子。”

  闵姜西直言不讳,“你知道江东他妈是自杀死的吗?”

  闵婕抬起头,“你也知道?”

  闵姜西道:“江叔叔有跟你说是什么原因吗?”

  闵婕道:“提过一次,说是生病了,偷偷在吃药,没有告诉家里人。”

  “抑郁症?”

  闵婕点点头,“你江叔叔说怪他不好,工作忙,经常一个月甚至更久不回家里一次,两人总是吵架,他老婆强势又多疑,完全沟通不了,他提过离婚,他老婆不同意,就这么耗着,他没想到他老婆会生病自杀。”

  闵姜西沉默片刻,开口道:“有些话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但我还是想你仔细考虑清楚,江家不是普通家庭,江叔叔也不是普通商人,他以前没时间陪他老婆,不见得现在就有时间陪你,还有那些前仆后继的小姑娘,人家未必有你漂亮,但肯定比你年轻,你禁不禁得住刺激,扛不扛得住寂寞,受不受得了委屈……再者,江东你是第二次见,他翻脸的速度不用我跟你细说了吧?他现在还不是仇视你,只是仇视要嫁给他爸的那个人,如果你跟江叔叔确定要结婚,他可能不会把他爸怎么样,但你就说不好了,他在深城绰号‘白无常’。”

  闵婕道:“我想好了,如果江东不愿意,没人能取代他妈妈的位置,我可以不嫁给他爸爸。”

  闵姜西眉头一蹙,“你还没听清楚我的意思,我不是让你退而求其次,如果你想清楚这辈子非他不嫁,那就嫁,江叔叔想娶你,就让他把家里的事摆平了再来娶,不要让你在中间左右为难,你是三十八岁了,三十八岁怎么了?你想结伴一生的人,必须把你光明正大的娶回家。”

  闵婕眼眶红了,因为这番话曾是她的妈妈,闵姜西的外婆说过的,那时候闵仪刚去世不久,她们把闵姜西从冬城带回汉城,几千公里的山山水水,阻隔了那么多东西,却依旧没能挡住流言蜚语,很快身边就有人议论,闵仪自杀是因为当了别人的小三,被人原配逼死的,老太太找到传话的人,不急不躁的道:“我的女儿,这辈子只会给人当老婆,当不了情妇也当不了小三,任何人想找,只有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这话闵婕记得清清楚楚,所以早年很多有钱人找她,她都没理,因为那些人根本不会娶她,她为何独独看中江悦庭,不是他的身家背景,而是他拿出了户口本,只要她点头,他随时随地都会娶她。

  她想嫁,想光明正大,不被任何人指指点点。

  内心纠结,闵婕说:“你江叔叔是真心实意想要娶我,我也是一百个愿意嫁,但是江东……”

  闵姜西说:“出了问题就解决问题,你现在妥协不结婚,如果江东说他爸是真喜欢你也不行呢?你是不是还要分手?”

  闵婕不出声,闵姜西说:“江叔叔跟江东的矛盾不是因你而起,你只是处理问题的契机,问题解决了,皆大欢喜,如果解决不了,无论你嫁或是不嫁,江东都不会让你好过,真就成了他说的那句,鸡犬不宁。”

  闵婕眉头轻蹙,“其实你江叔叔晚上给我打电话也聊了,他说要找江东谈,我还怕他们吵架,叫他不要说。”

  闵姜西道:“疙瘩摆在那,一辈子不碰也不会开,江东对他妈妈的死耿耿于怀,这事不是你能解的,还得江叔叔去说。”

  闵婕问:“那我能做点什么?”

  闵姜西说:“保持美丽,保持心情愉悦。”

  闵婕嘴一瘪,“我开心的起来吗?”

  闵姜西说:“别怕,有我呢。”

  闵婕满眼狐疑,“你能把江东怎么样?”

  闵姜西说:“我是不能把他怎么样,以前他追在我后面非要认我当妹妹,现在是我追在他后面,真心实意的求他给我当哥哥,虽然我不信命,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老天注定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谁能想到,一句玩笑,竟然一语成谶,如果江东能未卜先知,肯定不会嚷的满城皆知。

9932 3610877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610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