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6章 前秦后楚,保驾护航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19-02-19 00:02:31

  闵姜西知道秦佔突然出现,势必要给她撑腰的,只不过……这话说的会不会太过挑衅?

  再看何曼怡,有那么一瞬间,闵姜西在她脸上看出了妈卖批,当然何曼怡是不敢跟秦佔这么说的,她只能撑着那两块僵硬的笑肌,努力想让秦佔当个正常人,“不是的,秦先生,闵老师身为家教,为人师表,一言一行都该起到表率作用……”

  秦佔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如果你理解的表率跟我理解的相同,那闵姜西已经做到了,我家孩子被她教的很好,不该打的人不要打,找打的人往死里打。如果你跟我的理解不同,我现在无缘无故打你一顿,你是站着不还手,还是稍微反抗一两下?”

  不知道秦佔是不是故意的,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右手摸着面前的玻璃杯,这个举动让何曼怡心底警铃大作,她怕秦佔是疯子,真的为了闵姜西跟她动手,反正在他眼里,大家都是小角色,就是真动了又能怎么样?

  闵姜西看出何曼怡的心惊胆战,虽然这会儿不是玩笑的场合,可她还是莫名的有种想笑的冲动。

  她默默地垂下头,何曼怡脸色白一阵红一阵的说:“秦先生,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您很看重闵老师,我也知道她是个好家教,无论师德还是人品,但现在外界给先行的压力很大,让我们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刚刚也跟闵老师沟通过,但闵老师只说是私人原因,不愿意多透露,我很难办……”

  她竟然不解释?

  秦佔很快想到原因,也是唯一的原因。

  不动声色,他开口道:“昨晚我也在现场,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我。”

  何曼怡如坐针毡,她可以审问闵姜西,哪敢问秦佔?

  秦佔看出她心里所想,也不愿听她啰嗦,干脆道:“视频里的人我都认识,要不要我把她们叫过来,你挨个问问到底是谁的错?”

  何曼怡下意识的赔笑,“不用……”

  秦佔道:“是我的原因,闵姜西帮我背了黑锅,没人会告先行,这件事也不会再有后续,你看怎么处理。”

  他三言两语雷厉风行,瞬间将何曼怡逼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何曼怡孤立无援,竟然把目光投向了半晌没说话的闵姜西,可见是病急乱投医。

  闵姜西只会倚人仗势,倒不至于仗势欺人,更何况何曼怡是先行的人,她不想落个带着外人欺负自己人的名声。

  “秦先生,谢谢您特地过来帮我作证,二老板已经知道情况了,这件事还要等大老板那边的最终意见。”

  她开口,秦佔不会为难她,故意当着何曼怡的面儿,好声好气的道:“嗯,有事打给我。”

  闵姜西被他变脸的速度惊到,衣服下的胳膊瞬间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微笑点头,起身把人往外送。

  何曼怡跟闵姜西一起把这尊大佛给送走,电梯门合上,闵姜西转身,但见身后的何曼怡沉着一张脸,等不到回办公室,当场发作,“闵老师,我知道你现在背靠大树好乘凉,但公司规定就是规定,我也是秉公办事,你没必要大清早的找我麻烦吧?”

  闵姜西安抚道:“我不知道秦先生会来。”

  说完,何曼怡更生气了,冷笑着道:“你真没必要跟我演这出。”

  闵姜西深知自己跟何曼怡的关系是无法扭转的,索性破罐子破摔,“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我没想到您这么早就来了,我要是真想托大,直接叫秦佔往公司打个电话就好了。”

  何曼怡说:“你既然有这条关系,何不干脆跳槽去别处,先行有先行的规矩,就算你是丁恪的学妹也不能例外!”

  话音刚落,电梯门打开,说曹操曹操到,一身正装的丁恪出现,刚一抬脚就看到门外的两人,不由得眼露诧色,“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说时迟那时快,何曼怡一秒红眼,委屈的别开视线,速度快到闵姜西还没来得及入戏。

  丁恪见状,看了看闵姜西,又看向何曼怡,“出什么事儿了?”

  何曼怡伸手抹眼睛,丁恪递了包纸巾给她,“有事儿说事儿,站在这儿哭,让人看见还以为怎么了。”

  何曼怡用纸巾轻拭防水的假睫毛,低声道:“没事。”

  丁恪道:“没外人,有话直说。”

  何曼怡怕闵姜西先开口,找准时机道:“我今天刚来就看到有人给我发了一份邮件,内容是闵姜西跟一帮人当街打架的视频,很多客户也知道这件事,要求先行严肃处理给出回复,不然就要曝光,我第一时间跟闵姜西联系,她不愿意说打架原因,还把秦佔给叫来了,我是不敢得罪秦佔,但我在先行工作,我有我的职业操守,该查的就要查,该罚的也必须罚,就算找人来吓唬我也没有用,除非我不在先行了,那我管不了。”

  这份慷慨激昂舍己为公的陈词,听得闵姜西都想给她涨工资,真是一点儿私人恩怨都不掺啊。

  丁恪闻言,一点儿都不惊讶,面不改色的道:“你怎么不打电话问问我?”

  何曼怡看向丁恪,红着眼撒娇,“你那么多事要忙,我怕影响你休息,而且这事在我的职责范围内,我可以处理好。”

  丁恪道:“你早一点儿问我,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事儿,这事儿我昨晚就知道了,不用管外面的施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何曼怡听着丁恪避重就轻的话,不由得瞪眼道:“我刚说你不会因为私心袒护任何人,你以为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吗?公司里那么多家教,谁还没几个消息灵通的客户,估计现在大家都听到风声了,你这么做大家心里怎么想?你私下里对闵姜西怎么样,我管不着,总要表面上一碗水端平吧?”

  何曼怡的失控恰好凸显了闵姜西的淡定,闵姜西心底叹气,哎,被嫉妒冲昏头的女人啊,无论嘴上说的如何冠冕堂皇,行动却始终暴露着人性的弱点。

  像她这样修身养性不好吗?

  心不动,身不动,随时保持理智。

  同样理智的还有丁恪,被何曼怡机关枪似的质问也并不生气,只面不改色的回道:“这个决定不是我做的,我也是传达楚先生的指示。”

  闵姜西听到楚先生三个字,神色微变,楚晋行……

9932 3531076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31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