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7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苏 芷 更新时间:2020-06-30 16:14:13

  静姝已是语无伦次, 她虽然再世重生,可这一世的好些事情,却和前世不一样了。

  萧景行的认祖归宗, 宋老爷子早逝, 这些都和前世不同,她实在不知道何佳蕙是否能度过这一次劫难,万一她真的死了, 那岂不是自己害死了她的。

  一想到这里, 静姝真恨不得摔下悬崖的人是自己。

  “我……我要去找表姐。”静姝勉强挣扎着起来, 身体却不听使唤,根本没有力气推开谢昭的怀抱。她又气又悔, 只扯着谢昭的衣服道:“先生你放开我……让我出去……”

  谢昭却纹丝不动,任由她如发怒的小猫一样撕咬拉扯,依旧不松开自己的双手。

  片刻之后, 他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松动,搂住静姝的手背青筋都爆了起来,在她耳边哑然道:“你……不要乱动。”

  静姝的身子一僵, 整个人都石化了,她外表虽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可内里却早已经是经历了世事的人,如何能察觉不出,谢昭的身体, 竟在她放肆的挣扎中起了变化。

  谢昭的脸色倒还看上去平静, 他一向极为克制, 很快就控制住了方才的一时失态, 搂着静姝的手臂松了几分,将她放在一旁的地垫上, 这才开口道:“你身上的衣裳脏了,这里离镇国公府的别院不远,先去那里换身衣服吧。”

  静姝低着头,双手抱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裳上都是泥水,连同方才抱着她的谢昭,身上也都满是泥泞。可她心里还念着何佳蕙,只忍不住道:“表姐……我要去找表姐……”

  她挽起帘子,看见一行人都围在悬崖边上,刘妈妈见她醒了,忙迎了过来道:“姑娘醒了,方才跟着谢四爷的那个小哥,也不知道会什么飞天遁地的功夫,这么一跳就下去了,现在两个人都不见踪影了。”

  谢昭却知道徐烈身手极好,若不是有万全的把握,是不会贸然跳下去的,只是这悬崖深不见底,其他人是下不去的,便吩咐他们道:“下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先带了宋姑娘去镇国公府,找一队人马直接去悬崖下头寻人,麻烦妈妈先回宋家,向老太太回个话。”

  刘妈妈是跟着宋老太太在通州住了两年的,也见过谢昭好几回了,如今遇见了他,便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只一个劲点头道:“老奴听谢大人的,还请谢大人照顾好姑娘。”

  ******

  悬崖下头,积雪足有半丈高。
马车坠崖的瞬间,何佳蕙就从马车中摔了出来,身子被弹到一棵树上,又落到了地上,在雪地里滚了好几圈,忽然往下一坠,竟是摔到了一个地洞中。

  这地洞周围被积雪覆盖,上面又散落着各种枯枝,倒像是猎人为捕兽而设的陷阱。

  何佳蕙甫一摔下来,只觉得浑身都疼,眼圈便蒙上了一圈湿雾,又想着自己一心寻思,却没料到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没死成,便觉得造化弄人,只呜咽的哭了起来。

  她若这样被找回去,横竖还是要嫁给那平安侯世子,还白受了这些皮肉之苦。

  可是转念一想,这地洞又深又黑,若是她在这里死不开口,外头的人也许就找不到自己了,她一个人在这里,过不了几天,也会饿死的。

  何佳蕙这么一想,又觉得寻死有了几分希望,便索性抱膝靠在角落中,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姑娘……姑娘你在哪儿?”

  “姑娘……姑娘?”

  外头却忽然传来了寻人的声音,何佳蕙心下一惊,正要回话,忽然又想起了方才自己要默默等死的念头,便索性忍住了不开口,只等着那声音自己走远。

  果然不过片刻,那声音越来越远,何佳蕙松了一口气,身子软软的靠在石壁上,忽然就听见头顶有人开口说话:“姑娘……我喊你你怎么不吱声呢?”

  何佳蕙吓了一跳,一抬头便看见一张刚毅俊朗的脸自上而下看着她,眼中还带着几分不解,看见她抬起头来,只笑着道:“你没事吧。”

  被人猛地这样看了一眼,何佳蕙脸颊顿时涨的通红,更何况那人还口口声声这么问她,倒像是她的心事被人揭穿了一样,何佳蕙忙就低下头去,小声道:“我没听见。”

  洞口的雪哗哗啦的落下来,何佳蕙还不及抬头,就看见徐烈已经从上头跳了下来。

  “你做什么!”何佳蕙吓了一跳,身子忍不住往后退了退,身后却无路可退,带着几分防备看向徐烈。

  “我不下来,我怎么救你出去呢?”徐烈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也认出了眼前的这位姑娘,正是那日在康定侯府被他给逗哭了的那一个。

  “我不要你救我,你走吧。”何佳蕙抿了抿唇,努力控制着眼泪不溢出眼眶。

  这下子倒是让徐烈为难了,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还有人不愿意自己被救的。

  徐烈只单膝跪在地上,凑到何佳蕙的跟前,见她眼里的泪都要包不住了,脸上却仍旧一片决绝,只开口道:“我不救你也可以,只是……这地方是个陷阱,大约是猎户用来捕这山中猛兽的,要是我走了,一会儿来个老虎猛兽什么的,姑娘你……”

  “我不怕死!”何佳蕙听他说起老虎猛兽,后背都有些发冷了,只是她一心寻思,又怎么能怕这些东西呢,便咬牙说道。

  “死倒是不可怕的……”徐烈看着她,脸上故意露出几分担忧,只一本正经道:“就是你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到时候被它们啃的连个尸首都找不着……岂不是……”

  “你别说了!”徐烈的话还没说完,何佳蕙就已经全身发毛了,她不过就是想死而已,可不想被野兽毁了身体,况且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要是没野兽啃没了衣服,那如何是号,何佳蕙简直不敢想下去。

  “那姑娘还要在这里呆着吗?”徐烈见把她吓得够呛了,倒是又收敛了几分,脸上又带着几分憨笑,只开口道:“不管姑娘遇上了什么事情,也不要想着轻生,人就这一条命,就这么死了多不值。”

  何佳蕙却又红了眼眶,心想他一个春风得意的世家子弟,又如何知道她们这种闺中小姐的忧愁呢!今日他救了她,后头也未必会有什么好日子,只是……念在他这样一片赤忱,她又怎么好意思跟他作怪呢。

  “嗯。”何佳蕙点了点头,扶着石壁就要站起来,脚踝处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她刚才又惊又怕,浑身都痛,竟没发觉自己的腿摔断了,这时候一用力,才惊觉剧痛无比。

  “疼……”何佳蕙跌坐在地上,额头上冷汗都溢了出来。
“我看看。”徐烈只忙蹲了下来,伸手就握住了何佳蕙的小腿。

  少女的小腿纤细匀称,撩起裤管,能看见脚踝处有明显的红肿。

  “脚踝脱臼了。”徐烈的大掌在上头按压了几下,疼得何佳蕙尖叫不已,哭着道:“疼……你别动……不要动……”
“那么怕疼?”徐烈显然是被她的反应给惊住了,往常他在边关,将士们大伤小伤不断,从来也没有人喊一声疼的,他从小到大也不知道断过几根肋骨,折过几次腿,也没见这样叫唤的。

  徐烈哪里顾得上这些,只伸手握住何佳蕙的脚背,往外一拉,又往下一按,只听见喀拉一声,脚踝归位,他还正纳闷这么这么疼这一下何佳蕙反而没喊,抬起头的时候,却见那人已经靠在石壁上,晕死了过去。

  “哎……姑娘……姑娘……”徐烈这下彻底傻了,伸手拍了拍何佳蕙的脸颊,又冷又潮还冒着冷汗,只一点反应也没有。

  “姑娘……你快醒醒啊……”徐烈只着急道:“你不醒咱怎么出去?”他在边上叫唤了好一阵子,何佳蕙也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可这山洞却冷得要命,这样下去,便是豺狼虎豹没有来,只怕她都要先冻死了。

  徐烈想了想,脱下了外袍,包裹到她的身上。

  ******

  平安侯府,昨日去宋家的老婆子飞快的从外院进来,看见平安侯夫人正坐着喝茶,只迎上去道:“回太太,出大事了!”

  平安侯夫人还等着好消息呢,听她这么说,只忙问道:“怎么了?人抓到了?”

  “那里抓到什么人!”那老妈妈吓的六神无主,一把老泪含在眼眶中道:“领头的人回来说,宋家的马车进了五柳坡忽然就回头了,他们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怕误了太太的大事,就追了上去,谁知道……谁知道……”

  平安侯夫人见她支支吾吾,只厉声道:“知道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老妈妈只哭道:“谁知道他们追狠了,前头宋家的马惊了,说是瞧见有个姑娘……连人带马车一起摔下了悬崖!”

  “什么……”平安侯夫人吓得连连退了两步,只问道:“知道是谁家姑娘吗?”到现在她还想着,若摔下去的是宋静姝,他们也算保住了何佳蕙的那份嫁妆了。

  “不知道……领头瞧见马车坠崖,就喊人跑了,生怕被宋家的人寻到,倒是坏了大事了。”老妈妈只回道。

  平安侯夫人却已淡定了几分,咬了咬牙根道:“你先别伸张,让他们出去躲一阵子,你再派人悄悄的去宋家打探打探,到底是哪位姑娘摔下了悬崖去?若不是何家三姑娘,那就阿弥陀佛了。”

  

9871 3686326 MjAxOC8xMi8yOC8jIyM5ODcx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8/9871_368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