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晋江文学城首发

书名:玫瑰挞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栖见 更新时间:2019-07-05 06:59:31

  第四十四章

  如果不是因为陈妄平时看起来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孟婴宁一定会觉得这人有神经病, 或者精神分裂什么的。
风一阵雨一阵的。

  有时候凶巴巴的很冷,对她不好, 有时候又很小心,深黑的眸情绪晦暗, 让人总觉得仿佛在里面看出了几分温柔。

  克制着把她推开, 又忍不住诱惑似的靠近。
理智和欲望可能在自由搏击。

  这会儿,他大概精神分裂症病发到最高潮,终于憋不住了,捏着她的手腕扣在鞋柜柜门上,力气大得像是要折了她一样。
语气特别凶。

  孟婴宁倒是没被他说的这话给吓着, 但手腕实在疼得发麻,痛感比其他别的情绪更早地传到大脑。
孟婴宁眼睛红了。

  她看着他,吸了吸鼻子, 眼圈儿瞬间就里含了一汪泪。
从体内咆哮而出的野兽爪子摁着她, 露出尖锐獠牙,冷锐的牙尖眼看着下一秒就要刺破娇嫩的皮肤似的,却因为这点儿泪被拉了闸。

  陈妄默着看着她,手上力道松了松,还是把她抵在柜门上,眼神压抑而危险:“说话。”
他看着真的挺可怕的, 表情, 泄露出来的略有些失控的情绪,刚刚那些话,
但孟婴宁向来不按套路出牌。

  孟婴宁眼睛一眨巴,眼泪就跟水龙头似的,刷地就从眼眶里飙下来了。

  陈妄:“……”

  孟婴宁特别委屈,哭着黏黏糊糊地说:“你干什么凶我,我不是你女朋友吗,我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你就这么跟你女朋友说话,你是什么禽兽,你出去看看有哪个男的会这么凶自己女朋友!除了你还有没有!”

  “你都不追我,你还凶我,你不主动就算了,我跟你告白,结果你还让我疼。”
“……”
“你还掐我!还摁着我!”
“……”

  孟婴宁整个人被他像个小鸡崽子似的摁在柜门上,抽抽搭搭地边哭边骂他:“你这是家暴,家暴!我才刚跟你谈恋爱你就打我,你还是不是人,我要告你,然后让你上《新老娘舅》。分手!你这个王八!”

  “……”
哭得特别伤心,骂得真情实感。
陈妄被她给整愣了,满腔难以言喻的不安、焦躁、压抑和暴戾像是被放了气儿似的,跟着她开了闸的眼泪一股脑地飞了个干净。

  陈妄沉默地抿着唇,松开了手,缓慢地直起身来,垂眸。
“……我哪儿打你了,”他有些无奈,声音低低的:“这么疼?”

  孟婴宁靠着鞋柜哭,不搭理他,陈妄捏着她指尖拽过她的手,白.嫩嫩的纤细手腕一圈儿又全红了,看得他眉心一拧。
陈妄叹了口气,拇指指腹小心地揉了揉:“我真没使劲儿。”

  孟婴宁可怜巴巴地抽了抽鼻子,也垂下眼睫看了一眼,看完更委屈了:“都红了!”她憋着嘴,“我上次你给我捏的,青了好几天。”

  陈妄“啧”了一声:“怎么这么娇气,碰一下就这样。”

  孟婴宁“唰”地抽回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把这叫碰一下?那你要用点劲儿捏捏我是不是得粉碎性骨折?”

  她哭得鼻尖红红,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睁大眼睛一脸匪夷所思瞪着他的样子特别可爱。
陈妄唇角略弯了弯,放开她的手,抬指刮蹭了一下她下巴尖儿挂着的泪:“那可能是得,我以后尽量不用劲儿。”

  他说着先进了屋。
孟婴宁抬手,手背蹭了蹭眼睛,在他后面踢掉鞋子跟着进去。

  不是真的难过的时候她眼泪来得快收的也快,这会儿除了眼睛有点红已经看不出来啥了,手腕其实也没那么疼,她就是在他面前忍不住就想矫情一下,撒撒娇。
这会儿,孟婴宁反应过来,想起他刚刚说的话。

  陈妄人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递给她,人坐进沙发里。
小姑娘刚刚嚷嚷的嗓子有点儿哑,接过来小声嘟哝着道了声谢,喝了几口,抬起头来,歪着脑袋看着他:“陈妄。”

  陈妄侧过头来。

  孟婴宁手里捧着杯子,想着他刚刚那句守一辈子寡,眨巴了两下眼:“你刚刚是在跟我求婚吗?”

  陈妄:“……”
陈妄:“?”

  孟婴宁小声说:“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

  “……”
陈妄心情有些复杂。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直接跟你说,我不答应,”孟婴宁把喝了一半的水放在茶几上,玻璃杯底碰到茶几桌面,发出很清脆的一点声响,“你们男人那些特别高瞻远瞩的心思我不明白,我目光短浅得很,我就知道现在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那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才刚说好了要死一起死的,没两个小时你就又后悔了,你这人怎么这样。”

  “还想让我给你守寡,你想得还挺美的,”孟婴宁走到他面前,单膝跪在他旁边沙发上,一只手撑着沙发靠垫,垂头,居高临下抿着唇,哀怨地看着他,“你要是真敢就这么扔下我,我也不跟你一起死了,我就把你的照片摆在床头摆一排,然后一个礼拜找八个男人,一天换一个,礼拜天两个人一起伺候我,让你在下面绿帽子天天换着戴。”

  客厅里一片死寂。
孟婴宁说完,陈妄好半天都没说话。
他定定看了她小半分钟,然后垂下头,终于没忍住笑了。

  “小姑娘,”他笑着靠进沙发里,语气豁然,叹息似的,“你可真是……”

  他抬手,拉着她手臂拽下来,孟婴宁膝盖一弯,整个人扎进他怀里。
陈妄抱着她,手臂收得很紧,低声说:“真想清楚了啊。”

  孟婴宁任由他抱着,点了点头。

  陈妄手指梳着她的头发:“我这么凶,还打你,还对你不好,也没事儿么?”

  孟婴宁没说话,过了好几秒,才慢吞吞地说:“那你不能对我好一点儿吗。”
“嗯,有点难,”陈妄老老实实地说,“没对人好过,不知道怎么好。”

  “……”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这是什么宇宙级别气死人不偿命的钢铁直男?

  孟婴宁有点儿想打他,抬手撑着他肩膀支起身来,刚坐起来,又被他按着背“啪叽”一下给摁回去了:“扑腾什么?”
孟婴宁又重新跌回到他怀里,男人身上硬邦邦的,这么一下子扎进去实在算不上太舒服。
她挣了挣,环着她的手臂却收得很紧,一动都动不了。
“我后悔了,”孟婴宁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就要去找八个男人,找能对我好的,分手,分手!”

  “行,分手。”
陈妄干脆地说。

  孟婴宁瞬间就消停了,安静一瞬,眼看着下一秒就要炸毛。

  “我现在重新追你,”陈妄略微侧头,在她耳边轻声问,“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他声线低磁,贴在她耳畔吐息间有灼热的温度,孟婴宁耳根发麻,耳廓很迅速地红了,她无意识地缩着肩膀躲了躲,声音带上了点儿颤,弱弱地说:“那你对不对我好?”

  “对你好,”陈妄垂眸,看着她透着绯红的耳朵,“怎么好,你教教我?”

  孟婴宁想了想,还是特别在意:“以后你的副驾不能坐别人,那个是女朋友御座。”

  陈妄笑了一声:“嗯,行。”

  “你以后不能表情那么吓人跟我说话,语气还特别凶,我不喜欢,”孟婴宁拿腔拿调地说,“我喜欢温柔的。”

  陈妄顿了顿,声音有点儿冷:“喜欢陆之州那么温柔的?”

  孟婴宁丝毫未觉,脑补了一下陈妄像陆之州那么说话,没忍住打了个哆嗦,觉得还挺吓人的。
“他那样的也行吧。”她皱着眉,勉为其难地说。

  陈妄冷笑了一声:“还也行吧。”
他抬手,捏着她后颈警告似的按了按。
“你行一个试试,”陈妄侧头,贴着她耳畔压着嗓子轻声说,“腿给你打断。”

  “……”

  -

  陈妄第二天一早接到林贺然的电话,手机系统铃声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响,陈妄烦躁得骂了声脏话,闭着眼睛摸过来,接了,声音沙哑:“说。”

  “还睡呢哥,”林贺然大着嗓门说,“这都几点了,无业游民就是好啊,过来一趟,我有点事儿。”

  陈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表,愣了愣。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踏踏实实一个梦没做地一觉睡到天亮了。

  “你有事儿关我屁事。”
“我他妈车不是给你开了吗!你别让我骂你啊。”林贺然说。

  陈妄有点儿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看见有几条微信。
你的婴宁:【[图片]】
你的婴宁:【你看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好适合约会。】
你的婴宁:【而我却要去上班qwq】

  陈妄勾唇,点开了那张图片。
小姑娘站在地铁站口随手拍了张自拍,笑得眼角弯弯,唇边勾着个浅浅的小酒窝。
陈妄随手保存了,翻身下床,俯身捡起旁边沙发上搭着的裤子套上。

  四十分钟后,白色小轿车停在公安局门口。
林贺然急得已经快要长毛了,一看见熟悉的车开过来,三步并作两步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把拉开副驾车门,坐进去:“你怎么不明天再来,你来之前是不是还得化个妆?赶紧把车买了行吗妄哥?你是没钱?”

  陈妄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下车,坐后面。”

  林贺然被他这表情弄得一愣,也严肃了:“怎么了?”

  陈妄就等着他这句话。
他指尖懒懒敲了敲方向盘,拖着声散漫道:“我对象不让人往我副驾上坐。”

  “这是他妈我的副驾驶,这是我的车,”林贺然提醒他,说到一半又反应过来,“你对象?”
林贺然一脸“你快别他妈扯淡了”的表情看着他:“就你这狗逼性格还能有对象?”

  陈妄抽出手机来,点了下屏幕。
屏保是个小姑娘的自拍,阳光下笑得很明朗,唇红齿白,大眼睛内勾外挑,又甜又媚。

  “我操,”林贺然看了一会儿,说,“这你对象?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儿眼熟来着?我肯定在哪儿见过。”

  陈妄把手机往下一扣,淡道:“好看么。”

  “好看。”林贺然真心实意地说,根本没信是他对象,以为他保存的什么网红美少女。

  林贺然心道这个狗逼看着一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的陈妄,还挺闷骚,偷偷保存美少女图片当屏保。

  他本着好东西给兄弟分享的原则凑过去问道:“这妹子还有别的照片儿么,再给我看看。”

  “我给你看个屁,”陈妄冷笑,“好不好看跟你有个屁关系。”

  林贺然:“……”

9839 3584980 MjAxOC8xMi8xNC8jIyM5ODM5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4/9839_3584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