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唐叮叮番外【十】

书名:对你不止是喜欢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时间:2019-06-03 02:10:50

  至于跟唐域谈判这件事, 还没到时候, 两人目前地下恋也谈得挺开心的, 陆之行家门是指纹锁,那天晚上, 他送唐叮叮回去之前,把唐叮叮的指纹也录进去了。

  录完之后, 陆之行冲她扬扬下巴:“试试?”

  唐叮叮眼睛微亮:“真的可以随便进出你家么?”

  “为什么不可以?”陆之行忍不住笑,“你是我女朋友,我有什么可防着你么?我巴不得你天天来。”

  “……”

  她脸微红,手指按在上面, 门锁来了。

  陆之行笑笑:“好了, 这样会方便一些, 以后如果我没及时赶回来,你可以直接进去等我, 家里的东西你都可以碰,没有禁忌, 知道吗?”

  唐叮叮乖巧点头:“好。”

  她还在上高中的时候, 她哥哥就搬出去了,备用钥匙倒是给她一份,不过每次过去都得提前打招呼, 不能乱进,哥哥也不会随便去她房间。

  活到24岁, 她第一次谈恋爱,也第一次在男朋友这里拥有了诸多特权。

  年前几天, 唐叮叮没工作的状态也,也经常往外跑,有时候晚上十点左右才回来,曾婉就奇怪了,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就问:“叮叮,你这几天在忙什么?”
唐叮叮喝着牛奶,强装淡定:“还不是沈菲啊,趁着我这几天休息,弄了很多活动,晚上还有派对。”
骗人的,这几天她都跟男朋友在一起。
沈菲爱玩是真的。
曾婉没怀疑,摇了摇头:“你啊,好不容易休息,就好好休息,别玩累了。”

  “不会的,你看我都胖了三斤了。”

  “你这叫胖?”

  曾婉不满意,之前都瘦了好几斤了,还说瘦了上镜好看,真是……

  唐叮叮眨眨眼,想着今天晚上还要再出去一趟,妈妈就先开口了,她说:“你大堂哥明天过生日,在家里办,下午你陪我去逛逛,我们母女俩很久没出去逛了。”

  唐叮叮看看她,笑眯眯地:“好。”

  吃完早饭就跟陆之行说了,晚上不过去了。

  下午,午睡起来后,唐叮叮就陪曾婉出去了,两人去专柜逛了逛,她给妈妈买了一条项链,曾婉往外面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你看看,你现在陪我逛个街都被人围观。”

  品牌店门外,确实有些人在张望,猜测她是不是唐叮叮。

  唐叮叮也有些无奈,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就是不太自由了,她特意做了一点伪装,没想到还是会被人认出来,她抱着曾婉的手撒娇:“那我陪你喝下午茶,那边很安静,没人的。”

  店里确实很安静,每个桌子都隔着屏风。

  曾婉优雅地端坐着,唐叮叮在点餐,服务员拿着单子出去,打开屏风的那一瞬,门外的人看了过来,两人均是一愣,霍辰东笑着看她:“叮叮。”

  唐叮叮扬起笑脸:“好巧啊,霍哥,你陪林姨过来?”

  霍辰东身旁还站在个跟曾婉差不多贵妇人,霍辰东的妈妈,曾婉抬头看了眼,有些惊喜:“哎,你怎么也来了?”
曾婉跟霍母是旧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这也是为什么两家关系这么好,霍辰东跟唐域唐叮叮关系更亲近的原因之一,既然碰上了,自然要坐一块儿了。
几个人坐下后,霍母笑笑:“辰东难得有空送我过来一趟,等会儿就要走。”
曾婉叹气:“叮叮现在不也是,做什么演员啊。”
唐叮叮娇嗔:“妈……”
霍辰东看着唐叮叮,笑了笑,没说什么。

  两个贵妇人聊着聊着,霍母看看叮叮,笑容温和:“叮叮现在这样很好,越来越漂亮亮眼了,哪像我们辰东……不过现在倒是好了,收心了。”
霍辰东大概一年没有谈过女朋友了,至于女伴有没有不知道,反正没有任何绯闻。
曾婉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笑着打发叮叮:“叮叮,你去帮我交代一下,我要带走几分糕点回去。”

  唐叮叮点头:“好。”

  她起身后,霍辰东也跟着起身:“我陪你去。”

  两人像是有默契似的,走到了后院,那里僻静,户外的位置空荡荡,毕竟冬天没人坐在外面,唐叮叮回头看向霍辰东,笑容依旧:“霍哥,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她没穿外套,霍辰东把搭在手上的大衣裹在她身上,垂眼眼她,眼底情绪复杂:“嗯。”
唐叮叮抿了一下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霍哥……”

  “叮叮,我一年没有跟别人有联系,我……以后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只有你。”霍辰东说完这话,眼神微黯,心底隐隐觉得。
大概,迟了。
一年真的不长,她喜欢了他很多年,在他那么糟糕的情况下,还喜欢着。

  唐叮叮愣了一下,笑了笑:“霍哥,我有男朋友了,你也认识的,陆之行。”
霍辰东脸色白了白,下颚绷紧,咬着腮帮看她,似乎连呼吸都窒了。
唐叮叮默了一下,笑盈盈地看他:“霍哥哥,你以后也会有特别喜欢的人,会想跟她结婚,生孩子,像我哥哥那样的,我祝福你呀。”

  说完,她把外套脱下来,塞给他。

  转身走了。

  霍辰东站在原地,任由冷风吹拂,脸颊僵硬,心底漏了风似的冷,脑子里却飘过去年她生日那晚,追到路口拦住他,她问他选择谁?她说这是她最后一次问了。
想起唐馨生日那晚,她笑着哭,祝福他。

  那时候就应该觉悟了。

  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

  最后一次。
那也许就是真的最后一次。
没有重生。

  ……

  回去的时候,曾婉看着唐叮叮问:“叮叮,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吗?”
唐叮叮:“……”
曾婉叹了口气:“有喜欢的人,试着谈谈也好,你不想跟我们说呢,让你哥哥帮你把把关,你哥哥觉得可以的话,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显然,之前霍母提起过霍辰东了,霍母一直很喜欢叮叮。
唐叮叮含糊地应了一声:“好,我以后会跟你们说的。”
她想了想,给了妈妈一个定心丸:“妈妈,你放心吧,我不想着霍哥哥了。”

  曾婉这才彻底安心。
过年前两三天,陆之行拗不过老冯,再次请人到家里聚一聚,唐馨也来了,瞒着唐域来的。唐叮叮跟她坐在沙发上,小声说:“你不怕哥哥生气吗?”
唐馨笑:“怕什么?他还能……还能拿我怎么样?”
她咳了声。
唐叮叮掩嘴偷笑。

  今晚男人做饭,老冯和老袁手艺都不错,毕竟是有家庭有孩子的中年男人,陆之行一点也不客气地把厨房丢给那两老家伙,自己懒洋洋地靠在门边看着,手抄在裤兜里。
老冯回头看他一眼,嘶了声:“你这单身好些年,剩到32岁,还能捡到叮叮这么个大宝贝,够划算的啊。”
老袁也哼了声:“陆导,你入赘得了。”

  陆之行懒声笑:“别羡慕。”

  袖子被人轻轻一扯。

  他回头,就看见唐叮叮往厨房里看,“要帮忙吗?”

  老冯和老袁同时呛了一声,陆之行握住她的手,低笑:“没事,让他们自己忙吧。”
唐叮叮被他牵着走向客厅,其他几个人啧啧了几声,把她闹了个大红脸,陆之行倒是镇定地拉着她一起坐下,看了一眼唐馨他们,笑了笑:“看电影吗?”
陆之行给他们找了部片子看。

  那晚,等大家都走后,唐叮叮跟着陆之行收拾屋子,她把客厅收拾好,陆之行也从厨房出来了,天气太冷,不好出去走。

  陆之行靠在沙发上,唐叮叮被他抱在腿上,他冷不丁地的一句:“我爸妈知道你了。”吓得唐叮叮腿一软,瞪大眼睛看他,他笑着揉揉她的发,“他们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说我有女朋友,不用紧张,他们没有说让我马上带回去。”

  刚确定关系没多久,现在两人进展已经很快了,再快大概就到了一个让她不自在的阶段了,但陆之行没打算瞒着她什么,只是告诉她一声,免得哪天突然碰上,或者被狗仔拍了,有个心理准备。

  唐叮叮放下心来,怕他误会,主动过去抱他,“我爸妈也还没知道,总觉得大人知道了,会比较有压力。”

  陆之行看着她,温声问:“怕什么?怕他们催婚?”

  唐叮叮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两人年龄的问题,陆之行比她大八岁,今年32岁,她哥哥30岁,连哥哥都要结婚了,那他……她表情有些变幻莫测,不算纠结。

  陆之行笑着亲了她一下,“不用紧张,我这个年纪确实挺适合结婚,父母也有点催的意思,但是叮叮,无需有压力,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为了结婚,也不是为了生孩子。”

  唐叮叮眨眨眼,心里软得不行,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魔力,总是能让她在惶惶的下一秒就安定下来,她脑袋贴在他颈边,故意问:“那为了什么?”

  两人在一起,只要相爱,当然会想结婚。

  陆之行低头,下巴贴着她的鬓发,在她耳边低语:“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足够了,不开心的话一张结婚证书放着也是讽刺,叮叮……”

  她很小声:“嗯?”

  下一秒,男人的气息落在她耳边,他在她耳朵上轻吻了几下,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抬高,覆上去。

  两人吻得难分难舍,倒在沙发上,气息渐渐热了起来。唐叮叮觉得腰上有些痒,心砰砰砰地跳,快得昏眩,陆之行低头看着她,眼睛比以往更漆黑深邃,他低低地说:“我想了想,不可否认我想跟你结婚,当然不是现在,你年纪还小,现在跟你提结婚有点过分了,是等你想结婚的时候,两年,三年,四年,五年,都可以……”

  “不过,别太久。”他埋在她肩窝里,嗓音带笑,“我怕我人老色衰,竞争不过。”

  “……”

  什么羞涩紧张,都抛到脑后了。

  唐叮叮忍不住笑,笑了好一会儿,后知后觉的动容,她伸手抱紧男人紧绷的背,软声说:“导演,你别小看自己,你长得这么帅,一定能帅到六十岁的,不,七十岁!”
陆之行垂眼看她,笑了。
唐叮叮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去。

  电影正播放到一段极度吵闹的片段,两人却像没听见似的,接吻和喘息声也被掩盖,陆之行听见小姑娘特别轻的一句:“以后应该不会再遇上更让我想结婚的人了。”

  所以,如果真的想结婚,只有你啊,导演。

  一部电影播放完了,陆之行把人抱起来,帮她整理衣服,瞥见她红透的耳根,笑了笑:“送你回家?”

  唐叮叮低头:“嗯……”

  回到家后,唐叮叮洗澡的时候,发现内|衣扣子有一颗扣漏了,她脸刷地红了。
陆导演坏起来,也是很坏的。

  一个春节过去,唐叮叮开始忙碌起来,采访录制、出席品牌活动、拍摄广告等等,还有新剧本要背。她跟陆之行的地下恋藏得很成功,一连三个月都没有被拍过。
一晃到了四月初,电影节马上就要到了。
去年爆了三部电影,两部都是时光影业投资的电影,包括《做一个梦给你》,这部电影肯定能提名,包括唐叮叮,这几个人气很高。

  陆之行说:“最佳新人奖,大概跑不了。”

  就连唐域也这么说了。

  这两人都说了,那基本就没跑了。

  韩冰连获奖感言都让人给她写好了,唐叮叮看过之后,笑着放下,她当然在意能不能获奖,能的话那最好,毕竟电影已经拍完了,不能的话说明她能力不够,以后还有机会。
她现在纠结的事情是,电影节颁奖典礼那晚,正好是陆之行生日。
送什么呢?
她还没想好。
如果获奖了,她还可以送他一个奖杯……

  当然那是附加礼物。

  她在群里问:“欢姐,嫂子,有事求助!导演生日我送什么呢?”

  尤小欢:“还叫导演呢?”
唐叮叮:“我改不了口……”
陆之行说随她,就算叫导演,她叫出来也比别人特别,她家导演。
小富婆:“送什么?送小肥羊呗,羊入虎口。”
唐叮叮:“……”
尤小欢:“可以,你也不小了。”
唐叮叮:“……”
她脸色微红,这几个月两人独处的时间挺多,也越来越亲密,她也感受到陆之行有时候有冲动,但是这样会不会太快了一些?而且陆之行也没提过,她太主动好像不太好。
小富婆:“24岁了,可以拥有性生活了。”
唐叮叮:“……”
过了一会儿,唐叮叮和尤欢发现唐馨忽然从聊天中消失了……

  唐叮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叮叮:“嫂子?”

  唐叮叮:“嫂子?”

  小富婆:“……”

  另一头,唐馨手机被唐域拿在手里,男人就站在床头,低头睨着她,脸色变幻莫测,最后回归冷淡:“叮叮跟陆之行?什么时候的事?”
唐馨刚才跟她们聊得太入迷了,以至于唐域走到旁边的不知道。
再一次中招。
不过……惨的是小肥羊。
她硬着头皮笑了笑:“就年前……”

  她拼死给小肥羊和陆之行说话:“陆之行不是很好吗?人有才有貌,还会照顾人,叮叮漂亮可爱,跟他在一起很合适啊,他对叮叮很好,特别好。”

  唐域冷笑了声。
把手机丢给她,捞起自己的手机给唐叮叮打电话。

  唐馨飞快给群里发了个消息。
唐叮叮只看见一行字:你哥哥知道了……

  下一秒,手机就响了。

  她吓得手一抖,接通后,哥哥冷淡地声音传来:“你喜欢陆之行?”
唐叮叮低低地嗯了声:“哥哥,他听好的,这次你应该不会反对了吧?他没什么绯闻……”

  “是吗?以前跟唐馨的不算?”

  “……那是电影炒作!网友脑补的。”

  “你信?”

  “……”

  唐馨听得无语,从后面悄悄戳他的腰,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手又胡乱扯开浴袍带子,唐域回头,眯着眼警告地看她。

  两分钟后。

  电话毫无预警地挂了。

  唐叮叮盯着被挂断的手机,一脸茫然。

  第二天,四个人在那家私房菜馆见面,陆之行跟唐叮叮提早二十分钟到,她看了看陆之行,小声问:“你紧张吗?”
陆之行给两人倒了杯水,看她一眼:“不紧张。”
唐叮叮不信:“真的?”
陆之行喝了半杯水,往椅子后一靠,低头笑笑:“多少有点,毕竟你哥是资本家,你从小又很听他的话,不过……也幸好你听话,我该感谢他才是。不过,我估计他不会太反对,就是身份转换上有些别扭,毕竟我比他大个两三岁……”

  唐叮叮:“……”

  所以,导演你别扭的是这个吗?

  刚要说话,包厢门被推开。

  唐域跟唐馨走进来,两人都穿着白衬衫,看起来很般配亮眼,唐叮叮小声喊了声哥,唐馨悄悄给她递了个颜色,让她安心。

  唐叮叮就真的安心了。

  陆之行笑得从容,把菜单递过去:“你们点。”

  唐馨不客气,快速点了菜,她随口挑起话题:“电影节马上就到了,说起来我们在座的都是赢家,你看看我是编剧,你是导演,叮叮是女主角……”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星星眼看向唐域,笑眯眯地说,“你就最厉害了,赚钱最多的就是你啊,唐总。”

  唐叮叮:“……”

  唐域嘴角一抽,冷淡地开口:“从昨晚到现在,就一直在夸我,不累?”

  唐馨:“……”

  唐叮叮忍不住笑了声,悄悄看了一眼哥哥,小声说:“嫂子说的对啊,以后我们家编剧导演演员和制片都有了,一家人讲究整整齐齐。”

  唐域:“……”
陆之行:“……”

  唐馨哈哈大笑:“对啊,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一家人?你们才刚在一起,是准备结婚?”唐域皱眉看向陆之行。

  陆之行笑笑:“叮叮现在还年轻,一切以她舒适的状态交往,如果哪天她愿意,我们肯定会结婚。”

  唐域看了脸红紧张的唐叮叮,以前他说过,唐叮叮想交男朋友可以,前提一是她喜欢,二是对方品性没问题,当然家底也不能差。他因为电影和求婚视频拍摄跟陆之行关系熟了很多,陆之行在业内评价还不错,他调查过,也没查到什么不良习性,除了……年纪大一点,的确是个好的交往对象。

  “你不觉得,你比她大了一些?”

  “八岁,还好吧?”唐馨抢话,“而且,陆导演比你大,他回头还得叫你哥哥。”

  “……”

  几个人安静了几秒。

  唐叮叮小声补了句:“对啊……”

  陆之行倒是坦荡,笑着看向唐域:“确实是这样,你要是不介意,我提前叫也是可以的。”

  唐域看了他一眼,没什么情绪:“算了。”

  饭桌上,唐域漫不经心看着对面两人的相处,突然觉得,或许唐馨说的是对的,成熟会照顾人的男人更适合叮叮,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唐叮叮喜欢的。

  分别时,唐域还想跟唐叮叮说几句话的时候,被唐馨拖走了,她不满地咕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是个妹控呢?她都长那么大了,跟男朋友同居都是正常的。”
唐域:“……”
他对唐叮叮是正常关心,算什么妹控?

  那时候,唐叮叮跟陆之行已经坐在车上了,她眨眨眼,看向陆之行:“唔,哥哥这算是同意了吧?”

  陆之行低头亲了亲她,“大概是。”

  这件事过去后,电影节马上就要到了,唐叮叮看到嫂子给哥哥定了一块手表,哥哥的手表很多了,她忽然想起陆之行只有那么三四块手表,最贵的一块就五十多万,不像哥哥每一块都上百万。
哦,除了嫂子送的。
最后,唐叮叮订了一款情侣钻石表。

  当做陆之行的生日礼物。

  至于尤欢和唐馨的建议……

  她有点害羞。

  如果陆之行提呢?
她想了想他情潮上身时的眼神,她想,她大概拒绝不了他。

  电影节开幕式当天,唐叮叮挽着陆之行走红毯,她身材高挑,肤若凝脂,气质清新,脸蛋纯天然的精致漂亮,一入场就收获颇多关注。
他们身后还跟着剧组团队,拍照的时候,陆之行趁机低头看看唐叮叮,嘴角含笑:“紧张吗?”
唐叮叮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他,也笑了一下:“还好。”
第一次走红毯,韩冰可谓是给她下了血本……

  当天,女星红毯造型在微博上进行评选。
唐叮叮挽着陆之行的照片被放到第一页。

  “唐叮叮!我可以!长得漂亮,气质好,家世好,唐域那么帅,妹妹也完全不输,跟某些整容脸完全不一样,一眼看到的就是她了!超美啊啊啊啊!”
“陆褚宁女神!唐叮叮我也可!!!!”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唐叮叮跟陆之行好般配啊……”
“我我我注意到了!叮叮跟陆导演真的好般配啊,而且你们看视频啊看视频,我总觉得两人看对方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就是……看情人的眼神。”
“你们多看两个视频……”
……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一点点不经意的情意被捕捉,就能无限放大,加上唐叮叮入围最佳新人奖,关注度突然冲到了前三。
当然,还有黑粉说她靠着家里的关系,才能入围,肯定是内定的最佳新人奖。
晚上剧组团队一起吃饭的时候,唐叮叮看到微博上的网友们的脑补时,吓了一大跳,不是吧?

  狗仔都没出动,网友就先破案了?

  陆之行低头看了她手机一眼,直接抽走了,“不用理会。”
唐馨笑眯眯地说:“只要没被拍到实锤,你想不认都可以。”
唐叮叮:“……”
实锤是什么?没拉窗帘的那种吗?

  她拒绝。

  韩冰也特别交代:“这两天不用多关注网络上的事,等颁奖典礼之后再说。”

  唐叮叮本来也不是多在乎别人的想法的人,把手机交给林林,就不再理会网络上的事了。

  颁奖典礼当晚,唐叮叮不出意外获得最佳新人奖,她提着裙摆上台领奖,她捧着奖杯站在最亮的那一束灯光下,闪亮动人,她笑着说:“我要感谢的人很多,最感谢的是我的导演,是他一眼相中我,让我变成电影的女主角……”

  我的导演……

  这句话听在别人耳朵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

  但陆之行听出她在“我的”后面,很短暂地停顿的了一下,他知道她说的是――我的,导演。

  她的导演。

  她的陆之行。

  他一身黑色西装,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目光温柔地看着台上那个漂亮闪耀的小姑娘,那也是他的小姑娘。

  颁奖典礼结束后,两人没有回酒店,在两人的助理掩护下,悄悄离开。

  车子停在一个高级小区住宅楼下,陆之行在上海的房产,唐叮叮喝了三杯酒,脸蛋微红,戴着鸭舌帽,宽大的卫衣,看不出容颜,被男人带上楼。
两人一进门,就抵着门背吻在一起,唐叮叮帽子掉落,柔软乌黑的长发散落,脸蛋在月色下白皙清透,眼睛亮得像星星,她抱着他的脖子,温顺地说:“导演,生日快乐呀。”
陆之行吻着她,低声:“有你就快乐了。”

  看看,老男人真会说情话!

  亲昵够了,陆之行放她去洗澡。

  唐叮叮在浴室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穿着睡裙出来,脸有些红,陆之行从另一个浴室出来,看了她一眼,目光顿住。小姑娘目光柔软又羞涩,他心底忽而变热,缓慢地别开眼,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下午,她问他:“导演,晚上我们不住酒店可以吗?”
他以为她只是单纯的不想住酒店,就把人带回家里,还特意让家政过来收拾了一下。

  毕竟,他怎么也没想到,小姑娘会这么大胆。

  他丢下擦头发的毛巾,身上披着一件浴袍,系得很规矩。
男人在她面前站定,低声笑笑:“你睡主卧?”
唐叮叮咬唇:“……好。”
很快,又抬头看他,“那你呢?”

  “我睡客房。”

  “……”

  大美人在你面前,你居然睡客房?!

  她被噎了一下,有些低落:“好……”

  陆之行把人送到门口,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闷笑道:“晚安。”
唐叮叮更郁闷了:“……晚安。”

  卧室门被关上了。

  陆之行悄无声息地出了趟门,带着手机,怕她找他。十五分钟后回来,唐叮叮没有给他打电话,他手抄在裤兜里,去敲门,把正躲在床上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电话的唐叮叮吓了一跳。
“叮叮,睡了么?”
“……”
她心跳蓦地快了,爬起来去开门,看到穿戴整齐的陆之行,愣了一下。
下一秒,男人挤进来,把她打横抱起,唐叮叮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衣服,咬着唇看他。
她被压在柔软的床上,男人的眼睛深邃黑亮,他低头吻她,带着安抚的意味,他埋头在她肩窝里,嗓音低哑:“叮叮,怕吗?”
唐叮叮:“……”
他什么都知道……
她又羞又窘,蜷缩在他怀里,闷热虚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小声说:“不怕。”

  “我喜欢你呀,导演。”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很少表白。
热汗淋漓的时候,陆之行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我爱你。”

  ……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

  唐叮叮忽然醒了,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不太好的梦。
醒来时发现,梦是反的。

  她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爬起来,摸着黑把睡裙套上,想去上个厕所,一下床,腿软得差点摔倒,男人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把抱住她。唐叮叮又跌了回去,背靠在他怀里,他身体倚着床头,低头看她,嗓音有刚睡醒的低哑:“去哪儿?”
唐叮叮有些羞涩,小声说:“去厕所。”
他听了掀开被子,就要起身,“我陪你去。”

  唐叮叮看了他一眼,窘得不行,忙按住他:“不用不用,我自己去。”

  她从厕所出来,晨光从窗帘一角漏入一点光,她忍不住走过去悄悄拉开看了一眼,晨光熹微,今天是个好天气,她揉着眼睛,困倦地想。

  一回头,就看见男人靠在床头,人已经清醒,正看着她,明明屋子里昏暗得很,她却看清他眼底的深情和热烈。
她一下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色红透,脚趾都忍不住蜷缩起来。

  陆之行伸手:“过来。”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走过去,钻进他怀里。

  “导演,谢谢你啊。”

  谢谢他在大学校园里错认她,却一眼相中她,让她变成了现在的唐叮叮。

9814 3574258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74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