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6 章

书名:对你不止是喜欢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言川 更新时间:2019-05-16 00:39:37

  呐, 唐域你看, 你一定爱我爱得无法自拔了。
我赢了。
――《小糖心日记》

  这场戏拍摄场地是一片海滩, 陆之行喊了休息之后,摄影师就去喝水休息了, 陆褚宁也去补妆了,唐叮叮的助理看到他上前, 又默默退了回去。

  从小到大,除了唐域偶尔对唐叮叮凶一点之外,她确实从来没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这种语气说话,虽然知道是工作, 也做好被骂的心理准备了, 但真的被NG十几次, 导演冷冰冰骂你怎么回事的时候,还是觉得很丢人, 也很难过。

  她经验不多,演技被碾压, 越NG就越紧张, 还入不了戏。

  唐叮叮咬了咬唇,暗暗深吸了口气,才抬头小声说:“没哭, 拍不好还哭的话,那太丢人了。”

  明明很想哭。

  陆之行垂眸睨着她, 小姑娘眼睛水润清亮,他要是再凶一句, 眼泪下一秒就能滑落,也不是没骂哭过女演员,但从来没这次心情这么复杂。

  唐叮叮是新人,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一点苦,好好的大小姐不做,被他跟唐馨弄来拍戏,怎么看都可怜巴巴的,他无奈地笑笑:“刚才语气有点重。”

  唐叮叮紧张地盯着他,就怕他说声对不起,显得她多娇气,她低声说:“没事,是我的问题,没入戏……”

  不过,他没道歉。
毕竟这事没错,道歉就显得矫情了。

  陆之行一早就知道唐叮叮不是那种骄纵蛮横的大小姐,她性子单纯可爱,要是换个别的带资进组的女演员,多多少少都会耍点脾气,她从来没有。

  “太阳有些晒,来这边,我给你讲讲戏。”

  他语气恢复温和,转身走向太阳蓬。

  唐叮叮跟在他身后,到了蓬下,陆之行手抄进裤兜,顿了一下,摸到两根棒棒糖,他给了她一根,一根塞进自己嘴里。
唐叮叮:“……”
她茫然地接过,“陆导,你喜欢吃糖?”

  在她眼里,男生都不太喜欢吃甜的。

  “还行。”陆之行懒洋洋地坐下,笑着解释了几句,“刚才小佳茗给的,说贿赂我,让我对她温柔一点儿。”

  小佳茗是剧组的小演员,才五岁。

  唐叮叮震惊地看着手里的棒棒糖,五岁就知道贿赂导演让他别骂太凶,温柔一点儿……她也不能输!

  小姑娘低头看他,眼睛发着光:“那你喜欢什么糖呀?”

  陆之行:“……”

  这是想贿赂他?

  陆之行乐了,仰头靠在椅背上失笑,懒懒地说了几种糖的名字,“来,说戏。”

  ……

  小佳茗从小就机灵,她拿着进口棒棒糖给主创团贿赂了一个遍,唐馨含着棒棒糖往唐叮叮那边看,想着要是陆之行没哄好,就自己去哄哄。

  怎么说都是未来小姑子,而且小肥羊还挺好哄的。

  远远看着两人在说戏,她放下心。
晚上,唐馨被唐叮叮拉去买糖,两人买了很多,尤其是牛轧糖。她坐在床上,每一种口味都拿了一颗出来,等唐域的视频打过来,她就给他来了一段直播吃糖。

  唐域靠在沙发上,花卷和棉花都趴在他腿上,他漫不经心地给猫挠了几下肚子,任两只猫怎么撒娇,拿猫爪去拍他的手臂,男人都不不为所动,专注地盯着手机屏幕。

  视频里的小女人嚼着牛轧糖,右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她笑眯眯地:“抹茶味的最好吃,等我下次回去给你带哦。”

  “不用,你自己吃就好。”

  “我喂你,吃吗?”

  时间长了,唐馨越来越大胆,动不动就乱撩,也不分场合,有时候唐域还在开会,微信里就进来一条消息,多半属于精分状态,偶尔还角色扮演。

  唐域似笑非笑地看她,拖长调:“哦,怎么喂?”

  唐馨抛了个媚眼,表示你懂的,又嘀咕道:“花卷和棉花都比我幸福。”

  明明才一个多星期没见,就这么想他了。

  唐域没什么情绪地把腿上的花卷和棉花一起拎走,丢下沙发,挑眉道:“给你腾位置了,什么时候回来坐?”

  唐馨眼睛一亮,高兴地看他:“等剧组放假就回去。”

  “算了,我有时间过去看你。”

  剧组一个月最多一次假期,等她回来,还不如自己过去。

  唐馨说好啊,又说:“但是你两个星期后再来吧,陆褚宁现在在剧组。”

  十多天后,陆褚宁的戏份集中拍摄完毕,她最后一场戏是夜戏,拍完已经十二点了,陆之行请大家吃宵夜,算是庆祝她杀青。
宵夜吃的是烧烤,一群人喝酒聊天。
唐馨去外面接了个电话,一转身,就看见陆褚宁。

  陆褚宁拎着半听啤酒,因为剧中造型,她妆比较浓,长发微卷,被风一吹,风情万种。她瞥见她手机屏幕上的屏保――男人微低着头,腿上坐在两只猫,慵懒靠在沙发上。

  “其实,你也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出现的时间点刚刚好。”

  唐馨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弯起眉眼:“那说明我跟唐域有缘分,你跟他分手,我刚好出现,虽然中间出了点差错,绕了一些圈才在一起,但我们现在很好,每天都很开心。”
陆褚宁沉默,无法反驳。
唐馨错身而过时,她又说:“那只猫,是我送的。”

  唐馨在心里骂了陆褚宁几句,猜是一回事,被人证实又是一回事,都没机会了还存心给人添堵。她回头笑笑:“我回头给你转账,买猫的钱。”

  陆褚宁:“……”

  很快,唐馨通过唐叮叮的微信给陆褚宁转了八千块,临别时还给她送了几盒牛轧糖,她笑眯眯地把盒子塞进她助理怀里,“觉得苦呢,就多吃点糖。”

  把陆褚宁和她的小助理气得半死。

  陆褚宁走后,剧组恢复平静,拍摄进展得很顺利,唐域来探班的频率基本在一个月两次,偶尔唐馨会回一趟北京,每次呆的时间不长,最多两天一夜。

  那时候两人跟其他小别的情侣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撕磨,唐馨有时候爱拿话去撩人,最后的结局总是哭着喊“唐爸爸”结束。

  时间一晃,入了夏。

  六月初,剧组准备转换拍摄地的前一天,霍辰东来探了一次班。

  他来的那天晚上,唐叮叮请他吃了饭,回去的路上,她走进一家店,买了好几盒牛轧糖,都是原味的,霍辰东笑她:“吃这么多糖,不怕蛀牙?”
唐叮叮摇头:“我给陆导演买的。”
霍辰东一愣,“为什么要给他买?”
小姑娘仰着脸,自然地说:“他喜欢吃啊,我去贿赂他,让他指点我,片场对我别那么凶。”

  那一瞬,霍辰东说,你是唐家大小姐,带了一个亿进组。
你在剧组撒泼都可以,哪里需要贿赂别人?

  但她脸上的笑意比月色还动人,分明乐在其中。

  七月初,100天的拍摄期结束,电影杀青那天,又上了一次热搜。同时,霍辰东跟新女朋友分手也窜上去了,唐馨刷到的时候,已经见惯不惯了,她丢掉手机,收拾行李回北京。

  唐域生日快到了,29岁生日。

  她一直很愁,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给他。

  飞机起飞前,她给唐域发了一张图,是一张星座配对图,天蝎女和巨蟹男的配对指数是100分,她噼里啪啦地敲了一段字。

  小富婆:“你看你看你看!都说了我们是最合适的,配对指数100分。”
小富婆:“你去年还拒绝我,说我们不合适。”
小富婆:“我怎么没早点发现这张图,好打你的脸呢?”

  唐域那时候刚开完会,还没离开会议室,靠在椅子上,捞过桌上的手机点开,最后一条是那张小萝莉拿后脑勺对人的表情包,他嘴角弯了弯,回复:“晚点去接你,你要是舍得,现在打也不迟。”
高恒刚把文件收过来,走到旁边,不小心看见什么“打你的脸”,他一脸古怪地看看唐总。

  唐域放下手机,起身瞥他一眼:“有话就说。”

  “唐总,您是不是把唐小姐宠坏了?”

  “怎么?”

  “她竟然说要打您。”高恒有些愤愤。

  唐域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己的助理,手抄进裤兜里,毫无情绪地转身:“还是工作太少,才会脑补有的没的,今晚你留下加班,我去机场接她。”

  高恒:“……”

  不到六点,唐域提前下班,开车去机场接人,两人上次见面是一个星期前,唐域从广州飞过去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飞回广州开会。
这次回来,终于不用为了见面来回奔波了。
唐馨显然也很高兴,一上车就扑过去抱他,小声说:“我回来了。”
唐域笑着嗯了声,他揉揉她的脑袋,低声道:“今晚想吃什么?”

  她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靠回去,老老实实系好安全带,“吃你煎的牛排。”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唐馨去洗了个澡出来,唐域牛排已经煎好了,还给她倒了半杯红酒。唐馨喝完半杯酒,有些犯愁:“电影拍完了,我还没想好要加入哪个项目。”
有几个项目邀请她,但她还没回复。
唐域起身去书房,再回来的时候,把一份文件放在她面前,第一张竟然是她当初在他办公室茶几上涂鸦的东西,再往后翻,是他标准复刻过来的图案。

  她蓦地抬头看他。

  唐域靠回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解释:“这个题材通过了,剧本八月开始写。”他倾身,又给她倒了半杯酒,举起酒杯,含笑地看她,“小糖心,要不要回来?”

  “为什么啊?”

  “最近三个月,我把你的书看了不少,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的,尝试一下未必不是好事。”
唐馨搬过来跟他同居的时候,带过来不少书,他给她腾了三层书架,这段时间,他有空就翻了翻。

  唐域喝完半杯酒,抬手又解开一颗衬衫扣子,起身睨她,“我去洗个澡。”

  唐馨一个人坐在餐厅里,低头看着那份文件。

  那张丑得她都快记不住的涂鸦,他竟然保存下来了,还准备拍这个题材。

  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却连雾气都没有,男人夏日都是洗冷水,唐馨打开门的时候,他好像并不意外,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眼神热得不可思议,手慢慢把水温调到她喜欢的温度。

  水雾渐起,整个浴室突然变得暧昧朦胧起来。
他伸出手,嗓音低哑:“过来。”

  她眼底藏着一丝羞涩,走过去,她低着头贴在他胸膛上,“我来大姨妈了。”

  “又提前了?”唐域皱眉,她的生理期经常不准时,这样说明身体不太好,他想起曾婉认识的一个中医,“回头带你去看看中医。”

  唐馨没应,也不看他的神色,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试试别的么?”
唐域心跳很快,直觉她下一句话,大胆又惹火。
她学他的方式,在他耳边舔了下,吐气如兰:“我没试过能不能在手机上舔出乱码,不过……应该挺灵活的。”

  “……”

  唐域喉结用力一滚,低头看她,眼睛猩红。

  雾蒙蒙中,只能看见镜子里模糊的影子和沉重的喘息。许久,唐域把人拉起来,平静后,抹了一下她的嘴角,她脸红得不行。

  唐域带她去洗漱,她把他推出去,自己洗了个澡。

  两人躺在床上后,唐馨窝在他怀里,还问他感觉如何,唐域垂眼睨她,低声:“下次加倍还给你。”

  一句话,把唐馨弄得脸红心跳。

  唐域低头吻她,其实还是跟她一起的感觉更好。

  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从他怀里抬头,努力睁开眼看他,困倦地问:“你生日礼物,想要什么呀?”

  唐域看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惦记这件事,无声笑笑:“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唐馨迷迷糊糊地点头:“当然啊,我都满足你。”

  女人说完,就抵不住困意,闭上了眼。

  意识模糊的前一秒。

  听到男人在她耳边低语:“我想看你的日记,想知道你的秘密,所有的。”

  

9814 3566272 MjAxOC8xMi8wNS8jIyM5ODE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4_3566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