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魔鬼本心

书名:魔鬼的体温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19-04-16 10:58:35

  远处,卫琬脸色青白交错地看着, 她的帐篷原封不动。原本看着裴川利落搭帐篷, 她是想等他搭完以后过去求助的, 没想到他直接帮贝瑶搭了。
她想想怎么也不甘心,帐篷也不管了, 直接往那边走。

  卫琬穿着夏季的短裙:“裴川。”

  裴川手上动作不停,没有抬头。少年满头的汗,夏季余热让人够呛。
卫琬为难道:“我不会搭帐篷,你能帮我吗?”

  裴川固定好帐篷, 冷冷道:“不能。”

  卫琬看着站在一旁有些茫然的贝瑶, 被直接拒绝脸上难堪极了。卫琬差点下意识脱口而出,为什么能帮贝瑶却不能帮自己?
然而她到底不是完全没脑子,贝瑶脸上没有暗喜和愉悦,她也在疑惑裴川为什么帮她。而且贝瑶看裴川的眼神很纯粹,不是少女对少年的那种爱慕,只是信赖和熟悉而已。@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一刻卫琬脑海里有个疯狂的想法,裴川不会是单相思吧!

  卫琬愣住,心中震惊。
她看看冷淡搭帐篷的裴川,又看看一旁绝色懵懂的少女。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更甚者,那个叫贝瑶的少女, 完全就不知道裴川的爱意!

  想通以后卫琬气到炸裂, 她也是算是从小到大被人捧着的类型。第一次想讨好一个人,那个人爱答不理冷淡到极致就算了, 他喜欢上另一个少女,偏偏连告白都没敢,那少女还懵懂一无所知!
她得不到的人,也许在另一个少女眼里轻而易举甚至不想要。

  卫琬脸色难看极了。

  她也没再说话回去了。郑航和金子阳两个合作搭完了。
金子阳说:“老子真特么厉害啊,爱上我自己。”他振臂一呼,“妹妹们,谁需要金少帮忙啊,举个小手!”

  其中一个女孩落落大方笑着举了个手:“谢谢金少啦。”
“甭客气!”

  卫琬本来想举手,可是看有人捷足先登,她更气。
郑航走过来,说道:“我帮你吧。”
卫琬压下心中的恼怒:“好啊。”

  她和郑航一起搭帐篷,靠得极近,卫琬问他:“郑航,裴川之前就认识那个叫贝瑶的吗?”
“是啊。”
“他们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不太清楚,以前没听川哥提起过。”

  提都不会提的人么?
卫琬眼里闪过一道光。

  ~
夏季的田野不时有阵阵虫鸣,身下并不柔软。裴川枕着手臂,帐篷开了一丝缝,夜风吹动布帘,不远处传来金子阳他们打扑克牌的声音。
往常他会去,今晚他没有去。

  布帘被人掀开,裴川抬眸,看见一张娇美的小脸探进来。

  他对上她清亮的杏儿眼,贝瑶欢快道:“你猜我带来了什么?”
他看着她夜色下美貌无双的容颜,低声道:“猜不到。”

  少女从背后变出一瓶花露水。

  贝瑶说:“这里好多蚊子,还会钻进帐篷,帐篷里面没有灯,打不到它们。还好带了花露水,你要喷一喷吗?”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贝瑶。”
“嗯?”
“我当初。”他嗓音顿了顿,“骗了你。这么久过去,我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你怎么能依然若无其事相处呢?”到底是有多不在乎他,才会完全不把他的一切储存在记忆。

  少女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很不解,他听见她轻声道:“可是你是裴川啊。”和我一起长大的裴川,会任性地画三八线,会在每个夏季多带一瓶水,一同走过无数次回家的路的少年。

  他的拳头蓦然握紧,明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心里却几乎不受控制地紧缩又松开。

  他嗓音低沉:“花露水拿来。”
“噢。”
裴川起身随便喷了几下,然后又递到她手中。花露水浓郁的香气在狭隘的帐篷里散开。

  她说:“裴川,明天见!”

  直到帐篷合上,他轻轻笑了声。因为他是裴川,多可笑可爱的理由啊,然而她从来不曾了解裴川。

  ~
第二天清晨,十个队员手机尽数上缴以后,分别被随机带领到丛林中,贝瑶身边有一簇开得灿烂的夏花,她换成了长袖,往丛林里走。

  树上的广播说:“同学们,第一天的生存就要开始了,现在生存人数:10人。出局人数0人,大家尽快找到午餐哦,不然就要饿肚子了。”

  贝瑶盯着那个广播看了一会儿,原来生存人数都会播报的呀。
说实话,她觉得这种生存夏令营,是有钱人没事做来找乐子的,实在不适合她。然而来都来了,她也不是喜欢轻易放弃的人,贝瑶摊开地图,开始找地图上的生存点。

  她后领的小光点一闪一闪,在阳光下光芒却极其轻微。
贝瑶自己看不见。

  丛林另一边,裴川皱着眉看自己的定位仪。

  贝瑶离他很远。

  他们几乎是被拆开到了丛林的两头,那个小光点一闪一闪,在努力找路。
裴川眼睛微眯,其实这样并不吉利。哪怕随机分配,她和他都在最远的距离。从来都没有缘分啊,但那又怎么样呢?

  裴川往贝瑶的方向走。

  他第一个遇到的是金子阳,金子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直乱转:“卧槽这什么鬼地方,我刚刚是不是来过这里?我来过吗?没有吧。”

  裴川面无表情,绕开他,自己一个人走了。

  丛林里因为有高大的乔木,乔木又长得一样,很容易迷路。他并没有去找所谓的午饭供应点,他一直朝着定位仪的小圆点走。
“裴川!”卫琬眼睛一亮,从十多米的侧面跑过来,“你等等我。”

  她跑得气喘吁吁,裴川步子却没有停。

  卫琬好不容易追上他:“呼……我找不到路了,按地图上标的资源点根本就找不到。裴川,我能和你一起组队吗?”
“不能。”他嗓音淡淡,“滚开。”

  卫琬脸上的笑也没了,她喃喃道:“你要去找贝瑶是不是?你喜欢她对吗?”

  裴川步子顿了顿:“不关你的事。”

  “可是她不喜欢你!”她带着几分快意,尖锐道,“我也是女生,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没有一点那种意思。”
裴川猛然回头,那双黑瞳又冷又怒。

  卫琬第一次见他这样生气,她心里虽然怕了,可是又想,她说的是事实,让裴川屡屡羞辱自己!现在他也该尝尝被喜欢的人拒绝的滋味。
卫琬后退一步:“她不喜欢你,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你看看我好不好?”

  见裴川眸中冷怒依然没有消失,对她的告白也没动容,卫琬说:“你是不是还不信她不喜欢你,你可以直接问她!或者我去问!”
“你敢!”

  有那么一瞬,卫琬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怒意。

  他为什么会怕贝瑶知道?
卫琬脑子一转:“你和我在一起吧,我不给她说了。”

  这是威胁他么?卫琬被郑航捧了一年,捧到忘了自己的身份,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玩意儿了。
裴川笑了,他走近她,脸上冷怒褪.去,笑容带着几分野:“真喜欢我?”
“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握住她右手手腕,眉眼带着几分不羁和懒倦。

  这是裴川第一次碰她,卫琬心脏狂跳,被少年痞痞又不羁的气质弄得有些眼晕:“你、你同意了吗?”
“嗯?你觉得呢?”他靠近她,裴川高大,眉宇冷峻。
卫琬脸慢慢红了:“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喜欢你。”

  他轻笑了声,带着嘲意:“那真是可惜了,我一见到你就恶心。你敢去找她试试?”

  他说罢,蓦然扔开她的右手腕。卫琬手腕生疼,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裴川离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卫琬气急了:“好痛。”
她低头看自己红了的手腕,心里委屈死了。可是当她目光上移片刻,卫琬怔住。

  她的求助腕表熄灭了……

  卫琬快疯了,腕表熄灭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万一没找到食物和住所,她找人救命都找不到。

  她疯了一样地按那两个键,可是始终没反应。
裴川疯了吗?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
裴川没再遇见其他人,毕竟丛林不小,他从清晨一直走到下午,才找到在帐篷前的贝瑶。

  太阳已经下山了。
她按照他的方法在自己搭帐篷,听见脚步声贝瑶警惕回头。她小.嘴上还叼了一个面包。

  见到裴川,她杏儿眼里先是喜悦,然后又尴尬地拿下来自己的面包。

  “裴川,真巧,竟然能遇见你。我走了好久一个人都没有遇到呢。”
“嗯,真巧。”

  少年满头的汗,汗水打湿了他黑色的T恤,他目光却极为沉静。十六岁的少年,结实的胳膊露在外面都带着汗珠。

  裴川T恤上一片深色,太阳已经渐渐开始西沉了。
他走了多远的路呐?

  贝瑶帐篷也不搭了,她看着沉默的少年,走到他身边:“中午找到吃的了吗?”
他看了眼贝瑶温柔明亮的眼睛,如实道:“没有。”他根本没有去找。

  贝瑶知道食物很难找,她也走了很久,才在中午十二点找到吃的,然后走了许久才找到了帐篷。
她怕晚上找不到食物,于是中午的食物分成了两份,把盒饭吃了,其余的东西留着。找到帐篷以后立马动手搭帐篷――天黑以后就来不及了。

  少年让她心疼极了,贝瑶蹲下去自己包里找了一瓶牛奶、一根火腿肠、一盒饼干和一个小蛋糕递给他。
“吃吧。”
“你呢。”

  她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我吃过了,不饿。”

  事实上,她晚饭没吃,然而手中不是还有一个沾了她口水的面包嘛。她和他坐在一起,啃手中的面包。贝瑶饿了,什么都吃得下去。

  裴川把吸管插进牛奶,递给贝瑶。
他拿起她身侧的开过的矿泉水,拧开瓶盖灌了两口。
“喂……”贝瑶傻眼了,“那是我……”

  “嗯?”

  “算了。”贝瑶泄气,她想说那是她喝过的,然而说出来他会不会尴尬呀?
贝瑶说:“快吃吧,吃完我们再找找。”

  可惜物资远远没有老师们说的那样“多”,他们没能找到第二顶帐篷。

  贝瑶有些失望,裴川说:“你睡,我随便将就一晚就可以。”
他说罢直接往她帐篷旁一躺,随身背包当成枕头,垫着睡了,姿态极其淡然。贝瑶没办法,她想了想:“要涂花露水的。”

  裴川说:“嗯。”

  涂了花露水,他闭上的眼睁开,天上的月色温柔,离他很近的地方,少女的嗓音糯糯清甜,像是三月的风,她说:“裴川,这个一点也不好玩。你以后不要参加这种了吧,挺危险的。”
“嗯。”
“我有点害怕,本来我想第二三天就出丛林的。”太累了,而且,洗漱什么的也是个问题呐。夏天一身汗,脏兮兮的。贝瑶虽然是找到水和住所的幸运宝贝,但她实在无法理解这种生存夏令营的趣味。

  “别怕。”他低声道,“我带你去找宝藏。”

  她笑起来:“你食物都找不到呢。”还宝藏。
他说:“是啊,多亏你了贝瑶。”

  少年嗓音低沉,他长大了,喉结分明,声线已经是男人的声线。贝瑶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她不再说话:“晚安。”

  夜晚,遥控小飞机带来新的物资替换。
广播声清脆:“陶涵涵同学放弃求生,生存人数9人,出局1人。”

  第二天早上贝瑶给裴川递了一张湿纸巾。
她睡得不好,地上咯着难受,小脸有些疲倦。裴川这个睡在露天的人脸上却没有什么疲态,他体质很好,再累眯一会儿就能恢复。

  裴川背着她的小包,依言带贝瑶去找食物。

  他方向感极好,几乎不到一个小时,就找到了他们的早餐。

  他随手拿了一个冷掉的三明治和一瓶矿泉水走:“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周围看看。”
没一会儿他回来了:“有个小水潭,去洗洗?”

  贝瑶高兴极了,没走多远果然有个小水潭。

  贝瑶说:“你要洗洗吗?”他流的汗水比自己还多,太阳一晒都快成盐粒了。
裴川顿了顿:“你先洗。”

  小水潭是雨水累积下来了,约莫两平方米,贝瑶搬了一个小石头坐下来,用手鞠着水洗脸,夏天的躁意褪.去不少。这水清清凉凉,舒服极了,她都不想走了。
然而念及裴川,她还是利落地洗完脸。

  裴川随便抹了两把脸,然后他说:“还没到中午,你玩一会儿水我们再走。不急。”

  她嗓音脆生生的,开心得不行:“好。”
丛林鸟声啾啾,夏季蝉鸣不断,太阳升起来。

  裴川在树上捉了一只蝉,他回去的时候,她脱了鞋,一双嫩.嫩的小脚在阳光下白得发光。

  她撩着水玩。
裴川没过去,他靠着树,静静看她。

  卫琬说,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没有一点那种意思。

  他知道,所以他曾经放弃。他不要她的怜悯和同情,他想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和她站在一起。

  他甚至恨过她。
在高一之前。

  他想,她为什么要出现在自己生命里呢?因为善良而同情他,然后让他以后看着她恋爱嫁人,还要笑着祝福她么?
他恨她不会喜欢自己。所以他一度放弃,他这样恶心阴暗的人,不如活在她的记忆里,至少那是一片净土。

  然而他却又被勾.引。
成了恶魔回来索取。

  夏季阳光温柔,并不炽烈。少女裤腿卷到了膝盖,她小腿匀称纤细,脚趾粉.嫩可爱。

  他黑眸沉沉,掌心蝉被他捏得受不了了,“吱――”一声拉得锐利老长!

  她在阳光下回头,他心跳冲撞到胸腔都痛,一时无言。
“送你。”

  裴川摊开手,那蝉断气了。

  “……”
“……”

9809 3552527 MjAxOC8xMi8wMy8jIyM5ODA5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3/9809_3552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