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79章 就不能求个婚嘛~

书名:天后当年十八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宋青柠 更新时间:2020-03-27 00:10:43

  安妮导演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希望我不要动手,接下来的一切都由她来处理。

  挂了电话,我深吸一口气,十分感慨,“大导演就是不一样。”

  宋祁言哼了一声,“你以为她什么人都帮?”

  “什么意思?”我有点疑惑。

  “当年她在家里被人暗杀,差点丧命,是我妈派人去接应她,后来又送她去西西里岛避难。要不然,你以为急流勇退是谁都能做到的?”宋祁言傲娇地抬起下巴。

  啧——

  “好嘛。”我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知道你们家厉害,流弊,是我沾光了。”

  他皱眉,看着我,“什么叫你们家?”

  我嘴角抽了一下,赶紧自打嘴巴,“我说错了,是我们家,我们的家。”

  他哼了一声,这才勉强算是满意,“不用担心,安妮处理这种事比谁都顺手。”

  我耸耸肩,“无所谓了,都到这地步了,反正总要脱离流量,黑不黑看老天吧。”

  车一路开回山庄,我伸了个懒腰,赶紧上去冲澡,然后准备彻夜等瓜。

  宋祁言躺在床/上,再三提醒我,“一点了。”

  我挥了挥手,“知道一点了还不赶紧睡,别吵吵,我忙着呢。”

  宋祁言:“……”

  他大概是忍无可忍,直接下了床,然后把我拖了上去,手脚并用给我困住了。

  然后……替我把眼皮也抹了下去。

  丫的!

  “睡觉。”

  “哦……”

  我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努力睡觉。

  一直到深夜,我的睡意才上来,勉强睡去。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

  封天晴打了九个,最后无奈之下发了一条语音,“虽然你们算是新婚小夫妻,但也不至于这么不节制吧?”

  我:“……”

  我没给她回电话,直接看娱乐新闻,点开头条,然后就被最上面两个视频攫住了眼球。

  安妮深夜发文,夸赞我的演技,并且嘲讽华人圈中某些女星,为了角色不惜毁坏他人声誉。

  并且,附带了我和罗宁面试时候的两段视频。

  从昨天深夜出来就上了热搜爆,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是热门,吃瓜群众数不胜数。

  ——罗影后出来挨打,脸都肿了吧/抠鼻/

  ——世纪大瓜,震惊我。

  ——路人对比了两段视频,表示站范媛,国际大导的眼光不差/狗头/

  ——我罗只是抨击行业现象,并没有指名道姓吧?

  ——罗粉太恶心了吧,你们家主子还不算指名道姓?这种时候出来洗白,简直没救了。

  ——不管,抱走圆子,独自美丽,影后的圈子我们跟不上,玩不起。

  我乐呵了,趴在床/上看评论,差点连早饭都忘记吃,管家上来叫我,我也是抱着手机下去的。

  安妮是真的快准狠,一点情面都没留,罗宁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回应,一直都是闭麦状态。

  我哼了两声,实在是瞧不上这种态度,玩不起,放不下,白白耽误了演技,晚节不保。

  宋夫人抱着孩子从楼上下来,看我心情不错,笑道:“事情解决了?”

  我点了点头,“谢谢妈妈。”

  她略微挑眉,“谢我做什么?”

  “要不是您和安妮导演有交情,她犯不上这么帮我。”我心知肚明。

  宋夫人笑了笑,给睿睿泡女乃粉,淡淡地道:“过两天就又要出国去拍摄了吧?”

  “是啊。”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要去多久。”

  “等你回来,该和祁言准备婚礼了。”宋夫人忽然道。

  我噎了一下,连续咳嗽好几下,赶紧用纸巾捂住嘴,转向她,“什……什么?”

  她看向我,“怎么?你和祁言不打算办婚礼?”

  这事儿我之前想过,可是最近事多反而就忘记了,而且睿睿都快两个月了。

  我犹豫了一下,“办不办也没什么?”

  宋祁言那个家伙可是没跟我提起过,我才不主动提呢。

  宋夫人抿抿唇,抱着睿睿哄着,“你们这些孩子,闹着玩儿似的。”

  “不管你们了,反正你们商量好,不要给彼此留遗憾。”

  我咬着勺子,忽然有点懵,想着要怎么跟宋祁言提这件事。

  刚刚还吃瓜吃的不亦乐乎,忽然就没了意味,有点烦躁地放下了手机。

  宋祁言早早就走了,我那时候还在熟睡呢,有好几天都是这样了。

  我叹了口气,翻开手机,想给宋祁言发个信息,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啊——

  烦死了。

  我这边正在狂纠结,手机又开始叮铃铃地响起来。

  是罗宁发文了。

  这么快?

  我赶紧点进去,一线吃瓜。

  ——作为前辈,我骄傲自满,自以为演技过人,没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

  ……

  罗宁一篇文章写的洋洋洒洒,可谓是感情真挚,最后还直接向我道了歉。

  这态度,圈内估计找不到几个人,有魄力有胆气。

  评论里又开始洗了,人设是敢说敢做的大女人,错不是问题,敢于认错就还是大家心目中的罗宁。

  我……呕!

  你道歉了我就得忍?你道歉了就是敢做敢说,感情你丫的反而占了上风了呗。

  我想了想,直接开了大号,然后上了她刚才那篇文章底下,直白的评论。

  ——事后诸葛谁都会,下次您说话做事在勇敢之前再用点脑子会给世界减少很多麻烦。

  点击,发送!

  正是热闹的时候,大概也没人想到我会这么直白,这下可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好几个老演员都出来为罗宁说话。

  评论开始两极分化。

  ——支持fy,娱乐圈本身就歧视新人,老演员们还处处打压,有资格也不是这么来的。

  ——罗这回让我觉得有点掉价了,不知道你们敢说敢做的人设是怎么立起来的。

  ——这就是新人对前辈的尊重吗?前辈已经道歉了!

  ——尊重是自己挣的,不是新人们施舍的。

  我哼哼两声,连续点赞好几条评论,把自己的立场摆了个明明白白。

  别想恶心爸爸!

  叫你一声前辈,你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搞定了所有事,我直接就去看剧本了,管他外面刮什么风。

  然而一静下来,我就开始想婚礼的事儿,琢磨着宋祁言到底几个意思,这么多天也没向我提起一个字。

  瘪犊子,想白娶我这么可爱漂亮的姑娘!

  哼~

  越想越憋屈,干脆就干扰他,不停发些无聊的话,看他回不回。

  结果连续好几条,宋祁言都回了信,就算不是秒回,后来也回了。

  我想了想,这货可是在赚钱,也蛮辛苦了,还是不打扰他了。

  可是自己内心里又憋屈,原本也没有觉得什么,被宋夫人那么一说,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没有婚礼,就名不正言不顺,感觉自己像是被藏起来了。

  我这边正难受,封天晴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你准备一下,我们下午五点的飞机,要提前过去。”

  我立马坐了起来,“什么?这么早?那边其他角色的试镜不是还没结束吗?”

  “安妮导演说你的角色有很多单人镜头,可是过去先拍,不耽误的。”

  我有点犹豫,宋祁言没回来,我还想跟他说说婚礼的事儿呢。

  “怎么了?你这边有什么问题吗?”封天晴顿了一下,试探性地问我:“是罗宁的事儿?”

  “不是。”我啧了一声,“她哪能耽误我的心情。”

  封天晴“哦”了一声,不再问了,“那就赶紧收拾,多带点衣服,这次可能要在那边呆将近两个月呢。”

  我咬了咬嘴唇,忽然就有点不愿意了,看了一眼手机,是宋祁言的回复,就是没有电话。

  混蛋!不能求个婚嘛!

9790 3656590 MjAxOC8xMS8yNy8jIyM5Nzkw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7/9790_36565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