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93章 豪无人性

书名:天后当年十八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宋青柠 更新时间:2019-10-10 13:14:38

  宋祁言没跟我说清楚,所谓的全方面保镖是什么程度,第二天起来,我看到坐在沙发上检查摄像机的他,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头疼,“你要亲自给我拍?”

  他睨了我一眼,“我主业导演,副业摄影师。”

  我竖了竖大拇指,感情总裁就是您一小兼职是吧。

  外面事情那么多,他这么陪着我有点胡闹了,上官琛还生死未卜呢,等哪天人救回来了,听说我们曾经如此轻率,这兄弟是真的做不成了。

  我走过去,抱住摄影师的腰,撒娇:“你别闹了,交给谁都行,实在不行让江宇腾给我拍拍,或者我直播都行。”

  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都没他昏庸,火烧眉毛的时候给我拍综艺,说出去真被人骂死。

  他嗤笑一声,看穿我的心思,“我乐意给你拍,关别人什么事?”

  我有点无奈,小妖怪这脾气上来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江宇腾从外面进来,看了一圈大厅里的阵仗,啧了一声,有点没眼看地看向宋祁言,“哥,这种时候,你这么做实在是过于昏庸了。”

  宋祁言瞥了他一眼,“败你家天下了?”

  江宇腾做了个抽自己耳光的假动作,“得,算我没说,您就可劲儿作吧,哪天那谁谁谁出来了,听说你俩这么悠闲,估计也得气死。”

  他刚说完,宋祁言的眼神微晃了一下,明显是被干扰了。

  上官琛这么多天没消息,他不可能不担心,兄弟俩在计划前早就有过约定,不管出什么事都要若无其事,但他怎么可能真的不放在欣赏。

  我抱了抱他的手臂,“乖,你去忙吧,别为我浪费时间,等事情了结了,我们有的是时间过我们的小日子。”

  他回抱住我,下巴搭在我的肩膀上,长舒了一口气,“公司的事一直很稳,只有阿琛,一点消息都没有。对方就像是冬眠的蛇,微微探了个脑袋,就又缩下去了。”

  没有消息就是现在最好的消息了。

  我拍拍他的背,小声安慰:“别太担心,好嘛?”

  上官夫人十有八九和幕后的人有关系,湛炀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要我别担心,你别再惹事就好了。”男人轻哼一声。

  我啧了一声,松开他,“我在家还不够安分的?”

  他张了张嘴,估计又要说剧组鱼龙混杂之类的话,我抢先开口:“行了,实在不行就让江宇腾和我一起,反正他这个医生要二十四小时陪护。”

  江宇腾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哼哼两声,“前期蹭我热度,让我奶你,后期利用我的余温,还想让我无私奉献。”

  他撇撇嘴,小声嘀咕:“你们夫妻俩真的是没良心。”

  宋祁言唇角上扬,被他逗笑,转过身去,晃了晃手上的摄影机,问他:“你行吗?”

  江宇腾立刻站直身子,“行!怎么不行!”

  果然,千万别问男人行不行,不管哪一方面,他都会告诉你他行。

  宋祁言虽然还有点不放心,但估计也是外面事情太多,他确实不适合在这个时候陪我胡闹。

  将事情交给江宇腾,他就带着人出去了,临出门还像老妈子一样叮嘱各种事项,啰嗦的要死。

  江宇腾躺在沙发上,顶着鸡窝头啃苹果,“结了婚果然不一样,我觉得我哥有往大爷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我白了他一眼,踹了他腿一下,“你是不打算再混圈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网上有关于他得绝症的阴谋论都出来了,粉丝流失不少。

  “当初进娱乐圈是哥怕我闹事,让我有点事情做。”他晃了晃膀子,看向我,扯了扯身上的白大褂,“这个,才是我该做的。”

  江家是医学世家,他从小耳濡目染,梦想大概就是做个优秀的医生。

  当年事业被毁,以至于他现在也不能再做军医,已经是遗憾了。

  他大概看出我心里的想法,摆了摆手,“我也想明白了,只要能做医生,在哪儿做不一样,就是做个家庭医生也是好的。”

  外人眼里胡作非为的小天王,其实比谁都有想法。

  我有点心酸,过去拍了他的手臂一下,“放心,等事情结束,世界会还你清白的,到时候你还可以继续悬壶济世。”

  “济世就算了,我没那么伟大。”他申了一个懒腰,从我身边经过,“能救你和小侄子就算大功德了。”

  我低下头,摸了摸肚子,心里淌过暖流。

  江宇腾说要帮我拍不是玩笑,下午就在家里安好了各种机位,带着一帮人忙前忙后,医疗室的工作都交给了那黎。

  我四处晃悠,觉得把剧组搬回家这种做法实在是豪无人性但又深得我心,恨不得再接一个剧本在家拍电影才好。

  等到傍晚,总算布置得差不多了,江宇腾扛着摄像机跟在我身后,示意我可以开始说了。

  前期的纪录片,也有点像是宣传片,没有台本,带观众参观一下生活环境即可。

  江宇腾没有回避自己的身份,大大方方和我对话。

  “先去看看卧室。”

  我对着镜头白他一眼,“卧室不去。”

  “小气。”

  废话,卧室很私密的好吧。

  “那就去看看花园好了。”他又提议。

  “这个可以有。”我对着镜头打了一个响指,半扶着肚子,往花园里走,“花园里好多花都是刚种下的,特别漂亮。”

  “好像是风信子?”江宇腾作为背景音。

  “是的。”我捧起一小盆风信子,给镜头展示了一下,“这是我最喜欢的花了。”

  江宇腾了然于胸,“哎?难怪我哥给公司的新名字是Hyacinth,原来如此。”

  我笑了笑,小心地将风信子放回去,在秋千上坐下来,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看向摄像机,“你坐。”

  江宇腾在我身边坐下,还是对着我拍,“你俩想好给宝宝的名字了吗?”

  我沉吟片刻,摇摇头,“取名废,你哥也是,名字的事最好是交给妈妈和爷爷,或者是神奇的网友。”

  这是一个话题,播出去那天十有八九会上热搜。

  摄像机又跟着我上楼上的休闲厅,一路参观各种设施。

  江宇腾特别有梗,即便是两个人对话也能变得生动活泼,如果是直播,肯定要爆了。

  我完全可以想像,等到播出那一天,就算不是大爆,也一定会有水花。

  先导片不长,把家里的各处都走了一遍,我和江宇腾走走停停,竟然也花了两个多小时。

  拍的素材不少,剩下的就交给剪辑师了。

  结束拍摄,江宇腾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微博,算是预热。

  果不其然,几分钟的功夫就上了头条。

  他躺在秋千上,半边脸隐在夜色中,神色悠哉,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却看不出是医生,俨然是豪门贵公子。

  粉丝门都要疯了,回粉的回粉,爆哭的爆哭。

  小天王还是小天王,轻易引爆流量。

  “这么高的人气,不拍戏可惜了,确定不重出江湖?”我瞥了他一眼。

  他闭着眼睛,单手枕在脑后,态度怡然,“再说吧。”

  我耸耸肩,不再说了,心情不错,上楼去看剪辑。

  剧组在家里,剪辑自然也在家里,这样方便我随时提意见。

  走上楼,还没进剪辑室,手机就忽然响了。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范时延。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喂……”

  “阿媛,我在山庄外面,方便见面吗?”

  我惊了一下,赶紧探头往外看去,果然看到车,不知道是不是他。

  “有话进来说吧。”单独出去见他,又不知道要惹多少事,不如光明正大。

9790 3611178 MjAxOC8xMS8yNy8jIyM5Nzkw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7/9790_3611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