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六十三章 断了亲戚关系

书名: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情醉微醺 更新时间:2019-05-16 02:26:39

  “此人是谁?”沐易霏不认识沈芸韵,只得转过身来问阮采苓。

  目光冷淡瞥了一眼沈芸韵以及成老夫人,对沐易霏说,“这就是当初从我们定国公府嫁出去的二表姐,沈芸韵。”

  “哦,那个不知廉耻尚在闺阁就爬上男人床的女人啊,我听说过。”沐易霏故意说得很大声。

  成老夫人和沈芸韵都听得到。

  不同于刚刚沈芸韵帮成老夫人撑腰,估计在成老夫人的心中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并没有帮沈芸韵分辨什么,倒是沈芸韵涨红一张脸,怒急的模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管!”沈芸韵指着沐易霏说。

  哼了一声,沐易霏从腰侧掏出公主腰牌对着沈芸韵和成老夫人,“你们是真的没长眼瞎了吗?连本公主都不认识?”

  一说起公主两个字,沈芸韵和成老夫人浑身一震,俩人对视一眼,沈芸韵慌忙搀扶着成老夫人过来。

  俩人看清沐易霏手中的腰牌时,哆哆嗦嗦的跪下。

  “参见公主!”

  季婧妍尚且是郡主,在外已经有如此风光就更别提沐易霏这个正经公主了,这人可是皇上的心头肉,更是几个皇子争相宠爱的人啊!三千宠爱与一身都不为过!

  这个时候成老夫人才想起,纯慧公主和阮诩尘已经定亲,不日就要嫁进定国公府了。

  “老身不知是公主前来,多有得罪,请公主见谅!”成老夫人低下头。

  比起上一次给阮采苓这个准太子妃行礼,这一次成老夫人倒是发自内心的,公主毕竟是正经皇室出身的人,和阮采苓这种婚配王府的人不同。

  得罪沐易霏那就是得罪了三皇子,如今的局势谁不知道三皇子就是未来的太子啊!

  “本公主偏不见谅!”沐易霏带着沈芸韵绕过两个人,直接坐到刚刚祖孙二人起身的地方,沐易霏瞟了阮采苓一眼。

  见阮采苓没有要阻拦的意思,这才安稳的坐下。

  既然以后要嫁进定国公府,那关于定国公府的事情母后与三哥也都跟她说了些,成老夫人是定国公阮祁的远亲,说是姑母。

  可成老夫人一向仗着自己是长辈,也没多给阮祁面子。

  见沈芸韵正在给刚刚用刑的几个侍卫使眼色,想要他们赶紧离开,阮采苓立刻劈手指着这群人,“给我站住!”

  “还不快走!”沈芸韵焦急的喊了一声,声音很小,只能侍卫几个人听到。

  阮采苓偏不让他们如愿。

  “给我杀了!”

  阮采苓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一道身影从屋顶上飞落,转身要跑的几个人,瞪大了眼睛,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就已经头身分离,倒在沈芸韵和成老夫人的面前!

  “啊!啊啊啊!是谁!杀人了!”

  成老夫人吓得都快要背过气去,唯有沈芸韵撑着成老夫人的身子。

  四个人,一瞬间就全部倒在地上,连还手的时间都没有。

  剑柄上的血迹滴落地面,沈芸韵顺着看上去。

  这不是顾瑾郗身边的那个贴身侍卫吗?

  沈芸韵是认识慕白的,只要是遇到顾瑾郗的时候,都能看到慕白在身边,不过这次看到的慕白不同于往日,没有挂在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这是慕寒。

  慕寒收了剑回到阮采苓身边,轻喊一声,“世子妃。”

  阮采苓淡淡颔首,目光依旧留在对面的成老夫人和沈芸韵身上,当成老夫人发现杀人的,是阮采苓侍卫时,回过神来。

  “阮采苓!你敢杀我们成家的侍卫!你爹呢!我要见你爹!你这个不孝女,不懂得尊老爱幼!”

  提起阮祁,阮采苓的眸光更冷了。

  赶来成家的路上阮采苓就在想,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怎么爹刚出事儿,宴华楼就出事儿了。

  环环相扣,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如果不是大哥反应及时,估计西银就被他们活活打死在成府。

  直到刚刚。

  沐易霏露出自己公主的腰牌时,成老夫人和沈芸韵露出的那种神情让阮采苓明白过来,盐税之事,一定跟他们也有关系。

  这是要赶尽杀绝,也是希望他们无暇顾及盐税之事。

  “我爹?”阮采苓眯着眼睛,突然冷笑一声,“姑奶奶不知道我爹的情况吗?我爹重伤,好悬保住一条命,能活下来了。”

  沈芸韵眸光微微闪烁。

  阮祁居然没死?

  命这么大?

  一剑穿胸还能活下来?

  这样细小的表情也被阮采苓抓住。

  “且不说我爹,我倒是想问问,我们宴华楼的掌柜究竟是怎么得罪姑奶奶了,要将人活生生的打死!她是良民!就算是有过错也该是送交衙门!轮得着你们动用私刑吗!”阮采苓大喊一声。

  成老夫人身子一抖。

  沈芸韵慌忙说,“她不把我们成府放在眼里,居然还敢上门挑衅,不过就是一个掌柜的,打死又如何!”

  “本公主怎么听说,是因为你们派了杀手差点毁了宴华楼角儿的脸呢?”沐易霏突然开口。

  沈芸韵看了沐易霏一眼。

  这事儿自然也是沈芸韵安排的,但也只是想要引西银上钩而已,再者说,那两个杀手也不是西银安排在苍溪身边侍卫的对手!

  不反过来也被杀了吗!

  “这……这……”

  “祖母!”

  门口,成暄也被顾瑾郗推搡着进来,双眼朦胧,只看见院子里跪着两个人。

  “成暄!你回来了!你这……啊,世子爷!”

  成老夫人看见顾瑾郗也站在成暄的身后,一副阎罗的模样,成老夫人本想要起来,却硬生生吓得不敢动了,成暄也随着这俩人的样子,在院子里跪下了。

  “人到齐了,蛮好的。”阮采苓轻声说。

  成暄见到阮采苓向来是有些怕的,虽然从阮采苓这里拿钱花,可每次见到阮采苓总是要被吓唬一通,这会儿就更不得了,不光有阮采苓,还有公主和世子。

  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还好好的在风月楼睡着觉呢,没想到就有人冲进来把自己提了出去。

  在马车中看到顾瑾郗,成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路缩着脖子,随顾瑾郗回到了成家。

  阮采苓手中的十八子一颗一颗的拨动,她看了成暄一眼,又看了看沈芸韵,随后缓缓低下头,漫不经心的说,“你们成家与我阮家虽然是亲戚,不过也只能算是远亲,我这人啊,最不喜欢仗着是亲戚就为所欲为的人。”

  “我以为你们离开定国公府之后会收敛一点,毕竟搬到京城了,不是你们乡下的那种小地方,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所考量,但没想到,啧啧,你们还是如此……”

  阮采苓无奈的叹息一声,沈芸韵意识到阮采苓很快就要说出他们都不愿意听到的话,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可是一抬头就对上了顾瑾郗冷酷的目光。

  成老夫人紧紧抓着孙子的手,虽然不可一世,可这会儿公主和世子都在帮阮采苓撑腰,她还能说什么?

  本不想对成家赶尽杀绝的,毕竟沈芸韵也开始动手了,成家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可现在,已经等不到沈芸韵动手。

  “姑奶奶,我爹敬你是长辈,事事都让着你,可你却不把我爹当小辈,既然如此,这门亲戚不认也罢!”阮采苓抬眸,一双冷眸扫过成老夫人和成暄等人。

  最终落到了沈芸韵身上,一抬手对慕寒说,“安排人给我送到衙门去,成厉生若要求情,让他亲自来找我!其他的人,一概不许开口,后院的妾室不用管,就把这三个人给我丢进去就好。”

  “你敢!阮采苓你敢!我是官眷!我是官眷!”成老夫人对着阮采苓大喊。

  满眼的不可置信。

  阮采苓已经起身准备往外走,歪了歪头,“那又如何?”

  在宴华楼等沐易佐的时候,阮采苓就从凌风口中得到一个消息,皇帝病重。

  虽然查不到病因,可是皇上最近的精神很明显不好,连上朝都是强拖着身子去的,盐税之事一出,更是让皇上愤怒。

  最近很多事情都是三皇子处理,听闻皇上已经写好了圣旨,立三皇子为太子。

  皇帝不理朝政,成厉生和谢清远他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所以才敢为所欲为。

  既然他们都敢做,阮采苓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这世间的道理与千百种,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阮采苓!我是你姑奶奶!我是你爹的姑母!你敢关我!哎呦,我这一把老骨头啊,杀人啦杀人了!”

  见有人前来拉扯自己,成老夫人慌忙跌坐在地上开始哭嚎。

  可跟在顾瑾郗身边的人向来是不管这些的,只要是世子和世子妃的命令,他们都会照做。

  成老夫人就一路被哭着拖进了大牢中,衙门的人也很头疼,成家好歹也算是官宦家庭,他们也不管过问,可是定国公府大小姐把人丢来了,他们能怎么办?

  一官压着一官,定国公比成家高了不知多少,衙门也懂得看眼色。

  “看成老夫人的意思,应该是沈芸韵给出的主意。”

9781 3566283 MjAxOC8xMS8yNC8jIyM5Nzg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4/9781_3566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