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九十四章番外孩子们

书名:贵妃又在欺负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莫问 更新时间:2020-02-14 23:39:55

  西宁关风大沙大,这里的人仿佛都长得一样,破旧的袄子,灰败丘壑的脸庞,这里的女人少之又少,唯一挂着红灯笼的院子,就算是这里唯一的销金窟。

  八皇子一行人的构成,陛下的亲兵,皇贵妃精心搭配照顾皇子生活起居的人,太医,此外就是八皇子自己挖掘的人,挖井的,种地的都有,齐枞汶都好奇他哪找的这些人。

  西宁关的守将听说皇子要来,为了招待皇子,急秃了脑袋,为了拿家里先祖的配剑去当点钱,和婆娘还打了一架,八皇子来时,他脸上还明晃晃挂着三条手指印。

  八皇子让人从身后拿出守将当掉的佩剑,“我途径西川,知晓校尉当掉了当年西宁将军的佩剑,很是不舍,就又赎了回来物归原主。”

  守将一脸惭愧,“末将无能,让殿下看笑话了。”

  “我知晓你是为了迎接我才会去当它,其实校尉不用如此,你就当我是被贬黜至此地,你只管看着我,不要费心为我做些什么。”八皇子说。“我带的这些人,他们也自己管自己,他们要吃要喝,他们有钱。”

  “西宁关什么都没有,有钱也没用。”守将苦笑了一下,“殿下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来受苦呢?”

  “乡下人以为陛下是被贬黜的,末将还是看了邸报,殿下是陛下和皇贵妃的爱子,是绝对不会被贬黜的。”

  八皇子抿唇笑,“你就当我是过来玩的吧。”

  此后,八皇子果真带着人四处转悠着玩,八皇子带来打井的人,守将苦笑着说,“其实我们也曾去外地找有经验的人过来打井,但是没有打出来水,如今关里用水还仰赖着几十年前打的水井。”

  “既然从前能打出水来,现在肯定也能打出水来。”八皇子说,在关里转悠不够,还去关外到处看,亲兵只负责保卫皇子安全,不能干涉皇子的行动,对八皇子这样在旷野上转悠的危险行为,只能暗自提高警惕,寸步不离的守护。

  有哒哒看见阵仗,过来探虚实,被亲兵抓住狠打了一顿,警告不要再过来就放走了,毕竟他们来只是为了护卫皇子,可不是为了打仗。

  虽然久无战事,大家都手痒的很。

  如此找了一个多月,大部分人都认为是找不到水了,但是八皇子不以为意,继续每天都出门寻找,西宁关人虽然觉得他是在做无用功,但是心里也都感念他的好,毕竟他们在边关被遗忘的太久。

  在关外走的越来越远,从平坦的地走到山脚下,一行人做下小憩,亲兵队长看着灰头土脸的八皇子,“殿下,这离的太远,就是找出水来,也运不回去呀。”言下之意就是别往前找了。

  八皇子点头,“哎,我看地理图志之类的书,说地面上没有水的地方,地下就有水,水养万物,没有水就是一块死地,这地看起来荒凉,但是我感觉到是有生命得,但是怎么就找不着水呢?知易行难,是我想得简单了。”

  “殿下亲自走过这么多地方,就算没有找到,也是诚心可鉴。”

  “殿下。”一名匠人握着一株花来找八皇子,神色肃穆,“殿下你看。”

  “这小蓝花长得还挺好看。”八皇子说。

  “殿下,这花在我家乡那边叫做铜草,长这种花得地方,下头必有铜矿,我方才去那边看了下,这花开了半山坡。”匠人说。

  八皇子腾的站起,“你确定?”

  “确不确定也要挖着看看才知道。”匠人说,“旁的不说,铜石长啥样,我应该能分辨出来。”

  八皇子面色凝重,和队长交换一个眼神,“现在去挖挖看。”

  照匠人的说法,往下挖几米能见矿石,这个说不定,有的富矿挖几米就能见到矿石,有的贫矿得挖了一二十米才能见到矿石。

  不过八皇子运气不错,匠人挥着锄头挖了一刻钟,就见到了矿石,“这还是个富矿。”

  八皇子沉思一会,“回去。”

  “现在就回去?”队长惊讶说,这八皇子发现一个矿,可比他在西宁关挖多少个井功劳都大。

  “今天之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八皇子说。“若有违背,格杀勿论。”

  “是。”

  八皇子回去之后写了折子附上矿石让人快马加鞭送到京城,发现铜矿之地在边线和哒哒之间的中间地带,为了保证矿属和之后的开采安全,有必要把边线再往外扩展一百里,为了师出有名,他决定冒险。

  具体什么冒险他没说,但是齐枞汶收到信的第二天后就又收到西宁关的加急报告,哒哒夜犯西宁关,将八皇子掳走了。

  这工部的官员拿着矿石激动,“矿石含量非常丰富,这是个富矿,开采,必须开采。”

  齐枞汶也摸不准小八是自导自演想要师出有名,还是真被掳走了,一跺脚,立马在朝里点了两个将军,让他们带兵前往西宁关,务必把哒哒打退三百里。

  将军接了令,家都没回,上马点兵先行,后续再跟上粮草,齐枞汶雷厉风行,等朝廷官员回过神来,兵也出了,粮草也开始筹借起来。

  这时有人上言,言明八皇子去西宁关就是胡闹,就是给朝廷添乱,国久不征战,如今为了皇子再起战祸,实在是荒唐。

  这些上言,齐枞汶都压下不发,他只拿着八皇子的信回后宫跟秦云颐解释,小八不一定有危险。

  秦云颐捂着胸口,“小八这胆子到底像谁?”

  “这天不怕地不怕的。”

  “放心,朕让人见着八皇子立即传信回来,这战时送信可比平常快的多,咱们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不是,他怎么还找上矿去了。”

  “这是好事。”齐枞汶高兴的说,“有专门找矿的人找不到矿,小八误打误撞就碰到一个富矿,这说明小八带福呀。”

  “一出去就整这么大事,以后还是不要让他出去了。”秦云颐拧着眉说,“我这颗心啊,没听到他安好,是放下不心了。”

  大批军队开赴西宁关,哒哒惊了一下,他们是夜袭了西宁关,就跟从前无数次一样的,但是这次竟然引得了这么多军队压境,实在不解,衡量一下,打又打不过,干脆收拾收拾往更西边逃了。

  军队到后,直接往前一百里,安营扎寨,从后方召集了许多劳役,开始建城墙。等到一年后班师回朝,众人才发现不仅打退了哒哒,竟是又建了一个西宁关。

  西宁关地广人稀,荒废无用,多占了这些地根本无用,还需要更多的士兵却守卫,实在是得不偿失。

  然而不久后,西宁关就上报八皇子在关内发现铜矿,兵部吏部和工部联合组了个队伍去西宁关,八皇子已经把策划图准备好了,哪里是禁区,哪里是生活区,运输的路往哪里修,“背靠富矿,也请诸位好生用心,将此地发展起来。”

  至此大家才明白过来,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战都是八皇子的自导自演,尤其是工部的人随后探报,在西宁关发现的铜矿还是个银铜伴生矿,这银矿的含量也不低。

  齐枞汶大声说好,日后将西宁矿每年产出的一成为八皇子的私库。

  这可是天大的殊荣,不过已经没有人想要上言这不和规矩,此时他们都想着自己,或者亲朋能不能在这个香饽饽上咬上一口。

  八皇子在西宁关足足待了三年才离开,离开时西宁关已经完成偏僻小关到重守要塞的过度,在他离开时,西宁关人人家里有一副八皇子的画像,拜八皇子如拜财神。

  八皇子也不是直接回京,而是去了当初陛下想要他去的江南,到地方就有一件事,准备迎接陛下南巡。十六岁的八皇子,个头已经和成年男子无疑,西北的风沙锤炼了他,丰神俊秀,又爽朗,才到江南就不知道收走多少女儿的心。

  两江总督亲自迎接他,“八皇子少年英才,微臣久仰。八皇子到江南来,定要让江南换换样貌。”

  “大人无需紧张,我久在西北,父皇怕我就这样回京,土包子露怯,让我来江南见见世面。”八皇子笑说,“等陛下南巡,我便和陛下一同回京了。”

  不管总督信不信,八皇子是信了,都说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江南自来是官场贪墨重地,不贪,他还是官吗?

  再说父皇也提醒过他,让他来江南刷名声,可不要想着给江南官府来个翻天覆地。

  他真没准备动手的,但是谁让人刺杀到他眼前来了。总督给他安排的貌美女子,温柔说着给皇子更衣,手伸出却是一双利刺。八皇子可不是文弱书生,在西宁关和军伍学了一身好功夫,来去几招就将人制服,“谁派你来的?”

  “我杀不了你,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家人都没了,我不能替他们报仇,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的家人难道是我杀的?为何要找我来报仇?”八皇子只觉得奇怪。

  “我的家人不是你杀的,但是没有人能给我做主,八皇子被哒哒掳走,陛下怒发雄兵十万,我只是想刺杀你,引得天子来为我做主。”

  八皇子手下卸力,松开钳制她的手,“市井八卦都很夸张,信了你就输了。”

  “还有,你要学习正确的告御状的方法,刺杀是下下策,你也就是遇见我,不然一条小命白死,家人也不能安息。”

  其实就是一个巧取豪夺的案子,与生俱来的美貌给家人带来了灭顶之灾,盘踞在江南的总督,用美貌女子织就自己的权利之网,背后是无数无辜人的血泪。

  八皇子闷不做声,表面上游山玩水,吟诗作对,背地里搜刮证据,在两江总督建好行宫上折请功时,八皇子一封弹劾的折子紧随其后,方才夸奖过总督的齐枞汶只觉得脸颊生疼,咬牙骂着小兔崽子,下旨发落。

  两江总督一案,江南官场入狱七成,倒是给想挪动的京官提供了足够多的位置。

  龙船行到江南,带着一群官服都没穿热的新官员前来迎驾的八皇子笑的一脸灿烂,第一个见到的是已经被封贤王的二皇子,“二哥。”

  “八弟。”贤王握住他的肩膀,不住的感慨,“长大了。”

  “二哥,父皇心情如何?”

  “推迟了一年才下江南,我可是听父皇不止一次说过要教训你这个臭小子。”

  “二哥,你觉得我现在这个个子卖萌还可以吗?”

  齐枞汶想端架子想惩治都抵不过对儿子的想念,还是把他叫进来,“儿子给父皇请安,父皇,儿子都想死你了。”进来还没看清脸,就见他麻溜的跪下,磕个大响头,膝行到齐枞汶面前抱着他的腿撒娇。

  “你,”齐枞汶握着他的肩膀,感受其中蕴含的力量,心情激动,“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不怕被人笑话。”

  “儿子再大也是父皇的孩子,怎么不能撒娇了。”八皇子理直气壮的说,等抬头看齐枞汶,看他鬓边发白的头发,一下就愣住了,他爹怎么就老了?

  齐枞汶看他先是错愕,随机眼眶泛红,哪里能不明白他想什么,“父皇已经老了,不过你放心,你母妃还是貌美如花。”

  八皇子只沉默的把他抱紧。

  “小八,这些年你做的很好,父皇很满意,以后把你母妃,你的兄弟姐妹们给你照顾,父皇很放心。”

  “我还要父皇照顾,父皇可别就想着偷懒。”

  等到秦云颐面前又是一通好哭,五公主在边上跟着抹眼泪,等都哭完了她吸吸鼻子就问,“哥,你带在身边那个为家人报仇的女子,你会带她回宫吗?”

  “什么带回去?她当初是个重要证人不得已才带在身边,后来大仇得报,她说她没了去处,我总不能一口养闲人的饭都没有。等我回去,总不能江南都没有一口养闲人的饭?”八皇子说。

  “听说那女子美貌非凡又温柔小意,啧啧,哥你真是不解风情。”五公主说。

  八皇子看着秦云颐说,“她很坚韧,也很执着,我把她带回去容易,但是是害了她,她不能成为一个主母,也成不了一个安分守己的妾室。”

  “所以一开始我就没碰过她。”

  “我相信你。”秦云颐说,“我知道你有分寸,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你。”

  “父皇母妃轻挑细选了十家闺秀跟着一同下江南了,就是为你准备的,你好好看着吧。”五公主说。

  “母妃不逼你,是要和你过下半辈子的人,要挑个你中意的。”秦云颐说。

  八皇子早就得知这两年父皇身体不好,所以想看到他成亲,他笑说,“母妃选的我肯定喜欢,等回京城就成亲。”

9744 3643698 MjAxOC8xMS8xMy8jIyM5NzQ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3/9744_3643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