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324:噢!高潮来一波~

书名:爷是病娇,得宠着!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顾南西 更新时间:2019-10-09 01:23:37

  老人家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这是在向我兴师问罪?”

  是。

  他在兴师问罪:“是不是你让人抓了她?”

  乔泓宙气得猛站起来,指着他大骂:“你个混账东西,当我老头子是流氓吗,还抓人?”

  “你不是吗?欺负一小姑娘。”

  乔泓宙拿起手边的水杯就砸过去,可到底又没忍心,砸在了他脚下。

  “你给我滚出去!”

  他不滚,一动不动地站着:“爷爷,帮我找她。”

  血压上头,乔泓宙脸都白了,重重哼了一声:“我巴不得她走得远远的。”找她?做梦!

  乔南楚从头到尾都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要是找不到,我也不回来了,就死在外面。”

  乔泓宙头一重,往后踉跄:“你、你——”他面红耳赤,呼吸困难,快要气晕过去,“你威胁我?”

  他跪下,磕了个头:“恕孙子不孝。”

  说完,他起来就走。

  乔泓宙站不稳,扶着椅子咆哮:“你给我站住!”

  他置若罔闻,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南楚!”

  乔泓宙眼前一黑,瘫坐回椅子上了。

  这个兔崽子!

  乔慎行在门外,瞧了一眼书房里,还好,老爷子还是睁着眼的,老命还在。

  “你爷爷都快八十了,真要气死他啊?”

  他没作声,直接走人。

  乔慎行拉住他:“一个女人而已,至于这么大动干戈?”

  他回头,眼里揣了冰似的:“我不是你。”

  有这么跟老子说话的?

  乔慎行松手:“滚吧,看到你都头疼。”

  这哪是生了个儿子,简直养了个冤家。

  “有空的话,管管你老婆。”

  他说了这么一句,下楼去。

  温雅刚好在客厅,见他下来,温声细语地询问了一句:“南楚,不留下吃饭吗?”

  “以后别去找我女朋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他眼神里,杀气腾腾的。

  温雅花容失色。

  等乔南楚走了,她才走到丈夫身边的:“慎行,”话未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你看南楚那样子,对我不满得很,现在弄得我里外不是人了,白杨是我女儿,我怎么会不心疼,可南楚他是你的独子,你虽然嘴上不说,可我也知道,你心里很不满意白杨。”

  乔慎行坐下,听她哭诉。

  “你也知道我在乔家的处境,南楚我什么都不好说,只能去白杨那里开解。”她抹了抹泪,哭得不能自已,“她是我亲生的闺女,可为了南楚,我什么不好听的话也都说了,到头来却还是吃力不讨好,惹了南楚生厌。”

  说到后面,已经泣不成声了。

  温雅是南方女人,很会示弱,十句话里,能有九句是噙着泪的。

  要是以往,乔市还有兴趣哄哄,今儿个没那耐心了:“你不是心疼你闺女吗?从她失踪到现在有小半天了,你这个亲妈做过什么?”

  温雅表情僵了一下,随即眼一红,泪花又开始闪了:“爸他本来就不喜欢我,我怎么好开口。”

  乔慎行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对你亲闺女就好开口了?”

  那一瞬,她在这个男人的眼里看到了嘲讽、薄凉、不耐,还有厌倦。

  温雅慌了:“慎行……”

  她哽咽,梨花带雨,泪流不止。

  乔慎行把她拉到身边:“别哭了,”他温柔地给她抹泪,“对胎儿不好。”

  温雅点头,强忍着泪。

  她好像从来没有看透过她的枕边人。

  乔慎行哄好了妻子,就去了楼上的书房,一进门,一本书就朝他砸过来。

  老爷子刚吃了降血压的药,只是这火气还降不下来:“你怎么教儿子的!”

  乔慎行穿着一身正装,四五十岁的年纪,成熟斯文:“有样学样,你怎么教,我就怎么教。”

  “……”

  乔泓宙怒火中烧。

  这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别急着发火,先找人。”乔慎行给老爷子倒了凉茶,“要是那姑娘真出了什么岔子,你那孙子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儿来。”

  乔家的孙辈里头,就数他离经叛道不服管。

  乔泓宙哼了一声,虽然不甘愿,可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哪真狠得下心来,一杯茶下肚之后,他拨了个电话。

  “老魏,是我。”

  “没什么事,帮我找个人。”

  老魏?

  特种军区的老魏啊。

  八点五十,周徐纺听见了家景园外面的动静。

  “小区外面来了好多人。”

  江织说:“应该是乔家出动了。”

  周徐纺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查看摄像头的安装位置。

  家景园的安保做得还算不错,电梯口、楼梯口,以及各个出入口都安了摄像头,可可为什么没拍到温白杨被人带出去呢?

  “监控都没坏吗?”

  江织嗯了声:“都正常。”

  周徐纺想了想平时自己出任务的时候:“那就只能走监控拍不到的地方了。”她看了看四周的地形,避着摄像头,从温白杨家的门口一路走到了楼顶。

  楼顶的话,也是周徐纺平时最常走的通道。

  江织在上面查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异常,门锁和管道也都完好:“楼下也有监控,又带了一个人,从十八层跳下去,不太可能。”

  正常人是不太可能,但如果和她一样呢?

  她看向对面的楼,对江织说:“你在这边等我一下。”

  两栋楼中间隔得并不远,这个距离普通人跨不过去,但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不用助跑,她轻轻松松跳过去了。

  江织在这边楼顶等了她好一会儿,她才回来。

  “怎么这个表情?”

  周徐纺表情很沉重,摊开掌心,手里有个针头:“针头上有青霉素,掳走白杨的人,是冲着我来的,而且不是普通人。”

  长龄医院。

  苏婵守在顶层的病房门口,听见脚步声后,抬头:“卿侯。”

  他不识路,跟领路的护士道了句谢,才走过去:“人在哪?”

  “在里面。”

  他推门进去。

  女孩子手脚被捆绑着,丢在了弃用的手术台上。

  他上前,拿掉她头上罩着的黑布,瞧了一眼模样,眼里兴奋的火焰登时被淋了冰水:“和苏梨华联系的人就是她?”

  不是011呢。

  苏婵点头:“这几年,苏梨华和她一直暗中往来。”

  当年他炸了实验室,苏梨华黄雀在后,把011带走了,八年了,杳无音信,除了苏梨华,没人知道011的下落。

  “把她弄醒。”

  苏婵脸上戴了黑色口罩,上前,给病床上的女孩注射了一支药剂,没一会儿,人便醒了。

  温白杨睁开眼就看见了苏婵身上黑色的皮夹克,她环顾了一圈,用手语问:“你们是谁?”

  苏卿侯看不懂手语。

  “不会说话?”

  温白杨往后退。

  这张脸,她见过照片。

  “不会说话,你就点头和摇头。”他摩挲手上的手表,轻轻一按,锋利的刀刃从表带旁边推出来,不顾女孩惊惧的神色,他俯身,不紧不慢地隔着她脚上的绳子,“认不认识苏梨华?”

  温白杨点头。

  他又问:“那认不认识011?”

  她摇头,尽量不慌不乱。

  “不认识啊,”刀刃顿了一下,他抬眸,“这就不好办了。”

  温白杨往后缩了一下。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苏卿侯看了一眼号码,笑了,他接了,放到耳边。

  “苏卿侯,放人。”

  点名道姓也就算了,还命令他。

  真令人不爽,苏卿侯手指敲了敲手机的屏幕:“行啊,用011来换。”

  苏梨华说:“我们谈谈。”

  他报了个地址,然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卿侯捏着手机晃了晃,摔地上了,眼神一下子就阴了:“总是挂我电话,你说这家伙是不是很讨厌?”

  苏婵回答:“是。”

  他眼皮一抬,睨着她:“我老苏家的人,轮得到你来讨厌?”

  “……”

  他向来喜怒无常、乖张暴戾。

  “把她看好了。”吩咐了一句,他就出去了。

  vip住院部二楼的女厕旁边,正站着两个男人。

  高个的那个朝里张望:“人怎么还不出来?”

  矮个的男人回头对女护士说:“你进去看看。”

  那护士就进去了,找了一圈出来:“骆小姐不在里面。”

  刚刚那个戴口罩的护士……

  “人还没跑远,快去追!”

  骆青和流产了,除了不想要这个孩子之外,也是在自救,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她去了院长办公室。

  “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躺着。”

  假仁假义的东西!

  她没有时间了,直接开门见山:“帮我逃走。”

  萧轶手里拿着保温杯,在喝茶:“你监外执行的理由已经不成立了,等你身体养好,警察就会过来收监,现在逃跑,罪名等同于越狱。”

  她的孩子没了,按照律法,得回监狱。

  她把头上红宝石的发卡取下,拿出里面的储存卡,放到桌子上:“这个是备份件。”

  萧轶看了一眼:“什么东西?”

  “舅舅你感兴趣的东西。”

  他这外甥女,聪明过人,底牌倒留得不少。他拿起储存卡,插到电脑上,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

  他点开。

  “你要原件是吧,行,给你,你要什么都给你!”

  视频里是唐想。

  还有骆青和,她把何香秀绑在了章江大桥的护栏上,手里握着一柄匕首。

  “晚了,我又不想要了。”

  “骆青和!”

  “章江水急,掉下去的话,生还几率应该很小,我爸就是死在这儿的,秀姨,你也去陪他吧。”

  话落,她利索地一刀割下去。

  “妈!”

  就在何女士朝下栽倒的那一瞬,那截断掉的绳子被抓住了,几乎同时,骆青和被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掐住了脖子。

  她抬手就打掉了那人的眼镜,镜片下面,是一双血红的眼睛。

  “我不打女人的,今天要破例了。”

  是周徐纺。

  她把骆青和推飞出去,将何女士从护栏外拉回了桥上后,又瞬间移到了骆青和的面前,前后不过眨眼功夫。

  “我记得你警告过我,说你生气了眼睛会变红,我还不信来着。原来,你真是个怪物啊。”

  “是啊,怪物现在要打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笑你们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嗒。

  骆青和敲了电脑的空格键,视频定格住:“本来我是想和江织做交易的,可他不仁,我就只能不义了。”

  萧轶还在震惊当中。

  “舅舅,周徐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您的功劳吧。”她坐下,不紧不慢地谈判,“我猜应该有很多人都想得到她,比如当年实验室的那些人。”

  她到底还知道多少!

  萧轶握着鼠标的手收紧了:“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她说:“帮我杀了许泊之。”

  咔。

  门开了。

  男人一双眼睛透着淡薄的一层蓝色:“好啊,我帮你杀了他。”

  萧轶猛地站起来:“小、小治爷。”

  他完了……

  苏卿侯走过去,把萧轶的椅子一转,自个儿坐下了:“萧轶,胆子不小啊,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藏我的人。”

  011,是他的人。

  御泉湾。

  周徐纺刚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就被江织抢过去:“我不同意。”

  她不说话,继续换装。

  江织把她手里那个绣了字母Z的帽子拿过去,语气很不由分说:“周徐纺,我不同意。”

  他不同意她去找苏卿侯要人。

  周徐纺坚持:“我一定要去,白杨是因为我才被绑的。”

  江织扶着她的肩:“你在家,我和南楚去。”

  她摇头:“你不了解苏卿侯,他是个疯子。”她根本不敢想,苏卿侯会把温白杨怎么样。

  江织也坚持:“既然他是个疯子,你就更不能送上门去。”

  两人僵持不下,周徐纺的手机突然收到邮件。

  她点开。

  一张噩梦一样的脸从屏幕里跳出来:“011,玩够了吗?”

  他手里拿着把匕首,转着玩儿。

  目光看着镜头,颜色突然沉下去:“玩够了,就给我滚过来!”

  下一秒,镜头换到了温白杨,她的身上,绑了定时炸弹。

  视屏就十秒,后面是地址,还有一句话:你一个人过来。

  这个疯子!

  周徐纺急红了眼,方寸大乱:“江织,不能躲了。”

  江织把那个绣着字母的帽子给她戴上:“不慌,有我呢。”

  ------题外话------

  ***

  红宝石发卡这个铺垫在很前面,不知道你们忘没忘。

  骆常德坠江后,骆青和打捞到了行车记录仪,从里面看到了跑腿人Z的脸,那时候她就知道徐纺是Z了,并且是‘怪物’,所以她特地绑了何女士,真正的目的不是原件,而是想用红宝石发卡里的摄像头拍徐纺的异能,并且她听到了何女士叫徐纺骆三,就是那时候骆青和就知道骆三、徐纺、Z之间的关系了。(在210,211章)

  后来她用行车记录仪跟江织换精子,但这个红宝石发卡还在她手里,用来当保命符。

9731 3610874 MjAxOC8xMS8wOS8jIyM5NzM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09/9731_3610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