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二·婚后生活·22

书名:假贵族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书白 更新时间:2019-04-02 16:03:06

  说实话, 宋哲听到这句话, 是真的有点慌。

  但好在他早早已经搞清楚了整个孕产的流程, 他清楚知道, 感觉到疼痛后并不会立刻分娩, 分娩前, 孕妇很可能会先出现假宫缩、见红的情况, 但实际上距离出现规律宫缩还有一段时间,并不着急去医院。但有一些情况是要立刻去医院的,例如说破水、高热等等。

  于是他面上故作镇定,扶着杨薇道:“怎么了?”

  “刚才肚子疼了一下……”

  “现在还疼吗?”

  杨薇摇了摇头。宋哲想了想, 便道:“那还是先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 杨薇又疼了一次, 这次疼得强烈了许多,杨薇心里有些害怕了。宋哲拉着她的手,沉稳道:“别怕, 我们一会儿去医院。”

  看着宋哲的样子, 杨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放下心来。他手上的温度仿佛是给了她某种力量,连疼痛都变得轻了许多。

  宋哲观察了杨薇肚子疼的情况,暂时来说时间上还没有规律, 时强时弱,应该还不是规律宫缩。

  他先把杨薇扶回了家里, 让她躺了下来,仔细检查了是否破水、是否出血、是否高热等特殊情况, 确定杨薇并没有异常后,他就开始迅速收拾行李,杨薇躺在屋子里,小声道:“我想洗个澡。”

  宋哲背着包过来,他又再次询问了杨薇的情况,打了电话给医生确认杨薇应该距离第一产程还有点时间后,他便扶着杨薇洗了头,还给她吹了头发,换上漂亮的裙子,甚至给她带上了化妆品包。

  杨薇躺在副驾上的时候,就开始化妆,宋哲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不是害怕吗?还有心情化妆?”

  “一开始害怕,现在疼习惯了,也就不害……嘶。”杨薇倒吸了一口凉气,宋哲皱了皱眉头,“又疼了?”

  杨薇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接着道:“又疼了。不过还好,比我想象要好多了。”

  说着,她对着镜子,开始描着眉毛。

  宋哲二十岁出头时候开车,那一个叫风驰电掣,他酷爱跑车,车开起来极度拉风。然而如今开车,却是稳稳当当,刹车加速都不会有任何推背感,俨然一副老司机的模样。于是哪怕是在车上,也没有影响杨薇化妆的技术。

  她一面化妆一面道:“之前看好多人生孩子啊,生下来可丑了。我要美美的生这个孩子。”

  “你一直很美。”

  宋哲回头看了她一眼,杨薇翻了个白眼:“等我生完再说吧。”

  两人到医院时,杨薇的妆也花完了,两人办了入院手续,然后宋哲就开始陪着杨薇等着规律宫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杨薇夜里睡不着,宋哲也就不睡,拉着杨薇的手,有些困顿陪着。

  杨薇看着心疼,安慰道:“你先睡吧,等生起来,你有得忙的。”

  “没事,”宋哲摇了摇头,“我睡不着,我陪着你。”

  杨薇在VIP待产室待着,疼痛越发密集,她头上开始冒着冷汗,感觉越来越疼。

  护士时不时就来检查一下,宋哲便和杨薇聊着天,想要缓解杨薇的疼痛。

  但是特别痛的时候,杨薇还是会疼得抓紧了旁边的护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汗从脸上落下来,宋哲帮杨薇擦着,杨薇侧过头,有些不满道:“把妆擦花了。”

  宋哲哭笑不得,他赶紧安慰她:“没有花,你的妆防水效果超好,没有卸妆油根本花不了。”

  杨薇这才安下心来。

  开到两指的时候,杨薇疼得开始厉害了,她开始按照之前学习过的呼吸法,慢慢呼吸。

  宋哲不敢打扰她,就拉着她的手,一直没说话。

  VIP待产室很安静,但依旧可以听到不远处一些孕妇的哭喊声,杨薇依稀听见一个孕妇在骂人,似乎是在骂着她老公不让她上无痛。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慢慢道:“老公。”

  宋哲赶紧应声:“嗯?”

  “我可以上无痛了吗?”

  “快了,”宋哲赶忙道,“开三指之前上无痛容易延长产程,你很可能会产生危险,你已经开两指了,三指我们就上。”

  说着,宋哲自己声音沙哑了,他拉着杨薇的手,低声道:“对不起……”

  “我们不生了。”

  他小声道:“以后都不生了。”

  “别啊,”杨薇听着笑了,“我还想再要一个孩子的。”

  宋哲没说话,房间里十分安静,那个孕妇骂人的声音还在继续,杨薇转头看着旁边的宋哲,突然道:“你会不会因为麻醉不好不准我上无痛啊?”

  “不要问我这么侮辱智商的问题。”

  宋哲直接开口:“剖宫产都敢做还怕什么无痛?无痛是硬膜外麻醉,进入你的血液通过胎盘的几率几乎没有,会对胎儿有什么影响?会因为这个不给老婆上无痛的完全是智商上有点缺陷。”

  “那如果会影响孩子呢?”

  听到这话,宋哲直接道:“那就影响吧。”

  他将脸贴在杨薇冰凉的手掌心,平和道:“人总有一个偏爱,在我心里,我先认识你,再认识孩子,我是因为你,才爱着这个孩子。这是我的主次,你说我不是个好爸爸也好,说我没什么责任心也好,但是真的。”

  宋哲声音低下去:“我心里,孩子和你,没办法比。”

  杨薇听着,忍不住笑了。

  她突然觉得,当年来到宋家,大概就是上天的恩惠。

  如果她没有来到宋家,很大的几率,她大概就是活在她那泥泞一样的圈子里,或许书都没有读完,然后认识一个为了传宗接代娶了老婆的男人,接着为了孩子、或者为了省下一点医药费,让她在产房里痛得哭天抢地。

  她静静呼吸,正确的呼吸方式让她减轻了许多疼痛。

  护士再一次进来检查,确认她的宫口开了三指后,让麻醉师来给她打无痛。

  宋哲提前和麻醉师沟通过,麻醉师让杨薇侧身蜷起来,先给她的皮肤上一层麻醉后,才把针管刺入了腰间间隙。

  杨薇觉得有轻微的疼痛,麻醉师一面操作一面同旁边护士道:“老公好不好,就看这个时候了。你看这个产妇情绪多稳定,宫口开得多顺利,外面那个和她老公吵这么久了,情绪太紧张了,按照她那样子,等真的生的时候一点力气都没了。”

  “她老公也是,”护士不满道,“说什么是为了孩子,我刚才都听到他和他妈商量了,就是舍不得钱。”

  两人嘀嘀咕咕说着,宋哲和杨薇互相看了一眼,等麻醉师和护士走的时候,杨薇的疼痛几乎已经没有了。

  因为之前孕前的锻炼和学习,加上宋哲一直的陪伴,杨薇心情很平静,整个产程疼痛是有,但远远没有杨薇所猜想和从别人口里听到的那么可怕和难以忍受。等无痛打上去后,她几乎是没了什么感觉。

  宋哲拉着她,柔声道:“睡一会儿吧,睡醒了就该生了。”

  杨薇点点头,想了一会儿后,她同宋哲道:“要不你出去帮个忙,把那个孕妇无痛的钱给了吧?”

  宋哲愣了愣,片刻后,他叹了口气道:“我给钱倒是容易,但是给完之后,这个孕妇大概是要难过一辈子的。”

  杨薇听着这话,便明白了过来。

  如果那个孕妇觉得世界所有人都和她差不多,那还好。可是如果她发现原来这世界有人真的活在云端,有了对比,那就是一生的痛苦了。

  一时的怜悯和施舍和容易,可是被施舍的人呢?

  杨薇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后,杨薇慢慢道:“其实,她生完孩子,也是要难过一辈子的。”

  许多人所谓的产后抑郁,激素固然有,而事实上也本身是因为丈夫和家人的所作所为,刻在了心里,成为了无法痊愈的伤疤。

  “白白疼这一遭。”

  宋哲听着杨薇的话,他想了想,随后道:“我想个法子吧。”

  宋哲说着,便打电话给了高林。

  高林昨天夜里就来了,就在旁边宾馆睡着,宋哲和高林说了情况之后,同他道:“你找医生说一下,钱我们出,就让医生说是医院特别赠送项目吧。”

  高林应了声,他赶紧起床,然后就去医院里找了人。

  等把事儿办完了,他赶了回来,给宋哲送了早餐。

  这时候杨薇已经睡过去了,宋哲也有些累,可他不敢睡,他小声吃了早餐,就静静守在杨薇身边。

  早上十点时,杨薇终于被推进了产房。

  宋哲要跟进去,杨薇立刻道:“不,不要!”

  她知道真正分娩时的狼狈,她一辈子都不愿意让宋哲看到。

  宋哲呆愣了片刻,他太清楚知道杨薇那高傲的自尊,于是他只能停住脚步,柔声道:“你别怕,有事儿叫我,我就在外面,一直等着你。”

  杨薇点了点头,然后被人推进了产房。

  杨薇生产得很快,没有半个小时就出来了,整个过程很顺利,甚至连侧切都没有。

  宋哲看见杨薇被推出来的时候,他大步跨过去,握住杨薇的手,关切道:“有没有事儿?你还好吗?还疼不疼?”

  杨薇看见宋哲焦急的样子,她虚弱笑了笑,小声提醒:“孩子。”

  宋哲这才想起来,哦,还有孩子。

  他赶忙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

  这时候的孩子身上还有一层白色的东西,混杂着各种东西黏在身上,皮肤皱巴巴的,看上去还有些恶心。

  高林提醒道:“要不先去洗个澡……”

  “不用。”宋哲立刻拒绝,“新生儿身上这层胎膜有很好的保护作用,皮肤会自然吸收,未来皮肤抵抗力才够强,洗澡对它不好。”

  “那怎么办?”高林有些为难,看着这个又丑又臭的孩子,完全有点包不下手啊。

  然而宋哲却一改往日的洁癖,抱着孩子道:“去弄点水来,轻轻擦一擦就好了。”

  说着,他弯下腰,给杨薇看着孩子道:“老婆你看,宝宝。”

  杨薇看见孩子,皱了皱眉,有些嫌弃:“怎么这种样子?”

  “过两天就好看了。”

  宋哲笑起来。

  杨薇没说话。她身上还带着异味,脸上的妆都散了,汗润湿了她的头发,与她之前想象中的“最美产妇”有一定差距。然而宋哲没有任何异样,他静静注视着她,低头亲了亲她,杨薇用手挡住自己,垂着眼眸道:“脏。”

  宋哲笑了笑,柔声道:“没有的,你还是很好看的。”

  杨薇被推回了病房,宋哲将孩子包裹起来,然后在护士的指导下,让孩子摸索着去喝奶。

  杨薇一直皱着眉头,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太陌生,也太过于不雅。她心中总有那么几分芥蒂,感觉自己仿佛是一瞬之间,突然就老去了。青春年华不复,未来的人生就要与这个牙牙学语的孩子相伴。

  她有些难过,看着这个孩子,喜悦与诸多情绪混杂。而宋哲就一直守在他身边,等孩子喝完奶,他带着孩子去打了一针,他就将孩子放在了一旁的小床里,然后他走到杨薇旁边来,温柔道:“我帮你擦一擦吧?”

  杨薇应了声,她有些疲惫了,低声道:“我睡一会儿,你要帮我擦干净。”

  宋哲点了点头,他拿出去味清洁的喷雾喷在杨薇头发上,杨薇头发很快就变得干爽起来。

  然后他让旁边提前请的月嫂倒了温水进来,他就仔仔细细给杨薇擦干净了身子。

  他动作很轻,水的温度刚好合适,杨薇就处于一种半醒半睡的状态里。感觉自己仿佛是从汗里捞了出来。

  房间里的室温对于宋哲来说有点高,但是对于杨薇和孩子来说是刚好合适,宋哲给杨薇换好衣服,已经累出一身汗。

  而杨薇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宋哲看着杨薇终于睡下的样子,他的心终于放下来。

  杨薇睡在床上,好像还和在家里一样,只睡了一边,宋哲他轻手轻脚上了床,睡在另一边,轻轻抱住了杨薇。

  房间里安静下来,宋哲抱着杨薇,他感觉这仿佛是一段新的生命旅程,他们已经上了车,就等着这个孩子,带着他们一路前行。

  后面的时间有些手忙脚乱,主要乱的是宋哲。

  他几乎是一个人去试图照顾这个孩子,除了喂奶的时候,孩子几乎都在宋哲那里。甚至于在喂奶的时候,孩子都是宋哲抱着。

  他很认真和杨薇说:“孕期你的脊柱已经怀着这个孩子被拉伸开了一些,孕期激素的变化也让你骨量降低,加上又打无痛,产后不好好休养,你还要抱孩子,容易腰痛。”

  杨薇看宋哲这么认真,忍不住笑了:“你哪儿知道这些的?”

  “书上看的,别人也和我这么说,”宋哲抱着孩子,完全不打算撒手:“好多孕妇产后腰疼就是因为没有修养好,怀孕期抱孩子。你想这孩子多重,你还要抱着他喂奶,你腰上压力多大。我抱,抱不了喂她吃奶粉!”

  杨薇哭笑不得,为了让她的小公主喝上奶,她只能接受宋哲的提议。

  喂奶的过程还算顺利,宋哲提前准备好了催乳师。

  除了喂奶之外,杨薇就再没管过其他事儿了,换尿布、哄孩子,都是宋哲一手操办。

  没几天他就熟悉了这个流程,经常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电话在一边骂人。

  这孩子吵得他睡不好,脾气也有些暴躁,公司上下战战兢兢,但杨薇完全没感觉,宋哲再暴躁,只要她叫一声:“老公。”

  宋哲离开转过头来,笑逐颜开,声色温柔:“怎么了?是不是饿了?要做什么?”

  杨薇看着宋哲变脸,觉得有些好笑,她摇摇头:“没什么,就叫叫你。”

  宋哲也不恼,微笑着道:“嗯,你想叫我就叫我,你叫我老公我高兴。”

  电话里的员工:“……”

  够了!

  杨薇在医院的后几天,排完恶露,习惯喂奶后,一切就都好起来,每天宋哲给她洗脸擦身子按摩,还会将面膜用热水暖好给她敷个面膜。

  有人来造访,他就按照她的要求,提前早早帮她化好妆,于是每个人来见杨薇的时候,就感觉这完全不像个产妇,她容光焕发精神奕奕,而站在旁边的宋哲顶着一个熊猫眼,再潇洒的笑容都遮不住他的疲惫。

  杨薇恢复得很顺利,甚至在医生预期的前两天就出了院。宋哲抱着娃,高林和月嫂扛着包,就跟着两人一起回了家。

  林姨已经康复得差不多,她和新来的保姆一起打扫好了屋子,准备好了饭,然后和前来做客的江淮安、夏啾啾、武邑、顾岚一批人一起,等着杨薇和宋哲回来。

  回来后,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到孩子身上,大家轮流抱着孩子,这个孩子像一个众星捧月的小公主。

  杨薇看了一眼一直站在她身边的宋哲:“你不去陪着他们?”

  “陪他们做什么?”宋哲莫名其妙,“我在这儿陪你就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有什么好陪的?”

  杨薇笑了笑,宋哲转头瞧了她一眼,“那他们和孩子又有什么好陪的?”

  “你好像对孩子一点都不上心。”杨薇有些奇异的察觉,宋哲立刻觉得冤枉,他赶紧道,“你别冤枉我了,我哪儿是对孩子不上心?我可上心了。”

  “那你……”

  “只是我对你更上心。”

  杨薇愣了愣,宋哲垂下眼眸,握着她的手:“已经有很多很多人关心孩子了,我关心把它带到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觉得成熟稳重、自己能够扛过所有、最痛最苦的妈妈身上,就好了。”

  杨薇没说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宋哲这么说,就感觉内心里有些发酸,又有些甜。

  他们两的孩子叫宋思薇,是个女孩。

  宋思薇几乎是宋哲一手带的,他白天上班,晚上带娃,孩子不管怎么哭闹,他都没烦过杨薇半分。

  杨薇提醒过他,这样太累了,宋哲就笑笑;“也不是很累,我体力好。”

  但杨薇知道,其实对于宋哲来说,他不过就是觉得,她吃了生孩子的苦,他就得受养孩子的累。

  杨薇没有被所谓的产后抑郁或者其他影响,宋哲安排好一切,孩子是月嫂、林姨、保姆、还有宋哲轮流带,杨薇就是定时喂奶,还有在喜欢的时候来逗一逗孩子。

  她每天早睡早起,优质饮食,三个月后,她就开始了恢复性的运动训练,不到半年,她似乎又恢复了生产前的样子。

  但宋哲知道,这场生命的洗礼依旧给杨薇留下了痕迹,她肚子上有无法消失的妊娠纹,她在产前就涂抹了很多防妊娠纹的东西,产后继续涂抹,还增加了运动、激光……

  但都只能是改善。

  生命里有些负面的东西是无法阻止的,例如衰老,例如疼痛,例如这些妊娠纹。

  它丑陋攀爬在杨薇身上,让杨薇几乎无法容忍。

  她做/爱的时候再也不愿意开灯了。

  也不喜欢让宋哲看见自己完全的样子。

  宋哲感受到了她的难受,他没有办法,他只能静静等待,指望着哪一天,时光会愈合她的伤口。

  然而宋思薇慢慢长大了,她开始学会走路,杨薇却还总是忍不住关注自己身上的妊娠纹。

  有一天宋哲回家,看见她在搜索“怎样才能去除妊娠纹”,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不能继续了。

  他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当天晚上的时候,他一直在亲吻她身上的疤痕。

  她恼怒难堪,宋哲趴在她身上,突然有些泄气。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他问,杨薇微微一愣,随后她就听见宋哲抱着她说,“你都不理我了。”

  “我没有啊。”杨薇赶忙回声,宋哲放开她,背对着她道,“你都不让我亲你了。”

  “没有,”杨薇舒了口气,她从背后抱着宋哲,劝慰他,“我就是觉得不好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对你不好看的疤痕都这样,以后我长得不好看了,你是不是要把我丢掉?”

  杨薇被宋哲彻底逗笑了。

  然而宋哲却似乎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从那天开始,宋哲就总和她闹脾气。

  时不时就在说,她嫌弃他老了。

  他长皱纹了,他不能像以前一样随便运动就肌肉率就超高,他开始像个文雅大叔,走在路上,都会有中学生叫他叔叔。

  宋哲的抑郁症来得猝不及防,杨薇从高林手里拿到通知书的时候,宋哲还抱着宋思薇在认字,杨薇整个人懵了片刻,她突然也来不及关注自己,就每天关注宋哲。

  她夜里有时候会突然醒过来,怕宋哲做些意料不到的事儿。

  她去翻看了很多书,她争抢着带孩子,却被宋哲拒绝,她不敢拒绝宋哲任何要求,宋哲每次夸她好看,她就认认真真点头:“嗯,我知道,我好看的。”

  宋哲似乎非常没有安全感,他常常会问她:“以后我老了,不帅了怎么办?”

  “你怎么会不帅?”杨薇就安抚他,“你就算是老了,也是全世界最帅的老头子。”

  “那也是老头子。”

  “人都是会老的,”杨薇给他说着大道理,“我们会长皱纹,我们会精力不济,我们会有很多缺陷,都再正常不过了。你以后可能会秃顶,我也会肌肉松弛,你看,我还有妊娠纹呢,可我一点都不难过。”

  “真的?”

  “真的。”杨薇信誓旦旦,“老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你要接受它。”

  这些都是大道理,可是杨薇说久了,居然也有了一种,事实就是如此的感觉。为了让宋哲不要害怕变老,杨薇以身作则,告诉他什么是优雅的老去。

  在她的带领下,宋哲一日日好转。杨薇感觉内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一天宋哲出去和高林喝酒,他喝醉了,杨薇扶着他回来,刚上床,她就听到宋哲迷糊着说:“我装抑郁症装得好辛苦啊,还好薇薇想通了……不然你说我得装到什么时候?来,为我康复干杯……”

  杨薇:“……”

  第二天早上,她把宋哲叫起来,手洗了一整天的衣服。

  过了些时间,宋思薇也开始会叫妈妈了,两人一起带孩子,一起陪伴宋思薇成长。

  杨薇和宋哲从小就不勉强宋思薇学什么,他们只是花更多时间去陪伴她。

  班上同学都在上补习班、学钢琴、做各种事儿的时候,他们夫妻两就带着宋思薇一起打游戏、一起旅游、一起看书。

  一年级时候宋思薇全班倒数第一,宋哲去开家长会,老师严厉批评了宋思薇,宋思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宋哲面带微笑:“老师,没事的,我家孩子特聪明,等以后分数就能考高了。”

  等回家啊以后,宋思薇问宋哲和杨薇:“爸爸妈妈,我是不是特别笨啊。”

  “没有,你很聪明的。”杨薇直接回答。

  “可是我考不好啊。”

  宋思薇哭丧着脸。

  当天晚上,杨薇和宋哲嘀咕了一晚上。

  他们是不在意孩子的成绩的,可他们在意孩子在成绩上所产生的挫败感。

  他们商量了一天,决定向宋思薇证明,她是一个超级优秀的孩子。

  家长会之后就是期末,杨薇同宋思薇道:“思薇,咱们努力两个月,轻松两年吧。”

  宋思薇:“???”

  于是整个假期杨薇开始对宋思薇进行了密集培训,亲自制定习题册,亲自上阵监督,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背,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写,一天学习十小时,两月学完两年的课程。

  学完之后宋思薇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等开学的时候,宋思薇上着课,惊讶发现――

  懂!

  她都懂!

  这些题目,她,统统都会!

  自信心空前膨胀,老师的夸赞让宋思薇有了极大的动力,回家来之后,宋思薇亮着眼睛看着杨薇:“妈妈,我还要继续学习!”

  杨薇两眼一黑。

  她只是想用两个月时间解决两年家庭责任而已。

  想了想之后,杨薇决定,教会宋思薇自学。

  于是她开始教着宋思薇不要听课,自己看书,自己做题,自己思考着要怎么让自己的成绩更好。学会规划自己的整个学习进度。

  家庭全力配合她,比如说英语需要外教交流,就砸钱补课,数学需要人点拨,就把江淮安抓了过来给她当家教……

  宋思薇几乎是在三年级就学完了整个小学的课程,六年级时就学到了高中。

  除此之外,她还有大量阅读基础,英语口语漂亮得让人惊叹。家长会时,老师让杨薇和宋哲说一说管教孩子的经验,杨薇沉默了片刻后,慢慢道:“我觉得……与其想着管好孩子,不如想着管好自己。”

  家长面露不屑,觉得宋哲和杨薇藏私。宋哲看出大家的情绪,他轻咳了一声后,慢慢道:“我太太的意思是,小孩是有很强的模仿能力的,他们的举止会模仿大人。比如说宋思薇一直有早起的习惯,其实我们从来没主动叫她起床,是因为我和我太太都早期,尤其是我太太,她是晨起型的人格,她会在早上六点起床,然后出去跑步,思薇小时候喜欢和妈妈玩,所以她会让我早上叫她起床,和妈妈一起出去跑步。”

  “我和太太都有阅读的习惯,我们两读书的时候思薇没有事情干,就跟着我们一起读,太太把自己读的东西念给她听,念了还要解释,这个过程思薇就认识了很多字,所以一年级的时候,思薇就会自己跟着我们一起阅读。”

  “我们没有期望过孩子一定要成为什么样子,我们觉得,如果我们希望孩子是什么样子,我们就活成什么样子。但是孩子会模仿你,会跟随你,花费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其实有助于孩子的大脑发育,而孩子大量阅读,也奠定了孩子理解能力的基础,所以后来思薇自学也好,学习也好,接受能力都很好。”

  “所以我太太的建议就是,与其给孩子报多少个补习班,教导孩子做什么,不如以身作则,陪着孩子一起成长。”

  宋哲这一番话说出来,在座的家长纷纷鼓掌。

  来的家长几乎都是母亲,一个班也就五个爸爸,只有宋思薇家,宋哲和杨薇都来了。

  家长会结束的时候,老师来送他们,老师感慨道:“以前我还担心你们太溺爱宋思薇,现在我也不担心了,你们是好的爸爸妈妈。”

  宋哲微微一愣,杨薇和老师告别。

  回去的路上,宋思薇有些困顿,她倒在后排睡了。杨薇看了一眼宋思薇,小声道:“刚才你发什么愣呢?”

  宋哲开着车,他看着前方,却是突然问了句:“我是个好爸爸吗?”

  “是啊。”杨薇果断回家,宋哲轻笑。

  “其实思薇刚来的时候我很害怕,我怕自己像我爸妈一样,我做不好一个父亲。我不知道要如何去教导一个孩子,我怕我给不了她足够的爱。又怕我控制不好我的爱,让她骄纵蛮横。今天得到承认,我其实很高兴。”

  “我也是。”杨薇听着宋哲的话,她似乎也很高兴,她声音平和,“我也担心过。但后来和思薇相处的过程里,我发现,其实咱们不用这么担心。”

  “我们只要做好自己,把她当成一个成人一样,向她毫无保留的表达爱,和她平等相处。”

  “在爱里长大的孩子,不会过得不好。”

  宋哲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杨薇。

  他们突然很感谢,在为人父母前,他们先学会了如何爱。

  爱一个人是本能,表达爱却是本事。

  “才发现,”杨薇看着面前成熟又温和的男人,忍不住感慨出声,“这么多年了。”

  “是啊。”

  宋哲笑着:“这么多年了,咱们都老了。”

  看过了最狼狈的时候,最丑陋的面孔,他们开始向生命尽头一路不回头的驶去,可两个人在一起,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怕,更没什么遗憾了。

  

9611 3547503 MjAxOC8xMC8wOS8jIyM5NjEx http://m.clewx.com/book/201810/09/9611_3547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