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一十章 待

书名:锦衣香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时间:2020-08-02 00:33:51

  白雪抱着剑,一脸严肃的盯着房门,“我刚才在寝室里看到了庄嬷嬷在寝室里为福晋整理床铺,现在花嬷嬷又在为福晋沐浴。青衣,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青衣还在为林蒹葭要花嬷嬷伺候,而不要她伺候模样而正伤心着。

  “福晋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将庄嬷嬷和花嬷嬷当长辈待着。能不需要劳累到庄嬷嬷和花嬷嬷的地方,福晋便坚决不会让庄嬷嬷和花嬷嬷操心。怎么今日福晋竟然会让庄嬷嬷为自己整理床铺,让花嬷嬷伺候自己沐浴?这太反常了。”

  白雪的话勾回了青衣的心思,让她不再一个劲的沉浸在伤心之中。“你说的不错,今日福晋的行为确实很反常。福晋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青衣紧张了。

  “不会。”白雪坚决的摇头,“这里是五台山,没有太多的鬼魅伎俩。而且有爷在呢,谁能伤得了福晋!”

  看着一脸笃定的白雪,青衣忍不住反驳到,“既然你说有爷在没人能伤得了福晋,那是否说明福晋今日的反常是因为爷伤的福晋?”

  “怎么可能?!”白雪极力反驳到,“爷宁愿伤害自己百十次,也愿伤害福晋一次!”

  “那为何今天一大早也就不见了踪影,而且福晋一系列的行为还这么反常?!你什么时候见过福晋一大清早沐浴的?”

  “没见过。”白雪摇头。脑中诸葛苍绝对不可能伤害福晋的信念开始慢慢动摇了起来。“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福晋今日的反常跟爷有关啊。”

  “哼!”青衣眸中燃起了怒火,“你就等着吧。若是今日福晋反常的事情真的跟爷有关,我青衣宁可吃了豹子胆也要跟他擎王过不去!”

  “咳咳咳……”

  “福晋?”青衣顺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望去,“您沐浴好了。可饿了?青衣给你准备好了早膳,您今早是想在花厅吃还是想在饭厅吃?”

  “就在花厅吃吧。”

  “好,青衣这就下去准备。”说完,青衣便火急火燎的去给林蒹葭布置早膳去了。

  青衣离开后,林蒹葭脸色颇为尴尬的跟花嬷嬷解释到,“花嬷嬷,青衣年龄尚小,性子冲动,口无遮拦的,是我给宠坏了,她刚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后我定会好好的教她的。”

  花嬷嬷虽然对青衣的话感到不悦,但是即便如此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没事。今日是爷和福晋您的大喜日子,老奴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得好好磨磨,不然今后很容易给福晋您招祸端。”

  “嗯,我知道了。”林蒹葭眸色微沉。

  一旁的白雪听得一头雾水:“嬷嬷,今日是福晋和爷的什么大喜日子啊?”

  林蒹葭脸色的颜色能保持不变了,但是她两只耳朵一片通红。

  花嬷嬷一听,乐了,“大喜日子啊就是指从今儿起,我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添一个小主子了。”

  “啊?”白雪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她才一脸狂喜的紧紧盯着林蒹葭的肚子。

  这下林蒹葭想保持淡定也不可能了,她整个人如同煮熟的虾子般通红,而且她非常的怀疑自己头顶也许已经在冒烟了,“白雪,你别这样。”

  “呃?哦。好。”白雪看出了林蒹葭的困窘和尴尬,她忙将自己灼灼的视线从林蒹葭的肚子上移开,可是还是控制不住的偶尔朝林蒹葭的腹部望去,眸中尽是喜意。

  “福晋如今饿不得,老奴扶着您过花厅吃早膳。”花嬷嬷格外殷切的上前搀住林蒹葭。

  林蒹葭极为不好意思道:“花嬷嬷,我能自个儿走,你不用搀着我,你看好路,好好走了就好了。”

  “福晋,老奴这一把老骨头硬朗着呢,您不用担心,放心我伺候吧,而且这也是我所求的。”

  林蒹葭一愣,当看到花嬷嬷眸底的真挚时,她愣愣的点了点头。

  “福晋,来,随着老奴走。”

  ……

  早膳过后,当林蒹葭忍不住睡回笼觉时,得知真相的青衣突然感觉到整个世界都虚幻了。

  “你刚才说什么?”青衣整个人完全震惊了。

  白雪有些同情的看着青衣:“我是说福晋和爷昨夜圆房了。”

  “怎么可能?”青衣猛的摇头,“爷怎么可以欺负福晋呢,这太可恶了!”

  白雪一脸愕然:,一脸古怪的看着青衣,“青衣,你浑说什么呢,福晋和爷是夫妻,他们俩圆房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且,福晋和爷都结婚了好些年了,昨夜的圆房都已经是迟到了好些年了,难道你还希望他们永不圆房不成?”

  “怎么可能?!”青衣猛的摇头,颇为咬牙切齿到,“我怎么可能会希望福晋和爷永不圆房呢?我是希望他们感情好好,早日圆房的。可是不代表着我希望爷趁人之危啊!”

  “‘趁人之危’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趁人之危的,爷不是那样的人好吗?”

  “他若不是那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会趁着福晋失忆的时候就欺负福晋?!”青衣眉眼间尽是不悦,“早先福晋和爷不是都商量好了吗,一切都福晋恢复了记忆再说的吗?”

  “一切事务都在变化当中,或许是爷和福晋,计划赶不上变化。”白雪努力为诸葛苍辩驳到。

  青衣眸底隐隐有着不安:“白雪,我心里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青衣,你还是不要将此事太放在心上。只要福晋和爷他们好好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你也不用觉得不妥,担心这担心那的。”

  “我尽量吧。”青衣紧蹙的眉心虽然松开了,但是心头似存了事似的。

  晌午是分,林蒹葭终于起身了,青衣原是想跟林蒹葭好好说说的,可是当然看林蒹葭那张羞涩中带着喜色的脸时,她突然间开不了口了。她不知道她应不应该开这个口,可是她心里着实好担心。

  林蒹葭清醒的时候都没有同意跟诸葛苍圆房,如今失去了记忆却跟诸葛苍圆了房,青衣不管心里怎么想都觉得不妥得很。

  “青衣,你怎么了,今日怎么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

  “呃,啊?”青衣愣了一下才反应归来林蒹葭在跟她说话,“福晋,您刚才在跟我说话吗?”

  “是的。”林蒹葭颇为奇怪的看着青衣,“青衣,我是想问你,你今日怎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

  “有吗?”

  白雪抱着剑,一脸严肃的盯着房门,“我刚才在寝室里看到了庄嬷嬷在寝室里为福晋整理床铺,现在花嬷嬷又在为福晋沐浴。青衣,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青衣还在为林蒹葭要花嬷嬷伺候,而不要她伺候模样而正伤心着。

  “福晋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将庄嬷嬷和花嬷嬷当长辈待着。能不需要劳累到庄嬷嬷和花嬷嬷的地方,福晋便坚决不会让庄嬷嬷和花嬷嬷操心。怎么今日福晋竟然会让庄嬷嬷为自己整理床铺,让花嬷嬷伺候自己沐浴?这太反常了。”

  白雪的话勾回了青衣的心思,让她不再一个劲的沉浸在伤心之中。“你说的不错,今日福晋的行为确实很反常。福晋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青衣紧张了。

  “不会。”白雪坚决的摇头,“这里是五台山,没有太多的鬼魅伎俩。而且有爷在呢,谁能伤得了福晋!”

  看着一脸笃定的白雪,青衣忍不住反驳到,“既然你说有爷在没人能伤得了福晋,那是否说明福晋今日的反常是因为爷伤的福晋?”

  “怎么可能?!”白雪极力反驳到,“爷宁愿伤害自己百十次,也愿伤害福晋一次!”

  “那为何今天一大早也就不见了踪影,而且福晋一系列的行为还这么反常?!你什么时候见过福晋一大清早沐浴的?”

  “没见过。”白雪摇头。脑中诸葛苍绝对不可能伤害福晋的信念开始慢慢动摇了起来。“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福晋今日的反常跟爷有关啊。”

  “哼!”青衣眸中燃起了怒火,“你就等着吧。若是今日福晋反常的事情真的跟爷有关,我青衣宁可吃了豹子胆也要跟他擎王过不去!”

  “咳咳咳……”

  “福晋?”青衣顺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望去,“您沐浴好了。可饿了?青衣给你准备好了早膳,您今早是想在花厅吃还是想在饭厅吃?”

  “就在花厅吃吧。”

  “好,青衣这就下去准备。”说完,青衣便火急火燎的去给林蒹葭布置早膳去了。

  青衣离开后,林蒹葭脸色颇为尴尬的跟花嬷嬷解释到,“花嬷嬷,青衣年龄尚小,性子冲动,口无遮拦的,是我给宠坏了,她刚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后我定会好好的教她的。”

  花嬷嬷虽然对青衣的话感到不悦,但是即便如此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没事。今日是爷和福晋您的大喜日子,老奴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得好好磨磨,不然今后很容易给福晋您招祸端。”

9565 3696845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96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