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八十七章王贵太妃为擎王赐佳人

书名:锦衣香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时间:2020-03-26 23:52:41

  “主子您是遭了小人的道了,被那林依依下了迷情药……”玉衡将诸葛苍昏迷之后的事情娓娓道来。

  “迷情药?”诸葛苍眸底尽是冷色,“手中能弄到前朝秘药,那女人背后的主子定是个不简单的吧!是谁?”

  “四王爷。”玉衡语气里藏着一丝恨意。

  “怎么会是他?”诸葛苍眸底难过之色一闪而过。

  “主子,知人知面不知心。”玉衡一脸痛恨到,“以往看来,四王爷和主子您不但不结仇,而且也算是相谈甚欢的,没想到他竟然想出这么歹毒的计谋让主子您栽在一个女人的手头上!这着实是太可恨了!”

  诸葛苍面无表情到:“天家无兄弟。弱肉强食,怨不得他。怪也只怪我势力低微,心志不坚。对一些虚无的东西过于强求了。”

  “主子?”玉衡脸上尽是担忧之色,“您没事吧?”

  “玉衡,孤无事。”诸葛苍起身,“玉衡,即刻起,派人盯着四王爷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四王爷都将手伸到孤跟前了,孤不做点什么,可就对不起四哥的一番心意了。”

  “是。”

  “昨晚的事情能瞒下就瞒下,别吓了福晋。”

  玉衡迟疑了一下:“主子,这件事情瞒着福晋真的好吗?”

  诸葛苍眸底浮现出无奈之色:“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她若知道了也不过是徒生心忧罢了。府中的事情够她烦心的了,何必再给她多添些烦心事呢。”

  玉衡静静的看着诸葛苍,他心中隐约有种感觉,诸葛苍是怕林蒹葭找他麻烦。

  “是。”玉衡点了点头,“主子,那林依依呢,该如何处置?”

  “刺客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无须问孤。”

  “是。”玉衡心底偷偷松了口气。幸好林依依的那副皮囊没有令诸葛苍真的失了神志。

  ……

  “福晋,林府一切正常。林侯和夫人无恙。”天枢抱拳到。

  “殿下那里呢?”

  天枢神色迟疑了一下:“殿下那里亦无恙。”

  林蒹葭注意到了天枢迟疑的瞬间,她拇指摩挲着玳瑁上的珠子,双眸眯起,“天枢,你最好想好了再说。若敢欺瞒了本福晋,本福晋可不敢再收留你这敢欺上瞒下的属下。”

  “福晋恕罪。”天枢俯下身子歉意十足到,“福晋,边城传回的消息殿下确实是无恙的。”

  “那让你迟疑说不出口的是什么?”

  天枢身子一震,他神色颇有些无奈到,“福晋,您不是让属下派人留意那叫林依依的女人嘛。”

  林蒹葭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那林依依不知为何竟然夜闯了殿下所住的府衙。当夜被殿下下令诛杀了。”

  “查不出那林依依夜闯府衙后所做的神情吗?”

  “属下惭愧。林依依夜闯府衙发生的事情被殿下下了封口令。所以属下查不出。”天枢极其惭愧到,“不过当夜殿下召了御医,不知道受伤了还是其他什么事情,边城那些人嘴巴均跟绝了嘴的葫芦一般,一个字也不说。”林蒹葭将眼睛眯起,把玩着指甲,“一个女人夜闯府衙,难不成是奔着殿下的命去的?不过也不对,若是奔着殿下的命去的,府衙的那些暗卫可不是吃素的,定不可能让一个女人就这么闯进府衙去。这其中定是发生了极为重要的事情。”

  “可若那林依依不是刺客,殿下根本就没有必要对她下诛杀令啊?”天枢极为不解。

  林蒹葭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那女人定然不是奔着刺杀殿下的念头进府衙的,不然她也不能越过那些暗卫进府了。至于为何殿下会对她下诛杀令,想来是她做了什么惹怒了殿下的事情吧。至于是什么事情,你们殿下如今已经下了封口令,想知道定然是难了。”

  天枢看着林蒹葭脸上危险的表情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福晋,若是您想知道的话,要不您给殿下修书一封,您亲自过问了,想来殿下定是不会瞒你的。”

  “这可不一定。”林蒹葭冷笑到,“或许我才是他想瞒住的那个人!”

  “福晋?”天枢心里觉得糟了。

  “天枢,退下吧。”

  看着神情不渝的林蒹葭,天枢只好拱手退下。

  “诸葛苍,到底是什么样的怒火才令你对那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女人下了诛杀令呢?”林蒹葭脸色冷凝,眸色暗涌。

  ……

  “福晋,刚才宫里来人了,王贵太妃给您下了口谕,说是让你明日进宫一趟。”

  “来人可有说进宫时为了什么事情?”

  “并没有。”青衣摇了摇头。

  林蒹葭低头拧眉思索着。

  青衣安耐不住开口道:“福晋,明日想必是鸿门宴,您还是不要进宫为好。”

  林蒹葭苦笑摇头:“王贵太妃虽说不过是太上皇的一位妃子。可到底还是我和殿下的长辈,她既然下了口谕,我确实推托不得的。”

  青衣脸上浮现出不安之色:“福晋,要不明日您想办法推托了如何?青衣心底很是不安,心头担心不已。”

  “无事。”林蒹葭安抚到,“当今太上皇仍在,王贵太妃即便想做什么也会顾忌太上皇的。”

  “福晋,若是那王贵太妃不顾忌太上皇执意要为难你呢,可如何是好?”

  林蒹葭眸色极冷:“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事便好,若是她执意为难我,我也不是吃素的。她不过是一太妃罢了,连本福晋正经的婆婆都不是,难不成她还有那个脸面来为难本福晋不成?!”

  青衣欲言又止,良久才道,“那福晋明日进宫后,多多小心。”

  “嗯,我知道。”

  ……

  “关于诸葛焱,京都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玉衡看着脸色冷凝的诸葛苍明白诸葛苍定是对四王爷怨上了:“四王爷近些日子一直陪四福晋在寺庙里礼佛,为体弱的嫡子祈福。”

  诸葛苍眸底闪过冷锐之色:“真是难为他了。一边陪娇妻给佳儿祈福,一边不忘记算计远在千里之遥的孤。”

  皇室兄弟倾轧,玉衡沉默以对。

  “孤四哥那嫡子至今还是娇娇弱弱,汤药不离身?”

  “是的。那孩子早年间被四王府后院的女人下手,身体至今未痊愈。”

  诸葛苍紧抿薄唇:“稚子无辜。这件事情就先放后,等孤回京了,孤定然好好跟孤那四哥算算总账。”

  玉衡吃惊的抬起头:“主子,那我们先前对四王爷的部署全部都取消了吗?”

  诸葛苍脸上的神情极其挣扎:“那孩子如今重病,正是需要父母双亲陪伴的时候。孤身为他的叔叔,应当满足他的心愿。先前的部署,暂时全部取消。”

  “主子,我们如今好不容易抓到四王爷的谋害主子的把柄,妇人之仁要不得。不然等四王爷那边反应了过来,他定然想好安全脱身的万全之策了。”想到诸葛苍差点儿招人算计,玉衡心不安情不愿到,“四王爷对您下手的时候,何曾考虑到您还是他嫡亲的弟弟呢?”

  “好了,此事孤心中有数。只是有些事可为有些事却不可为。”诸葛苍何尝不知道玉衡说的在理呢,可是想到那逢年过节,宫宴上总会软软唤他一声九叔的孩子,他便什么也顾不上了,“想抓四哥的把柄,以后还多的是机会。但是那孩子如今病重,孤无论如何也不想他怨孤这九叔的。”

  玉衡知道诸葛苍打定了主意,他即便再劝说一百遍都没用,“好,天枢知道该如何做了。”

  “嗯,麻烦你和开阳尽快将此事处理好。孤不想出什么意外。”

  “好,属下这就下去办。”玉衡知道诸葛苍在这件事情是妇人之仁了。可是这是诸葛苍想要的,他作为属下又如何能阻止呢!

  “你还要记得,福晋那里千万别走漏了风声。”诸葛苍也是怕了在京都的林蒹葭知道了真相会找诸葛焱麻烦。

  “属下明白。不会让福晋有深陷危险的机会的。”

  ……

  “福晋,您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青衣到底还是颇为不放心。

  “我进宫去了。府中的事情,你多多看顾一下。”

  “是。”

  林蒹葭赶紧带着白雪离府进宫。

  宁寿宫——

  “王贵太妃,您方才说什么?”林蒹葭不可置信的看着殿上的王贵太妃。

  王旭晴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朝着林蒹葭再次开口到,“是这样的,本太妃看灵韵这丫头是个知礼数,好生养的。你同擎王成亲数载府中却不曾有麟儿诞生,所以特赐一宫女给您们,好为擎王府开枝散叶。”

  林蒹葭眸色逐渐结冰,她看着殿上那‘和善’的太妃,只觉得对方满身的恶意,“太妃,这件事情恕儿媳做不得主,还得等擎王殿下回京了,您看到时再找个时间同擎王殿下说道说道,再为他赐佳人,会更好些。不然儿媳不经他同意就将灵韵姑娘领回府中,惹怒了擎王殿下,到时擎王殿下迁怒于灵韵姑娘,就得不偿失了。”

  “你?”王旭晴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

9565 3656579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56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