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双双负伤

书名:锦衣香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时间:2019-10-11 00:08:37

  诸葛苍紧绷的脸部线条松了松,只见他笑意盈盈到,“这你尽管放心。这一点我可以担保。葭儿你以后就是他们唯一的主子。”

  “他们想来都是陪伴你多年的人,你舍得?”

  “笃笃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林蒹葭浑身紧绷。

  诸葛苍:“进来。”

  当看到来人是先前那拎着茶壶的暗卫时,林蒹葭紧绷的身子才松懈了下来。

  “殿下,姑娘。”来人将茶壶放到了茶几上。

  诸葛苍一边拎着茶壶为林蒹葭斟茶一边说到:“葭儿,尝尝我珍藏的茶叶。这可是我从我父皇手中抢过来的。整个大乾也就太后,我母后和我才有。你今夜有口福了。”

  林蒹葭看着那盈满茶汤的茶杯上袅袅的烟雾,嗅着那茶的芬芳,眸底竟克制不住涌起渴望,“你这是什么茶?”

  “这是取自观音山上观音菩萨座下唯一的一株茶树。每一年的六月十九在晨曦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在茶树的顶端时,便有专人采下茶树顶端的嫩芽,炮制茶叶。一年也就三五两。”

  “这么稀有,那我可得好好尝尝。”林蒹葭心头的渴望随着越发浓郁的茶香越发的浓烈了。

  “嗯,你尝尝看。”诸葛苍双手托腮,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林蒹葭。

  林蒹葭眸中只有那杯香茗,对外界毫无感知。那种极度渴望令她的心不由得颤栗着。

  茶汤入嘴,林蒹葭闭上了眼睛。

  “葭儿、葭儿?”

  林蒹葭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眼前的人那熟悉的笑容和眸底熟悉的宠溺时,林蒹葭双眸里的泪珠大颗大颗的落下,她轻咬着,“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我好担心你会跟十殿下同化。”

  “傻瓜。”诸葛苍伸手接住了林蒹葭的泪水,“你别哭,你哭得我心里直发疼。”

  “嗯,好,呜呜……”林蒹葭,“你稍候一下,我控制不住。”

  “唉~~~~~~”诸葛苍长叹一声,越过茶几,走到林蒹葭跟前,将林蒹葭抱起,安置在自己的大腿上,抱住她,“好,只能再哭一小会儿,便要停了呢。”

  “嗯嗯嗯嗯。”林蒹葭猛的点头,然后将自己整张脸都埋进诸葛苍的怀中。

  随着胸前的衣物越来越湿,诸葛苍怀抱着林蒹葭的双臂不由得更加收紧了些。

  良久,室内只剩下低低的抽泣声。

  “我来了有段时间了。却一直没能碰到你。”

  “我在十殿下的体内,一体双魂。因为他的魂魄是新生的过于弱小,为了不伤害他,所以我基本上不会现身。只有在借助外力,才会偶尔现身一次。”诸葛苍一边把玩这林蒹葭的墨发一边说到。

  “外力?”林蒹葭不由得朝茶几上那空荡荡的茶杯看去,“那杯观音茶?”

  “嗯。是的。”诸葛苍点了点头,“那茶常年在观音座下,蕴含着少许的佛性。所以我偶尔能借助那点佛光现身。”

  林蒹葭眸底满是心疼:“那茶叶十殿下一年也不过能喝那么一两次,有时候甚至还不能喝的吧。”

  “是啊。每年的那一点茶叶对世人来说太过珍贵,趋之若鹜。就连十殿下喝过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林蒹葭抱着诸葛苍的手臂不由得收紧:“苍,苦了你了。”

  诸葛苍半晌才接话到:“也不算苦。看着十殿下如此肆意的活着,我心里其实非常的心满意足。”

  林蒹葭心底如被钝刀一点一点的磨着:“父母恩爱,哥哥亦在,一家人幸福开心的生活着,这是苍你从小就渴望的吧。”

  诸葛苍眼角的泪珠滴在了林蒹葭的手背上:“嗯。”

  林蒹葭突然间迟疑了,这样的诸葛苍是幸福的,她真的有必要打破他的幸福吗?

  “葭儿。我可能无法跟你一同出去了。”

  “为什么?”林蒹葭抬头看进诸葛苍的眸底。虽然心底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但是林蒹葭一时间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只有当十殿下意识到他所处的世界不过是个幻境,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的,所有的幸福都是假象。那么这个梦境才能破,我也才能出去。”

  林蒹葭拧眉,嘴角衔着苦涩,“想让一个人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世界不过是个幻境,所有的幸福都是假象,这太难了。即使一个人的潜意识里知道真相,只要他的意识不愿意接受,那么所有的一切他都还会当真。”

  “我知道。所以想让十殿下接受他身边的一切都是假象,对他来说太过残忍了,他是不会接受的。”

  林蒹葭双唇不禁轻颤着:“那难不成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我们,我们真的没有以后了吗?”

  诸葛苍沉默了良久:“葭儿,同你一生一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渴望和眷恋。可看到十殿下等人的幸福,我却是畏惧的,畏惧他们的幸福被我亲手摧毁。”

  林蒹葭悲哀的意识到,她自己也是认同诸葛苍的。小蒹葭除了暂时被困在恋情中,她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幸福。林蒹葭也在害怕自己会亲手毁掉了小蒹葭的幸福!这是她想象都不敢想象的。

  “葭儿,要不我们就这样吧,牺牲我们俩人的幸福,成全那么多人的幸福,我们也不亏的对不对?”

  “是的。我们不亏。”林蒹葭认同的点了点头。

  “那葭儿,你现在就出去吧。外面还有爹爹,娘亲和辰弟呢。”

  “嗯。”林蒹葭颔首。

  “葭儿,我的葭儿,再见了……”

  林蒹葭的意识沉入了白茫茫的世界中,一望无际,没有半点生机,“葭儿,你朝着亮光的方向走,一直走,一直走,你就能见到你所想见到的人了……”林蒹葭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拧眉,眉宇间尽是困惑,他不由得喃喃自语,“我所想见到的人?我所想见到的人不就是苍吗,可是苍在哪里呢?”

  “葭儿,看到前面的亮光了吗,你只需要一直朝前走,你就能出去了,爹爹,娘亲和弟弟都在外面等着你呢?”

  “苍的声音?”林蒹葭不自觉的抬起脚朝着前面那冒着稀疏光点的方向走去。“爹爹,娘亲,辰儿……”林若海等人的身影立即浮现在前方,指引着林蒹葭前进的方向,“爹爹,娘亲,辰儿,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林蒹葭抬起脚不停的朝着前方跑去。

  “对,葭儿,就这么一直朝前跑,朝前跑……”

  林蒹葭跑着跑着,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微微侧着头,眸底尽是困惑,“不对,我不是应该带着苍一起出去的吗,苍呢?”林蒹葭看着空荡荡的四周,“苍,苍……”林蒹葭席地而坐,闭上眼睛,将外界的声音全部关闭在外头,良久,当她再睁开的时候,眸底尽是决然。她将手腕中的舍利子摘下,满怀着不舍,将舍利子放在掌心中碾成粉末,手一仰,白茫茫的世界顿时间被金色的粉末给染成了金色。

  “噗——”木榻上的林蒹葭睁开眼睛,她看着对面同样口吐鲜血,一脸苍白的十殿下,冷笑到,“殿下,看来你的计策不奏效了。”

  “葭儿果真如同他记忆中的那般聪慧。”十殿下手捂着心口处,嘴角的血渍不受控制的时不时涌出,他紧紧的凝视着林蒹葭,“葭儿姑娘,我们后会有期。”

  诸葛苍的话音一落,室内便浮现出两道黑影,将诸葛苍抱着离开。

  当林蒹葭确定诸葛苍真的已经离开时,她呼唤了一声,“青衣。”

  “姑娘。”青衣推开门进来。

  当青衣的身影映入了林蒹葭的眸底时,林蒹葭松了口气,整个人朝后一趟,便不省人事了。

  “姑娘?”青衣惊惧的声音响起。

  ……

  林府乱了……

  皇宫乱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林家丫头不省人事,我们家苍儿也不省人事?”乾后在诸葛苍的床前不停的走来走去,眼眶通红,声音里尽是哭腔,“谁能告诉本宫,苍儿这次出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后,你别急,安静的等会儿,看看一下御医等会儿怎么说。”乾帝一进殿门就赶紧的将乾后拥进怀中,安慰到。

  “乾帝?”乾后攥紧乾帝胸前的衣服,“我们家的苍儿,我们家的苍儿好可怜。这么多年来,我小心翼翼的护着他,从不敢让他受这么重的伤。可现在,现在竟然有人在我的眼鼻子底下将他伤得如此之重,乾帝,你绝对不能放过敢伤害苍儿的人……”

  “好好,我定然不会放过敢如此重伤苍儿的人。”乾帝看着了无生机模样的诸葛苍,心头钝痛道。

  “嗯。”

  一旁的诸葛韵笙手紧紧攥着骨扇,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诸葛苍,不敢闭上那么的一丝一瞬,就怕眨眼的瞬间,诸葛苍就这么不见了。

  ……

  御书房——

  “怎么回事?林丫头怎么也受伤了?”乾帝诧异到,“若海,你说真的?”

  “御医就在这里,陛下可以询问御医。”林若海一脸憔悴到。

  “回禀陛下。林姑娘和十殿下所受的伤是一样的。到底是为何物所伤,恕微臣医术浅薄,查不出来。”

9565 3611310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11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