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零九章 大变的林蒹葭

书名:锦衣香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时间:2019-10-06 00:08:27

  “你们家姑娘真的这么说的?”天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没有半句虚言?”

  “是的。没有半句虚言。”紫衣重重的点头到。

  天权和天枢彼此面面相觑。

  “好,请林姑娘放心,我们会一字不落的将这番话复述给殿下听的。”天权。

  “嗯,那辛苦两位大人了。”紫衣抱拳到。“告辞。”

  天权和天枢目送着紫衣离去。

  天枢:“天权,你说我们主子看上的姑娘到底是啥样子的啊,怎么感觉好像不太好惹啊?”

  “不对啊,资料中的林家姑娘娇娇滴滴的,温柔娴淑,没脾气的啊……”天权一头雾水到。

  “是不是你收集错了资料?”

  “关于主子的终身大事,我还能收集错资料不成?!”天权一掌朝天枢的肩膀用力拍去。

  “难不成是那姑娘隐藏得太深,我们殿下看走眼了?”天枢眸底浮现出不可思议。

  “不可能!”天权摇了摇头,“林姑娘不过是闺阁女子,而且她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林府后院又极为干净,她所经历的事情极少,如何都隐藏不了的。况且,什么妖魔鬼怪在我们殿下的那双通透的眼睛下不现行?!林姑娘想在我们殿下面前隐藏,难,难如上青天。”

  “这么说来,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总不能是林姑娘换了个人吧。”天枢极为无语到。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林姑娘就是林姑娘还能换人不成。而且你当林府周围的皇家暗卫是吃素的啊,经历了前两日的事情之后,谁还越过皇家暗卫对林姑娘下手?!”

  ……

  “哥,你多吃点。我们现在可是早膳和午膳一起用,不吃,太亏待自己的身子了。”诸葛苍竭力的给诸葛韵笙夹菜。

  诸葛韵笙看着自己那堆如小山的饭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还没等他开口说话。

  “殿下,太子殿下,天枢天权求见。”

  “进来吧。”诸葛苍头也不回到。

  “天枢/天权给殿下请安,给太子殿下请安。”

  “免礼。能让你们在我们用膳的时候打扰定然有很重要的事情,说吧。”诸葛苍。

  “回殿下。林姑娘派了一位侍女给殿下带了番话,且让我们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复述给您听。”

  诸葛苍和诸葛韵笙彼此相视,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你说。”诸葛苍。

  天权看了看天枢,咽了咽口水,舔了下唇才开口道,“十殿下那里,紫衣你派人送个信。就说我给他十天,十天的时间若是他还不能将那些‘食人花’给安置好了,就别怪本姑娘闹腾了!”

  天权话音落后,整个大殿静悄悄的,隐隐能听到天权讲完话后用力屏息的声音。

  良久,诸葛韵笙才艰难的开口到,“你确定这一番话真的是林姑娘说的?”

  “这一番话确实是林姑娘的近侍紫衣侍女传达的。紫衣同我们说,她们家姑娘要求必须将这一番话原封不动,一字不落的告知殿下。”

  “哥,不用怀疑,这话是葭儿会说的话。”诸葛苍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诸葛韵笙的脖子如木偶人般转动,且发出骨头转动的声音,“这话不太像林姑娘会说的话啊。”

  “哥,那是你不了解她。她好说的时候很好说,但是若是踩到了她的底线,她绝对如只炸了毛的猫,非得狠狠的挠你几下不可。”

  诸葛云韵笙有些接受不良的愣了愣,半晌才极为不可思议到,“这还真让人想不到。”

  “想不到葭儿是这样的一个姑娘是吧?”诸葛苍朝天权和天枢摆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即刻去林府回话,就说我定然能在十天之内将那些‘食人花’安置好。请林姑娘放心。”

  “诺!”天枢和天权抱拳退了下去。

  “我一直错误的以为林家姑娘就是那养在温室里的花,娇娇弱弱不经风雨。或是被捧在掌心中仔细呵护的珍珠,不曾经历过丝毫的磨痕。”良久诸葛韵笙才感叹到。“人应该不怎么有脾气才是。”

  “她确实是被养在温室,也确实是被呵护在掌心。但是脾气什么的也确实有点。”诸葛苍有些哑然到,“按理来说,以林府单纯简单的环境应该养不出这般有性子的姑娘,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就知道她该是这样一个有脾气的姑娘。今日,果然不出所料。”

  诸葛韵笙看着正沉浸在幸福情绪中的诸葛苍,眸中云雾翻涌,眸底似有什么破碎掉了。他半阖眼睑,“有自己的脾性也好,以后成了皇家媳妇,过得就不会那么辛苦。你也知道皇家的媳妇个个精明,滑不溜秋得很。”

  “那是。不过我也不担心。我十殿下诸葛苍的媳妇,谁敢欺负!”诸葛苍说得极为傲气。

  诸葛韵笙哑然含笑:“是,你脾气一上来,我们诸葛家族的人见着你,哪一个不躲着走。就你这脾气,只要你护着的人,谁敢惹!”

  “那当然!父皇是大乾的陛下,大乾未来的陛下是我的亲生兄长,我们诸葛氏一族,每一个人都极为有眼色。只要你们安好,他们谁敢惹我?!”

  ……

  “姑娘,您说的那一番话紫衣已经原封不动的将话传达给了十殿下的近侍天枢和天权。”

  林蒹葭披着外衣斜依在床榻上,捧着一份竹简,看得入神。“可有将我的话带到,让他们将我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达给十殿下。”

  “紫衣已经有将姑娘的话带到。且他们再次确认过了。”紫衣点头。

  “那就好。”林蒹葭苍白的脸色微微浮现出几许红晕,“紫衣,这十日,你们配合爹爹的人将林府给我守好了,一只苍蝇也别放进来。”

  “诺!”紫衣微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姑娘,需不需要将暗部的人调回来?”

  “暂时不需要。”林蒹葭摇了摇头,“十日之后若是十殿下还没有将这事处理好,那时我们再将人调回来。”

  此时室内所有的人都知道,需不需要将人调回来,就看这未来的十日了。所有的关切点都在诸葛苍身上。

  ……

  “紫衣,姑娘所说的,十殿下会做到吗?”绿衣有些忐忑到。

  “我暂时不知道十殿下会不会做得到。但是我知道十殿下做到了,那么一切相安无事。若是十殿下做不到,那么姑娘和十殿下的亲事可能发生变化。”

  “十殿下会悔婚?”绿衣被吓得脸色发白。

  “不是十殿下会悔婚。”紫衣摇头,“是我们家姑娘会悔婚。”

  “为何?”绿衣极为不解,“十殿下很好啊。姑娘为何会悔婚?”

  “在世人眼中,十殿下是很好,好得不能再好。可是在姑娘眼中就不一样了。姑娘所想要的跟世人所想要的不一样。”紫衣双眸带着深意到。

  “怎么就不一样了?”绿衣极为不解。

  “好啦,这都是主子们的事情,相信主子他们能处理好,我们就不必担心了。”紫衣拍了拍绿衣的肩膀就离开了。

  独留绿衣在原地一脸困惑和不解。

  ……

  “葭儿,你是不是跟十殿下说了什么?”林若海一下朝回来就直奔林蒹葭的闺阁。

  “爹爹,你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晚?”林蒹葭放下手中浇花的水壶。

  “陛下留我用了晚膳。”林若海接过林蒹葭递给他的茶水,抿了一口,“葭儿,你知道今日陛下留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葭儿不知道。爹爹若是想说,可以跟葭儿说说,”林蒹葭在林若海身边坐下。

  “陛下问我,你是不是给十殿下布置了什么任务,这几日十殿下从早忙到晚,都不见人的。”林若海说完之后觉得自己的这番话好没道理,“我跟陛下说了,十殿下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在忙,我的葭儿不是那种会闹腾的人。”

  “爹爹,我确实有给十殿下十天的时间,让他将他身边的那些‘食人花’给我处理好来。”林蒹葭以一副谈论今日的天气如何的口吻出声到。

  “葭儿,你刚才说什么?”林若海含在嘴里的茶一口喷了出去。

  “爹爹,帕子。”林蒹葭将手中的帕子递给林若海,“爹爹,我知道我这里的茶不错,但是你也要喝得慢点儿。”

  “不是,你将刚才的话给我再说一遍。”林若海接过帕子胡乱的擦拭了一下茶渍。

  “我是说,我确实有给十殿下十天的时间,让他将他身边的那些‘食人花’给我处理好来。”

  林若海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食人花’?”

  “那可不!我这一次不就是受了那些‘食人花’暗手,这才醉在床上两天两夜醒不过来!”林蒹葭微微恼到,“而这还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只是只被殃及的池鱼。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诸葛苍,他不将这件事情处理好,难道还要我亲自上阵处理不成?!”

  林若海呆滞的看着林蒹葭,傻眼了。“葭儿,你是不是睡昏头了?”

  “爹,我虽然睡了两天两夜,但是我此时清醒的很!从所未有的清醒。”林蒹葭猛的摇头。

  “既然你这般清醒,为何你还要同十殿下说这一番话呢?”林若海头大到,“你知道吗?这几日京都很多氏族的姑娘都被许了人家。而且婚期都很赶,好些人的婚期都是在同一天。”

  “十殿下行动了?”

  “那可不?”林若海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我总算知道为何近几日有些同僚整日里低气压的看着我又不说话了。”

9565 3610213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610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