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章

书名: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荔枝香近 更新时间:2019-07-12 06:26:38

  一句简简单单的“放心, 有我”,却让韩辰绘那颗吊在悬崖边缘、顷刻间就要摔到血肉模糊的心脏, 安安稳稳地回到了她的胸膛。

  韩辰绘窝在沙发里,停止哭泣, 除了乏累无力, 甚至有些肌肉酸痛。

  她又躺了几分钟, 慢慢地蹭动着。

  张姨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着韩辰绘。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懈怠, 万一辰绘太太真的出了点什么事, 等郑先生回来, 她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见到韩辰绘坐了起来,张姨赶忙走了过去,从茶几桌上猛抽了十几张面纸:“太太……”

  韩辰绘接过面纸,认真地将眼中、脸上、脖颈处的泪水擦干净。

  她的眼睛红肿着,之前哭的太厉害, 现在依然有浓浓的哭腔:“张姨,我好了, 我没事……肴屿说定了航班, 你记着点,把他的书房什么的打扫一下, 多买点好吃的……”

  张姨点了点头:“一定的。”

  韩辰绘又擦了擦眼泪, 从沙发上站起来。

  初春的阳光, 洋洋洒洒地铺满客厅。

  韩辰绘揉了揉大腿,慢慢地走到落地窗边, 望向外面――

  越过大露台的秋千架,她能见到驯鸟师和驯猴师两个人,一个带鸟、一个牵猴,在阳光之下肆意玩耍。

  那是她和郑肴屿的“绿毛”和“菜豆”。

  他们家可真像动物园……

  让韩辰绘感到意外的是,鹦鹉和猴子,一个比一个皮,可它们两个竟然相处的非常和谐。

  就是偶尔菜豆过于皮的时候,会给绿毛惹到炸毛,破口大骂。

  看到他们的动物,韩辰绘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叮咚叮咚――”
身后微信通话响起,韩辰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又来了……

  韩辰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之前她把自己裹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无论别人怎么手机轰炸,她都不想理会,她接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来自郑肴屿的。

  听到郑肴屿的声音,又知道了他的态度,韩辰绘觉得自己应该振作起来,毕竟她也是事件的主角之一。

  韩辰绘走回去,从茶几桌上拿起手机,是她的经纪人Anemone。

  她小心翼翼地接起电话:“喂?nene姐?”

  电话对面比上一次通话的时候更加嘈杂,Anemone大嚷大叫:“卧槽!韩辰绘!我简直想说脏话骂人了啊――”

  “?”
韩辰绘的内心“咯噔”一声。
又……又发生了什么事?

  Anemone的语气和上一次迥然相反,她虽然说着想骂人,却是带着笑的:“韩辰绘!你TM简直就是个宝藏女孩!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快点从实招来!我发现过去我真的是小瞧了你啊……”

  韩辰绘缩了缩脖子,磕磕巴巴地问:“又……又怎么了……?”

  “什么又怎么了!我现在真不知道是爱你好、还是恨你好――”Anemone哈哈大笑了一声,“你说说啊,这一大早晨,先是给我出了一个天字第一号大难题,莫名其妙爆了个前男友出来,前男友就前男友吧,还TM是我们的投资股东!而且是个有女朋友的投资股东!”

  韩辰绘委屈巴巴地瘪了瘪嘴:“对不起,nene姐……我……”

  “你先别说话!”
她刚说了一句,便又被Anemone给打断。

  “你知道吗?刚才这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君视整个公司都炸锅了!不止是因为你,当然还是因为贺总。你也知道最近你的热度很高,本来就处在风头浪尖上,这下又爆出这种事情,那些网络喷子自然不会放过你了――”

  韩辰绘听着电话,微微低下头。
“真的和病毒蔓延一样,如果不是你的咖位,确实不值这么下血本,否则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有敌对公司、竞争对手什么的在故意整你,不然怎么会全网爆成那个样子……辰绘,这下你想不火都难了。”

  韩辰绘吸了吸鼻子:“那……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我和贺总一起出来澄清可以吗?”

  “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Anemone笑了起来,长长地吁了口气,“要不然我怎么说你是宝藏女孩呢?就在我们整个君视传媒都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之间,所有的东西全部消失!”

  韩辰绘愣住了。

  Anemone继续说:“辰绘,是有大佬在暗中相助啊,而且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大佬,这是连贺总都做不到的程度……新闻、热搜、社交平台,各大自媒体、大V什么的,全部删光光,几个关键字干脆敏感词了,现在应该只有网友们故意打错别字、拼音什么的才有个别讨论的吧。”

  韩辰绘忍不住微微一笑。
Anemone不知道,但她一下子就可以猜到那个“大佬”是谁……

  一定是郑肴屿!

  Anemone似乎离开了人群,四周的环境稍微安静了一些。

  “辰绘,你从来没说过,我现在问你,你肯定也不会说的,所以我就不逼迫你了,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就可以――”

  “眼前这件事,看起来是被无声无息的摆平了,但你要知道,网友可不是傻子,能把事情处理到这种程度,几乎是‘赶尽杀绝’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事情翻转,也把你确实有后台、有金丨主的事情,给亲手石锤掉了,他们对你的兴趣比过去多无数倍,他们要八卦,这件事迟早要再爆的。”

  韩辰绘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太丧。”Anemone又说,“娱乐圈是个什么地方?万物皆可炒作,怕的不是那些捕风捉影的八卦,而是没有热度、没有话题,这件事情解决了,你可以借此东风,再大火一把,正好导演组觉得你在《二次通信》里进步巨大,剧组女配角的提名就给你了。”

  “最近一个星期你先在家休息,稍微过过风头,你来公司,我们具体研究一下你以后的发展路线。”

  韩辰绘“嗯”了一声。
Anemone说的没错,她确实应该好好规划一下。

  她总不能一直走这种奇奇怪怪的路线吧?
《二次通信》的导演组给她在各大电影节报名了女配角,别说获奖了,她有99%的可能性连提名都混不到一个,但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

  凌晨时分。
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京城机场。

  司机已经等在机场外。

  郑肴屿没有立刻回红叶名邸,而是先回了一趟华清园。

  他也没有去华清园老宅,是直接去找了郑万杰和孙蔓宁。

  华清园别墅的大门一打开,出现一个中年男人――现代的豪门,已经不会搞什么“管家”这类浮夸的东西。

  开门的这个男人叫杨叔,就相当于是“管家”的职位。

  杨叔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起来:“肴屿?”

  郑肴屿礼貌地点了点头,在玄关处换了鞋,也不用杨叔引路,径直上楼去。

  二楼客厅里。
郑万杰和孙蔓宁静静地坐在沙发里。

  他们早已料到郑肴屿会来“报道”似的,开始大摆“鸿门宴”。

  郑肴屿走了过去,他没有坐,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郑万杰和孙蔓宁,眼神和声音无比阴冷:“郑宏义呢?”

  郑万杰和孙蔓宁对视了一眼。
“肴屿!”

  孙蔓宁微皱眉心――现在没有外人在,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也用不着演戏,她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和最真实的情绪,她埋怨道:“你是什么态度?这是在对你的父母兴师问罪吗?”

  郑肴屿没有搭理孙蔓宁,只是冷冷地看着郑万杰:“爸爸,我只问您,郑宏义呢?”

  郑万杰看了郑肴屿一眼,非常有范儿地指了指沙发,命令道:“你坐下!”

  “…………”
郑肴屿紧皱着眉,想了想,只能坐了下来。

  郑万杰从茶几桌上拿起一根雪茄,没有立即点燃,而是轻轻敲了敲郑肴屿旁边的沙发扶手:

  “我知道,你和你三哥之间,误会极深,你两这辈子是打不开这个结儿了,我也没指望你们能和解,所以我又把宏义给派走了,你也别想着怎么去找他麻烦,先把你自己的家务事给我给处理好――”

  郑肴屿的眉心就没松开过,“我的家务事?”

  “你已经长大了,翅膀也硬了,我和你母亲当然管不了你,也管不动你,就像你莫名其妙地非要从你三哥手里抢走韩辰绘,又把她八抬大轿抬回家,我们最终也遂了你的心愿,但是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们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强行忘记。”

  郑肴屿看了郑万杰一眼,也从茶几桌上,抽了一根对方的雪茄出来,放在指尖把玩了一下,他才认真地看着郑万杰。

  “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我想,我作为辰绘的丈夫,应该尊重她的工作。”

  郑万杰皱了下眉。
他显然对郑肴屿的说法非常不满意。

  旁边的孙蔓宁冷笑了一声:“尊重?你尊重她的工作了,那谁来尊重我们?以后,像这种乱七八糟的绯闻,再来几次,你能承受得住,可我们郑家承受不住,圈子里的人会怎么看我们?你生意上的人又会怎么看你?”

  说完,孙蔓宁直接将一堆照片甩到茶几桌上。

  郑肴屿微微垂下视线。
下一秒,他眯起了眼角。

  那些照片,无一例外是韩辰绘和其他男人的亲密合照――当然不是私下的,都是工作上的剧照。

  她扮演的角色和各种男主、男配的亲密对手戏。

  韩辰绘在娱乐圈工作了三四年,所有的存货全部摆在这里了。

  这些本是无可厚非的。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甚至有不少照片郑肴屿在之前已经看过。

  可这几百张的照片,密密麻麻地铺在茶几桌上,简直是在刺激他的神经――他紧紧捏着雪茄,又白又细的手背上,暴起一条又一条的青色血管。

  为什么他的心口这么酸?
为什么他的心头这么痛?

  孙蔓宁看着盛怒中的郑肴屿,她站了起身,绕到郑肴屿身边,俯下丨身,轻轻拍了拍她儿子的肩膀。

  “肴屿,我们已经很给韩辰绘面子了,我们不能让她一个人,把我们郑家搞的乌烟瘴气,如果你要尊重她,也可以,前提只能――她不再是郑家的媳妇儿。”

  郑肴屿猛地抬起眼。
他的眼神,又冷又狠。

  在郑肴屿瞪她的那一瞬间,孙蔓宁都吓了一跳。
知子莫若母,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郑肴屿为何这般,她放柔了声音。

  “我们也没有说必须让你们离婚啊,肴屿,你看,当初你想娶,我们不是也同意吗,以我们郑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喜欢,只要你们感情好,别的都是可以商量的……”

  “你回去应该劝劝你的太太,她的工作有什么意义?她究竟为什么要工作?是你缺她赚的那点钱?还是我们郑家缺啊?”

  孙蔓宁先是埋怨了韩辰绘几句,又一转口风。

  “只要你对她好,你愿意宠爱她、愿意给她花钱,她完全可以做一个衣食无忧的豪门太太,想做什么做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就算你生意失败,我们郑家可不会破产的,她可以一辈子享受美妙的人生,不好吗?”

  “你难道不希望看到她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吗?你难道不想她永远在你的身边,永远在你的地盘里,永远在你的掌心之中?你难道不希望她一辈子只属于你一个人吗?”

  郑肴屿直直地注视着他的母亲。

  整个二楼客厅沉寂了几分钟。

  直到郑肴屿将指尖捏碎的雪茄丢进垃圾桶里。

  想。
他想。
他非常想!

  孙蔓宁无法说服他,却成功的诱惑了他。

  他想让韩辰绘幸福快乐、无忧无虑,更想让她永远在他的身边,在他的掌中!

  而且……他最想让她一辈子只属于他一个人!

  -

  韩辰绘躺在床上。
她一天都没有吃饭,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几点钟,韩辰绘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突然听到卧室的门被人推开。

  是郑肴屿回来辣!

  韩辰绘拼命地撑开眼皮。

  清冷的月光之中,她可以隐隐约约地见到对方走近。

  “唔唔~”韩辰绘在被窝里蹭了蹭,刚想坐起来,对方却立刻将她扑倒。

  嗯?
酒味?烟味?

  韩辰绘皱了皱眉,她人虽然醒了,可声音却没有醒过来,黏黏糊糊的:“老公~你刚下飞机就去喝酒哇?”

  对方没有回答她。
只是将她紧紧地按进怀里。

  韩辰绘“唔……”了一声,下一秒,她的双唇便被对方狠狠地堵住。

  

9563 3587353 MjAxOC8wOS8yOC8jIyM5NTYz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3_3587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