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七章 大结局

书名:报告丞相,夫人上天了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安十年 更新时间:2019-02-08 09:23:24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身量修长的清秀少年人。

  一双杏目带着笑意,嘴角轻轻勾起,痞帅痞帅的。

  只一眼,归烟便知道了他是谁。

  那少年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转头看过来,两个人视线交汇,归烟收起面上的冷淡,朝他轻轻一笑。

  恰似杏花初开,暖意融融。

  宋阿元一愣,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上了,带着一种欣喜和酸涩。

  他努力把这种感觉压下去,然后朝归烟抛了个媚眼。

  归烟眼中笑意更浓。

  宋亦罗仿佛察觉到什么,坐上主位之后视线便往归烟这个方向而来,归烟低头默默吃酒,并不抬头。

  那些官腔什么都交给了徐大人,归烟就在后面吃吃菜欣赏欣赏歌舞,有时候视线忍不住地往主位旁边,也就是宋阿元身上跑,两个人对视了好几眼。

  宋阿元不知道怎么回事,和那女子每对视一次,心头便有一股暖意,让人安心又幸福。

  所以酒过三巡,那人朝他使眼色的时候,他点头应了。

  得到回应之后,归烟便找个借口出了宴会大厅。

  归烟走后不久,宋阿元便也出去了。

  宋亦罗喝完手中的酒,看着宋阿元的背影,眼中幽深莫测。

  宋阿元出来左瞧右瞧没有看见人,以为是自己会错了意,挠挠头转身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女子手指纤细,手心温暖,握着他手腕的力道不紧不松,并不让人讨厌。

  宋阿元朝归烟轻轻一笑,突然手腕一转反客为主抓住了她的手。

  “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朝归烟眨眨眼,拉着她就走。

  湖边桃树下,归烟挣脱了他的束缚,摸了摸自己的手腕,问道:“这么放心就和我出来了,不怕我是坏人?”

  “咱们是在宋家,谁怕谁还不一定呢?”他语气随意,显然不相信眼前这女子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

  归烟靠在树上,眼神有些轻佻,“都说你是个傻子,没想到还挺聪明。”

  “傻子?”宋阿元摇了摇头,“我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可不是什么傻子。”

  “是吗?那你想不想知道你忘记了什么?”归烟和宋阿元对视着,一双墨瞳好似幽潭,让人溺死在她的眼中。

  被那双眼睛注视着,宋阿元觉得脑子转的都慢了,他愣愣往前面走了一步,“我想知道,你可以帮我吗?”

  不,他不想知道,哥哥说了,丢掉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记忆,那些记忆只会影响他强大。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是那双眼睛……他逃不开。

  归烟察觉到他的挣扎,催眠的程度又高了一重,眼睛疼得厉害,脑子里面那根弦也崩得死紧。

  她这宋阿元的识海中疯狂地搜寻着他的记忆,可是意识所到之处白雾茫茫,让人迷失方向。

  归烟冷静下来,随着意识涵盖范围慢慢扩大,她终于找到了个地方。

  白雾蒙蒙,几人高厚重的黑木门矗立在归烟面前。

  正准备去推开那木门,耳畔却传来了迅疾的风声。

  归烟眉头一皱,狠下心直接往那木门上撞去。

  厚重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开了一道仅供一人穿过宽度。

  归烟还想再来一下,可惜来人再不给她机会。

  宋亦罗碧色的眼睛中翻腾着杀意,一掌拍向归烟。

  被迫离开识海,归烟凌空往后一退,掌风扫过头顶,束发的玉冠被打碎,发丝纷飞。

  退了几丈远之后,归烟在勉强稳住身子,她睁开眼睛,充血的眼睛直视着宋亦罗。

  这人出手太狠,刚刚那一掌,是冲着她眼睛来的。

  要不是她反应快,恐怕现在眼睛就没了。

  可惜就差一点点……要不然她可以推开那扇门,把宋阿元缺失的那些记忆放出来了。

  “哥?你怎么来了?”宋阿元睁开眼睛诧异道。

  “有些事情,你先回去。”宋亦罗道,可是视线却是死死锁在归烟身上。

  “奥。”宋阿元应了声,然后转身就走,仿佛眼中根本没有归烟这个人。

  归烟:“……”过分了啊,竟然一点点用都没有!

  宋阿元走后,宋亦罗才开始对归烟动起手来。

  他身上杀气颇重,招招狠厉,归烟勉强接了他几招之后,便觉得受不了了,宋亦罗又是一掌打过来的时候,归烟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宋亦罗怕被这口血喷满脸,掌势一收,广袖挡在面前。

  归烟勾起嘴角,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逃跑。

  广袖放下的时候,眼前已没了人,宋亦罗眯了眯眼,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他转身皱眉,“你怎么又回来了?”

  宋阿元缩了缩脖子,“那啥,我是想看看你这要不要帮忙的,还有二姐传信回来了,我看到那山鹰飞到你书房去了。”

  宋亦罗眯了眯眼,转身就往书房去了。

  宋阿元看了看一个方向,跟在他身后就走了。

  过了好久之后,归烟才从湖边的芦苇中出来,她看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嘴角忍不住勾起来。

  ……

  深夜,驿站。

  宋阿元一身黑衣,黑布蒙面,站在归烟门前,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归烟一把把他拉进来,给他倒了杯茶。

  “你怎么晚过来,不会让宋亦罗知道吧?”

  宋阿元摇了摇头,“他今晚有事出去了,所以我才过来的。”

  手上的茶杯紧了紧,他直视着归烟,眼中有几分冷意,“你到底是谁?来我东阳又有什么目的?”

  归烟喝下一杯茶,朝他眨了眨眼睛,眼中血丝未消,看着有几分可怖还有几分可怜。

  “我来东阳是来找人的,我有个弟弟在这里,但是他好像忘记我了。”

  “他叫夏慕安,是一个很好看很机灵的孩子,但是我们家出了事情,我原本以为他死了,后来发现他还活着,顶着另一个身份。”

  “我想着来这里带他回家,如果他愿意的。”

  归烟看着他,可他却低头不与她对视,似乎是想逃避着什么。

  半晌,这种寂静才被打破,“如果,他不愿意回去呢?”

  归烟一愣,“如果他不愿意,我尊重他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不能逼着他去选择。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想起来一切。”

  “如果有一天他后悔了,我在魔鬼城楼外楼等着他。”

  “好!如果他后悔了,他会去找你的!”

  宋阿元离开之后,归烟躺在床上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今天白天在宋家的时候,宋阿元是故意引走了宋亦罗,这说明她的努力还是有点用的。

  他肯定想起来什么或者潜意识里想保护她,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是他今晚的态度……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她已经没有精力再给他来一次催眠了,为今之计,只有等了。

  归烟足足等了半个月,使臣团要离开的时候,都还没有得到回复。

  她想着再去宋家一趟,但是想想宋亦罗又觉得太过冒险。

  这个人……是她来这里这么久见过的最可怕的人了。

  那双眼睛很美,但是恶意却太深。

  使臣团离开的那一天,宋阿元突然来送行。

  他驱散了所有人,拉着归烟去了院子里,然后一把抱住了归烟.。

  他唤了一声:“阿姐……”

  归烟身子一颤,鼻子有些酸,但是被她忍住了。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他怀里退出来。

  当年的小毛孩,如今长得都比她高了。

  宋阿元牵着她的手,两个人在水井旁坐下,“宴会之后,记忆就在慢慢恢复,彻底恢复是前天,但是我不想走,我也和我哥摊牌了,宋家不能少了我?”

  “难怪我说使臣团竟然还能安全离开,原来是你摊牌了,宋亦罗觉着我带不走你,就懒得处理我了?”

  “emmm,差不多就这样吧,反正我现在既是夏慕安也是宋阿元,二者相比之下,我更想当宋阿元。”

  “因为有足够的权力,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报仇。”他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眼神有些狠厉,“阿姐,如今宋姬是越国皇后,你动不了她,但是我可以,这个仇,我来报!”

  归烟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他眼中的狠厉瞬间变成了无奈。

  “姐,你够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以后有了娃娃掐你娃娃去,听说你和越国丞相关系不错,早生贵子早生贵子啊!”

  归烟冷着脸,一巴掌拍到他头上。

  ……

  使臣团的船靠岸的那一天,江边的雨下得很大,归烟撑着伞下船,抬眸间便瞧见了那人白衣墨发,撑着一把绘着杏花的十二竹节伞静静站在雨中。

  雨水从伞上滑落,滴到地上小坑中,溅起一圈一圈涟漪。

  ……

  一年之后越帝驾崩,越帝生前留下遗诏,九泉之下他一人寒冷凄苦,特令皇后殉葬!

  但有宫人传出,早在殉葬圣旨到达皇后所在的鸾凤殿时,皇后以及她的太监总管陈升就已经中毒身亡了。

  皇后生前姿容绝艳,可死时却脸皮枯皱如树皮,如八十岁老妪,极丑!

  越帝名下仅有一子,柔妃所出,年仅五岁,葬礼办完之后继位,陆丞相监国辅政,重用有才之士,清正廉明,重视农业生产,发展对外贸易,越国国力空前强盛,这一阶段史称“陆氏中兴”。

  陆丞相不仅在有才有能,与其夫人的故事也是一段佳话。陆丞相此生仅有一位夫人,再无妾室。

  据陆府下人所说,陆丞相其实是个妻管严,爱妻如命,每次二人有分歧都是他认输,陆夫人一说要回娘家陆丞相就开始抱大腿……

  二人一生小吵小闹,恩爱非常,陆夫人故去之后,陆丞相饮毒酒与她同葬……

  我要和你同走奈何桥,同饮一碗孟婆汤,下辈子我们绕床青梅,从小就要在一起。

  ——陆景止

9499 3527560 MjAxOC8wOS8wNi8jIyM5NDk5 http://m.clewx.com/book/201809/06/9499_3527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