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 一更 没了利用价值

书名: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东木禾 更新时间:2019-06-12 17:36:59

  挂了电话后,东方蒲眉头紧锁,问身边的儿子,“将白,这事你怎么看?”

  东方将白沉思道,“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少之又少,不是我们爆料的,也不是暮夕,爷爷和二叔更不会自掘坟墓,那还能有谁呢?”

  “你是说……”

  东方将白点了下头。

  东方蒲有些难以置信,“她或许能察觉出来,毕竟是你二叔的枕边人,可她为什么要闹得人尽皆知呢?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这事被捅出去,东方家的名声是有损,可秦可卿的脸上也不会光彩,又是那么要面子的人,若不然,当初东方靖出轨了苏柳后,她也不会私下解决。

  东方将白冷笑着道,“爸,女人一旦狠起来,玉石俱焚都不在话下,更别说,二叔背地里做的这一出太打她的脸,说是背弃也不为过,依着她的骄傲,怎么还能咽下这口气?再者,二叔这次的计划又失败了,以后也没了翻身的机会,这样的他,还有什么利用价值?秦可卿又不傻,以前肯愿意跟二叔做戏,不过是还贪恋着东方家的权势,现在,自然是报仇、然后一脚踢开,另择高枝。”

  这话太犀利直接,便是东方蒲心里也已经痛恶上了东方靖,可听到后,心里难免也有几分悲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闻言,东方将白调侃了句,“爸,我妈可不会。”

  被儿子打趣一句,东方蒲心里的沉重轻快了些,面上也带了几分笑意,不过说到正题,还是无法真的置身事外,“你说眼下该怎么办?”

  “爸,您怎么问我?”东方将白有些古怪的问。

  东方蒲瞥他一眼,“东方家,现在你是家主,不问你问谁?”

  东方将白失笑,“您可以做主,我又不抢权。”

  东方蒲哼了声,“你以为我怕你抢权?我是不想再受累,既然你已经接管,难道还想让我再继续操劳?我还想退下来跟你妈出去转转。”

  闻言,东方将白道,“您和妈舍得妹妹?”

  一句话,就让东方蒲噎住了,的确,原本他的打算是等儿子接管后就跟媳妇儿四处游山玩水去,顺便还能寻一波地方美食,可现在,他们哪舍得跟女儿分开?

  好不容易相认,恨不得天天见。

  东方将白不厚道的笑了笑,“所以啊,爸,您虽不在其位还得某其政,再说,这次的事儿影响太大,我一个人也招架不住,又是二叔造的孽,我是小辈,下手太狠了,便是秉公执法,也难免让族里的人心寒,除非……”除非是东方靖联合秦可卿祸害妹妹的事爆出,那时候,不管他再狠辣,也没人会有质疑了,即便是质疑,他也不在乎。

  东方蒲叹了声,“好吧,我来出面,你去召集族里的人,商量下到底要怎么平息这事儿。”

  东方将白建议道,“按说要去老宅,不过我觉得,还是去东方城家更合适。”

  东方城是东方白的父亲。

  东方蒲拧眉,“去他家?现在他家指不定闹成什么样了,去了还怎么议事?”

  东方将白道,“就是因为乱才要去,二叔跑了,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着他,但东方逸在,白小雅在,东方白怎么面对他们?东方城又怎么看待他们?二叔算计了他们母子,他们母子俩也是受害者,但东方白一时未必能接受的了,东方城两口子就更甭说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安抚住他们,那才是乱之源。”

  东方蒲点头,“你说的对,你二叔再混账,可他们母子俩是无辜的,不该留下来受辱。”

  ……

  俩人通知了族里能说的上话的几个人后,就坐车去了东方城家。

  路上,东方将白给宴暮夕打了个电话,“网上那些帖子不能全部删除了吗?”

  宴暮夕道,“可以删除,但你我都知道,这不是谣言,而是事实,我们删帖能肃清什么呢?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反倒是显得东方家不够大气。”

  东方将白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不然早就联系宴暮夕帮忙了,如今不过就是随口说说,“你说,秦可卿搞出这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宴暮夕调侃,“你会想不到?”

  东方将白哼笑,“我只能想到一点,没你的天才脑子,赶紧说,别卖关子。”

  宴暮夕笑了笑,“难得大舅兄这么夸我,那我就不谦虚了,其实早在之前我替岳母讨公道时,秦可卿就对东方靖寒心了,一个在关键时候护不住自己的男人要之何用?这次,东方靖筹谋了七八年的戏也终于以失败落幕,她也就再没一点盼头,自然是要把这些年的隐忍都发泄出去了,爆出这桩丑闻,既能毁的了东方靖,又顺便打击了东方家,还能给自己博个受害者的名声,一举三得,接下来,她要离婚也好,要抢家产也好,就都变得名正言顺、理所当然了,谁都会同情她、苛责东方靖,一桩丑闻,只有她是赢家。”

  “只这样?”

  “当然还有。”宴暮夕意味深长的道,“怕是她也察觉到了什么,想先下手为强。”

  “你是说……”东方将白惊疑不定的问,“她猜到了破晓的身份?”

  “那倒还不至于,不过,她八成是猜到我们察觉出二十年前的真相了,泊箫被抱走、被害,都是她的手笔,她当然得防着我们报仇。”

  东方将白冷笑,“那她离婚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可以把所有的罪都推给东方靖。”宴暮夕一阵见血的指出,“东方靖现在被迫躲了起来,能做的事情有限,秦可卿想往他身上泼脏水轻而易举,他还不敢现身,可以说是百口莫辩。”

  东方将白咬牙,“果真是最毒妇人心,她倒是好算计。”

  “她的确是个祸害。”宴暮夕说完,话题一转,“秦可卿那里我会盯着,我也让人去找东方靖了,你和叔叔眼下先安内吧,那是家事儿,我不好插手。”

  东方将白点头,“谢了!”

  “真想谢的话,就早点把泊箫嫁给我。”宴暮夕‘趁火打劫’。

  “想得美!”

  俩人结束通话后,东方蒲笑着叹了声,“暮夕是越来越急不可耐了,我看啊,怕是过了年,他就会拐了你妹妹去扯证。”

  东方将白轻哼,“只要咱们不点头,他就得逞不了。”

  东方蒲提醒,“破晓的户口可不在咱家的户口本上,你以为守的住?”

  东方将白表情僵了下,不过,想到什么,眉眼又得意起来,“如果他想结婚证上印的是柳泊箫这个名字的话,那就只管去扯证。”

  闻言,东方蒲笑起来,“对啊,我怎么忘了这岔了,哈哈哈……”心情好了没一回儿,就又叹气了,看着开车的儿子欲言又止。

  东方将白无奈的道,“爸,您想说什么就说。”

  “那我可就说了。”东方蒲就等这一句,清了下嗓子问,“我听说,观潮最近在相亲?”

  东方将白点了下头。

  “是秦老爷子安排的?”

  东方将白又“嗯”了声,已经猜到他爸要说什么了。

  果然。

  “将白啊,你看观潮都开始相亲了,你是不是也该把婚姻大事提上日程了?”东方蒲一脸期待的看着儿子,不是他自夸,整个帝都能赶上儿子优秀的就没几个,偏偏却是单身狗,这也太不科学了。

  东方将白对于催婚,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爸,相亲的事不急。”

  “怎么能不急?你都二十八了!”

  “男人三十而立,我才刚接管东方家,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实在没精力,况且,妹妹的事儿还没解决,我也没心情,我想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谈婚事。”

  按说这番说辞很有道理,可东方蒲却听不进去,没好气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敷衍拖延,相个亲而已,能耽误你多少功夫?”

  “爸……”

  “我和你妈对儿媳妇没太多要求,家世、身份、地位,这些都不重要,品貌才学说的过去就行,能不能担起东方家主母的责任也无所谓,只一个条件,你们情投意合,能融进咱家里来,还有,一定要能跟你妹妹相处融洽。”

  东方将白心里微暖,含笑点头,“我知道了,爸,我会……尽快。”

  得了最后一句,东方蒲才放过他了。

  ------题外话------

  今天晚上有二更,以后木禾争取恢复到以前的更新状态哈,在医院煎熬了半个月,总算回家了,这段时间更新不给力,多谢亲们的体谅和理解。

9487 3577010 MjAxOC8wOS8wMy8jIyM5ND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9/03/9487_3577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