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韶华之四

书名:野心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19-04-27 14:09:17

  褚韶华喜欢这个女儿, 这个让她无比心疼的孩子,还会带给她更大的荣光。
闻氏已是南京显赫人物,褚韶华先前嫁过人的事, 许多年没人提及,突然间在北京认了亲闺女,政界没有秘密, 倘有朋友提及,褚韶华大大方方承认。她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闻知秋说起来也是一幅很高兴的模样,多一个优秀的女儿, 他很喜欢。
虽然陈萱都是叫他闻叔叔,闻知秋也没有丝毫介意。
倒是闻老夫人私下问儿子是不是补偿了那女孩子东西, 闻知秋无奈, “阿萱夫妻都是很出色的孩子,她现在做些生意, 每天坚持自学,以后想到国外念书。她女婿通英法日三门语言,我倒是有心提携,他们更愿意住在北京。先时韶华想给阿萱补一份嫁妆, 那孩子没要, 倒是要了韶华放在北京的一屋子书。那份儿向学之心, 以后闻韶他们能有阿萱这样的用功, 我就不必操心了。”
闻老夫人嘟囔,“这么用功啊?”
“非常用功, 非常懂事。”
“你有空也多关心雅英。”
“她从小到大,好好念书的话我说多少年,咱们自己家里就有图书馆,她不肯用心,有什么办法?”闻知秋长叹,这次长女在北京闹出的笑话,简直丢人现眼!
“我听说,你家夫人有意让那女孩子入咱们闻家籍?”
“我倒愿意,人家可没这个意思。韶华向来不在意这个,怎么会这样说?没有的事。”
“只要有你在,就是不借光也借了。”“要都是像阿萱这样好的孩子,我情愿给孩子们借光。”
“真的这样优秀?”闻老夫人与褚韶华有嫌隙,到底并非不明理。
闻知秋斩钉截铁,“阿萱将来成就,必不在韶华之下。”人家只是起步晚,但人家数年如一日的坚持,用心用功,坚忍不拔,这孩子,会成为强大的人物。
闻老夫人冷笑,“要是像你媳妇一样狠辣绝情,想来是会有一番成就。”
“妈,阿萱不是你想的那样。”

  事实证明,陈萱真的与闻老夫人想像中的样子相距甚远。

  母女相认后,褚韶华更加直接坦白的对女儿表示关怀。时常去北京看闺女不说,外孙女魏心最得褚韶华喜欢,也最让闻老夫人讨厌。这么小的孩子就这样有心眼儿,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联络感情,小照片一月寄三五遭,生怕别人忘了她似的,那些个甜言蜜语,隔着电话把外公外婆大舅二舅三舅都喊全了。
天哪,这要不是大人教的,怎么能有这样的小精豆!(事实上真不是家里人教的)
这可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看就是褚韶华的血统啊!他们江南闻家可没这样的人性。

  更让闻老夫人郁闷的是,她儿子眼光精准,陈萱听说以前就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姑,也不知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竟考上了国外的大学。当然,陈萱远没有她母亲当年的出众,虽也是就读一等一的大学,却没能拿到奖学金。
只是,大学的名字已足够闻老夫人羡慕。
饶是闻老夫人也得承认,大概褚韶华的血统很适合读书,村姑一发奋都能读外国大学。
褚韶华得知闺女女婿的成绩,立刻吩咐助理帮他们定好出国的船票,让他们安排好北京的事务后就来南京,到上海坐船,出国读书。闻老夫人打心底不欢迎这一家人,却也不能拒绝。婆媳关系不好,她却不是不懂礼数的老太太,魏家算是亲戚,来就来呗。果然一家子讨厌人,尤其那小精豆魏心,没见过这么丑这么招人烦的小丫头。还这么会巴结人,每个人都送了礼物,这可忒精了。

  还有魏家那老太太,天哪,这粗俗的老婆子,竟然跟她炫耀魏家孩子如何如何出众,再出众有她老闻家的孩子出众么?
闻老夫人再不能叫人比下去,第二天便把孙子们的奖状贴满客厅一面墙,才叫这老婆子服了气。
倒是陈萱,这要不是眼见,闻老夫人真不能信这竟是褚韶华的女儿。与褚韶华那天生的艳色丽光比起来,陈萱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相貌不比其母,是另一种温柔清秀,说话举止都很本分,也知道管孩子,对几个弟弟也好。半点没有其母的毒辣霸道、心机城府,这真是个老实孩子。
还有魏年兄妹,与他们母亲魏老婆子半点不像,兄弟俩都生得这样好,很会说话,举止大方,饶是闻老夫人对魏家不大喜欢,也挑不出这几人的不是。

  让闻老夫人深觉解气的是,褚韶华那样高调爱炫耀的性子,亲闺女来南京,竟然没有在家开一场宴会向社交界介绍亲女,想到她也明白自己这个女儿匹配不上闻家的地位。
褚韶华一直非常忙,闻韶很懂事,与姐姐、姐夫很亲近,带着姐姐一家人游南京,魏家人没住几日,就启程到上海,坐船出国去了。
令闻老夫人极端恼怒的是,一年后,儿子准备安排孙子出国,却不是把孙子托付给在纽约的女儿照看,而是将孙子托付给魏家,在波士顿入学读书。
闻老夫人大怒,却不能改变儿子的决定,她知道,这必是褚韶华的主意。褚韶华并不否认,有理有据,“阿萱很优秀,我只会将闻韶他们托付给优秀的人。”
闻老夫人气到头晕,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是闻老夫人真正走近陈萱的开始,闻老夫人去给几个孙子陪读,在波士顿,陈萱那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对几个弟弟的用心,饶是闻老夫人与褚韶华不睦,也不能不感谢陈萱。陈萱并不姓闻,人家没沾闻家多大的光,人家是真的心地好,生母继父把同母异父的弟弟托付给她照看,她尽心尽力。
尤其陈萱那种向学的态度,闻老夫人也得说,让孙子们在陈萱这里有助于孙子们的学业。

  陈萱真正的进入学堂是在大学时期,这一点与其母相似,陈萱也拿出与母亲当年用功的势头,课业优秀至极。她一口气读到博士,博士毕业后与学校签定合约,进入博士后的研究工作。
陈萱用功读书的这几年,正是国内战火缤飞的几年。
待终于能回国,是日本投降之后。

  此时闻老夫人与魏家关系已非常融洽,对陈萱也感谢中带着欣赏,这一次魏家人再到南京,褚韶华闻知秋亲自带着魏年陈萱夫妻出去应酬,陈萱只是褚韶华的女儿,并不姓闻,魏年就更远一步,可是,这夫妻二人名牌大学博士的身份已经足够出席任何社交场合。
这个时候,谁还会嘲笑陈萱只是闻氏继女。陈萱这样优秀,不要说闻氏,任何家族都不会拒绝这样的继女。
陈萱是登上国外科学杂志期刊的人,她的研究成果,给她带来巨大荣耀与巨大利润,甚至,她丈夫的商业也因此受益巨大。
闻老夫人见到中央大学的校长如何客气的向陈萱发出任教的邀请,见到那些有学问的教授如何与陈萱讨论学术问题,这个孩子在学术界有着属于自己的地位。
真是个出众的孩子。
她不逊于她的母亲,而且,比她的母亲更善良,更温和,更有包容性。
真是个出众的孩子。

  当然,这孩子,也有个出众的母亲。
褚韶华年轻时是一部传奇,有这样的一位母亲,儿女想达到优秀的标准不难,但,想成为另一个传奇并不容易。
陈萱做到了。

  多少先时听说闻夫人千里迢迢在北京认女而私下嘲笑的人如今都闭了嘴,甚至,多少人忿忿,不知这姓褚的是怎样好命,自己命好就算了,儿女也这样出众。
是啊,儿子出众也就算了,毕竟从小有这样的家境,想不出众都难。可闻夫人这与前夫的闺女,以前不就是个村姑么,这年头,村姑都能做教授了,找谁说理去!
眼酸的人少不得心里嘴里羡慕嫉妒恨,明理的人只要知道陈萱这段经历,唯有佩服的,这需要何等样的坚持与毅力。许多人都要说一句,真是她母亲的女儿。
都是这样好强的性子。

  陈萱性格很温和,几乎没什么脾气,平时给大姑姐占些便宜,或者丈夫想帮助侄子外甥什么的,她从来不会反对,也不吝惜钱财,简直是个老好人。好强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似乎并不合适。她更是与其母的争强好胜完全不同,陈萱的温良似乎更符合国人对女性的审美。可是,如果不是有一颗奋进好强的心,陈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褚韶华为这个女儿骄傲,许多朋友都抱怨她,“应该早些介绍给咱们认识呀。”
褚韶华便笑,“先前他们夫妻一直在国外念书,没有恰当机会,不然早带他们过来见一见长辈了。”心下却是想,先前带他们出来也没用,你们一个个眼睛跟探照灯显微镜似的,什么人在你们眼里一过,什么份量什么地位,你们心里自有尺度。我干嘛要带闺女来浪费时间,不是浪费你们的时间,是浪费我闺女的时间,你们知道我闺女的时间多么宝贵。

  当然,褚韶华也不是没有被闲言碎语诟病,大家对她诟病最多的就是,自己儿女都这样好,怎么人家原配的孩子就……嗯……哎,到底不是亲娘啊。
关于闻雅英,褚韶华再不肯多管闻雅英的事。闻雅英再婚嫁了一个小商人,纵闻家不嫌这户人家家境寻常,褚韶华无法忍受的是,这人先前有妻子,为了与闻雅英结婚,抛弃原配攀附闻家。褚韶华就打心底看不起这样的人,闻知秋也气得不轻。
这小商人完全展现了自己的聪明伶俐,对着闻知秋褚韶华一口一个爸妈,叫的比他亲爹娘还亲哪。褚韶华倒是好笑,她这辈子也没得闻雅英叫声母亲,倒是这后女婿热情懂事。
这类小商人倒也好打发,只要给点微末利益,他就挺高兴。性子也软,能伺候得了大小姐,也能在岳父母面前弯腰弓背,大作奉承。要说没本事,经营些小本生意没问题,再往高处,给他些具体事,也能做的稳妥细致,可就是差一口气。何况,那样绝情的赶走原配,谁还敢真信你的品性。
闻知秋极不喜欢这位女婿,不然,这人做小伏低、善于讨好的性子,倒并非没有可提携之处,闻知秋却是从没提过让大女婿在身边帮忙的话。闻雅英倒是想让丈夫到政府工作,奈何她最大的门路就是她爹,她爹不答应,她也没办法。
闻知秋倒是很喜欢魏年,先时是出于对陈萱的欠疚之心,想提携魏年。魏年这人,闻知秋对外只有夸赞,心下却认为的确如妻子所言,无甚志向。闻知秋早先见面时就问过魏年要不要跟在他身边,魏年颇有意动,觉着当官儿也不错。不过,魏年还是婉拒了,魏年说,“萱儿以后是要到国外念书的,她很早就开始存钱打算了,现在每天读书到深夜。我到时肯定跟她一起去,在闻叔叔身边做不了三年两年的,不能长久。”
闻知秋问,“你自己有何志向?”
魏年一向八面玲珑,对答无碍,却是叫闻知秋给问住了。魏年虽一直在做生意,他也没做什么大生意,当然,他挣的钱也够一家人衣食无忧、吃穿不愁。更有甚者,家里还挂着“以商强国”的理想镜框,可要说魏年多喜欢做生意,他也没有在生意场上表现出强烈进取心。他书读的也不错,一样用功时,他比陈萱读的还要好些,可是,他也没有做学问家的向往,他觉着学问家很枯燥。
最后,魏年想了想,“萱儿要念书,我就跟她一起念呗。到国外再寻份营生,一家子不愁生活就是了。”
闻知秋忍不住说,“我看你聪明伶俐,随波逐流岂不可惜。”
魏年道,“那我还是做生意,多赚些钱吧。”

  闻知秋也得说,魏年瞧着比陈萱要出众一些,心性上其实没有陈萱好强。魏年这一直没大志的,好在,人家随波逐流不是随别人,人家是随着自己妻子,妻子读书,他也读书,妻子念大学,他也念大学,妻子读到博士,他也读到博士。
于是,没什么大志向的青年魏年,竟也读完博士课程,金光闪闪的带着一家人回国了。

  相对于到处钻营的大女婿,随波逐流成为博士的魏年更得闻知秋欢心。其实两个女婿都是小商人出身,当年魏年那份机伶劲头,跟如今的大女婿没什么差别。两人的差别就在于,一个娶了闻先生的亲女,一个娶了闻先生的继女。
闻先生现在的心思都在儿子娶妻上头去了,一定要给儿子娶个好媳妇,这男人啊,娶对了媳妇,人生就成功了一半。
不论闻先生还是魏年,都由此受益。

  闻韶三兄弟也随着姐姐、姐夫一家人一起回国,然后,闻知秋褚韶华就成了婚姻市场上最热门的公婆选手。闻先生一向声誉极佳,闻夫人性子不大好,不过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主要是闻氏三子都这样出众,闻音最小,也已就读一流大学。闻韶准备读博士课程了,三兄弟成绩都好,相貌亦佳。父母都是好相貌的人,儿女定不会丑。
就是在上流社会,好女婿也难寻哪。
闻家三兄弟新鲜出炉,都是这样年轻俊俏的小伙子,岳母们一见,心里就甭提多喜欢。至于岳父们,与孩子们简单一交谈,到底是有真材实学,还是国外念书装个样子,老狐狸们立刻心中有数。
闻氏夫妻增添许多甜蜜烦恼,这倒不用担心儿子娶不上媳妇,就怕答应这家,那家不高兴。

  人生起落难定。
褚韶华当年大学毕业回国,没有继续念书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她没想到自己天命之年还能再继续学业。不过,没有在自己的母校读硕士博士课程,褚韶华与闻先生在同一所大学念书。让闻先生不爽的是,妻子竟然收到好几封情书。
褚韶华已经五十岁了,她一直以来注重保养,虽眼角眉梢有一些细纹,却依旧乌发如云,身量纤细而不柔弱。东方人相对西方人,本来就老的要慢一些。何况,褚韶华一直有每天坚持运动的习惯,她喜欢网球和游泳,很少穿旗袍,也没有多少东方女性的羞涩,褚韶华爽快大方,她与自己的外孙女同校。
替人递情书给外祖母的就是魏家的小丫头魏心。
因为一般向褚韶华直接表示追求的男士都被褚韶华直接礼貌拒绝了。
魏心因此大大得罪了外祖父,外祖父再也不肯请她吃冰淇淋,只要她过去外祖母家小住,外祖父还会提前把家里的冰淇淋都送人,连一支都不给她留。

  魏心只好自备,她吃着冰淇淋,和外祖母一人一张沙滩椅晒太阳,魏心舔一口冰淇淋,悄悄同外祖母打听如何增加女性魅力的办法。魏心羡慕外祖母羡慕的不得了,她觉着,要是她在外祖母这个年纪有外祖母七成的美丽,她就知足了。
“姥姥,您一定有秘诀吧。”
“这能有什么秘诀,早起早睡,不要熬夜,注意锻炼,身体好气色才好。但最主要的还是内在,多读一些书,你没听过东坡先生那句诗么,腹有诗书气自华。”

  褚韶华不认为自己的人生有什么秘诀,她出身寻常,年轻时最好的光阴其实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所以,后来为了赶上别人的步伐,别人用八十分的力气,她就要用一百二十分。时间久了,她也就赶上来了。甚至,许多人中途倦怠,停滞不前,她依旧是一百二十分的努力,至今如此。

  博士课程结束后,闻老夫人因病过逝,老太太寿数八十几,算是高寿,去的安祥。褚韶华与闻知秋开始环游世界,说环游世界并不准确,用褚韶华的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们一直没有行万里路的时间,现在都补上了。世界的联系方式越发便捷,褚韶华每到一个地方,喜欢就多住些日子,抑或有什么可以经营的生意,她或者还要设立一家公司。
闻知秋的兴趣在于建筑,他的博士读的是建筑学,对于世界古建筑的考察研究,是闻知秋人生的新内容。
褚韶华对含颐弄孙没有什么兴趣,她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要继续前行。儿孙们倒是都不错,每到假期提前电话联系,有些孩子会过来找祖父母(外祖父母)一起度假,同祖父母诉说一些自己的烦恼。祖父(外祖父)中正平和,祖母(外祖母)则是会挽着袖子替孩子出头的火爆女,当然,对孩子要求严格的也是褚韶华。褚韶华是美国社会提倡的“快乐教育”的支持者,褚韶华的一惯原则就是:对呀,你们优秀才能让我快乐,以后,你们也会受益终生。所以,你们只要不是智商有问题,希望你们都能达到优秀的级别。
孙辈们对于祖母(外祖母)对于快乐教育的解释,无一不是挂满头黑线。

  褚韶华一生严格,不论对自己,还是对身边人。这样的性格难免缺少一些宽容,其实并不十分令人喜欢,但足可以得到敬佩。她严格管理自己的人生,从不轻易干涉他人的生活。所以,东方人家庭时常出现的婆媳问题在褚韶华这里并不存在,夫妻要单独过日子才好。她不要求儿子与她同住,她与丈夫有自己的生活。
闻知秋对儿孙也有很大影响,但是,褚韶华才是家族开疆拓土第一人。在这样的风云乱世,多少家族数年间盛衰成败不复往昔,褚韶华却能有这样的成就,她的人生历程,足以照耀后世。

  以至儿孙择妻时,闻知秋给出的意见一般都是,“像你们妈妈(祖母)就很好。”
待到孙女(外孙女)择夫时,褚韶华给出的意见则是,“像你们祖父(外祖父)就很好。”

  相对于温良恭俭让的美好品德,褚韶华无一具备,她生来是野心勃勃,想要出人头地的性情。她对人生的欲望坦白直接,爬山尽力爬高,行路尽力行远。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完全不美好,不算贤妻,亦非慈母,更不是孝女,所行所为,很挑战东方道德家的底线。
可这样的一个人的人生,最终竟是圆满的,她有着在世界上赫赫声名的商业地位,是举世闻名的大慈善家,她的丈夫年轻时是一位政治家,之后成为一位知名建筑学者,在著作存世,她的儿孙悉数毕业于一流名校,在自己的领域各有作为。她与丈夫,在暮年时分都会在清晨的晨曦中手挽手一起漫步。
这样不美好的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美好的人生,想想就让人不忿啊!

我的新书:玉玺记,直接在本站搜索即可

9437 3558056 MjAxOC8wOC8yMy8jIyM5NDM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3/9437_3558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