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结婚之六

书名:野心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19-03-15 18:37:54

  儿子大清早去面试, 倪主编在报社竟是比自己当年谋生求差使都要提心吊胆,压力巨大,一上午都是心不在焉, 好容易熬到中午吃饭,倪主编又对一个成语有了新的体会:味同嚼蜡。
傍晚,倪主编回家, 倪太太接过丈夫手里的公文包,拉住丈夫的手臂, 小声说,“从褚小姐那里回来后就进了房间, 说是面试不大顺利。
倪主编担心一天,就是知道儿子这点材料怕是不入褚韶华的眼, 笑哼一声, “怕是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没成?”倪太太看看丈夫问。
“应该是成了, 褚小姐并没有打电话退货。”倪主编幽默的称儿子为“货”。倪太太嗔丈夫一眼,连忙进屋去把这好消息告诉儿子,倪清也没什么高兴模样。

  佣人摆上晚饭,倪清出来用饭。
倪主编给他夹了个油焖虾, 问他, “褚小姐有没有让你明天过去上班?”
“说了。”倪清到底年轻, 存不住事, 脸上羞愧,“我今天写请柬, 写错了一个字。英文请柬也写的不好,褚小姐说语法虽对,却并不是欧美人平常的请柬用语。”
倪主编客观的对儿子说,“你刚毕业,经验不足,褚小姐心里有数。不会的,学会了就行。至于字迹错误,不要出这样的差错,要用心。尤其是请柬,请人赴宴的事,要是收到请柬的大大咧咧还好,倘是刻薄人,未免要笑话的。”倪主编因职业原因,很在意别人写错字。
倪清深深的舒了口气,咕哝,“估计是看在爸爸你和褚小姐是朋友的面子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你就更得用心,别丢爸爸的脸。”
倪清点点头,他在大学期间,功课都很优秀,毕业后家里帮他找了两份工作,倪清嫌上司酒囊饭袋,没几天就把老板炒了。这一回,爸爸提前同他讲了,国外留学回来的小姐,优秀至极。原本听说是女老板,倪清也不想去,奈何爸爸说,你要是比得过人家,你就回来。要是比不过,你连女人都不如,你给我老实呆着!
倪清年轻傲气,当时父子俩拗着这股劲儿,他当时就把军令状立下。现在想想,更是一脸灰。

  倪太太给儿子盛碗茉莉竹荪汤,问,“倪小姐是不是很严厉?”
“倒也没对我发脾气,只是让我以后认真些。”尽管褚韶华没发脾气,可她那种不认可的眼神也够刚出校园的傲气又纯白的大学生倪清受的了。倪清喝了半碗汤,也很认可褚韶华的学识,“特别厉害,德语、法语、意大利语,都很熟练,我看比我爸有学问。”
倪主编笑骂,“那你更该好好学,褚小姐也是今年美国史密斯学院毕业,刚刚回国。先前让你过去,你还不情不愿,觉着人家也是大学毕业。圣约翰虽一样是名校,你大学读四年,人家读两年。”
倪清为自己辩白,“我没有说不愿意,我不是一大早就过去了。明天下午我还得跟褚小姐早些去国际饭店检查宴会厅的准备。对了,我把给爸爸你的请柬也带回来了,褚小姐说,妈妈有空也一起过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倪太太想到儿子以后就要跟在人家身边做事,心里对这次宴会格外重视,“国际饭店那里洋人多,褚小姐不愧是留洋回来的,格外讲究。”
倪清忍不住说,“以前去国际饭店,他们那些洋经理,在谁面前都是高扬着下巴,一点儿不知客气。在褚小姐面前,毕恭毕敬的,殷勤极了。上午过去时,还带了鲜花和饭店里的小点心。”
倪主编倪太太见儿子恢复神采,心下都好笑,含笑听儿子说起今天一天的工作。

  褚韶华回到上海后的第一次宴会非常讲究,地方好,办的也好,不论布置、灯光、音乐、酒水、吃食、鲜花,都是一等一的。
当然,她请的人也是上海滩一等一的人物。

  褚韶华将长发盘在脑后,一袭银灰色英式V领长裙,略施薄妆,佩钻石首饰,这长裙是如此的合体,将褚韶华完美的身段儿勾勒的恰到好处,领口肩袖都是用色细纱镶嵌出短小精致的小立领的一点点肩袖,衬着她颈项愈显修长,白臂细若凝脂。
闻知秋下班后回家接母亲同来,褚韶华先带倪清过来准备,褚亭程辉都提前过来帮忙。
程辉听褚韶华介绍倪清是新招的助理时,多看倪清两眼,看这笨手笨脚的样儿,这是哪家少爷吧!程辉就说,“小姐,我带着小倪吧。”
“行,小倪你跟着小辉,他经验丰富,你跟他学着些。”
程辉虽实际年龄比倪清小,但他十六岁就出来做事,早历练的老到非常,再加上个子高举止老成,行止老道,倪清以为程辉也得二十好几,起码比自己年长,就喊他,“小辉哥。”
程辉心说,这小子倒也有点眼力。

  程辉一来就接了褚韶华手里的事,他英文熟练的同康拉德介绍了自己,然后带着康拉德看宴会厅的布置。从头顶的吊灯到宴会上摆放的鲜花,餐具、点心、酒水、饮品,程辉说,“准备一些热牛奶,热果汁,可能会有女士和孩子需要,天气有些冷了。温度在适口就好,不要太高,客人如果不留神会烫到。”把一两样卖相搭配不佳的点心撤下去,重新换别的。

  闻知秋一行人到的比较早,除了闻太太带着闻雅英,还有闻春华周雨夫妇。闻春华见到褚韶华就亲亲热热的喊姐姐,小声说,“听说韶华姐你在国际饭店请客,我们就跟我哥一起来了。”
褚韶华笑,“原就是请你们一道来的。”和闻太太打招呼问好,闻雅英一身缀着珍珠扣的小针织衫配白色纱裙跟在闻太太身畔。闻太太握着孙女的手,笑道,“这是褚阿姨,还记不记得?”
闻雅英估计在家得了长辈的叮嘱,也细若蚊蚋的喊了声,“褚阿姨好。”
褚韶华点点头,对闻春华说一声,“伯母有了年纪,春华你多照顾雅英。”

  其实,褚韶华不怎么顾得上闻家人,朋友们陆续到来,闻知秋跟褚韶华迎接客人,有无数朋友要打招呼说话。大家久别相逢,褚韶华比当年在上海时更显峥嵘,这些先前与她交情好的人都很高兴。朋友好了,对自己有什么坏处呢?

  最让褚韶华惊喜的是,北京的潘先生夫妇竟然回了上海,褚韶华激动的说,“不知道伯父伯母回了上海,不然我早当过去拜望。”
潘先生较当年略染霜色,气度依旧儒雅,见到褚韶华时就露出了笑容,“我们也是今年刚回来,听说你在国外留学,很为你高兴。韶华,由衷为你高兴,祝贺你。”
褚韶华想到当初种种,潘氏夫妇是给她无私帮助的人之一,褚韶华眼圈儿微红,侧头拭去眼眶中的泪水,笑道,“要是没有你们这样的长辈指导我,朋友们的帮忙,我也走不到今天。”
小邵东家潘玉还有大潘先生大潘太太都来了。

  穆子儒与潘家前后脚,穆子儒相貌未有大变,依旧是身着长衫手持折扇的斯文人打扮,只是更添气派,身后跟着小弟若干,两人一见面都很欢喜。穆子儒在褚韶华来信借钱时,出手大方,后来褚韶华把钱还给他,穆子儒很生气,写了封信问褚韶华是不是不拿他当大哥,这样生分!
褚韶华回信说,大哥可送我礼物,借的钱一定要还!这是她的原则!请大哥尊重她的原则!
穆子儒托人置了一套很贵重的首饰,说是哥哥给妹妹的,褚韶华写信说喜欢,穆子儒回信,颇是大哥口吻,以后送你更好的。

  两人见面自少不了一番兄妹间的问候,褚韶华学成归国,只看穆子儒明明干的是黑道买卖,平时都要做文人打扮,就知这人对文人必然礼遇。褚韶华这样的美国一流女子大学的高材生,上海也屈指可数,这又是自己义妹,穆子儒也颇觉颜面有光。

  赵表姐一家人到的时候,席先生倪主编他们都来了,赵表姐原还以为自家来的不晚,结果却是排在后头,不禁心下懊恼出门迟了,连忙上前打招呼。
赵姐夫亦做此想,宴会七点钟开始,这也才七点一刻,如果别的宴会,并不迟。可褚韶华刚回上海,朋友们几年未见,都来的很早,就显得赵姐夫一家迟了。赵姐夫笑道,“你姐姐打前天就开始准备衣裳,出门前还换了三身,你说把我急的。”
闻知秋打趣,“我姐这样的相貌人才,穿什么都是一身的福气。”
赵表姐笑,“又笑话你姐胖是不是?想我年轻二十岁,也是韶华一样的身条儿。”
赵姐夫扶住额头□□,“我的天哪,你可别吹了。”
逗的人直笑。
赵家夫妇都很风趣,赵姐夫望着褚韶华,眼中透出温和,很有姐夫风范,稳重诚恳,“我听内子回家说起过褚小姐,果然人如明珠美玉,我们就等你们的喜帖了。”
“这也快了。”闻知秋一口应下,“今年就让姐夫喝到喜酒!”
赵表姐赵姐夫直笑。

  陆许两位三公子是一起结伴而来,陆三一向跳脱,这几年还是那么个性子,见到褚韶华时两眼直瞪,半晌咂舌,“我的个乖乖,褚小姐,你越□□亮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看三公子说的,我以前就丑了?”
“以前也好看,现在更好看!”
“您过奖了,一会儿我多敬您几杯。”褚韶华笑吟吟的问,“老太太可好?她老人家身子骨儿可结实?”
陆许二人尝到盖公寓的甜头后,把赢来的一条街盖好后,他们背景够硬,又弄了块地皮在盖房。这二人倒也聪明,赚到钱后并没有把褚亭换了,继续让褚亭帮忙。如此,褚氏商行的装修公司也跟着沾光不少。
原以为只是寻常公子哥儿,不想倒颇有可取之处。
陆三道,“挺好的。你时常寄东西回来,我们老太太时常念叨你。”
“那我明天去给老太太请安。”又向许三问侯了许次长夫妇。

  这一场宴会,汇聚上海滩不少名流,商人、政客、文化界、还有租界的洋人,另则还有金融界的银行家,外国银行,中国银行,出面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律师行如上海名律师虞律师,画家如张先生,归国留学派人士以曾在哈佛大学留学的吴先生为首,吴先生当初在波士顿接待过宋先生,还有年轻英俊刚刚归国的楚博士。另则陆三许三都在军中任职。

  如周雨见识有限,只觉满眼皆耀眼人物,厅中随便拿出一人,都是行内翘楚。如果不是周雨娶了闻春华,这样的宴会,他边儿都沾不上。
如赵姐夫眼光老辣的官员,心下暗道,我说怎么小舅子苦等三年也不娶别人,这样的女子,别说三年,就是十三年也等得!小舅子可真太有眼光了!

  褚韶华举行宴会的是银河厅,此时,在另一宴会厅内,正有人说,“姐夫,你跟我姐不是最喜欢银河厅么,也不知怎么这么巧,偏就给人定出去了。这万寿厅到底差了银河厅一头。”
王局长笑呵呵道,“万寿厅万寿厅,倒合咱们中国人的好寓意,也正合老太太过寿的好日子。行了,定的挺好。”

  褚韶华的宴会是七点钟到九点钟,待宴会结束,她与闻知秋送别朋友,正巧和王局长一行遇上。闻知秋难免带褚韶华过去打声招呼,“不知道局长您在这儿,我该过去敬酒。”
王局长较之三年前愈发富态,一身黑色西装倒是能包上些肚子,却仍是露了大半肥肚挺在外面,身畔是位身量苗条,眉眼清秀,珠光宝气的年轻小妇人,那小妇人贴在王局长手畔,挽着王局长的胳膊,后面跟着个三四十岁的老妈子抱着个一身锦绸的小孩子,孩子不大,也就两三岁模样,已是裹着小被子,偎在老妈子怀里睡熟。
那小妇人见到褚韶会时瞳孔猛然一缩,眼中迸发出一股恨意。王局长也只觉目光被人所慑,竟是落在褚韶华脸上身上拔不出来,王局长盯着褚韶华,随口应付闻知秋,“哪里哪里,这是褚小姐吧?”唉哟,好几年不见,这出落的可是不得了啊!说着,迈步上前,伸手与褚韶华握手。
褚韶华和王局长轻轻一握,旋即分开。因王局长目光露骨,褚韶华只是笑笑,装得羞涩,没说话。
闻知秋心下极是不悦,笑道,“外头风大,孩子可得抱好,别着了风。我们就不打扰局长。”
“不打扰不打扰。”王局长到底是场面上的人,虽然眼睛不由自主的向褚韶华看去,到底恢复一局之长的风度,拍拍肚皮,笑道,“小闻你是常见的,褚小姐好几年不见,险没认出来。以后有空多聚聚,行,你们去吧,我们也回了。”

  闻褚二人请王局长先行,王局长临走前又忍不住看褚韶华一眼,方笑着走了。闻褚二人心下都是一沉,褚韶华是不悦,闻知秋是凝重。

9437 3539466 MjAxOC8wOC8yMy8jIyM5NDM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3/9437_3539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