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臂膀

书名:野心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18-12-28 00:03:42

  自打闻太太知道褚韶华要在上海置产后,每天就没别个事了, 儿子一回家就催着儿子请褚小姐来家吃饭。中午愈发要给褚韶华送菜, 那叫一个亲切热情,连褚亭的妈褚太太都私下同儿子说, “我看闻家是真心待褚小姐的,每天这些好菜, 风雨无阻的送来。不说闻先生那样的风采人物,就是闻太太这样的婆婆,在上海也难寻的。”

  褚亭揉捏着手里的桔子, 撕开外皮, 指尖轻染, 鼻息间一阵清透香气, 递半个给母亲,方说, “褚小姐难道不好,褚小姐这样优秀的女性, 上海滩也不好找的。”

  “那不是, 上海多少大家闺秀, 还有留学回来的洋派小姐,褚小姐虽能干,也不算出挑的。”褚太太如是评价。

  褚亭专心吃桔子,对母亲的话不置可否。褚太太说一回褚韶华的事, 问儿子,“这桔子甜吧?”

  “还成。”

  “你姨妈特意送来的。”

  “姨妈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褚亭吐出几粒籽, 拿帕子擦擦手指染上的桔色。不待他继续问,他妈就说了,“你姨妈说你表妹红玉高中毕业,想外头找份工作。你也知道,现在的女孩子不似我们了,都是想在外寻份工的,像褚小姐这样。你那商行还缺不缺人手,让红玉过去帮着打打杂什么的,成不成?”

  “人是不缺的,现在人工多贵啊,小辉又便宜又好用,表妹过来能做什么?而且,我请小辉才多少钱,她高中毕业,一月起码十五六块大洋,没得那些钱糟蹋。妈你明天买些水果去看姨妈,顺带跟姨妈说一声吧,我那里也是个小商行,用不着什么人打下手,有什么事,我自己个儿就能办了。”

  褚太太见儿子没明白,凑近了些,“你有些时间没见过红玉了吧?红玉也是正经女子高中毕业,现下也是有学问的女孩子。”

  “没空,过两天许先生大寿,我得先把寿礼备好。”

  褚亭作势起身要走,被褚太太一把拉住,“别装傻,我是说红玉那姑娘真的不错。”

  “那我也没兴趣。”就凭他娘这看人眼光,可想而知他娘眼里不错的姑娘是什么样的。褚亭耐心的拍拍母亲的手,认真的说,“妈,我是真得去忙了。”

  褚太太皱眉,有些焦急,“你就不想想成亲的事?”

  “现在这世道,只要有本事,还怕娶不到妻子吗?这事我一直在想,暂时没有合适的,有合适的我一定同妈你讲。妈你也知道,现在不是以前那扯媒拉纤做亲事的年代了。现在都讲究自由的爱情,表妹是高中毕业,定也是这样想的。”褚亭天生一张笑眼,人亦极有耐心,坐下来倒盏茶给母亲,“别总是你同姨妈想着亲上做亲,倒是误了表妹。”

  “那不是,你表妹也是乐意的。”褚太太接过儿子递给他的茶说。

  “表妹哪里好吗?我看妈你也很乐意。”褚亭不急不徐的问。

  褚太太顾不得吃茶,立刻说,“高中毕业,人模样也不错,性子也好。”

  “就这样?”褚亭望向母亲,挑了挑眉毛。

  “还要怎样?”褚太太不解。

  褚亭正色道,“妈,姨妈姨丈能给表妹出多少嫁妆呢?”

  褚太太叹口气,“你也知道,这些年,你姨丈的杂货铺生意也不是很景气。”

  “那就是了。”褚亭一手插进发间向后拢了拢垂落的发丝,神色似笑非笑,“若是亲戚,不论贫富,亲戚就是亲戚。可做夫妻,我对妻子是有所要求的。要不,妻子有挣钱的本事。要不,妻子的嫁妆得与我的经济实力对等。表妹下头还有三个表弟,都在读书,现在是亲戚,如果姨妈家实在过不下去,帮一把是情分。我若是娶了表妹,这就得是本分。这桩亲事不行。”

  褚太太倒也想过外甥女嫁妆不丰的事,褚太太道,“可你这眼前不没有合适的人么。你看闻先生褚小姐,人家闻先生还是市政厅的秘书长,不也乐意褚小姐么。人嘛,都要先相处,兴许一相处就觉着合适了呢?”

  “唉哟,你可真会类比。什么时候表妹有褚小姐的本事,我也是愿意的。”褚亭没有再继续此话题的意愿,起身,“妈,没事我就去书房看书了。”跟他妈说话,还不如看书学习呢。

  其实,闻知秋与褚韶华的关系,世间大部分人的看法与褚太太是一致的,褚韶华这么个北方过来的寡妇,能得闻知秋追求,这绝对是前生积德,今世好命。这个年代的大部分人,依旧习惯将女人的价值附着在男人身上来判断。

  闻太太显然是个例外,闻太太太清楚一个女人想独自在这世间立足有多难。做到这一点的褚韶华,显然是女性中的翘楚。闻知秋终于空出一个星期天,约褚韶华来家里包饺子。

  这是褚韶华早就答应好的,所以闻知秋提出时,褚韶华也很爽快的应了。

  闻太太一早就让钱嫂子出去买了猪肉、山东的大葱、还有肥厚的草鱼回来,闻太太想做两样馅儿,一样猪肉大葱馅的,一样鱼肉馅的,原还想包一样素的,孙女喜欢吃素的,不过,自把孙女接回家,亲家母那头儿又想的慌,每次一过周末,就要把人接过去的。闻太太不好拦,毕竟孙女小时候多是在外家,这也不能不让孙子跟外家人联系不是,就让孙女去了。

  闻太太是打算待褚韶华跟儿子这事儿定下来,再让褚韶华和孙女好生培养一下感情。在闻太太看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褚韶华是做事业的人,平时都要出去工作,孙女也是要上学的,俩人无非就是一早一晚的在家,还有自己这亲祖母瞧着,小孩子说长大就长大了,继母虽不是亲娘,能和和气气的相处就成。毕竟,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有的,慢慢来便好。

  闻太太这计划很不错,褚韶华因要来闻家做客,提前备好送给闻太太的礼物,化了个淡妆就过来了。闻太太这回是真没通知闺女,结果,也不知闻春华是提前未卜先知的得了信儿还是怎么着,早早的就来了。

  闻知秋看不请自到的妹妹一眼,闻太太连忙叮嘱女儿,“一会儿闻小姐来了,你可得客气着些。”

  “我知道。不是来包饺子的嘛,我好久没吃饺子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闻知秋问,“在你婆家连饺子都吃不上了?”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跟着婆婆吃饭,家里虽有厨娘,我要点粥点菜的未免叫妯娌多嘴,也就回咱家能痛快的吃个饭了。”闻春华说的可怜兮兮,闻知秋也不能把她撵回去。

  褚韶华过来的时间不早不晚,她依旧是大衣配围巾的打扮,只是这次配的是高筒马靴,闻知秋听到门铃响就迎了出去,还问褚韶华,“这是去骑马了吗?”伸手接过褚韶华手里的东西。

  褚韶华笑,“那天看到有别的小姐这样穿,这瞧这靴子外穿也挺好看,就去二手商店淘了一双。”

  俩人有说有笑的进去,闻太太已是迎出屋外,拉着褚韶华的手,很是亲切的说,“可是把你给盼来了。”

  “早想来看望伯母,偏生琐碎事情不断,就耽搁了。”褚韶华同闻太太说着话,不忘同闻春华打声招呼,“闻小姐好。”

  闻春华也礼貌的说,“褚小姐好,请进。”

  褚韶华上次过来送的水果,这次带了两块料子送给闻太太,褚韶华从包里取出来,说,“这块红底红花的是我在百货公司看到的,觉着很好,正合伯母你穿。虽是红,却不是大红,也不是那种轻佻的红色,这红稳重。伯母你气质好,正可裁来做旗袍。这块呢料是今年的流行,许多太太奶奶都爱用它做旗袍,我瞧着很好,就带了一块给伯母。伯母或是自己穿,或是送人,都是好的。”

  “这我哪里舍得送人,都是这样的好料子,只是又叫你破费了。”闻太太拿着料子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心下很欢喜,就如褚韶华所说,这两块料子都是适合她这年纪妇人穿的颜色,质地也好,一看就是用心挑的。

  褚韶华笑,“我做这行,比别人略懂些,也说不上破费。伯母总是打发人给我送饭送菜,我早想过来当面道谢了。”

  “我在家左右无事,中午我也要吃饭的,无非就是多做些罢了,一点儿不麻烦。”钱嫂子端了茶水过来,闻太太递给褚韶华一杯,笑道,“不比你们,每天在外奔波。你们是做事业的人,我是一辈子围着灶台打转了。”

  “您把闻先生培养的这样出众人才,这还不是事业?要我说,这是大事业。”

  此言直中闻太太死穴啊,闻太太这辈子最得意的莫过于这个儿子,愈发叫褚韶华奉承的喜笑颜开。闻春华真不是故意吃醋,只是她娘跟褚韶华俩人互相奉承的仿佛这才是亲母女似的,闻春华看着真是憋气啊!

  不过,闻春华也知道要跟未来嫂子搞好关系的理。她客气的请褚韶华吃水果,又说,“褚小姐这双马靴很别致,是在百货公司买的吗?看着像意大利的款式。”

  “是意大利的品牌,我在二手商店买的。百货公司也有新马靴,国外进口的都要十块大洋往上,就是国内鞋匠做的,也要五六块大洋,这双在二手商店买才一块大洋,并不算旧,打上鞋油好好擦一擦,有七成新呢。”褚韶华生得腿长,穿这种高筒马靴更显俐落,她很大方的请闻春华看她的马靴。

  闻春华忍不住说,“我听我哥说你都要在租界买房了,这么有钱,怎么连双新靴子都舍不得买?”

  闻知秋眉心微蹙,却不想当着褚韶华的面训斥妹妹,他这个妹妹,素来都是这样说话,不知是脑子不够使,还是故意的。可若这会儿训她,一场好好的聚会又要散了。褚韶华上次就领教过闻春华的智商,闻言既不急也不恼,同闻春华道,“我那点钱算什么,买了宅子也剩不下多少。再说,难道有钱就要大手大脚?衣裳只要穿着舒服就行,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可不就得能节俭的地方就要节俭么。你看我这项链耳坠,你猜多少钱?”

  褚韶华戴的是一套珍珠首饰,颈间银链嵌珍珠,那珍珠也有莲子大小。耳坠则是一幅珍珠坠,珍珠较颈间的那颗要略小一些。闻春华有些拿不准,“这可不好猜。”

  “这是我买了个旧珍珠钗,把珠子拆下来改的。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手头儿没什么钱,也买不起高档的首饰,就得自己想些法子了。就是现在境况略好些,那些贵重首饰也是不敢买的,一串滚圆的珍珠项链起码上千大洋,我的钱还得用来买房做生意,衣饰打扮上能凑合就凑合了。”褚韶华很坦然的与闻春华说自己首饰的这些门道。

  闻春华不禁感慨,“你可真会打算,怪道这么会赚钱,太会算计了。”

  褚韶华菀尔,“我老家有句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我又不是出身大富之家,当然得处处精打细算。”

  闻太太对褚韶华愈发满意,不是那种有三两个钱就轻狂的,闻太太同闺女道,“你以后就得跟褚小姐学,家里再有,也得学会打算。”

  大家说一回话,中午包饺子,褚韶华完全不能理解南方人不会撵饺子皮这事儿,尤其这些人看她撵饺子皮那叫一个惊叹连连,闻春华更是说,“像飞一样,嗖嗖的。”

  褚韶华不爱这些锅灶上的事,却也不是不会做。她非但饺子皮撵的快,饺子也捏的很漂亮,倒也跟着钱嫂子学了回鱼肉饺子的包法儿。难得的是,闻知秋也会包饺子,褚韶华道,“闻先生真是手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闻太太说,“阿秋小时候,我们家里也是寻常。那会儿我要做绣活,有时忙不过来,就是阿秋回来帮着烧火做饭。这包饺子应该是他在国外留学时学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闻知秋说,“国外念书时,外国人是不过春节的,我们那些留学生都会在春节聚一聚,包饺子吃。”

  “我哥手可巧了,西餐也会做,煎的牛排、羊排都很好吃。”闻春华属于完全不会包的那种,撵皮也不会,包饺子也不成,她也跟着凑热闹,半天捏出个歪歪扭扭的,闻知秋让她的饺子单独放,还说,“一会儿你吃自己包的那几个。”

  “我这特意包给哥你吃的,我吃褚小姐包的。”

  待吃过午饭,大家说会儿话,褚韶华就告辞了。闻知秋出去送她,一送就没回来。这也在闻太太的意料之中了,闻春华啧啧,咬一口苹果说,“妈你赶紧让我哥娶褚小姐过门儿吧,看我哥这样儿,跟八辈子没见过媳妇似的。”

  “我倒是想,褚小姐明年要接她的女儿来上海,我想着,怎么着也要互相处一处,毕竟以后是要住在一起的。”

  “还要接她闺女来上海?让我哥养?”闻春华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

  “褚小姐这么会赚钱,人家自己就能养。看这没见识的话,反正就是个小闺女,比雅英还要略小些,听说特别聪明的孩子。”

  “这倒是,看褚小姐这样精明会算,她闺女肯定笨不了。”闻春华仍是忍不住感慨,“她怎么这么会算啊,都这样有钱了,连一双新靴子都舍不得买,连首饰都是买的旧首饰改来的。”

  “这才叫会过日子,知道什么,咱家可不是那大手大脚的家风。”闻太太最满意的就是褚韶华这点了,知道节俭。闻春华感叹道,“以前我嫂子,一柜一柜的衣裳,有些衣裳做出来我看她都没穿过就打发给下人了,根本不知道钱是怎么一回事。现在这嫂子,精道的跟算盘珠子投的胎似的,我哥怎么都不娶正常人呐。”

  “就你正常,你哥要找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咱们老闻家得破了产。”

  闻春华给母亲的话逗的一阵笑,她强憋着笑同母亲说,“妈,你这回绝对看不错,要是我哥把褚小姐娶回家,咱家万世基业就有了。”

  “哎,主要是你哥一人太辛苦了。”闻太太叹口气,“这褚小姐,一看就是当家理事的好手,贤内助的材料。你哥就要这么个人,也能帮帮他。”

  “我哥不挺好的。”

  闻太太知道跟闺女也说不明白,什么叫挺好,别人都是夫妻俩一起使劲,儿子这里,自媳妇过逝,就是儿子一人。许多外头的事务,闻太太也不大懂,可若是有个能干的媳妇,不说别个,平日里官场应酬,人情来往,儿子就能有个臂膀。

9437 3509735 MjAxOC8wOC8yMy8jIyM5NDM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3/9437_3509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