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四章 以怨来报救命恩

书名:大祝由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宗镜先生 更新时间:2018-08-22 19:41:34

  这是陈化及一行人几日以来第三次来到乱葬岗。与往时的唯一不同,这次是白天。虽是夏季,但这片荒芜之地却冷气森森。

  老五胆子最小,他紧了紧衣衫,打了个冷战道:“三哥、化及大哥,这日头高照我倒是不怕有鬼来,但那个黑衣妖鬼再来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像上次一样糊弄他了。”

  朱有才说道:“两个村儿都被疫症放倒了,料想那马王爷作恶多端,肯定早就死透啦!我们不要管他,抓紧听化及兄弟的取走药引救人!“

  几人在陈化及取了几斤棺中干草。朱有才见所开棺椁中尸骨悉数失踪,不禁再次怒火中烧:“天杀的马王爷,做尽了掘坟盗尸的恶事!一会村里人我们挨个救来,偏偏不去他家,让他们尝尝恶果!”

  一行人回到村中,陈化及将蚕砂与尸体枕下干草研成粉末,取井水三碗煎至一碗,挨家挨户送与村人服用。

  药有奇效。不出两个时辰,腹痛难忍者屙下黑黑红红恶臭大便,顿觉遍体轻松,病症好了大半。两村村长带头感谢陈化及治病之恩,并极力邀请陈化及留在村中长住,陈化及拱手推辞道:“医家治病救人本是寻常之事,我与朱有才兄缘分不浅,略施手段解除瘟疫更是不足挂齿。”

  朱有才听陈化及提他,面上有光,挺起胸膛来道:“我朱有才多年来行侠仗义,这次村里有难,救你们我更是义不容辞呀!这不,我特意请来了化及兄弟,他可是有与我一样的侠肝义胆,本事呢,也与我旗鼓相当!这治病救人的本领更是略高于我一点点……”朱有才正吹嘘得起劲,突然发现村人似乎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心中略有尴尬,假意咳嗽一声解嘲道:“咳咳……我说,化及兄弟,既然我们救了人,这就走吧,我跟你到庙里,与你交流些新的医方,嗯,对,交流些新的医方。”

  二人毕竟年少,经过这一番折腾救活全村人性命,竟全然忘了要在村人面前揭露马王爷的盗尸嫌疑。陈化及笑道:“好,有才兄,请。”又拱手向村长与村民道:“化及感激乡亲们盛情,我还有要事在身,改日再来村中叨扰,到时少不了来各位家中讨碗水喝。”说罢,转身与朱有才几兄弟出村,朝关王庙行去。

  走出二三里,朱有才跟着陈化及讪讪道:“化及兄弟,你真是人好本事好,以前……以前我和兄弟们还找过你的是非,哥哥我跟你道个歉!”

  陈化及转头看着一脸羞愧的朱有才,忍俊不禁道:“哦,你是说哪一次的是非?”朱有才不解道:“哪一次?不就是我们赖你偷我家耕牛,与你文斗又武斗那次!”陈化及笑道:“三年前的冬天,我路过朱家庄,你还污我偷了你的小米,难道你忘了?”

  朱有才听闻此言,惊得嘴都合不拢,他惊诧地望着陈化及的面目,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突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大叫:“啊呀!羞煞我了!小叫花!你真是当日的小叫花!”陈化及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有才兄,起来说话!若非与你有那一场遭遇,我恐怕早就冻死饿死在这山林之中了,怎么会有后来的遭遇和我们如今的事情?”于是,陈化及将当日如何随穆人天来到关王庙,如何遇到元贞,又如何留下拜师学艺的事情粗粗讲给朱有才听。只是隐去了阴使君李文成与《青阳宝卷》一截。

  朱有才羞愧难当道:“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陈化及道:“告诉你如何?不告诉你又如何?过去心不可得,当下才是我们要面对的全部。”

  朱有才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对陈化及为人更加佩服。他转身对四兄弟喝道:“听见没有!三年前我们就和化及兄弟结过梁子,可是人家不记恨咱们!咱们以后该怎么做?”

  四兄弟齐声道:“以后帮化及兄弟打架!谁得罪化及兄弟就是得罪咱们哥几个!”

  朱有才拱手抱拳,突然弯下腰去鞠躬道:“化及兄弟以德报怨,我们兄弟几人日后唯化及兄弟马首是瞻,你让上刀山,我便上刀山,你让下火海,我便下火海!兄弟几个,我们低头道歉!”四兄弟见朱三哥如此,忙不迭齐刷刷弯腰鞠躬。

  陈化及宅心仁厚,本就不曾记恨他们,这几日相处更是觉得朱有才等人虽然行事粗鲁,但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毕竟根善,也愈发觉得几人可爱。眼见他们如此,急忙双手托起兄弟几人道:“化及不才,得诸位兄弟信任,不胜惭愧。我们有缘相聚于此,便为朱家庄与化水峪两村做些事情。如今瘟疫解除,但村里先人尸骨尚未寻回……”

  说话间,突然村子方向由远及近传来喝呼声:“快!快!不要让他们走远了!抓住这几个贼人!”

  陈化及抬眼望去,只见几十名村人手持铁锹锄头正自远处赶来,为首的一人膀大腰圆,正是马王爷!

  转眼间,村人将陈化及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朱有才骂道:“喂!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才下得了炕,就来追救命恩人是什么意思?”

  村长站出来道:“你朱有才自小在朱家庄长大,村里也待你不薄,为什么要勾结奸贼害我们?”

  朱有才眼睛一瞪,奇道:“你这村长说话好生奇怪!哪个是奸贼,哪个又来害你?”

  村长摇头叹道:“若非马王爷相告,全村都要被你和陈化及蒙在鼓里!你们借治瘟疫之名,假意去取什么棺中干草,暗地里却把全村祖坟中的尸骨盗了去!你们!你们这等掘坟盗墓的行径,天打雷劈啊!”村长气得浑身发抖,其余村人也呼喊道:“对!哪有治病要用棺材里的草!分明就是骗子!”“没错!如果不是你们做的,陈化及与村里素无瓜葛,怎么会平白无故来救我们!明明就是装好人!”“你们把尸骨藏在哪了!交出来!”“交出来!”

  陈化及正色道:“这其中必有误会。村中瘟疫来得奇怪,我们也在调查。墓穴中尸骨失踪也确有其事,但与我们无关。村长您想知道其中缘故,恐怕要问问您身边这位马王爷了!”说完目光一转,如电般望向马王爷。

  马王爷与陈化及对视一眼,哈哈笑道:“化及小友说笑了,我也是刚刚听家中奴仆说你们去掘人家坟墓取干草,一查之下竟然发现墓穴都空了。这掘坟取物的事情,村人都知道是你们干的,你们干脆就招了吧,尸骨在哪?”

9433 3446082 MjAxOC8wOC8yMi8jIyM5NDMz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2/9433_3446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