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三章漏洞百出

书名:龙王妻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潜心梦徒 更新时间:2019-02-03 11:27:35

  “昨夜,小的亲眼看到,洛主子通奸,颠鸾倒凤简直不堪入目,小的觉得此事重大,就立即告知了麒麟队。”阿紫简明扼要的说清楚了她所看到的情况。

  凤帝却开口询问:“是与这孽障还有这低等药精一同通奸么?”

  “回陛下,这药精乃是洛主子入妖都之前便认识的,关系亲近,昨夜,她让这药精守门,然后同?”阿紫说罢又顿了顿:“羽公子必定是被洛主子勾引的,每次羽公子来金瑶宫找公主时,洛主子就主动勾引羽公子。”

  听到这,我从极度愤怒变成了冷笑,这简直就是胡言乱语,这种若也算是证词的话,那么是不是随意捏造就能给别人定罪。

  “你这婢奴,胡言乱语,老子撕烂你的嘴!”胖和尚怒不可遏:“龙君也是我的主子,老子怎么可能替洛主子瞒着龙君做这种事儿?简直就是满口胡诌,龙君,您可千万别听她胡说!”

  胖和尚可不顾什么凤帝,只是抬起头看向龙玄凌。

  我同胖和尚一样,别人信不信,都无所谓,只要龙玄凌信我们便好。

  龙玄凌面无表情的看着阿紫,开口询问:“这可是本君夫人的清白,你确定看的清清楚楚?”

  “是,小的看的清清楚楚,她们的每一个动作,小的都看到了!”阿紫低垂着头,十分笃定的说道。

  “那好,本君问你,昨夜安之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衬裙?”龙玄凌问道。

  “黄色。”阿紫不假思索的说。

  然而事实是,昨夜我没想到观刑之后,凤卿羽还会来找我,我是匆忙去的寒馆,直接把寝衣,套在了外褂里。

  龙玄凌点了点头,看向了我,我也不怕羞了,直接掀开外褂,露出了底下白色的寝衣。

  阿紫的视线朝着我这一撇,顿时眼中流露出了错愕。

  “满口胡言,说!是谁指使你胡说八道,诬陷安之的?”龙玄凌怒视着阿紫,质问道。

  阿紫赶忙摇头:“小的说的句句属实,对了,应该是昨夜寒馆烛光昏暗,小的看错了!”

  “方才,你才说,看的清清楚楚,如今又说看错了?你这娘们儿就是在编造,在诬陷!”胖和尚指着阿紫,怒叱着。

  “小的没有诬陷洛主子,小的同洛主子无冤无仇,为何要诬陷?”阿紫说着抬起头看向凤帝:“还请陛下明察,小的说的句句属实。”

  “那好,本君再问你,他们二人在寒馆内颠鸾倒凤,你倒是说清楚,他们究竟是在寒馆何处做出这种不堪之事?”龙玄凌一脸严肃的问道。

  阿紫张了张嘴:“自然,自然是在床榻上。”

  “哈哈哈!”胖和尚突然大笑了起来。

  “凤凰殿上,岂容你这低贱的药精在此造次,拖出去,杖毙!”大殿一侧,站着一个手握拂尘满头白发,着一袭紫色衣裳的老人,见胖和尚在笑,顿时怒声发话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凤帝身旁的红人,乃是白鹤一族的族长,名为鹤忠,这九霄上的妖,都叫他鹤长老。

  他一声令下,十几个护卫就冲进了大殿之中。

  “谁敢动本君的人!”龙玄凌朝前迈了一步,直接挡在了我和胖和尚的面前。

  胖和尚见这些人要动真格的,也立即收敛起了笑容。

  “你们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她胡言乱语,我们就连辩驳都不成么?”胖和尚质问道。

  “证据确凿,你们还有什么好辩解的?”鹤忠冷声问道。

  胖和尚指着阿紫:“这就是证据么?她根本就是胡说的,而且,胡说之前,忘了寒馆的真实情况,寒馆也就只有巴掌大的地方,馆内正堂里放了一张木桌,一个躺椅,就连羊馆主那般瘦弱的,都得侧着走路,哪有地方放床?而寒馆睡觉的地方,是用木板隔出的隔间,可是,那地方站在正门处,根本就看不到里头的情况!”

  胖和尚看着阿紫,露出了冷笑。

  此刻,阿紫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了。

  龙玄凌这两个问题,问的没有章法,她上来之前,应该压根就没有细想这些细节,如今乱中出了差错,无法自圆其说。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能编造么?来,再编一个!”胖和尚盯着阿紫,语调中带着嘲讽。

  阿紫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紧接着颤声说道:“那就是在躺椅上,小的太过紧张,说错了。”

  “躺椅?”胖和尚再一次“噗呲”一声笑了:“躺椅在木桌的后头,木桌高于躺椅,底下也不是镂空的,因为寒馆面积小,木桌底下按了柜子,你在木门处如何能看到他们在躺椅上行苟且之事?”

  “小的,小的?”阿紫彻底的慌了。

  胖和尚牙尖嘴利,思路敏捷,她说一句,胖和尚这有十句等着她,说的阿紫无言以对,磕磕巴巴了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样的!脑子不好,就别学人诬陷。”胖和尚看着阿紫,训斥着。

  阿紫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最后视线朝着我的腹部一撇,仰起头看向凤帝:“陛下,小的还有一个铁证!”

  “哦?说!”凤帝看着阿紫,眼中的威严不减分毫。

  “洛主子,已怀上孽种,陛下若是不信,就请狐天医,来替洛主子把脉。”阿紫看着凤帝,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不禁摇头,我有孕的事儿,凤帝,乃至凤卿璇她们都知晓,她这么说,又能证明什么?

  “传狐天医,给这贱妇把脉。”凤帝却出乎我的意料,装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直接就宣了九霄上的大夫。

  而这狐天医,想必同芸娘一样是狐族,长相极为妩媚动人。

  进了大殿,她先是给凤帝行礼,然后就按照凤帝的意思给我把脉。

  最后,这结果自然是不必说的,我确实是有孕了。

  “回陛下,这位洛主子,已经有孕一月有余。”狐天医如实说着。

  龙玄凌凝眉,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这件事,我一直瞒着他,可这都是因为我想要保住他的性命。

  “龙王看你的反应,此事,你必定不知晓,有孕不敢言,无疑是坐实了,这贱人腹中怀的是个孽种!”凤帝冷声说着:“拖下去,宫刑伺候。”

9388 3525785 MjAxOC8wOC8xMy8jIyM5Mzg4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3/9388_3525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