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一章中邪

书名:龙王妻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潜心梦徒 更新时间:2018-12-04 11:32:37

  我和柴绍,一路坐着马车到了镇子郊外的花岗。

  这个地方,依旧是长着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野菜,不少的老人还是带着孩子在这挖野菜吃,好似都忘了,之前在这挖到一具尸体的事儿。

  我们的马车在花岗前停下了,因为这条土路坑坑洼洼,马车根本就没法过。

  柴绍让车夫在这等着我们,就带着我下了车。

  一下车,柴绍就找了个小孩儿问:“小孩儿,你知道杨老太家在哪儿么?”

  那小孩儿流着鼻涕,脸蛋冻的都干裂开了。

  他望着我和柴绍,突然伸出了手。

  我一愣,一时之间没明白小孩儿的意思。

  柴绍则立刻懂了,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铜钱给那孩子。

  那孩子接过了铜钱牢牢握在手中,又抬起破烂的袖子,朝着自己的鼻子底下一擦。

  “这条路过去,左拐,门上贴红色对联的那家就是了。”那孩子仰着脑袋,对我们说道。

  “谢了!”柴绍转身带着我继续朝前走。

  这小道蜿蜒向前,并且,地上长满了青苔,滑腻腻的走着十分艰难。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小路的尽头处,左拐之后便是一大片的矮破的木屋。

  “这边应该就是了。”柴绍指着那偏矮木屋说着。

  我们一前一后,走到了矮木屋前头,这木屋一户户杂乱无章的挨在一起,我和柴绍问了好几家,才找到了杨老太的家。

  这家门前,贴着喜联,应该是刚刚办了喜事儿的。

  不过,这木屋的厅堂里坐着的人却是一脸的凝重表情。

  这厅堂里头坐着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大爷,还有两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儿。

  “请问,这是杨老太家么?”柴绍和我立在门槛前头,看着屋内的老大爷问道。

  那老大爷的耳朵好像还不大好使,用他那浑浊的眼眸茫然的望着我们。

  “说嘛?大点声!”老爷子的嘴唇发紫,狐疑的看着我和柴绍。

  “这是杨老太家么?”柴绍开口,大声的喊道。

  那老爷子立即站起身来,点了点头,他身旁的两个小男孩儿,也都纷纷的看向我和柴绍。

  柴绍这才踏入了门槛里头,进这堂屋之后,柴绍立即告诉老爷子,我们是来找玄先生的。

  老爷子一听,立马就说,龙玄凌在屋内守着他的小闺女。

  说完,就带着我和柴绍到了屋门前。

  这屋门前头都贴满了符纸,老爷子开门之前,还喊了好几声玄先生。

  听到龙玄凌让我们进去,他才开门,让我们进。

  这门里头只开了能让人侧身进去的缝隙,我和柴绍一前一后进去之后,发现屋里十分昏暗。

  屋内就点了一根红色的蜡烛,光线突然变得如此昏暗,我适应了许久,才看到屋内的情况。

  屋内就只有一张床,床上有喜被,被子之下好似躺着一个女人。

  而床榻边则是坐着一个老太,正不住的喊着那女人的名字:“玉兰,玉兰你醒一醒啊,玉兰!”

  老太低垂着脑袋,不住的叫着那女人的名字。

  “夫人,你怎么来了?”龙玄凌站在门侧边,看到我,顿时露出一脸惊诧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这姑娘?”我直接岔开话题。

  而床上的女人突然身体猛要朝前一倾,不过她这一倾,却没能起来,她的手脚,应该是被绑在了各个床角上。

  “呃呃额,呃呃额。”

  女人的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叫喊,面目极度的扭曲。

  “玉兰,玉兰你醒一醒啊,看看娘,看看娘啊!”那老太一边流着泪,一边哽咽的叫着。

  “别哭,继续喊你女儿的名字。”龙玄凌对那老太说道。

  老太硬生生的将眼泪又给憋了回去,哽咽着喊着。

  龙玄凌则是从柴绍的包袱之中抽出了数张符纸,用朱砂在符纸上画了符箓,直接朝着床上那女人的额头处贴了下去。

  女人嘴里大喊了一声:“死,所有人都得死!”

  他的这一声怒吼让我彻底的怔住了,因为那声音,根本就是一个粗犷的男人的声音。

  “中邪!”我的脑海之中想到了这两个字。

  而且,这女人身上的邪,似乎还不是普通的邪祟,因为,那符纸并不能将它给彻底拿下,只能让它暂时的安静下来。

  贴上了符纸之后,女人不再吭声,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龙玄凌则是满头的汗水,他如今的情况,独自一人收服邪祟,只怕是有些难度。

  我抬起手,用手帕给龙玄凌擦拭额上的汗水。

  龙玄凌则看着我说道:“夫人,你先回去,她身上的这只鬼祟,是厉鬼,并且,因为有婚约,这厉鬼是名正言顺附在她身上的,轻易无法驱赶走。”

  “我不走,我留下来,或许还能帮你。”我看着床上安静下来的女人,心中却是极为不安。

  因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女人额头上的符纸越来越淡,最后居然“簌”的一声,烧成了灰烬。

  紧接着那女人闭上的眸子再度睁开,她的眼球是漆黑一片的,十分恐怖。

  “都退后。”龙玄凌开口说道。

  就连那老太,也被吓着了,踉跄着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两步。

  床上的女人嘶吼着,拼命的扭动着身体,床板发出了“嘎吱,嘎吱”刺耳的声响,让人听了便觉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龙玄凌双手一旋,口中默念经文,而床上的女人却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柴绍把被褥掀开。”龙玄凌对一旁已经呆愣住的柴绍说道。

  柴绍回过神来,连忙走到床角,一把将那被褥给拉到了地上。

  我这才看清,女人居然是被五花大绑,浑身上下都捆着红色的绳子,并且,胸膛处还贴着三张符纸。

  龙玄凌从柴绍的包袱之中抽出了一根已经打卷的柳树枝,并且,抽出柳树枝之后,就朝着女人的身上狠狠的抽打而去。

  “啊啊啊!”

  女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喊叫,这叫声让一旁的老太心疼的再度落泪。

  并且,直接就给龙玄凌跪下了,口中不断的哀求着:“大师啊,您下手轻一些,我家玉兰自幼体弱,受不了这种鞭打啊!”

9388 3499417 MjAxOC8wOC8xMy8jIyM5Mzg4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3/9388_3499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