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鞠躬

书名:启禀娘娘,皇上又灭朝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白胖子爱吃瓜 更新时间:2018-11-16 09:03:59

  抬眸一看,就隐约见到一人站在柳树下等待,身形修长如青竹一般,在模糊的光影之下依旧清润好看。

  “柳儿。”他也注意到了她,轻声喊道,目光依恋的在她身上流连。

  “表哥。”她站在他三步之外的距离站住,有礼的喊道。

  但这样的客气,却不是唐越揽所想要的,他眼底有些痛苦,看着上官柳,明明他们的距离很近的,但此时此刻,她却那么的远。

  “柳儿,其实,我更希望听你叫我越揽。”他心中苦涩难受,但仍旧不想放弃。

  “表哥一直是表哥,是我的兄长,直呼名字,有些逾越了。”她能感受到唐越揽的难过,心中愧疚,但也不得不继续说出残忍的话,她不能在给他希望。

  “逾越?什么时候,你与我,是如此生分了?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最为契合的,可是如今,怎么都变了?柳儿,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强迫了你,若是如此,就算我拼尽一切,也不会将你让给他,最爱你的,一直是我,柳儿,你该明白的。”这是他一直以来最想说的话,但真正对着她说出口时,却是在这种时候。

  唐越揽一直以来都家风极好,教养得体,又从容优雅,自然也有股傲气,但此时此刻,却为了她,什么都顾不得了,他目光恳切的看着她,期望她能说就是他强迫的,而不是她,真的爱上了他。

  但上官柳却终究让他失望了。

  “表哥,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到了年龄,有了合适的人,又能让父母满意,无疑,你是很好的对象,而我,也一直认为,嫁给你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后来我发现,这只不过是我逃避的借口而已,他虽然霸道强势,总是不顾及我的感受做事,但他的最终出发点,却都是为了我,他说喜欢我,非我不可,每次虽然霸道到了极点,但所说所为,却让我感动,不应该是心动的,我从来没有那么为一个人喜,为一个人忧,甚至在他受伤的时候,会觉得痛苦难受,在他久久没有出现,会觉得想念,甚至在其他女子惦记的时候,会觉得嫉妒,原来,在我不知不觉之中,他短短进入我的人生之中,就已经侵占了我心的大半位置,我才知道,我的内心是渴望的,渴望有这么一个人来带给我激情,让我明白,什么是爱,也许我可能理解的不全面,但就现在而言,我可有确定,我是爱他的,而且是很爱。“

  她说着的时候,眉目之间一片温柔,哪怕唐越揽再想忽略,心中却是撕扯的疼。

  “柳儿,可是你真的能确定,他就是你的良人吗?”他哽咽了下喉咙,还是忍不住问道。

  她没有思索,就直接点了头。

  这般的利落却是给唐越揽极大的打击,他脚步有些不稳,拳头握住:“那我呢?我怎么办?”

  要知道,他这些年的心中,全心全意,都只有她啊,此刻意识到将要失去她,他心中有些难以承受。

  上官柳愧疚的低下了头:“表哥,对不起,或许,你也和我一样,不过是习惯了而已,我相信,你也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而我……”

  已经有他了。

  “柳儿,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自然也不愿再让你为难,只是祝福,我还是做不到,表哥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唐越揽不是死缠烂打或者是极端之人,他终究是个温润的公子,依旧保持着仅有的风度客气。

  他很喜欢她,但喜欢,却不能让她痛苦为难,也算保留住她心中自己的完美形象了。

  毕竟,这样的结果,在听到她已经在筹备婚礼的时候,早就有所准备了。

  “表哥,你要去哪里?”上官柳听出了他的意思,不由急切的询问。

  “我打算去江南一带管理那里的店铺,一时半会,可能不回来了。”唐越揽目光拉长落在河面上。

  “那,表哥,祝你一切顺利。”上官柳如何不明白,毕竟留下来,看着那喜庆的场面,只会让他更加痛苦罢了,所以上官柳也就没有挽留。

  他点点头,转头看向上官柳,眼底有些隐忍,最后还是克制不住出声:“柳儿,我能抱抱你吗?”

  上官柳一愣,但看着他认真恳切的模样,想了想,点头。

  唐越揽一步上前,伸手将她抱在了怀中,这样陌生而熟悉的气息却是使得上官柳有些不自在,身体也跟着有些僵硬,唐越揽并没有拥抱太久,片刻就离开了,毕竟这让他依恋的味道,若是久了,恐怕又会上瘾。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他整理好心情,声音已经恢复平静。

  “不必,双儿在不远处等待。”

  唐越揽心中不好受,也没有多留,看着他有些仓惶的背影,上官柳抿抿唇,随后朝着来的方向走了过去,只是没有走几步,就停了下来,眸光错愕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人。

  “你怎么来了?”

  君墨尘身上散发的气息有些低沉,见她如此问,不由眯着眼角,声音冷冽:“怎么,本殿不能来,还是说,打扰到了?”

  “怎会,我只是有些意外而已,毕竟天色如此晚了。”她赶紧解释,却又很快的发现不对。

  果然,君墨尘的气息更冷了:“你也知道天色如此晚了,还和一个男人来这要的地方,不过这里流水小船,两岸翠色垂柳相衬,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约会?见他越说越离谱了,上官柳不由有些不悦了:“你这是何意,是在怀疑我吗?”

  现在的她,已经丝毫不畏惧君墨尘了,

  但这话,却不是完整的。

  知道上官柳有些不高兴了,君墨尘不由气息压低,声音很是委屈:“怎会,只是我想着你和他一起在此,心中便觉得难受,柳柳,你不是答应过我要与他保持距离吗?”

  这般一说,上官柳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啊。

  她看着面前的君墨尘,虽然看不清他的具体神色,但也知道他此刻应当是可怜而委屈,如同她娘亲养的那只加菲猫一般,平时嚣张傲气,但在闯祸惹人生气的时候,就知道装乖博取同情。

  而他为一国太子,能有此觉悟也着实不容易啊。

  “好了,我只是出来和他说清楚而已,毕竟以前是我给了他错误的信息,他是我表哥,对我极好,他的难受,我也有责任,但我已经决定嫁给你,就再无心思想其他,说清楚,于大家都好。”她赶紧开口安抚。

  “极好?我倒是知道一些,听说他得来一些有趣珍稀的玩意,连自己的妹妹都没有送,就拿来送给了你。”她的语气有些悠长。

  “……只是些生辰的礼物而已,我都放在仓库里了,许久都没有拿出来,要是还回去,始终不好,而且也没必要,毕竟我和他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是吗?我还听说你们两个琴箫合奏,其中最默契的就是高山流水,被人不小心听到后还被传为神仙曲子呢。”他又是幽幽开口,语气中有了酸味。

  “……你不是也会吹箫吗?到时候我们也可以。”

  “你还为他做过饭呢。”

  “……”这事他也知道?上官柳记得那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她和唐家兄妹在外玩耍,一时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便自己动手。

  “以后,我努力提升厨艺,做给你吃,可满意?”

  她故意加大了语气,试图让他听到她的不愉快,但这人却是乐哉的点了头。

  那时候她只是为了一时应付,但后来君墨尘却是一定拉着她将她和唐越揽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情都做了几遍后,她才明白过来他是一个多么会计较的人。

  很快,就已经到了大婚之日。

  上官家处处都是张灯结彩一片喜庆,而在上官柳的闺房之中,上官夫人正用着木梳给她点点的梳着头发,明明才刚刚及姘不久,如今就要将成人发髻变成少妇发髻,实在是快的很。

  上官柳一身红装,更是将她衬的娇艳不已,家中的婶婶伯母等亲戚都来房中看她,正说着话时,媒婆从外面挥着喜帕一脸高兴的走了进来。

  “太子的迎亲车马已经到了。”

  众人一惊,上官夫人赶紧给上官柳塞了一个又大又圆又红的苹果抱在怀中,给她盖上喜帕,就带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是由上官皓将她背在背上走到前厅的院子,那里两边都站了人,而君墨尘则是一身喜服站在了最前面。

  “柳儿,要幸福。”上官皓看了君墨尘一眼,将上官柳放下,随后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上官柳听到耳中,心中压抑的难过还是涌了上来,她极力忍住,轻轻点头,随后由上官丞相牵着,将她递到了君墨尘的手里。

  “柳柳,有我。”

  感觉到他宽厚的手掌温度,她从喜婆的一角看了过去,感觉到他就在她的身边,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安宁。

  嫁入皇家,要面对的礼制程序要更加繁琐许多,一个一个做下来,怎么都得一两个时辰,但君墨尘心疼上官柳,直接在礼官上来的时候吩咐,让他省掉一些不是很重要的环节。

  最后巡城祭祖拜天地,一趟周转下来,送入洞房时上官柳也还是觉得累。

  等到君墨尘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有些昏昏欲睡了,君墨尘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她的头在一点一点的,有些滑稽的很。

  将旁边紧张的双儿等人挥下,他走到床边,伸手接住她下垂的下巴,稳定,也使得上官柳惊醒过来。

  “嗯?你来了?”

  她迷糊的看着他,又道:“我饿了。”

  君墨尘眸色一深:“这么急切?”

  “嗯,我这除了大清早吃了点东西,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呢。”她认真说道,之前喜婆说在拜堂之前吃东西比较不吉利。

  “……”好吧,见她饿了一日是真的饿了的份上,他就原谅她的调戏吧。

  很快君墨尘就让人上了一些吃的,上官柳将身上繁琐的东西脱下,就开始吃,吃到一半还招呼他:“你也一起吃。”

  “我不急。”他回答。

  等到她吃的差不多,又在屋中走了两圈消化后,她的手忽然不拉住,转身,就迎上他暗沉的目光。

  “你吃饱了,也该我了。”

  上官柳脸上一红,但却没有她逃的余地。

  红烛摇曳,纱幔挡去里面潋滟的春光,底底的呻吟和低吼声交杂在一起,很是悦耳夺目,使得在外守护的宫女们听到模糊的声音,都是心中一跳,随后同时抬眸看天,只觉得今天的月亮格外的圆。

  上官柳醒来的时候,脑子里凭白多了许多东西,使得她瞪着上面红色的纱幔,久久没有回神。

  “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何收拾时空老人。”

  竟然故意报复她,让她失忆了,想到她之前那娇滴滴害羞的模样,还沦落到被君墨尘调戏的脸红心跳的地步,她心中就觉得无比的郁卒。

  毕竟,她才是在上面的那个好吗?

  “上面的那个?你?”旁边传来危险的声音,原来不知不觉,她将心中的哀嚎不满直接说了出来。

  “呵呵,口误,口误。”她虽然心里一直是那么想的,但实际,还是他出力出的多。

  “都想起来了?”君墨尘暂时饶过了她,毕竟这个以后可以慢慢实践,现在却是为了她恢复记忆而高兴,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那时空老人说的契机,竟然是这个。

  “嗯,阿墨。”她伸手抱住了他,觉得能拥有此刻的平淡幸福,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两人就那么抱着温存许久,最后君墨尘又以惩罚她忘了他一段时间的缘由,又狠狠的折磨了她一次。

  最后上官柳扶着自己酸痛的腰心中哀嚎,若是因为忘记就得惩罚,他不知道被她压在身下多少次了。

  但该算的还是得算清楚才行,和君墨尘一起去拜见了皇上皇太后等人,她就去找了时空老人,打算将欠了的承诺一起给收回来。

  一番计算之后,她觉得不能太浪费,最后想了许久,道:“虽说你不道义,但我不能无情,这样,你就给我和君墨尘自由来回八个时空的权利,你可以放心,我们在其中不会做任何违背时空秩序的事情,平时都会伪装成普通人生活着。”

  毕竟光是古代生活,难免会乏味,但要随着高科技的进步,就算活得再久,也会不断有新的乐趣。

  时空老人想了想,也不算太为难,也就答应下来了。

  “丫头,那功法老朽已经交给你男人了,你也可以修炼着,永葆容颜,就算补偿我让你这一次失忆吧。”

  “算你还有良心。”上官柳勉强满意。

  两人一时无言,上官柳明白,他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估计以后想要再见,除非是特殊情况,都是不可能的。

  “丫头可别哭鼻子,相逢即是缘,分开,也是缘分的另一种开始,你追寻那小子几个时空,也算是经过了世间的各种考验,以后可得过的好好的才是。”时空老人难得正经的说道。

  “自然会的。”上官柳也知道,这是她的幸运,自然会珍惜。

  时空老人离开后,上官柳小小的感伤了一阵就恢复过来,毕竟人生总得朝前看。

  在五年之后,经过君墨尘的辛勤努力,上官柳已经是两个奶娃娃的娘亲了,而这其中,除了怀孕期间,两人的运动是从未间断过,并且越运动越精神年轻,这主要是因为时空老人的那功法,其中最为有效的修炼方式就是双修。

  上官柳虽不热衷,但君墨尘倒是乐此不彼,抓到机会就运动,这总有个中奖的时候,也就再次毁灭了上官柳的自在逍遥生活。

  因为皇家的氛围一派和谐,而旬朝在君墨尘的管理之下,虽然时不时的有些小碰撞,但版图却是一直在扩大,甚至在二十年之后,他直接将整个大陆给统一,成为一代贤皇,始成皇,冷冷都是称赞不已,因此在四十年后皇上和皇后一起逝去,使得全国上下哀伤不已。

  但这‘逝去’不过是表面的逝去,有了精心培养的孩子管理朝局,君墨尘和上官柳倒是不太担忧朝局的变故,两人就携手开始穿越时空,开始寻找这七个时空的记忆。

  他们到了民国就近年代,也就是司牧沛才逝去没有多久的时候,走到了他们曾经相遇的鞋铺,哪里依旧保持着老样子,但现在的发展却不是曾经柳老爹那时的规模,而是有专业的鞋匠和老板在经营。

  “你那时盯着我看,是被我的颜值迷住了,还是在想着怎么拿下我?”君墨尘想到她那时看他的眼神,不由问道。

  “嗯,因为颜值吧。”她琢磨了下回答,看着他有些不满,又笑眯眯的补充:“毕竟始于颜值忠于人品嘛,最后看上的,自然是你的全部,不过,我想你那时应该是在想,这小子,是不是谁派来的特务?“

  “……”君墨尘没有回答,却也相差无几。

  看了眼他们的子孙后,他们到了刘阳县,那时他们并没有留下任何子嗣,仅剩的回忆,也只有路离风做官回来之后又住下的竹屋,他们在里面一人做饭一人烧火,感受了下曾经两人新婚之时度过的温馨时光,只是上官柳看着面前一脸冷硬的君墨尘,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会脸红害羞的路离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啊。

  之后他们又走过了现代,到了曾经住的公寓,又小心翼翼的躲过了魔人们,重新睡了一下魔宫的床,又去看望了下小团子,他将财团打理的很好,将曾经涉黑的一些部分都已经全部刷白,还成了赫赫有名的慈善家,如今身边已经陪伴了一个小巧可爱的姑娘,两人欢喜冤家的相处态度倒是像极了曾经的他们,又到了兽人族,在那个世界内的烈云冥将她留下的孩子照顾的极好,因为父母遗传的基因,小家伙从小就表现出非凡的天赋,但因为顽皮,时不时的会闯祸,使得他们两在暗处帮忙他收拾烂摊子,默默的看着他长大,又到了莫言修和白素素的家中,他们的孩子在没结婚的时候,都一直生活在这里。

  他们携手走过了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看遍了许多风景,心中一直涌动着暖意,只因为,身边站着她(他),他们,真的很幸运。

  “阿默,幸好有你。”

  “我也是。”

9387 3489164 MjAxOC8wOC8xMy8jIyM5Mz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3/9387_3489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