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大结局

书名:我家王爷有洁癖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陌上雅歌 更新时间:2019-04-09 21:37:09

  当季凝烟把戒指戴在手上的时候,瞬间感觉曾经的那个自己回来了。

  顿觉身体轻盈,脑袋瓜子似乎都灵活了不少。

  忽的想到了什么,她又关掉了隐形衣。

  她傲慢的仰起头,以一种蔑视的姿态的眼神望着季婉如说道:“你我本是至亲,常言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从未把你当成敌人,你却恨不得杀了我,真是可笑啊!”

  季凝烟啧啧叹气,“像你这种女人,原本有姣好的容颜,可以嫁一个如意郎君,却偏偏善妒,哎,害人害已,最终害的是你自己!”

  “你不要假惺惺的,我可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能不能见到明个的太阳还说不定呢。”季婉如面不改色,讥诮的讽刺着,她从不为所做之事后悔,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季凝烟无奈的摇摇头,事到如今这季婉如依然没有半点悔改之意,她也没必要手下留情。

  她从腰间掏出一包药粉,是她特地从一个小作坊里面弄来的,号称十米之内,无人能逃。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但足以让这一屋子里的人昏睡个三天三夜。

  季凝烟也不蠢,她可不想把自个断送在这里。

  就在她转动机关的那一刻,身姿轻盈的退到了门口,得意的回眸一笑,看到屋子里惊呆的众人,心里头更是得意了几分。

  她缓缓将药粉洒在空气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们几个,死不足惜!”

  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想说,又或许是无话可说,三个多次想置她于死地之人着实没什么好说的。

  季凝烟清楚的知道,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能动手就不哔哔,否则也将死于话多。

  她飞一般的离开了千娇百媚,那种人不知鬼不觉的神秘与嚣张,让她瞬间澎湃了。久违了,她的心肝宝贝啊。

  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恨不得拿个喇叭宣告全世界她终于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无与伦比。

  虽然隐形衣一直都是她的宝贝,可她从未弄丢过,自然也就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以前她只知道,开心就是想笑,可现在不一样了,她不仅要笑,还要哈哈大笑,仰天长笑!

  此刻她的心就像一锅煮沸的热水,扑腾扑腾冒着气泡,站在柳树映照下的河边,望着那一弯清澈的河水,她的眉眼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十分夸张的弧度,似乎把这辈子的笑容都耗光了。

  在季凝烟的眼睛里,有光,有星星,有美好的愿景,有她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的身影,还有……

  然后的然后,她眉眼弯弯,咧着嘴,永远的倒下了……

  后记:

  萧瑾玄并未真的出征,而是领着军队驻扎在城外,两日后领兵赶回了云都,萧泽然起兵造反一事皇帝早已知晓,不过是玩了一出欲擒故纵的把戏。

  当季凝烟离开之后,孟秋已领着一大堆人马包围了千娇百媚,萧泽然早有准备,两方侍卫厮杀了一番,若不是萧瑾玄带兵及时赶到,险些酿成大祸。

  皇帝虽不忍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但凡敢觊觎皇位者,绝不手下留情,更何况萧泽然没有半点悔改之心,在皇帝面前猖狂的叫嚣着,气得皇帝一纸令下,将萧泽然放逐到北疆之地,永生不得踏进云都一步。

  萧泽然被放逐后,宁馨儿被宁清远带回了清水山庄,命人日夜看守,不得再离开清水山庄一步。为表忠心,并将清水山庄的财富捐出了一半,用于救济受灾受难的平民百姓。从此再也没了天下第一富庄的称号,过上了小心谨慎的生活。

  季婉如则失魂落魄的回到了丞相府,自尽于横梁之上,了结了毫无牵挂的一生。她写下血书一封,希望萧泽然能将她的尸骨带走,带去北疆之地,只要有萧泽然的地方便是她的家,只可惜萧泽然并非什么有情有义之人,薄情寡义,他去见了季婉如最后一面,在季婉如的尸身前冷嘲热讽了一番,毫无留恋的踏上了北疆之路。

  季忠海辞去丞相一职,并找到了玉无痕道歉,随玉无痕去了他父母的坟头磕头认错。他本是风光无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半年后因病卧床不起,长眠不起。

  章墨继续在书院里照顾那些孩子们,有萧瑾玄这座靠山,书院收养了更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从此但凡路过书院,只闻书院内书声琅琅,儿童嬉戏。

  玉无痕一生的心结得以解脱,从季忠海跪在他父母的墓前那一刻起,他释然了,这一辈子他活在仇恨里,错过了太多太多,甚至为了报仇,极力隐忍了对季凝烟的情感。他后悔了,后半生想要为自己而活,然季凝烟却忽地从人间蒸发了似的,了无音讯。从此他开始了云游四方,走遍天南海北,只为找到季凝烟,弥补当初的遗憾。

  平乱之后,偌大一个云都再也寻不到季凝烟的身影。

  萧瑾玄怎么也没想到那日一别竟是永别,他倾尽所有的兵力四下寻找,终究没能找到季凝烟。

  但奈何佳人已去无处寻,芳心暗许又如何?

  纵使情深,奈何缘浅!也莫过于此……

  萧瑾玄本想当一个闲散王爷,云游四海,只因他坚信终有一日定会寻到季凝烟,奈何萧泽然被放逐后不久,皇帝就一病不起,半年之后撒手归天,留下诏书将皇位传给了萧瑾玄。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天下苍生,萧瑾玄每日坐在那冰冷的龙椅上,望着红墙绿瓦,终日郁郁寡欢。

  许多年后,再次回到那破旧的小庙,他终于知道,那个女子,再也回不来了。

  可他一直不懂,她的不告而别,为何如此薄情寡义,连一声道别都没有,却让他心心念念,日思夜想了一辈子!

  他时常端着一根小凳子,坐在宫门口,手里捧着一本书,眼前浮现的却都是那一袭素衣白裳,那眉眼弯弯的笑意,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簇。

  孟秋依然是宫中的御前统领,望着萧瑾玄魂不守舍的模样,他终于按耐不住性子,跟萧瑾玄讲起了一个故事。

  他说从前有一个女子,来自另一个时代,她很特殊,却又让人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她恨聪明,还很爱笑,更重要的是她不似一般女子那般文雅贤惠,她会骂人,会说脏话,还会动手打人,不怕死,她的身体里似乎蕴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一般,三番两次遇险,可总能化险为夷,那个女子告诉我,她的家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许她会永远留在这里,又或许哪一天她突然就回去了,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还说,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见了,不要到处找她,更不用因此而伤心难过,因为她只是回家了,回到了她原本的世界……

  听着听着,萧瑾玄唇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

  孟秋也没多说什么,默默离开。

  萧瑾玄合上书,望着寂静长街,他站在阳光下,看着长街的尽头,不由得半眯着眼。

  在五彩的阳光下,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女子,巧笑倩兮的向他走来,似乎还在呼唤着他,她一袭素衣白裙,青丝飞舞,恰若一只飞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萧瑾玄笑了,他眨了眨眼,伸出手挡住刺眼的阳光,眼前一片黑暗。

  那一年,繁华落尽,只为寻伊人影……

9229 3550041 MjAxOC8wNS8zMC8jIyM5MjI5 http://m.clewx.com/book/201805/30/9229_3550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