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59章 撇清关系

书名: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闲鱼十千 更新时间:2020-03-26 23:29:13

  对面的助理补充一句,“不止是这样,简董刚接受采访承认自己跟简涣之是兄弟,就在他被人带走的时候,现场混乱,简涣之出现冲着他叫爸爸,后来简涣之倒地受伤后,他想冲过去却被人拦住,这些画面,记者拍的很清楚,还有现场的录音,这些视频,网上都能找得到,现在网上都在议论这些事情。”

  没想到居然让人捷足先登一步,生气的覃力一拳砸在桌上,“如果我跟二哥不回来,也许现在简言之就不会落到别人手上了。”

  面色平静的覃老五追问一句,“南家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

  “具体出事原因无法打听,只收到一个消息,南昌荣父子,一个在高速路口被抓,另外一个从机场被人带走,南家被封,被带去调查的南老太太母女还有卓翰危,今天早上都被放出来了。”担心覃老五以为自己没有能力只打听到这些消息,助理马上接了句,“有个奇怪的现象,从南家出事以后,梁先生就没有露过面。”

  这种事情,一听就没可能,“我看你是胡编乱造!”

  被覃力叱喝一句的助理,战战兢兢,“我,我只是怀疑,是不是这回事,其实也不能没得查,只要问卫助理就知道了。”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那个卫冕不是说去景城赴宴,覃老五马上给卫冕打电话,问这件事。

  电话那头,已经抵达的卫冕,把高博文送到沈家后就回去复命,接到电话时,正准备睡觉。

  “五爷,找我有什么事?”

  俯身单手撑在桌面的覃力冲着还站在对面的助理挥手,让人先下去。

  “你知不知道梁帅出事了?”

  电话那头的卫冕,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覃老五这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基于答案未明的情况,卫冕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一旁的覃力听到这句话,暗自着急,给父亲支招,继续套路卫冕,覃老五点了点头,他知道怎么说,“我听说,南昌荣父子被抓跟梁先生有关系。”覃老五笑了笑,接着说道,“卫冕啊,老叔父对我继任董事长一事可是非常支持,所以我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谁都没说,我就第一个给你打电话。”

  山海湖一事,在场的没几个敢乱说,他可是一直在留意景城的动静,完全没听见事情传到哪儿去,“五爷,你这个消息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我马上给他发个信息说这件事,只是……”

  “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南家出事跟梁先生有关系,那被抓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记得之前力总跟南昌荣走得挺近的,而且在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已经看到新闻了,知道简言之也出事了,你们得当心啊,万一要是里面有什么合作被人查出来有问题,那可就糟了。”

  卫冕的提醒如醍醐灌顶,父子俩目光紧张对视一眼后,那边继续传来卫冕的话,“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老叔父可是举双手支持你们,五爷,你可不能让大家失望,还是赶紧去查查以免受到牵连。”

  听着电话那头匆忙道别的声音,挂断电话后,卫冕把手机放下。

  他现在仔细想来,覃老五可是一个劲的在套路他的话,他不傻,知道怎么回答对自己最有利,现在覃老五可能没有时间再来找他问话了,毕竟,急着要撇清关系……

  挂了电话的覃老五,立刻把手机放下,“阿力,你现在马上去了解清楚景城那边的事情,尽快,还有,卫冕说的对,简南两家一定会连累我们,你现在就给你哥打个电话,你们两个人分头行动,各自查清楚绝对不能让他们连累到我们。”

  “那块地呢?”

  “赶紧想办法撇干净,这简南两家现在就是倒霉蛋,谁沾上关系谁完蛋。”

  真是亏本了!“我知道了爸,那梁帅的事情?”

  “这件事,我来查。”最好梁帅现在是平安无事,真要出事,那可就糟糕了。

  “好,我现在马上去办。”真是够他妈的倒大霉,这一趟去景城,什么都没捞到,还差点把自己给弄进去了!

  而此时,陪着白一近吃完早餐,本来要去看日出,但是外面临时下起雨,只能取消看日出。

  从店里出来,到了游乐场,看到雨停了,高兴的白一近拉着覃毅去坐摩天轮。

  门关上后,摩天轮开始缓缓转动,开心的白一近坐在覃毅对面,背对着覃毅看着外面,突然只有两人的车厢里响起了手机来电铃声。

  想起覃毅答应过自己的事情,双手抓住扶手处的白一近静静听着后面的动静,本以为覃毅会挂断电话,没想到却接通了。

  白一近冲着扶手处,把气撒在上面,使劲握紧,恨不得把扶手杆掰断。

  接电话的覃毅无视白一近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为了照顾白一近的情绪,特地压低说话的声音,“喂,阿力?”

  “出事了,简南两家都犯事被抓了,简言之是因为牵扯进一桩跟银行高层金钱交易的案子有关被带去调查,南家具体原因不知道,但是我的助理猜测是不是跟没露面的梁先生有关,爸已经去查梁先生的事情了,二哥,爸说了,当务之急,是马上要撇清关系,绝对不能被连累。”

  这离开景城才多久,就发生变故了?

  “简氏的事情我处理,南氏你处理。”

  “爸也是这么说,二哥,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捞点什么?”他真的很不甘心,连那块地都没了。

  一些话,他也不怕白一近听见,“我会派人去收购简氏跟南氏的股权,另外我打算把我名下的股权转到别人名下,总之不能让人查到跟我们有任何关系。”他也不甘心什么都没得到。

  “爸说那块地不能留了,二哥我不甘心啊,我打算跟你转股权一样,弄到别人手下,怎么都得捞回本才行。”

  “你那块地太明显了,不能要。”

  怕事就不是他覃力的性格,“我知道了。”嘴上同意的覃力,心里并没有打算放弃。正准备挂电话,想到什么的覃力接了句,“二哥,有件事我不得不说。”

  “什么事?”

  “就那个白一近,他不是刚代言了简氏产品吗,现在网上有人说,他是倒霉蛋,他刚代言简氏,简氏的老板就被抓了,已经有人在网上抵制他,我看,为了咱们着想,你还是趁早跟他解约吧,我已经帮你物色了几个不错的新人,我让我助理把照片发给你,随便找一个,培养起来都比白一近有商业价值。”

  覃力说的没错,随便一个都是白一近,可这些白一近,却不可能一定会成为他眼前这个对他忠心耿耿的“白一近”。

  看着对面背对着自己,瑟瑟发抖,将脑袋抵在座椅靠背的白一近。“我已经在打算这件事。”

  “二哥,那你把他送给我,我来处置他。”

  白一近要到了他弟弟的手里,恐怕会连渣都不剩的,覃力那个火爆脾气,会出什么事,他不知道?毕竟跟了他那么久,他是真的舍不得将白一近交给覃力,“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去把南氏的事情处理好。”

  什么叫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就是一句话点个头的事情,他二哥肯定是心疼了,那个白一近在他二哥面前多会来事,把他二哥哄得开心,都让白一近住进家里去了,他二哥越不肯把人给他,他就越要得到这个白一近。

  他二哥不给,他就没办法把人弄到手了?

  在心里冷笑的覃力,挂了电话后,马上去处理南氏的事情。

  在覃毅拨通助理电话时,对面坐在凳子上的白一近捂着心房身体左摇右摆,因为阴天,车厢外的光线特别暗,车厢内唯一的光,就是他们二人头顶那盏灯。

  暖黄色的灯光无法掩盖白一近脸上的苍白,咬着下唇的白一近,双手用力抓住腿旁边的座椅,指甲死死扣着稳住身体。

  看到白一近情况不对劲,拿着手机过去的覃毅没有挂断手上的电话。

  坐下后,在他伸手要去扶住白一近时,一旁的人撑着身子起身,在耍着小性子,不肯让他碰。

  眉心微微紧皱的男人,拉住白一近的手将人扯回。

  失重感让白一近摔入覃毅的怀中,眼神委屈的白一近对上覃毅严肃的脸后,手抵在覃毅怀里,马上低下头不想去看覃毅,赌气说道,“我不想玩了,我要回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的电话接通了,听到听筒那边传来的声音,生气覃毅不守信用的白一近,用力推开人,“我说了,我要回去!”

  电话那头的助理,听到白一近冲着覃毅怒吼的声音,知道那边出了些事情,助理没有说话,等着覃毅先开口找他。

  抓住白一近的手挪到白一近身后,将人揽入怀中,手贴在白一近背上轻轻拍了拍,看着白一近委屈眼眶红红让人心疼的模样,覃毅没有放下手机,而是凑到白一近耳边。

  看到他过来,白一近就躲着,最后没位置躲,只能低着头不去看他。

  在白一近吸着鼻子,心里委屈的不成样的时候,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我这边临时出了点会危及到我生命的事情,你让不让我打电话,你不让,我就不打了?”

  听到这话的白一近,缓缓抬起头,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在等自己答复的覃毅,覃毅答应过他,说今天只属于他,可现在出了那么紧急的事情,他又怎么能任性到继续让覃毅兑现承诺。

  拉不下脸面的白一近,轻哼了一声后,避开跟覃毅对视的视线。

  一句话,轻轻松松就化解了两人的矛盾,覃毅继续说道,“简言之出事了,你知道吗?”

  “是,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你马上去查清楚我们跟简氏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来往会让我们受此牵连。”

  “是。”另外,有件事不得不重视,“我还有个消息,简言之被抓之前,简氏集团在楼上举办了一个董事会,赫氏的赫战洺成为了董事会的新成员,这个董事会并没有撤销对简言之董事长的任命。”

  他就说,这个类似的场景,值得让人重视。

  赫战洺成了简氏集团的董事?

  难道,简言之出事跟赫战洺有关?

  这一前一后,不得不让他怀疑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系。

  “我知道了,你亲自去给赫总准备一份贺礼以我的名义送过去。”

  “是。”

  “还有,你让律师过……”

9201 3656570 MjAxOC8wNS8xNS8jIyM5MjAx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5/9201_3656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