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72章 去接纪澌钧

书名: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闲鱼十千 更新时间:2019-10-11 00:01:36

  明明这个人来路不简单,纪优阳还不跟他明说,非要把他惹急了再慢悠悠告诉他真相。

  光让着这家伙欺负他,那他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教训一下,让纪优阳知道,他们两人之间,谁是大哥。

  跟着于晨进来的方秦,在找纪优阳的时候,看到于晨从某个房间跑出来,那慌慌张张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像做贼,方秦一把抓住于晨的胳膊,“你跑什么?”

  “我……”他总不能告诉方秦自己看到什么了,就在于晨找借口编的时候,方秦接到高博文打来的电话,用手指着于晨,“你去那里坐着。”

  “我要去洗手间。”他得找办法开溜给高博文汇报消息。

  于晨不配合,方秦又要顾着接电话,还没调查清楚这个于晨刚刚为什么慌慌张张,为了安全着想方秦直接将于晨打晕。

  晕倒的于晨摔躺在地,方秦把门上锁后拿着手机继续去找纪优阳。

  “喂?”接电话时方秦已经进到另外一间卧室,只看到放在桌上的帽子,没看到纪优阳。

  “方秦吗?”

  “是我。”站在和花园间隔开的落地窗,没在花园那边看到人,泳池也没人,方秦又折回房间。

  “东家呢,为什么没接电话?”

  总不能说他到现在还没找到纪优阳,就在方秦想找借口回的时候,听到一扇木门后传来声音,往木门那边走去的方秦,刚推开门,就听见哗啦啦的水声,桌上有纪优阳的手表,应该是纪优阳在洗澡,方秦将门关上后,站在门口回了句:“东家刚刚打完球,在洗澡,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你跟东家说声有人潜入殡仪馆休息室把黄印香带走了,已经追踪到去处,会把人解决掉,让他不要担心。”

  “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方秦转身去开门,门刚推开,站在门后的人把方秦吓了一跳。

  “沈,沈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以为自己看错人了,方秦将沈呈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又看了眼浴室。

  低沉的嗓音透露着冰冷的音调,“去倒杯水过来。”

  “哎。”厨房和客厅都有煲水的工具,可是方秦不放心这里的卫生,便走到挨着墙壁的木桌,拿了两瓶矿泉水,递了一瓶给沈呈。

  沈呈接过矿泉水拧开盖子。

  盯着沈呈看的方秦,正要问沈呈有没有看到纪优阳,就瞧见从刚刚沈呈出来的地方,同样穿着浴袍出来的纪优阳,纪优阳面无表情,眼神里甚至是带有一丝的生气。

  他还是头一次瞧见东家和沈先生在一块的时候,脸上有这种表情,以为他们两人发生矛盾了,方秦将手上的矿泉水递给纪优阳,“东家,刚刚高博文打电话过来,说黄……”注意到沈呈拽了一下纪优阳胳膊的方秦下意识顿住没说完的话。

  被纪优阳甩开胳膊的沈呈,再一次抓住纪优阳的胳膊,将手上的水递到纪优阳面前。

  沉着脸的纪优阳看了眼盯着这边看不说话的方秦,“哑巴了?有话不会说?”

  方秦说话时,视线顺着纪优阳挪动的步伐移动,房间的门不大,出去的时候,沈呈跟在纪优阳身后,方秦只能走在最后头,“高博文说有人潜入休息室把黄印香带走了,他已经追踪到他们的去处,会把人解决掉,让您别担心。”

  早就收到消息的纪优阳听到这话,没有作答,出来时,看到躺在客厅地上的人,纪优阳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见没反应,绕过茶几后,往沙发坐。

  纪优阳坐下后,沈呈也跟着坐下,手里还拿着那瓶没盖盖子的矿泉水,“Augus,喝点水吧。”

  余光盯着沈呈的脸看了数秒,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的气氛突然沉浸在严肃之中。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方秦,只能顶着巨大的压力看着眼前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有些坐立不安的沈呈,脸上带着少许的愧疚,他知道自己刚刚在里面,不该和纪优阳提到木兮的话题,可他就是一时担心嘴快说出口,没想到纪优阳的脸变得那么快,沈呈手上的矿泉水不敢再往前递,做了一个回收的手势。

  回收到一半的矿泉水,被纪优阳伸手夺过。

  肯拿,就代表纪优阳原谅他了,沈呈这才敢往纪优阳那边挪动一些位置。

  那边气氛缓解了,这边方秦继续汇报正事,“东家,这小子慌慌张张从里面出来,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先把他带下去。”昂头喝了一口水。

  “是。”

  方秦弯腰带人的时候,坐在纪优阳旁边的沈呈,手落在纪优阳浴袍领口,用手指挑开两边,看到纪优阳脖子上的牙印带淤血和破损,“我去给你拿点药。”

  “你哪次不对我下狠手?”纪优阳白了眼沈呈时,听到身后的卧室传来手机铃声,“方秦,去把我手机拿来。”

  “是。”方秦站起身快步走向卧室。

  手背轻轻抚过那纵横交错的牙印,“有你刚刚狠?”纪优阳给他的伤害,何止是这些看得见的伤口,还有更多瞧不见的伤痛,哪一次,不是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盯着沈呈微微敞开的领口下的肩膀看了几眼,纪优阳眼神闪过一抹玩味,把手伸向沈呈。

  眉心微微皱起的沈呈,轻薄的下唇用力抿紧,说话的语气温柔中带着无法隐藏的宠溺,“不许再胡闹了,被人看见得误会成什么样。”只是动嘴,手上并未阻止纪优阳,毕竟,刚刚才把人惹生气了,难得气氛好些,他不想再陷入那种冷战的僵局。

  单手揪住沈呈衣领把人拽到自己跟前的纪优阳,说话时下唇轻轻碰着沈呈的鼻尖,“哥,刚刚你可比我玩的开。”沈呈那么怕人误会,可为何还主动坐过来,种种行为,早就让人误会了。

  提起刚刚的事情,沈呈的眼神有些躲闪,就连脸颊都带着少许的难为情,“还不是你惹的祸,不许往我身上赖。”垂落的手握住纪优阳放在自己腿上的手,修长的手指没入纪优阳的指缝,十指紧扣之间,他依稀能感受到纪优阳掌心跳动的频率。

  沈呈眼中的温柔,犹如将纪优阳身上的疲劳一扫而空,那些失去她的痛苦,都得到了最好的安抚,闭上眼的纪优阳脸颊贴在沈呈侧脸上,“哥,你身上真暖。”

  他的Augus在他面前,永远都像个需要人宠爱,长不大的孩子,修长的胳膊绕过纪优阳腰后,将人揽入怀中,“累了,就睡会吧,待会在这里吃晚饭,不想回去,我陪你在这里过夜。”他的怀抱能不暖么,他倾尽所有的温柔和自尊,只为这一人而活。

  在等方秦拿手机的纪优阳,闭上眼靠在沈呈臂弯,搭在沈呈腰间的手滑落搁在沈呈腿上。

  低头看了眼落在自己腿上的手,沈呈抿着下唇,刚握紧纪优阳的手,沈呈就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有点重,立即扭头冲着过来的方秦使眼色,“不是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

  方秦看了眼挨着沈呈坐,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看起来浑身疲惫的纪优阳,又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人后,方秦转身去接电话。

  站在不远处接电话的方秦,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骆知秋有些着急的口吻,“四少呢?”

  “他……”回头看了眼沙发那边不太适合打扰的场景,“四少跟客户在谈事,夫人有什么事需要我转告?”

  “跟他说,他二哥要出来了,让他去接人。”

  “什么?”方秦回头看了眼沙发那边和沈呈举止亲密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的纪优阳,尽管事情很震惊,可那位沈先生的脾气也不好惹,方秦只能压低声音问道:“纪总怎么可能出来了?”

  “我刚收到那边打来的内幕电话,说是有人自首了,纪总应该会没事,六点左右,最迟七点会放人,还没通知其他人,我先给他电话,让他去接人,我在纪公馆等他们回来。”

  “自首?”不可能有人会自首才对,难不成是那边的人找了替死鬼去救纪总?“是谁自首?”

  “我也不清楚,没透露案情,总之你先让四少去接人,现在就过去。”

  “是。”

  电话挂断的方秦,朝纪优阳那边走去,快走到茶几的时候,方秦听到沈呈呼吸一沉,握住纪优阳手背的手劲收紧,“Augus。”那一声轻唤的嗓音微微颤动,无数的柔情尽在其中翻滚,“再闹,我生气了。”

  “你跟我生气?”纪优阳张嘴冲着沈呈的鼻子咬去,“那刚刚,我是不是也该为这事跟你生气?”

  避开的脸颊,在纪优阳侧脸轻轻碰了碰,那沙哑的嗓音中的温柔胜过从前,“还不是你先挑的头。”

  在方秦眼中,沈呈对纪优阳既稳重,又处处克制,而纪优阳则是浑身上下都是玩性,大多数时候,都是沈呈包容着纪优阳。

  贴在纪优阳脸颊的脸往纪优阳耳边靠近时,将纪优阳胡闹的手抓住不让纪优阳再乱挑衅他,“再拿我寻开心,饶不了你。”他发现自己好像是没有能力去管纪优阳,否则怎么会让纪优阳越来越得寸进尺。

  想起那日沈呈刚硬的态度,一副要吃定他的架势,现在却暗里求饶拿他无可奈何,占据上风的纪优阳笑到脸颊都快抽筋,顾不上收拾身上的形象,瞥了眼方秦,说话的语气里还带着笑意,“什么事?”

  他在两个地方见过东家脸上笑得那么开心,一个是木小姐那里,而另外一个是沈先生这里,虽然他不同意东家和沈先生关系越界,可看到东家心情那么好,他的底线便动摇了。

  “……”

  方秦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迟迟没说话。

  胃上那一阵刺痛感让纪优阳暗暗倒吸了一口气,一旁的沈呈跟着纪优阳的气息紧皱眉心,“是我弄疼你了,还是身体不舒服?”他记得自己的指甲剪得很平整,已经很小心,不可能刮伤皮肤。

  “没事。”比起去医院前,他胃已经好多了,纪优阳瞥了眼方秦,再一次问道:“什么事?”

  瞥了眼那个在他家东家身上,卸下那副不好相处面孔施展浑身柔情去讨好他家东家的沈先生,他便推翻了上回的结论,似乎是东家镇住了沈先生,而不是沈先生镇住了东家,“夫人来电话,说纪总要出来了。”

  “什么?”纪优阳一脸震惊看着方秦,似乎不相信走入死局的纪澌钧居然还有能力出来。

  抬起脸的沈呈,从浴袍里拿出的手顺手整理纪优阳身上的浴袍,“电话里有说什么情况?”

  方秦看了眼纪优阳半截手背被沈呈腿上浴袍盖住的手,“说是有人自首,是谁暂时没消息,纪总出来的时间是六点半到七点之间,夫人让您亲自去接人,接回纪公馆。”

  “我二哥还真是命大。”自首?真会那么凑巧?肯定是花钱找了替死鬼,否则怎么会死局变活局还能死里逃生。

  纪澌钧出来了,那就意味着高博文的任务要失败,低头深思的沈呈看到纪优阳往回收的手,“祁氏收尾工作要结束了,这边出了差……”

  没等沈呈话说完,纪优阳嘴角边挂上一抹嘲讽的笑容。

  在纪优阳撑起身从沙发起身时,沈呈转过身给纪优阳让路。

9201 3611306 MjAxOC8wNS8xNS8jIyM5MjAx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5/9201_3611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