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70章 跟丢木兮

书名: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闲鱼十千 更新时间:2019-10-09 23:43:37

  想起来了,妈咪说老纪今晚就要回来了,一定是去接老纪,“那,妈咪你快去吧,我肚子好饿,咱们今天晚上要吃好吃的。”

  坐在一旁的梁浅,看到木小宝笑的那么开心,故意逗了句,“真是没良心,你家老纪都被抓了,你还那么高兴要吃好吃的,他白养你了。”

  木小宝冲着梁浅怒鼻子,“要你管。”

  木兮抱起在和梁浅互怼的木小宝,将人放在腿上,用手摸着木小宝的脑袋,这一别,或许就是永远了,木兮想紧紧抱着木小宝,又怕被人看出来,毕竟,一个是她生的,一个又是多年的好朋友,另外一个最懂她的便是一块多年的深哥。

  这些人,一个个眼睛都跟镜子似得,什么都照的透透,再不舍,木兮也得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气氛如旧。

  想木兮早点回来,一块吃饭,纪泽深先起身送人,梁浅紧跟其后起身。

  木兮抱着木小宝起来的时候,木小宝趴在木兮肩膀上还和梁浅在比手画脚。

  跟在一旁的纪泽深,见木兮脸色有点苍白,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牵强,以为木兮在担心纪澌钧的事情,“小兮,你别担心,钧子不会有事的。”

  如果她不进去,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和无助,现在这个局面,已经是困局了,而她是唯一能打破棋局的人,木兮笑了笑,“我知道,他会没事的。”

  把车子开过来的夏明义,从驾驶室下来,打开后排的车门。

  木兮看到不知道她要走,还跟梁浅在斗嘴的木小宝,她不断说服自己,却还是偷偷将他抱紧,只是轻轻的一抱,木兮便不得不撒手,将木小宝送到纪泽深怀里,“小宝,你要乖乖听干爹和干妈的话,知道吗?”

  “我会的,妈咪你要快点哦,我等你一块吃饭饭。”木小宝开心冲着木兮挥手,太好了,老纪要回来了。

  “嗯,你肚子要是饿了,就先吃点汉堡,妈咪给你做多了几个放在厨房。”

  “好的。”虽然做的不太理想,但是,是妈咪做的,那他一定会吃的。

  木兮的目光从纪泽深和木小宝身边挪开看向梁浅,“阿浅,麻烦你替我照顾好他们了。”

  “不就是出去一下就回来,又不是不回来,干嘛婆婆妈妈的,快去吧。”梁浅也冲着木兮挥手。

  梁浅的话,让木兮意识到自己差点就露馅了,木兮连忙用笑容和举动解释,不敢做多停留,转身上车。

  坐在纪泽深怀里的木小宝,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小时没见到纪澌钧,却还是感觉自己好久没跟纪澌钧见面了,迫不及待想要木兮把纪澌钧接出来,一脸期待冲着木兮挥手。

  纪泽深也扬起手和木兮道别。

  车子开动的时候,坐在车里的木兮回头看着木小宝。

  开车的夏明义在车子开出铁闸门的时候,接到费亦行打来的电话。

  “喂?”

  “是,我跟木小姐在一块。”

  “好,我知道了。”

  车子出了别墅大门,木小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睛,木兮含着闪烁的泪花转身坐回位置,在木兮低着头用手指刮去眼帘泪珠时,前排传来夏明义的声音。

  “木小姐,费助理打电话来,说要让我把你们母子接过他那里去。”

  “知道了。”

  “木小姐,现在是要去哪儿?”

  “我去江边公园见个朋友。”

  “好。”

  车子快到江边公园的时候,遇到小高峰堵车,夏明义听到手机响了,捡起手机接电话。

  “喂,彩妹啊。”

  “噢,现在不行,我这送木小姐去办点事。”

  “改天吧,改天再约。”

  车流动起来了,夏明义不能再打电话,“先这样吧,我这边忙着。”说完后就将挂断的电话放回原位。

  车子从高架桥下来,坐在后排的木兮,胳膊搭在车窗边上,轻轻动了动手指,看了眼前排,“明义。”

  “嗯?”

  “这些天相处下来,你有想过和周彩妹再在一起吗?”

  他以为木兮会问他什么事,在木兮问起这事,夏明义仔细想清楚了,笑得有些无奈,“以前还挺喜欢的,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找不回以前那种感觉了,大概是分开久了,在一起,应该是不可能了。”特别是他跟在木兮身边办事以后再去看周彩妹,就会发现,周彩妹身上有太多自己无法接受的缺点。

  “她毕竟是结了婚的人,既然不喜欢她了,作为朋友,是可以有来往,但是你也得让她知道你的意思,别耽误了她。”

  “我知道了。”木兮不是没跟他谈过这个话题,只是这一次,木兮再谈及时,夏明义总感觉哪儿不对劲,找不到不对劲的原因解释,夏明义就以为是因为自己和周彩妹的来往,让佟悦告状告到纪董那边去了,纪董对这件事不满,以为自己的事情牵连到木兮,夏明义赶紧道歉,“木小姐,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只是担心你的事情,毕竟你是三叔的手下,他如果在景城的话,一定会和我一样关心你的幸福。”

  他会如此照顾木兮,除了报答木兮的恩情,一开始更多的还是梁帅的交待,慢慢的,相处久了,他就把木兮当做自己的朋友那般去照顾,“是啊,少帅对我很好,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关心这件事。”

  见夏明义提到梁帅时,脸上没什么笑容,眼里更是有思念,木兮看了眼前面马上就要到的江边停车场,安慰道:“我相信,他会平安归来的。”

  “是。”当初走的时候,他就抱着希望,少帅归来那日,必是迈过难关,再握大权。

  “靠边停车吧,你在车上等我,我见完面就回来。”

  “是。”

  在木兮下车的时候,夏明义也低头拿手机解安全带。

  木兮转身,趁着夏明义没看见的时候,将手上的东西塞进后座的夹缝里,听见车门打开的声音,木兮立即回头。

  “木小姐,注意安全。”

  “嗯。”

  从车上下来,木兮先是在附近兜了几个圈子,专挑人多的地方走,直到身后跟踪的身影被人流冲散木兮才走向路边,随手招停一部的士。

  跟丢木兮的夏明义双手叉腰四处张望。

  “人怎么就不见了?”

  难道,木兮知道他跟踪,故意把他甩掉?

  不可能,木兮不知道他跟着才是。

  担心木兮会有意外,夏明义赶紧去找人。

  ……

  被纪优阳派人保护的黄印香,身上的伤还没好,可黄印香却在病房里坐不住,她怎么都得去送送赖毓媛,顺便让董雅宁知道,她黄印香不会害怕董雅宁再次下毒手,她得高调亮相,气死董雅宁那个毒妇。

  担心祁任兴会跑去见木兮,黄印香就让陈金和另外一个伪装的护士留在医院看祁任兴。

  在黄印香带着几个纪优阳派来伪装成医生护士的随从去殡仪馆的路上,高调现身的黄印香被各大媒体报道,把被送回纪公馆醒来的董雅宁气得咬牙切齿,手机屏幕都摔碎。

  “贱人!”

  “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董雅宁发脾气,林芳英不敢过去,只能让唐坤在一旁伺候着,她给打下手。

  开车送黄印香去墓园的司机看了眼后视镜,立即招来黄印香的叱喝,“我警告你,别给我耍花招。”

  司机立即低头继续开车。

  而此时,去保护纪澌钧的乔隐,车里的电台正在播放黄印香出院的消息,没想到,乔隐回个头就看到邻车道的黄印香,乔隐盯着黄印香看了数秒后,在黄印香的车子发动时立即跟过去。

  跟了十来分钟,乔隐就接到王珩的电话。

  “隐哥,我自己去行动吧,你别露面了,万一被人拍到就不好了。”

  “要活口,你找个机会把她逮住,送到老板娘那里去,看她怎么处理。”董雅宁心里现在一定很不痛快,还是先把黄印香送过去,让董雅宁出够气再除掉。

  虽然把人带走风险更大,可是乔隐都这么说了,那他怎么都得奋力一试,“是。”

  在前面的十字路口,乔隐右拐后,带着人的王珩继续跟踪黄印香,对墓园地形熟悉的王珩,在黄印香抵达前,已经率先带着人绕道直接抵达墓园中间的殡仪馆,打听好黄印香休息的地方提前埋伏。

  到了殡仪馆,黄印香先和赖广海见面,再在赖广海的陪同下去见了赖毓媛,出来时,黄印香脸上挂满了泪水,有些话,让身后几个人听见不方便,黄印香就让赖广海到休息室去讲。

  在进休息室,黄印香眼神警惕瞟了眼想跟进来的几人,“你们在外面等着。”

  几个人停下脚步转身往外走。

  跟着黄印香进来后,赖广海一只手撑着沙发,缓缓坐下,满脸写满了沧桑,“哎。”

  “妹夫啊,媛媛的事情,查清楚没有?”

  “查,能查到什么?”赖广海一脸嘲讽的笑容。

  “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我看十有八九是董雅宁干的。”

  “董雅宁?”听见黄印香如此确定,赖广海有些怀疑,“你怎么敢断定是董雅宁,而不是别人?”最大的怀疑对象其实是高博文,毕竟董雅宁希望媛媛死亡的概率不大。

  “因为我这刀伤,就是董雅宁干的,那日,我知道山海湖那晚的事情,就去找董雅宁,想以此谈判,让她劝纪总救赖氏,谁知道,这个毒妇,居然派人杀我灭口,苍天有眼,我大难不死,还能站出来指证她,哼,她现在一定是巴不得我也死了,我偏不如她意。”黄印香捡些有用的话讲,至于那些赖广海不该知道的,就算是董雅宁跟赖广海说了,赖广海也不会相信董雅宁。

  “没想到,董雅宁居然干出这种事情来,我们都被她的假面具蒙骗了。”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就真的怀疑媛媛的死和董雅宁有关系。

  “妹夫啊,咱们现在得一条心对外,绝对不能让董雅宁母子俩有翻身的机会,我想好了……”黄印香看了眼门口,压低声音接着说道:“靠谁都靠不住,咱们还是得靠自己。”

  “怎么靠自己?”

  “你也跟我一块指证纪澌钧,纪澌钧完蛋了,咱们也不奢望沈氏能给咱们什么好处,但是最起码,大仇报了,咱俩也能保住命不是。”她现在只要董雅宁下场凄惨遭受应有的报应,这是她唯一的要求和目标。

  赖广海盯着黄印香看了几秒后,眼神平静,垂下眼帘,盯着地面又看了几秒,接着点了点头,“一会媛媛下葬后,我有个记者招待会要开。”

  “我看别那么着急下葬,还是先做尸检,再……”

  “想要报复,不一定要用这种证据,哼,他们会后悔小瞧我的能耐。”赖广海的眼眸里翻滚着熊熊怒火,恨不得把那些害的他赖家家破人亡的人碎尸万段。

  她很好奇,赖广海如此有把握,难不成是手上握有什么重要的把柄或者是证据?“什么时候开招待会?”

9201 3611074 MjAxOC8wNS8xNS8jIyM5MjAx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5/9201_3611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