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19 黄雀在后

书名:老子是条龙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cx先生 更新时间:2018-05-16 14:55:15

  杜士元望着眼前的黑影,似乎没料到这人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紫金山,因由自己好看的面容被毁掉一辈,本就心情不悦,于是不满道:“秦纵横,你这么在这里?”

  是的,这个忽然出现紫金山一看就没有善意的黑影,正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秦纵横,此时的他站在杜士元的面前,脸色古怪,眼神打量着已经没有往日风度翩翩,更像是落魄乞丐的杜士元,一半是戏虐,还有一半是厌恶。

  杜士元遭遇无妄之灾,左脸被火焰给灼伤,原本就对自己外貌极其重视的他此时自然很憋屈,任务失败不说,再联想到自己带来的十多位帮手,连带着小叔估计都交代在这紫金山了,回去免不了一顿挨骂,所以此时见到秦纵横这样不怀好意的眼神,一股怒气憋在胸口,他冷哼道:“看什么看,再看的话,人家让人把你眼睛给挖出来。”

  秦家依附着杜家,秦纵横的老爹原本就是杜家的一名一等客卿,为杜家出了不少力,更是救过自己小叔杜刚毅一命,所以当这名一等客卿脱离杜家之后,杜家一直都有提供帮助,甚至可以说秦家如今的家大业大离不开杜家背后的扶持,但秦家表面上再威风也好,说到底不过就是杜家养得一条走狗。

  杜士元可以说从小就跟秦纵横认识,因为秦家逢年过节总会去杜家拜访进贡,他们这些后辈自然也算打过照面了,当然,杜士元从小就不把秦纵横当做一回事,一直认为他就是自己的小弟,所以没少戏弄,可无论如何,他多不想承认也好,秦纵横确实比他优秀,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武道修为,甚至为人处事都比杜士元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杜家对于这位秦家的璞玉也向来称赞有加,也免不了与自己对比,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让杜士元多跟秦纵横学习。

  孩童时代的攀比,让杜士元十分不满这位完美的小弟,所以每次杜家的长辈越是夸张秦纵横,杜士元便会联合其他人欺负他,可秦纵横从不生气,就算被一大群人用石头砸得脑袋流血,骂的话再难听也好,他都从没有动过气和动过手,总是带着一副傻笑,仿佛并不在意一般。

  秦纵横越是这样不以为然,杜士元就越发的不满,甚至产生了想把这位小弟给弄到床上好好折腾的想法,不过碍于小叔杜刚毅与秦老爷子交情不浅,这事也只能想想,真要付诸行动的话,杜士元自然没这胆量。

  所以这一次抢夺真凤血脉的战役,杜士元才会不怀好意的跟家里长辈推荐,让秦纵横去打头阵,不多不少也带着一点借刀杀人的意思,原本以为秦纵横会拖延这件事,没想到很快他就让秦家的死士赴死,那群死士可是有一半的人是杜士元安插进去的,就这样陪着秦纵横陪葬了,若非手下汇报,秦纵横是真的受伤的话,杜士元还以为是被秦纵横摆了一道呢。

  可是杨言要养伤的秦纵横此时却像一个没事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在打什么主意?

  秦纵横笑了笑,望着紫金山顶道:“你带来的客卿,除了哪位耍木剑的刘公瑾没死之外,其余的都完蛋了,你让谁来挖我眼睛?”

  略微有点惊讶秦纵横怎么快就知道内幕,但杜士元很快冷笑道:“你一直在旁观战,打得什么主意呢?”

  “你很聪明,知道龙家很有可能把公孙无敌这杀手锏给送过来,所以你就跑去对付压根没有一点伤害力的范太闲,这样一来,成功的话,你就能跟你家老祖宗邀功,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三名地阶武者是有点可惜,但杜刚毅这个最有能耐跟你老爸抢夺家主之位的伪天阶要是在这一战死了的话,那杜家就是你们父子之间的囊中之物了?”秦纵横一语中的的说出了杜士元一开始的算盘。

  虽说自己的小叔膝下无子,但修为却是比自己的父亲高,老祖宗在世自然可以镇住他,但谁也不能保证这活了两个世纪的老头指不定哪天就散手人寰,到时候谁能镇住修为最高的杜刚毅啊,所以杜士元父子向来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只是找不到好借口,所以真凤血脉这件事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被揭穿的杜士元并没有狡辩,反而阴测测的笑了笑,配合他现在的外貌以及他那笑声,还真有点让人瘆得慌,杜士元掩嘴娇笑道:“是又如何,打算用这件事来威胁人家不成,秦纵横,你觉得人家的老祖宗是信人家还是信你这个外人?”

  “我没打算去给你打小报告。”秦纵横摇头道:“不过只是想来提醒你,小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借刀杀人这一招可不是只有你会玩。”

  话音刚落,秦纵横手中便已经握住了幻化成型的长枪,枪头朝前,抵住地面。

  杜士元眼神凌厉道:“你想杀我?”

  “早就想了,只不过忍了好久而已。”秦纵横邪魅的笑道,一步一步朝着杜士元而去。

  秦纵横踏入地阶,这情报杜士元早就知晓,所以明白若是动起手了,胜负难料,他往后退了一步,镇定道:“你杀了我,就不怕老祖宗让你们秦家都跟我陪葬吗,你那小妹秦倚天可是个小美人呢,我都不舍得她死,你就舍得?”

  似乎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秦纵横也不隐瞒道:“你死在这紫金山,谁能证明你是我杀的,他们都会认为你是死在龙十三的手上,我等了那么久才等来这样一个天时地利的嫁祸机会,能死在我的长枪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秦纵横一个瞬步,率先发动攻势,手中的长枪刺向杜士元的胸膛,杜士元没有料到这家伙居然真敢朝自己动手,但好在他的危机意识一直不错,见秦纵横动了杀心,杜士元没理由束手就擒,左手一挥,挡开了秦纵横的长枪,然后往后一退,拉开距离。

  秦纵横追杀,并不打算让杜士元回气,手中长枪连坏刺出,每一枪都是朝着死穴而去,摆明是不杀对方势不甘心。

  才逃离虎口的杜士元原本就消耗了不少真气才从那凤凰圣光之下保命,此时的他真气已经有点后继不足,与秦纵横正面单挑,似乎胜算不高啊。

  秦纵横长枪刺入,被杜士元一个侧身躲开,长枪插入地面,秦纵横以此借力,身体凌空而起,一脚踹向了杜士元的胸膛,这一脚没有留力,将杜士元给再次踹入湖面!

  扑通!

  杜士元掉入湖面,秦纵横长枪举起落下,砸在湖面之上,湖面波涛汹涌,真气弥漫,将想要借水遁的杜士元再次逼出水面。

  秦纵横脚尖一点地面,掠向了空中的杜士元,杜士元脸色大变道:“秦纵横,你真敢杀我?!”

  没有去回答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长枪在由上往下空中一砸,杜士元的身躯立刻做虾米状的下拽,朝湖面狠狠堕落,砸在湖面上,竟然没掉入水中,而是硬生生的将湖面的水都给砸的凹了进去,可想而知,秦纵横这一枪有多诡异了。

  遭遇重创的杜士元不敢以死相博,因由他很明白自己的实力比不上秦纵横,更别说是在消耗大量真气和体力的情况下,再留在此地,只有一个下场,杜士元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秦纵横手上,所以勉强运气最后一丝真气,往左侧疯狂踩水面逃命去了!

  秦纵横悠然自得落地之后,并没有去追,而是不屑道:“此等小把戏,以为能瞒得过我吗?”

  话毕,秦纵横将身体微微后仰,右手反握住长枪,身躯如同一张拉满弦的弓一般,将手中的长枪丢了出去。

  天空隐约有雷鸣声向,那把长枪如同闪电一般出袭,撕裂一切!

  方向并不是杜士元逃跑的方向,而是反方向。

  长枪一飞十米,空无一人的湖面突然浮现杜士元的人影,而长枪也毫不犹豫贯穿了他的后背,从后背穿透到了前胸,连人带枪将杜士元给硬生生再拖了五米钉在了树干之上,死死的锁住!

  被钉在树上的杜士元吐了一口鲜血,原本还在往反方向逃窜的身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想来那道人影不过就是杜士元的障眼法而已,他能满得过老鬼,却瞒不过早就将他调查清楚的秦纵横。

  杜士元想要拔掉长枪,却发现用尽吃奶的力气长枪还是纹丝未动,而且一动,胸口传来的痛处就让他生不如死,今日对于杜士元来说还真是多灾多难啊,先是被王妙人给烧得容貌尽毁,现在又被人给钉在了树上,难不成今晚就要跟杜刚毅那些人一样交代在这里不成?

  可就算死,也不应该死在一条狗手上啊!

  愤怒,不甘和怨恨让杜士元一张脸变得更加狰狞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阴沟里翻船,栽在秦纵横手上。

  正如秦纵横所说,这是一个嫁祸的最好时机,就算自己死在紫金山,多半是没有人怀疑到秦纵横身上,这锅当然是由龙家背了,难道说秦纵横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所以才故意败在颜如玉手下不成?

  可是他为何一定要杀自己,没有理由啊,杜家怎么多年可没有亏待过秦家,秦纵横背叛杜家又有什么好处,难道他私底下跟龙十三有什么协议不成?

  杜士元再去揣测秦纵横的目的已经没有意义了,尽管他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但这一刻他是真不想死,所以在秦纵横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杜士元不得不拉下脸道:“纵横,有话好好说,犯不着到这个地步吧,咱们也算一起长大的好友对不对,留我一命,从今天开始,我杜士元就是你一条狗,你想这么使唤都可以。”

  骨气尊严这玩意再重要,对于杜士元来说都没有命重要,没亲身经历过生死存活的紧要关头,他们也会使劲喊着士可杀不可辱,比谁都带劲,但事实上有个屁用,只要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秦纵横拔出长枪,杜士元瘫坐在地上,还以为这事有周旋的余地,正想说几句求饶的话迷惑对方,好先保命再说。

  只是没等杜士元求饶,秦纵横就说道:“你曾经跟你家的老妖怪说过,要让倚天去陪着他双修,这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杜士元拼命摇头道:“你误会了……”

  杜士元话还没说完,秦纵横长枪再次出袭,刺穿了他的脑袋,这位杜家未来的接班人,就这样死相凄惨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抽出长枪,鲜血洒满一地,秦纵横低头喃喃都:“你这么辱骂我欺负我都没关系,但你把注意打到了倚天身上,那就是死罪!”

9128 3406112 MjAxOC8wMy8yMS8jIyM5MTI4 http://m.clewx.com/book/201803/21/9128_3406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