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743章 喝了长智商

书名:萌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酥小糖 更新时间:2018-08-25 13:33:26

  “说谁老呢?”傅逸白一记眼刀顿时甩了过来。

  意意差点就举手投降了,妈妈呀,向来嬉皮笑脸的傅医生,较真着生气的时候,原来这么可怕啊。

  果然,能够和四爷玩到一处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她脱口而出:“我老我老,你不老,我老行了吧!”

  “嘿你!”

  傅逸白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双手叉腰。

  真的生气了才会有的姿势。

  要不是认识这么久以来,知道这个小丫头无法无天又天真迷糊的性子,他就该以为这话是变相的在侮辱他了。

  好歹他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好吗,被二十岁的小姑娘这么怼,还真就怼得他一句话都没有。

  他懒得再骂点什么,把怒气全都转移到了文依琬那儿。

  他将用过的药全都放在茶几上,包括纱布剪刀,医药箱几乎腾空了大半部分。

  这是摆明了,把给她用过的东西全都扔了,唯恐避之不及,从心底里的厌恶,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

  可偏偏还是有眼瞎的。

  意意看着这大半个桌子的东西,感动得直点头,“傅医生,我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嘛,嘴上那么凶,可还是关心人的嘛,你留的这些药都是你的特制药吧,你亲自配的,一般人都没有运气能够用的。”

  傅逸白翻了个白眼,手伸进医药箱里掏了掏,掏出一瓶酸奶递给她。

  “这给你。”

  意意受宠若惊的接过,“给我喝的啊?”

  “对,给你喝的,这玩意儿喝了长智商。”

  “呃?”啥意思?

  什么意思,等傅逸白走了,她才转过弯来,自己这是被讽刺了。

  坏家伙,和南景深一样,都是嘴上的大坏蛋,骂人都不带脏字的那种。

  意意把酸奶随手放下了,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没有去打量文依琬的伤势,怕自己的眼神对人家不礼貌,也就淡略的看过一眼而已。

  “你这些伤都不能碰水的吧,晚上拿热毛巾擦擦身子就好了,免得感染。”

  文依琬扯唇,微笑道:“你真好。”

  “还行吧,呵呵呵呵呵。”意意是不经夸的人,一被夸就脸红,她挠挠后脑勺的发丝,“你饿了吧,刚好,厨房已经做好了饭菜,我刚才去看了一眼,有几道菜不是大油大腥,你应该是可以吃的。”

  文依琬点点头,轻应了一声。

  意意上下左右的摆摆手,有点尴尬,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摆放手脚,她注意到文依琬不止脸上有伤,手上也有,腿上也有,不好直接问什么,便寻了个委婉的方式,“你自己走可以吧,我怕我扶你的话,会弄疼你。”

  “好。”

  比起意意叽叽喳喳的说话方式,文依琬一直都很文静。

  要不是这一身的伤,她那样安安静静的性子其实很讨喜的,意意到现在都忘不了那晚在门口和文依琬对话的时候,借着路灯光芒看见的脸,真的是生得很好,不是大美,但是美得很娴静,很像是书香世家培养出来的优秀孩子。

  意意也随着站起身来,刚走开两步,文依琬刚站稳的身子摇晃了下,往旁侧重重的摔了下去,幸好她眼疾手快,及时的在扶手上撑了一把,勉强没有让自己摔得狼狈。

  意意见状,赶紧过去将人给扶着。

  她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是扶着文依琬的手腕,也是轻轻的。

  “还是我扶你过去吧,你别逞强了。”

  文依琬本是被动的,忽然反手将意意给握住,握的力气越来越疼,很重,意意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些微蹙了蹙眉。

  可一抬头,对上的却是泪眼汪汪的一双黑眸。

  “谢谢你……”文依琬用着很轻很细的声音在道谢。

  意意的眉头立即松展开了,安慰道:“不用谢,应该的。”

  意意低眸思索了下,“我家的下人们不是故意不救你的,你别放在心上。”

  文依琬摇摇头,对她轻微的笑了笑,很是友善,却也掺杂了诸多的无奈。

  这让意意的心底更加的愧疚了。

  她亲自将文依琬扶到餐椅上,却发现桌上只有一副碗筷。

  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干的。

  意意立即给了小葵一个责备的眼神,让她赶快进厨房再添一碗出来。

  小葵站在旁边,亲眼看着意意竟然屈尊降贵的扶那个女人,怎么都觉得心里不爽快,跟塞了快棉花似的,还是放臭水沟里浸泡过的棉花。

  她哪会去给那个女人添饭!

  小葵转身就出了餐厅,脚上穿着的明明是拖鞋,却让她踩出了“梆梆梆”的巨大动静来。

  反正今天也不是第一次给太太甩脸子了,再甩一次也无妨。

  可让意意尴尬得不行。

  那么大的动静,想不让客人注意都不行。

  意意只好干笑道:“小葵这两天就是这样,随便谁和她说话,都会被她给刺一下,估计是大姨妈快来了,脾气可大了。”

  她似模似样的吐槽了句,把小葵给她准备的碗筷放在文依琬面前,尽量自然些。

  “你先吃吧,我再去添一碗。”

  桌上连个空碗和多余的筷子都没有,小葵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意意想不通,其实接触文依琬之后,发现这人并不讨厌,反而身上处处都是让人同情的点,她那么坚持的在门口守了一个多星期,再加上今天那个男人那么凶狠的打过她,可能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到了必须得求南景深这种层面的人了。

  唉。

  意意也不知道,自己伸这把援手,到底是对是错。

  她给自己盛了一碗饭端出去,坐在文依琬的对面,发现文依琬根本就没动过筷子。

  诧异道:“你怎么不吃呢,是菜不合胃口吗?”

  文依琬浅笑着摇摇头,“不是,菜很好,我等你来了再动筷子。”

  意意不经意间瞥到文依琬已经青乌了的嘴角,想想那伤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肯定疼死了吧,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够打成这样啊。

  她很礼貌的转开视线,“没关系的,我们家里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你饿了就吃吧,反正我也只是一会儿就来了。”

  文依琬没回应她的热情,但是把筷子拿起来了,“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吃饭很孤独。”

9045 3448066 MjAxOC8wMi8xMi8jIyM5MDQ1 http://m.clewx.com/book/201802/12/9045_3448066.html